burke  

一段時間沒談大濕論大師的議題了。既然最近很多人質疑我的政經傾向,我就趁此機會解釋一下個人思想的養成。大濕在本論壇寫作經濟議題時,常使用左派的分析工具切入,我認為這是最貼切描述仿照美式資本主義國家,分泌遺毒的分析方式,如台灣、韓國、以及許多南美國家。

所以在我的思想養成中,凱因斯克魯曼喬姆斯基薩伊德馬克思薩克斯、葛藍西、德希達、與傅柯,都是培育我思想養分的大師們。但就將自己的思考限縮在左派領域中,又過份狹隘。

所以我也會參考右派的學說,發覺在政治光譜上,我比較熱衷保守派份子,如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尼采馬基維利福山,與本文的主角愛德蒙柏克(Edmund Burke)。

images這些保守主義大師們,都有什麼共同點?他們都不相信民主,至少不是票票等值式的民主;因為如亞里斯多德所說,好的民主制度當然不錯,但壞的民主就成為暴民主義,他認為後者的發生機率比較高。亞氏的宿敵柏拉圖,恰巧在此同意他。

那柏克呢?他的立場又如何?他跟大濕很像,認為民主要有區別,要精緻化,要有責任制。當然,這就意味菁英化。柏老說過:『弱勢族群,不應該受統治階級的迫害。但一位理髮師突然從政,那反而是弱者對國家的迫害。

柏老那段話的前半段,剛好就是我對經濟學的觀點;後半段就是我對政治學的態度。尤其是後者,這不就是台灣目前的處境嗎?一堆學生、農民、假仙教授、社運投機客、議題蝗蟲,整天要拆政府、停核四、反證所稅,許多人可能連議題都沒搞清楚,就要罷免一堆政客。

柏克的保守派思想,奠基於對兩場革命的心得。第一場革命是『美國獨立運動』。他對此項事業是舉雙手贊成。柏克認為美國的革命,符合天命、順從民意。因為當時被大英帝國所統治的美國殖民地,受無止盡的壓迫。

尤其在稅捐方面,明明無法參與政治議程,卻遭苛刻的財政措施;最後發生了波士頓茶黨事件,這就觸發獨立革命的濫觴。柏克看到老美的革命是玩真的,是真議題。且最主要的是,美國的革命是被一群『菁英團隊』所帶領,像華盛頓、傑佛遜、麥迪遜等人。

images (1)所以當革命完成後,美國馬上進入完善的憲政體制。就算某些沒被憲法所明定的眉角,如總統的任期等,都被華盛頓的開明讓位,給引導至兩任制;由一任換到下一任的輪替,從未犧牲一條命過。柏克看到後,很是讚佩。

那此時你可能會問,大濕啊,人家不是讚揚革命嗎,那你怎每天酸台灣的社運組織?這就來到15年後。當時柏克也以為自己是個左派,以為自己是激進份子,反對貴族的統治,但他看到了『法國大革命』,整個人嚇到了。

他不知道一群暴民所搞出的革命,會比一個暴君的治理下場還要慘,而且慘好幾倍。柏克見到當時的法國,被一群充滿仇恨的烏合之眾,搞到整天除了喊著要拆政府外,還要拆監獄、拆學校、拆教會、拆醫院,反正能看到的東西都要拆。

最後搞到一堆巴士底監獄裡的犯人,明明不想出來,也被拖出來要求自力更生,因為這些學生想要浸淫在『自由鬥士』的美名。最後長年居住在監獄的犯卒,因沒謀生能力,餓死的餓死、被剝削的被剝削;其他人則成為作奸犯科的惡勢力,最後又被同一批自由鬥士給送入監獄中。

marieantoinetteexecute-a8b7aa02f3a17f0904724853bbfc83dc2b9c738a-s6-c30這還不打緊,至少拆政府只是硬體而已,但這群革命份子,在拆完政府後,還要拆腦袋,一架架的斷頭台被介紹到市面上。當時的娛樂與其是看個穿黑色T-shirt,藍色牛仔褲的天才介紹iPhone,法國大革命的最大娛樂,就是看貴族上斷頭台。

這與大陸在19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不相上下,反正人鬥人,一向都是人性最寫實的一部分。法國大革命,讓國家淪為人間煉獄,這窘境最後還是需要一個獨裁的強人拿破崙給帶出;當然,這就又是好幾十年的泛歐洲災難。有沒有像希特勒掌權前夕的德國、毛式革命後的大陸、與目前的台灣?人類始終無法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柏克與此時180度的反轉其對革命事業的看法,立場從自由派轉為保守,認為要搞革命不是不行,而是要穩紮穩打的來,如果你的地基不穩、初衷不純、參與者過於混雜,那這個革命就註定是場災難。看看阿拉伯之春後的中東,柏克的先見之明,歷歷在目。

在組織學中有個概念,叫做Muddling thru,也就是『摸索前進』,或是漸進式修正的意思。這類似鄧小平的摸著石頭過河方式。這個概念非常符合柏克的哲學,他認為凡是存在的制度,都有其原因,不適合蠻幹式的拆除。

因為社會上很多功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如果你要拆政府,那健保怎辦?退休金怎辦?交通呢?治安呢?糧食供給呢?這樣說,就沒完沒了了。你看看台灣的要真相遊行,不是反而讓徵兵制延期,而向美國老爸買的軍購保險費,反而更增加。洪仲丘的冤案,則還是在原地打轉。反壟斷遊行走完後,台灣媒體反而更壟斷,一家年代可操控8家新聞台。不覺得很諷刺?

images (2)但你不能說柏克是反動派啊,他明明支持美國的獨立革命。所以美、法間革命事業的差別,就是好壞社會運動的分野。這也是大濕一貫的態度。在我的論壇中,大概只支持過佔領華爾街運動,因為我反對無所制約的大企業,尤其是反西方的大銀行。

全世界的貿易、金融、以及製造與服務業,幾乎可說被歐美的幾大銀行給控制住,而這些大銀行,背後可能只有幾個唯利是圖的大家族。就連台灣的核電廠,最初也是被美國的進出口銀行壟斷。

在這種資本體系內,小國如何生存啊?台灣的代工業者,被蘋果、亞馬遜、英特爾等企業給把持住,賺那毛三到四的利率,我們怎起得來啊?所以我反西方式的金融掠奪。

但我卻支持ECFA與兩岸服貿協議,因為這是制定亞洲國家形成區域保護傘的架構,這與支持台灣進入WTOTPPFTA框架又不同了。前者是加入保護區,免得被歐盟、NAFTA等先進國家的集體掠奪給剷平。所以我的主張,會看起來既乎左,又乎右。

83c0cf2ad16470724522_640這就來到社會運動了。我支不支持大埔?答案為『是與否』,因為大埔的土地徵收,確實屬於居正正義的一環,且明明苗栗的科學園區出租率不高,為何還要持續徵地?其中充滿與大企業、地方派系、政客樁腳、不肖政客的利益輸送與養地套現。

但我為何又不支持了?因為就跟柏克不支持法國大革命般,我發現很多加入大埔案的示威群眾,根本就是政治參與者的外圍團體意識形態過濃。但對同樣的土地正義議題,充耳不聞,我就灰心了。

同樣的邏輯,放在最近許多如反壟斷、白衫軍、火大遊行、罷免馬英九嘉年華、反核四活動等等,幾乎可以看到類似的社運IPO客,連個露乳溝、擠豐臀的雞排妹也來摻一腳,好像某宿醉後的晨起時分,突然說『我要拆政府惹,耶!』。而之前『要真相』的1985聯盟,就在洪案真相慢慢浮出的當下,卻選擇要在國慶日時嗆馬?反而不管洪案了。原因是什麼?因為馬要處理關說案嗎?

    

這荒腔走板的地步,我想連柏克都會覺得瞠目結舌。因為在柏克的年代,還沒流行炒股學,不知道連社會運動都可以投資、炒新聞。今天反大埔、明天反核四、後天來個罷免馬英九。然後再買我的蘭陵王CD與意淫牌抱枕。

每個建案都插上一腳,看有哪個運動可以一炮沖天,趁機撈油水。這種『社運IPO』、『抗議含雞排』、『正義借殼上市症』,都會讓柏克死守他的 “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的哲學如果沒壞,還是不修的好)。因為給不會開車的小孩方向盤,後果往往就是釀大災。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想追蹤大濕+按一下就好!on Google+

 

社運歌廳秀另類台灣之光 

論馬克思(第一次搞革命就上手) 

論馬基維利(第一次當暴君就上手) 

洪案的一堂課:沒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

反媒體壟斷現型記

英國學費暴動與佛山無影腳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民主是好東西嗎?大師論柏拉圖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Post Comment
  • 壹
  • 大湿观点,深感同意。
    请借小弟分享!
  • 沒讀冊
  • 大師有想過寫本書嗎,評論一下左右派的思想,給思想貧乏的大眾一點滋潤,台灣有很多人其實對思想理論有興趣,只是礙於不知如何入門及外文程度不夠好,大師可否考慮給大家來個導讀吧。
  • 其實我的論壇內,有很多文章探討,只是分散再各地,也懶的整理了。如果許多人願意看,我可以寫一篇整理左右各自的論述。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10/06 11:26

  • chuck
  • 不可能左右明確,這與道家的太極是相通的。
    "凡是存在的制度,都有其原因,不適合蠻幹式的拆除"
    這句漂亮,可以解釋成每一代或者每一階級間的對立衝突,但又不該全盤否認。
    如大人與青年間的代溝,上一代的思想或許在新世代有些老舊,但絕不是毫無價值。
    這篇總結了前陣子大師的言論。
  • 訪客
  • 大師有個地方有些需要改進。
    就是關於法國大革命之後的影響以及拿破崙帶來的影響。
    對於其他事務您可以分析得有自己的一套,但對拿破崙卻只用’’這窘境最後還是需要一個獨裁的強人—拿破崙給帶出;當然,這就又是好幾十年的泛歐洲災難。’’來帶過。

    顯然您並不太了解這之前與之後的歐洲發生了怎麼樣的變化。
  • 請解惑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10/06 18:48

  • 訪客
  • 看完,真的覺得,好濕,好濕~
  • 我也濕了一大片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10/06 19:02

  • 訪客
  • 這就可以理解大師所謂的 "菁英式民主" 主要就是美國開國先賢們的那一套玩法.

    只不過, 老美的現狀又是如何? 有德有識的精英們不在, 就逐漸走向敗亡.
    畢竟這個世界凡人多而天才少之又少, 期盼救世主的出現就是自我懈敗的開始.

    歐巴馬, 馬英九, 甚至陳水扁, 他們第一屆剛當選時,
    社會上風向就好像是 "救世主" 再世, 結果呢 ? 只有包裝沒有實質.

    鼓勵有能力又有德行的人能夠出現的社會, 與 "民主制度" 沒有必然的關聯.
    打敗魔王的勇者, 變成下一代的魔王 ( Diablo...XD ), 也並不稀奇.

    這些社會運動, 或是阿拉伯之春的下一步,
    就看台上的這群人是只考慮自己的幸福與歷史定位, 還是以民眾的需求為先.

    ...勿忘初衷
  • 正確,美國剛建國時,根本不希望走向民主制度,而是共和制(republic)。最後走到票票等值制,約莫是在上世紀下半葉後,而目前簡直將選舉搞成超級杯盛會了,我強烈懷疑這是美國開國元老要的。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10/06 21:20

  • 林雨蒼
  • 的確,最近由於馬英九的行為實在太誇張,因此站出來的團體愈來愈多。但這個王大師不管這些社運團體的訴求是什麼,就把他們比喻為法國大革命時候的暴民,把他們全部一杆子打成「不會開車的小孩」,是怎樣?那請王大師告訴我,怎樣的人算是會開車,怎樣的人又算是不會開車?標準在哪裡?馬英九這樣算不算會開車?馬英九執政,是不是小孩子開大車?

    王大師又說,「革命要穩紮穩打的來,如果你的地基不穩、初衷不純、參與者過於混雜,那這個革命就註定是場災難。」。那請王大師告訴我,怎樣叫作穩紮穩打?怎樣叫作地基不穩、初衷不純、參與者過於混雜?還是說只有像你一個人放話,就是地基穩,初衷單純,參與者單純?大師希望像美國那樣,由菁英份子來領導革命;那請問誰是菁英份子?標準又何在?誰說了算?你嗎?

    面對明明是黑箱決策的服貿協議,王大師不對這個過程中的陰謀進行論述,卻只說他支持,這不是很奇怪嗎?照王大師的邏輯來說,王大師為什麼要替中國的陰謀背書?

    台灣許多的社運,一直都有脈絡。比如農陣,以前其實用了很多和平的方式抗議,也走了很多體制內的路,但卻不被接受,才只能走上街頭。關廠工人花了多少時間和勞委會周旋,不得已才去臥軌。這位王大師跳過這些曾經發生的事,直接把這些長期耕耘社運的人說成社運IPO,說成政治外圍團體,搞什麼?說有些人跑一堆社運,又說1985只能管洪案,跑去嗆馬英九很奇怪。奇怪了,我不能一次跑好幾個社運嗎?還是我一定要只選一個來跑?那王大師,你怎麼不專心論述美國和財團的陰謀就好,沒事跑來講社運的陰謀,我可以叫你陰謀IPO客嗎?

    更何況,這次1985的訴求,是希望能在國會這隻貓身上掛上鈴鐺,改變國會不怕民意只怕黨意的現狀。這,才是台灣的民主之所以被財團、被政客操弄的原因,這才能解決那些財團的陰謀!而王大師這樣一天到晚喊著陰謀,等到別人真正要跳出來想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卻又指著想解決問題的人說他們有陰謀。那王大師你除了嘴炮,到底又做了什麼?

    還是王大師喜歡當放羊的孩子?
  • 歡迎蒞臨,小弟的回覆: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664279380263320&id=191122434245686¬if_t=like

    accrcw75 replied in 2013/10/07 11:06

  • Shih-Hao Lee
  • 台灣搞社運搞革命的願景都太廉價了,雖然當中不乏有理念的人在,
    但聲音永遠被一些便宜便利的口號蓋過。這些人整天在喊著要甚麼,
    卻從來不說自己該付出甚麼代價,該擔起哪些責任。只用否定質問的
    語氣來歸罪給別人。對於要修改的法律也是隨話題性來走,讓人很難
    相信其專業性。
  • 黃友沅
  • 對不起 我走上街頭 我就是亂源,所有的罪名都讓我們這群暴民來背好了,你以為 我吃飽沒事幹 ,1-2周就要上街ㄧ次 ,很煩很累耶,我也有家庭 ,老婆小孩要養耶,假日是難得的休息日與家庭日,現在是怎樣......
  • Trywu Wu
  • 王大師,對7樓的問題,有空回一下您的高見吧
  • que
  • 我覺得7樓林先生漏了大溼這句:"但對同樣的土地正義議題,充耳不聞,我就灰心了。"
    只關心大埔,卻不對南鐵和高雄國七工程質疑,或是劭族在日月潭的土地問題有過意見,看起來只有政大的徐世榮教授是真貨.

  • ptt 八卦板 串連 好強喔

  • 記得下次去圍ait喔
    大師對不對
    王大師 多謝你喔!
  • 訪客
  • 大師會擔心台灣的亂象會變成「暴民政治」嗎?
    就在下的觀察倒是不會擔心。
    因為台灣社運嘴砲的多,真的有決心幹到底的少,
    喊 Over my dead body 的人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大概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講個比喻好了,就像是兩個要幹架的人,
    「啊你要怎樣!」(推~)
    「怎樣!要打架啦!怎樣!」(推~)
    「要打就來打啊!怎樣!」(推~)
    「啊不然是怕你喔!」(推~)

    .........然後從早上推到晚上.......
  • 打臉文
  • 顯然大師不是PTT 的鄉民, 請看公民1985的聲明後, 再來下判斷比較好.

    (2013.10.03) http://disp.cc/b/FW#!27-6GzG
    (2013.10.08) http://disp.cc/b/163-6IIM

    公民1985有確實持續關注. 並不是你說的:

    (2013.10.06)
    ...
    "而之前『要真相』的1985聯盟,就在洪案真相慢慢浮出的當下,卻選擇要在國慶日時嗆馬?反而不管洪案了"
    ...
    "今天反大埔、明天反核四、後天來個罷免馬英九"

    你可以不認同, 但是別把自己的想像硬套在人家身上.

  • Kyle
  • 我們的三項修法訴求:還權於民
    1.下修公投法門檻,落實直接民權
    2.下修罷免門檻,合理罷免機制
    3.下修不分區立委及政黨補助門檻!讓庶民聲音被聽見!

    與洪案有關 ? 還是偷渡議題罷了 ?
    如果關心軍中的人命問題,對於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jul/23/today-fo4-4.htm
    這個案件為什麼沒有得到同等關心 ?
    ===

    許多社運團體的面孔看來看去都是同樣的一群人
    而他們言必稱民意、民眾的聲音、人民的憤怒
    我真想知道,他們當真認為自已代表多數人民了嗎 ?
  • MJC
  • 王大師一方面批評"社運IPO"只關注一些議題、對其他議題充耳不聞讓大師灰心(還害得大師不願意支持對的事)
    另一方面又批評"社運IPO"關注的議題太多,根本是插花(因此是投機分子)

    事實上這根本是父子騎驢,關注議題多被說亂槍打鳥沒誠意、關注議題少被批評選擇性關注
    怎樣做王大師都會批評啊...

    話說回來,大埔議題已經持續非常久了
    被大師點名的陳為廷(以大師的語言來講)在大埔的投資時間又長且又十分深入
    應該不是短線炒炒,我想大埔議題大師可以放心支持,不用怕是投資客炒短線而昧著良知反對
  • MJC
  • 再說洪案1985"偷渡"議題
    大師所推崇的"不能只關注個案,而應全面檢討改善"
    必須靠修法才能進行制度性改革

    然而當初立院多數黨口口聲聲表示"絕對支持"的軍審法修正案
    ***已經連續兩次在立院程序委員會被擋下***
    三種解決方案解決這種口是心非的現象
    1. 請當初誓言"徹查到底"的總統及當初承諾協助修法的黨主席,秉持大是大非精神施壓予黨籍立委,要求不要再擋法案。
    2. 直接民主,自己立法
    3. 罷免惡質立委

    大致上是如此,我不認為這些議題是被"偷渡的"。
  • 您的暱稱 ...
  • 我還在等1985帶我再去抗議判刑判的太輕,怎麼跑去立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