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ed Category: 王大師極長篇 (5)

View Mode: Post List Post Summary

baptism.jpg

塞外之歌(一)

塞外之歌(二)

塞外之歌(三)

塞外之歌(四)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mother.and.sons.jpg

離入春還剩2個禮拜,刑天鑒正準備著這輩子最大的計畫。父親在自己尚於襁褓的時候,與母親3人徒步逃離黑龍江,可是當時還小,毫無記憶可言,離鄉背井對他而言,還是難以想像的沈重。就因為路途遙遠,刑天鑒把計畫跟刑母與二弟陳述一番,但他心中不期望任何人跟著一起冒險,畢竟,母親雖然不到年邁,但徒步橫跨邊界的舉動,還是不適合年過50的婦人。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鴨綠江全長944.9米的大鐵橋.jpg

鴨綠江的另一頭是綿延的山嶺,在那方,群山很明顯的矮了許多。中國歷代經常與朝鮮有交流,可是方向大部分是從江的東邊跨過來,很少從相反方向跨過去。大韓民族在古代對中國稱臣納貢;文化、信仰、飲食、節慶、文字乃至於為官之道皆深受儒家思想薰陶。但此時中國在經歷北伐與日軍侵華等多事之秋時刻,朝鮮大致上仍稱得上是塊和平之土。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Fire-aftermath-013.jpg

第二天晨間,刑家一行人又再度回到刑府察看,原本的庭院,草上積了一層焦黑的灰燼,屋頂則已完全傾塌。一櫃櫃的藥材被屋樑壓垮,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燒焦的中藥味。原本高掛在兩扇門間的匾額,斜躺在廢墟中,仍依稀的顯示著「福」與「蔭」兩字,後面的「群生」則已成黑褐色。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7) 人氣()

mountain.jpg

時間是1928年的寒冬,白花花的大雪在午夜的到來後傾盆而降,老天爺也許是開了製雪機但忘記栓緊開關,大雪就如此於嚴冬的2月天,在與天齊高的東北峻嶺中狂洩著。在深峻的峽谷中,張家村持續的被北洋軍閥到處充軍的夢靨給折騰著。村內的消息透露袁世凱不久前於京城內逝世,政府在中央無一統御全國的勢力下,整個革命後的中國呈四分五裂狀態。東北這裡,長年的被日俄戰爭蹂躪,鴨綠江一帶已荒耕多年,整片高原望去僅現荒涼,寒冬的大雪更加重這無情的折磨。長白山上的長白,不單單是高山景象的形容詞,亦是映著山下居民苦痛的語助詞。民國17年的寒冬,彷彿預兆著這早產國家的命運。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