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ke  

一段時間沒談大濕論大師的議題了。既然最近很多人質疑我的政經傾向,我就趁此機會解釋一下個人思想的養成。大濕在本論壇寫作經濟議題時,常使用左派的分析工具切入,我認為這是最貼切描述仿照美式資本主義國家,分泌遺毒的分析方式,如台灣、韓國、以及許多南美國家。

所以在我的思想養成中,凱因斯克魯曼喬姆斯基薩伊德馬克思薩克斯、葛藍西、德希達、與傅柯,都是培育我思想養分的大師們。但就將自己的思考限縮在左派領域中,又過份狹隘。

所以我也會參考右派的學說,發覺在政治光譜上,我比較熱衷保守派份子,如柏拉圖、亞里斯多德、尼采馬基維利福山,與本文的主角愛德蒙柏克(Edmund Burke)。

images這些保守主義大師們,都有什麼共同點?他們都不相信民主,至少不是票票等值式的民主;因為如亞里斯多德所說,好的民主制度當然不錯,但壞的民主就成為暴民主義,他認為後者的發生機率比較高。亞氏的宿敵柏拉圖,恰巧在此同意他。

那柏克呢?他的立場又如何?他跟大濕很像,認為民主要有區別,要精緻化,要有責任制。當然,這就意味菁英化。柏老說過:『弱勢族群,不應該受統治階級的迫害。但一位理髮師突然從政,那反而是弱者對國家的迫害。

柏老那段話的前半段,剛好就是我對經濟學的觀點;後半段就是我對政治學的態度。尤其是後者,這不就是台灣目前的處境嗎?一堆學生、農民、假仙教授、社運投機客、議題蝗蟲,整天要拆政府、停核四、反證所稅,許多人可能連議題都沒搞清楚,就要罷免一堆政客。

柏克的保守派思想,奠基於對兩場革命的心得。第一場革命是『美國獨立運動』。他對此項事業是舉雙手贊成。柏克認為美國的革命,符合天命、順從民意。因為當時被大英帝國所統治的美國殖民地,受無止盡的壓迫。

尤其在稅捐方面,明明無法參與政治議程,卻遭苛刻的財政措施;最後發生了波士頓茶黨事件,這就觸發獨立革命的濫觴。柏克看到老美的革命是玩真的,是真議題。且最主要的是,美國的革命是被一群『菁英團隊』所帶領,像華盛頓、傑佛遜、麥迪遜等人。

images (1)所以當革命完成後,美國馬上進入完善的憲政體制。就算某些沒被憲法所明定的眉角,如總統的任期等,都被華盛頓的開明讓位,給引導至兩任制;由一任換到下一任的輪替,從未犧牲一條命過。柏克看到後,很是讚佩。

那此時你可能會問,大濕啊,人家不是讚揚革命嗎,那你怎每天酸台灣的社運組織?這就來到15年後。當時柏克也以為自己是個左派,以為自己是激進份子,反對貴族的統治,但他看到了『法國大革命』,整個人嚇到了。

他不知道一群暴民所搞出的革命,會比一個暴君的治理下場還要慘,而且慘好幾倍。柏克見到當時的法國,被一群充滿仇恨的烏合之眾,搞到整天除了喊著要拆政府外,還要拆監獄、拆學校、拆教會、拆醫院,反正能看到的東西都要拆。

最後搞到一堆巴士底監獄裡的犯人,明明不想出來,也被拖出來要求自力更生,因為這些學生想要浸淫在『自由鬥士』的美名。最後長年居住在監獄的犯卒,因沒謀生能力,餓死的餓死、被剝削的被剝削;其他人則成為作奸犯科的惡勢力,最後又被同一批自由鬥士給送入監獄中。

marieantoinetteexecute-a8b7aa02f3a17f0904724853bbfc83dc2b9c738a-s6-c30這還不打緊,至少拆政府只是硬體而已,但這群革命份子,在拆完政府後,還要拆腦袋,一架架的斷頭台被介紹到市面上。當時的娛樂與其是看個穿黑色T-shirt,藍色牛仔褲的天才介紹iPhone,法國大革命的最大娛樂,就是看貴族上斷頭台。

這與大陸在19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不相上下,反正人鬥人,一向都是人性最寫實的一部分。法國大革命,讓國家淪為人間煉獄,這窘境最後還是需要一個獨裁的強人拿破崙給帶出;當然,這就又是好幾十年的泛歐洲災難。有沒有像希特勒掌權前夕的德國、毛式革命後的大陸、與目前的台灣?人類始終無法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柏克與此時180度的反轉其對革命事業的看法,立場從自由派轉為保守,認為要搞革命不是不行,而是要穩紮穩打的來,如果你的地基不穩、初衷不純、參與者過於混雜,那這個革命就註定是場災難。看看阿拉伯之春後的中東,柏克的先見之明,歷歷在目。

在組織學中有個概念,叫做Muddling thru,也就是『摸索前進』,或是漸進式修正的意思。這類似鄧小平的摸著石頭過河方式。這個概念非常符合柏克的哲學,他認為凡是存在的制度,都有其原因,不適合蠻幹式的拆除。

因為社會上很多功能,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如果你要拆政府,那健保怎辦?退休金怎辦?交通呢?治安呢?糧食供給呢?這樣說,就沒完沒了了。你看看台灣的要真相遊行,不是反而讓徵兵制延期,而向美國老爸買的軍購保險費,反而更增加。洪仲丘的冤案,則還是在原地打轉。反壟斷遊行走完後,台灣媒體反而更壟斷,一家年代可操控8家新聞台。不覺得很諷刺?

images (2)但你不能說柏克是反動派啊,他明明支持美國的獨立革命。所以美、法間革命事業的差別,就是好壞社會運動的分野。這也是大濕一貫的態度。在我的論壇中,大概只支持過佔領華爾街運動,因為我反對無所制約的大企業,尤其是反西方的大銀行。

全世界的貿易、金融、以及製造與服務業,幾乎可說被歐美的幾大銀行給控制住,而這些大銀行,背後可能只有幾個唯利是圖的大家族。就連台灣的核電廠,最初也是被美國的進出口銀行壟斷。

在這種資本體系內,小國如何生存啊?台灣的代工業者,被蘋果、亞馬遜、英特爾等企業給把持住,賺那毛三到四的利率,我們怎起得來啊?所以我反西方式的金融掠奪。

但我卻支持ECFA與兩岸服貿協議,因為這是制定亞洲國家形成區域保護傘的架構,這與支持台灣進入WTOTPPFTA框架又不同了。前者是加入保護區,免得被歐盟、NAFTA等先進國家的集體掠奪給剷平。所以我的主張,會看起來既乎左,又乎右。

83c0cf2ad16470724522_640這就來到社會運動了。我支不支持大埔?答案為『是與否』,因為大埔的土地徵收,確實屬於居正正義的一環,且明明苗栗的科學園區出租率不高,為何還要持續徵地?其中充滿與大企業、地方派系、政客樁腳、不肖政客的利益輸送與養地套現。

但我為何又不支持了?因為就跟柏克不支持法國大革命般,我發現很多加入大埔案的示威群眾,根本就是政治參與者的外圍團體意識形態過濃。但對同樣的土地正義議題,充耳不聞,我就灰心了。

同樣的邏輯,放在最近許多如反壟斷、白衫軍、火大遊行、罷免馬英九嘉年華、反核四活動等等,幾乎可以看到類似的社運IPO客,連個露乳溝、擠豐臀的雞排妹也來摻一腳,好像某宿醉後的晨起時分,突然說『我要拆政府惹,耶!』。而之前『要真相』的1985聯盟,就在洪案真相慢慢浮出的當下,卻選擇要在國慶日時嗆馬?反而不管洪案了。原因是什麼?因為馬要處理關說案嗎?

    

這荒腔走板的地步,我想連柏克都會覺得瞠目結舌。因為在柏克的年代,還沒流行炒股學,不知道連社會運動都可以投資、炒新聞。今天反大埔、明天反核四、後天來個罷免馬英九。然後再買我的蘭陵王CD與意淫牌抱枕。

每個建案都插上一腳,看有哪個運動可以一炮沖天,趁機撈油水。這種『社運IPO』、『抗議含雞排』、『正義借殼上市症』,都會讓柏克死守他的 “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的哲學如果沒壞,還是不修的好)。因為給不會開車的小孩方向盤,後果往往就是釀大災。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想追蹤大濕+按一下就好!on Google+

 

社運歌廳秀另類台灣之光 

論馬克思(第一次搞革命就上手) 

論馬基維利(第一次當暴君就上手) 

洪案的一堂課:沒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

反媒體壟斷現型記

英國學費暴動與佛山無影腳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民主是好東西嗎?大師論柏拉圖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