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周夢跌.jpg

 

「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我愛這句話,更愛莊子。這是莊子《內篇應帝王第七篇擷取出來的一段話,意指最高境界的人,其運用心智 猶如一面鏡子;鏡子會反射所有相對應的東西,並無好惡的偏見,也不排斥任何照到的人跟物;不會藏匿所反射的現象,因此能夠保持存在的完整性。

 

印度神話相信,我們日常生活的一切喜、怒、哀、樂、愛、恨、情、仇,在一開始時,全是一場遊戲,有情眾生於尚未投胎前,都與彼此間做好了約定,一起來到這個有快樂,也有痛苦的存在中,讓彼此看到與自己不一樣的自我,一起發覺及玩味;彼此躲在寧靜無人的轉角口,撲!!!!!嚇一下對方,然後說,「喔!!!原來是你喔,真是嚇我一跳。」剛開始,一切都是那麼的新鮮,都是那麼的好玩;但曾幾何時,這如鏡面的心智上,慢慢層積了厚重的灰塵。彼此的形象被扭曲變形,慢慢地,我們也以為自己就是鏡子裡那位鐘樓怪人了。

 

vishnu-painting.jpg

(Vishnu's Dream)

 

我喜歡約20年前麥可道格拉斯演的 「玫瑰戰爭」,戲中描述一對恩愛的伴侶,在結婚多年後,因為生活中的瑣事而產生磨擦,夫妻漸漸發覺彼此的陌生,生活中原本芝麻 大小的事,到最後都成了彷彿仇人眼裡無法踰越的紅線,反目成仇。最後,電影有點戲劇性的進入誇張的肢體戰爭,可是戲中要闡述的大意是─我們人在生活中,其 實一直在累積一些本來就應當在事件發生後迅速被釋放的負面能量;然而,往往發生的卻是,人們把不堪回憶的往事硬生生的挾持在意識的地窟裡, 慢慢的,那最純真的初始之心也就隨風而逝了。

 

the_war_of_the_roses.jpg

 

這好比佛家常講的業力,而何謂業力呢?當梁啟超被問何謂業力時,他答道「業力就好比一只茶杯,剛開始時,茶杯乾淨透徹,毫無一點瑕疵,可是經過日積月累的使用,慢慢的,杯底沉澱了一層厚厚的茶垢,杯底的顏色也已不見了。這樣,那只杯子的本來面目又是啥呢?」

 

                              20051016213119895.jpg

 

這又帶到何謂本來面目的問題;莊子有一天作夢,夢見他化成一隻蝴蝶,醒來發現自己在作夢,就跟自己說他剛剛夢見自己變成了一隻蝴蝶。可是過了許久,他又想了回來,到底他剛剛是一個人夢到自己變成一隻蝴蝶,還是他現在是一隻蝴蝶,夢見自己變成一個人呢?真耐人尋味。

 

我家對面的觀音山,它30年前是觀音山,它現在仍舊默默的佇立在那裡,不知它自己是否有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唉!!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莊子.htm

                                            阿莊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