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nysus2.jpg

                              【希神】迪奧尼索司(酒神,又稱Bacchus)

 

 

承接「論尼采-1」之文,尼采的思想常常會被些許激進份子濫用,尤其是他的超人思想(Übermensch )就曾被希特勒奉為德國納粹思想的圭臬。但是細看他對於超人論述的注解,不難發現其本意並非如此。尼采強烈唾棄強者欺負弱小的行為,他「權力的意志」(will to power)思想,是闡述強者若欲達到其力量的最極化時,應不需顧慮週遭奴者們偽善的綑綁價值,這並不是一種以大欺小的流氓行為。尼采於「超越善與惡」一書中,詳細敘述其所謂最理想的人類原型是超越善與惡的實體,這與禪宗內六祖壇經所記載的:「不思善,不思惡,正當這時,哪個是你的本來面目?」如出一轍;此乃,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矣!


ly1610_4_433.jpg

 

再者,尼采所云的超人,是一位不拘束在傳統價值觀的波西米亞人,他相信一般人所認為的善--尤其是傳統基督教徒所鼓吹的道德觀--充其量是奴隸性的道德觀(slave-mentality),這種奴性道德觀只不過是社會上的弱者為了要箝制住強者而設計的圈套。在尼采的思維裡,征服者拿破崙所代表的價值遠超越博愛的耶穌基督;而貝多芬的逆境逢生遠超過佛陀的厭世逃避觀(這點,本人認為是尼采對佛教了解不夠透徹所致)。

 

尼采不相信諸如像謙虛、忍讓、寬容、禁慾以及博愛等傳統基督教價值,而認為歷史的目的是在催生超人的誕生。他與柏拉圖皆不推崇民主政權為國家最適合的政治型態;尼采堅決的相信人類的資質有差,而最基本的差異在其可狹義的區分為奴性(slave-mentality)或主性(master-mentality)兩類。他不相信普羅大眾的智慧,對他來說群眾是無法了解精英意識的,就好比一群瞎子無法選出最適合帶路的人,選出來的還是一堆瞎子。這在我們民粹思想盛行的台灣,格外發人省思!


images.jpeg

 

如果當讀者閱小弟拙作至此,以為尼采反對所有傳統所代表的價值,那將犯下「不盡圓滿的二分法」錯誤。他在「希臘悲劇的誕生」一書中寫道,希臘文學中隱含著兩種人性本質流露方式的不同主題(motif);一為阿波羅式精神(Apollonian spirit)、另一為迪奧尼索斯式精神(Dionysian spirit),而尼氏毫不含糊地指出,人類若欲尋求自身的解脫,後者的選項是不二法門。

 

 

迪奧尼索斯是希臘的酒神,又稱Bacchus, 這位愛琴海之神所代表的是人類一切情感以及非理性的部份。他好比一個經過酒精醞釀過的野人;充滿非理性的衝動及創意,不屬於平面性邏輯思考的世界,他是一位詩人,而非數學家;他是一位盡情奔放的舞蹈者,而非隨鼓聲行進的軍人;他是一個放蕩不羈的藝術家,而非辯證式的科學家;他是個橫躺在恆河畔享受日光 浴的乞丐,而非終年關在泰姬馬哈陵中的國王。我想,我們中國詩人李白是最符合尼采迪奧尼索斯精神的靈魂,他的「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即是此精神的最佳寫照。我想,尼采可能會讚嘆李兄的追月入湖歸西法太浪漫了。

 

W020070911361339504504.jpg

   

相對的,阿波羅式的精神好比人類的左腦,這是一種邏輯及理性的思維範式(Paradigm),20世紀初的德國人即是此典範的最佳寫照,當時的德國人習性一板一眼,凡是皆照規矩來,毫無即興與自發的衝動可言,歷史學家甚至認為法西斯政權之所以會在德國及日本等拘束、刻板的文化中發芽滋長,這與兩國之傳統阿波羅式精神脫不了勾。尼采極其厭惡當時德意志的文化,這跟後來希特勒假借尼采的哲學鼓吹亞利安人的種族優越意識對比是極具諷刺性。唉,天才總是容易被人誤解。

 

nazi-super-science.jpg

 

文撰至此,筆者著實不想劃下句點。尼采的哲學實在博大精深,對人性弱點之闡述巨細靡遺;簡單的兩篇拙文,實難描述尼采對人類文明激盪起之波瀾以及在我的思想深處之潛移默化。但是,尼采並不是神,也不應該被當作神明來膜拜,他應被批判處與他見解偏激處不容忽視。讀者將來若有興趣踏入這森林,必須要有成熟之見解與對那時代背景的領悟。如果有幸再度撰寫「論尼采3」,我將批判尼氏的些許論點以及提供其他如羅素等哲學家對他的批評。一個人的思想往往是其對當時整個大環境的反抗及挑戰,而在事過境遷後,其最初的思維可能已失去他的適時性以及比例原則。我想,如果耶穌基督或是悉達多太子再度降臨於今日之地球,也許他們與您我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吧。

 

論尼采-1


                                 彩2.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