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樂島 best.bmp 

 

失樂島又停電了!!這是上帝今年第7次付不起電費,現在正值炎夏,沒有電的這鬼島可真難熬!   

1.          地理位置 

失樂島位於太平洋靠近赤道的南方,緯度稍低於南回歸線,這是離國際換日線坐船還需1天的偏僻熱帶島鏈,據說失樂島是上帝在創造宇宙時第8天的作品,當時上帝在安息日發覺祂前6天的作品將會是個大災難,於是趁第7天休息時,草草的構思起人間最後一塊淨土,好讓世界末日來臨時,給心靈尚純潔的人逃難至此,作為靈魂的避風港,可是誰知隨後上帝因為忙著應付前6天所創造出的爛攤而灰頭土臉,慢慢的,祂淡忘了這小島,而這小島,也慢慢忘了祂。 

 失樂島鏈的主島內住著被人遺忘的3種族群,分別叫做「發生過」、「還沒來」跟「為啥會」。此3族群平常分享著這原始般的荒島,各據一山頭,倒也相安無事,平常除交換民生必需品外,大部分的時間都不會互相往來,甚至久而久的,各族群也都忘了對方的差異,誤闖互相領土的事也時有所聞。 

 某天這島上突然被一道突乎其來的鋒面給壟罩住,本來熱帶氣旋在太平洋一帶就是蠻常見的現象,沒啥好大驚小怪的,但這次不同,天空從前一天傍晚就被一片淒美的 粉紅晚霞所覆蓋,成千上萬隻的螞蟻排排行的遷徙到島內高處,天空的候鳥也成群結隊的往南方齊飛,狼犬朝著主人屋內狂吠,貓咪們卻逃的無蹤影,整座島充滿著 詭異氣氛,但就是島民們沒多所作為,3族群的居民照舊的擠進各自的市集去,買東西的買東西,閒逛的閒逛,一點也嗅不到災難前的預兆。這點,島民永遠趕不上動物。 


2.      「發生過」-島之北  

當天是清晨6點,公雞還沒來得及初啼,狂風就已經將島內的草屋吹垮一半,在島內北方的「發生過」村莊內,村民所做的因應措施都是根據之前發生的經驗作評估,所以居民只是輕率的在草屋上壓上幾條木樁,怎知那幾條細細的木樁,那抵得過10幾 級的陣風,村中屋頂被吹落一地,村民們甚至在驚慌中也不顧自己的家園,而在狂風中奔向村中長老院尋找心靈慰藉,因為在「發生過」村內,長老的智慧是被奉為 圭臬的,年齡是權威的象徵,甚至村內最具有聲望的人,竟是立著墓碑後的死人,就像蕃薯或蘿菠等根莖類植物般,村內的菁華永遠是埋藏在土地下。  


今晨的狂風如此兇猛,路上奔向長老院的村民們,也就被倔強的暴風一掃而空,村民們連目的地都還沒到達就被吹走,地上只剩一排草鞋跟供禱告用的長老經灑落滿 地,這情景像極了一群羔羊,因追隨著一隻失足的盲眼羊頭目,而一隻隨著一隻的跌入深崖中。此時,長老經被狂風吹的頁面翻來翻去,最後停止的那頁印著 「………..倘汝等肯追隨我,將可得永生。」  

 

3.      「還沒來」-島之南  

而在島上南方的「還沒來」村內,村民們就算得 知可能有颶風會到,可是卻沒任何的憂患意識,在此村內,每一個村民都活在未來裡,村內永遠為著將來的夢想作準備,打造一個前所未見的未來城,「還沒來」村 內的民眾過的很天真,但因為從不檢視過去,所以很像活在空中閣樓,聽說村內最近將邁入第5個經濟計畫期,也不是為了要延續前4個的成功經驗,而是因前幾個都失敗了,說坦白的,村民早已忘記前4個經濟計畫是啥了,只知先知們常常說可以看到未來的願景。   

 

先知們有許多口號,每一個口號都拿一組英文字母的簡寫作標語。比方說第一期叫GROW -Great Riding On Wealth (聽說這期餓死1/4人口),第2期叫RICH –Reach Into Comprehensive Health (聽說這期鬧大飢荒),第3期稱作 GET –Government Enriching Target (這期因先知們貪污而提早喊停),而第4期因某種原因先知們不願編標語,但方向是Nurturing, Organizing, Well-Handle, EREcting (聽說這期到現在還沒結束),而緊接著第5期也要到了,口號暫定為 FRIEND –Free From Imminent Natural Disasters,旨在讓「還沒來」村莊,能夠永遠的擺脫天然災害。  


當「還沒來」村莊中心的大笨鐘正敲到第五響時,突然一陣颶風吹過市政廣場的頂樓,象徵未來的廣場大廈頓時被截成兩半,噹一聲的壓在先知們的寢室區。廣場外一排排充滿未來概念的村民住所,也因無堅牢的地基(僅靠4、5根鐵樁中空的聳立在地面上)而連根拔起;不出1鐘頭時間,「還沒來」村已經面目全非了,而當村民們蜂擁的擠進消防區內搶奪急救器具時,發現裡面根本沒東西,因為這些器具早被先知政權們熔化掉,並拿來當作第5經濟期的文宣看板跟鎮暴武器。  


「還沒來」村莊中心的大笨鐘現在正敲到第13響,此時市政廣場已無任何人的跡象,只剩兩塊第5期計畫看板被微風互敲的噹噹作響,跟空氣中彷彿細聲私語著 “Grow Rich and Get Nowhere, my Friend !!” 

 

Treasure_Island_Chapter_17.png

 

4.      「為啥會」-島之中  

「這為啥會這樣?」一個身穿全黑的人問道。  

「這不是你們管得嗎?」一個也身穿全黑的人答道。  

「這為啥是我管的?去年不是就分給你了嗎?」 

「為啥分給我?我又不是負責天災的。」 

「為啥不分給你,你是負責意外的阿」另一個也身穿全黑的人附著第一位道。 

「為啥你們都針對我?」 

「為啥不?」 

在島內中間偏東處,「為啥會」村內的執行官正 討論著,他們都身穿全黑,一副高階領導的模樣。村內正中央是議會的所在地,身穿全黑的執行官是村內所選出的代理人,他們的職掌是對村內大大小小的議題作辯 論,但從來未見過有具體的方案,更別說付諸行動了,可是弔軌的是每位身穿全黑的討論者都自詡為執行官,也不見人任何人執行過啥,事實上,這村內最大的活 動就是討論,每件事都可以編成議題,比方說為啥走路不會同手同足,或是為啥空氣為免費,最荒誕的議題是辯論為啥正面的背面是反面。而最近大家都在辯論快要 來的颱風。


 「現在已經早上5點半囉,為啥尚未有結論」

                     「為啥我們要怕這颱風,大家昨天都累了一晚,我覺得沒必要作啥防範措施」

 
執行官們你一句,他一句的在辯論著,屋外的陣風咻咻的咆嘯著,拍打在牆壁上的窗戶,也震震作響。

「我認為在我們進行任何一步前,先要知道這颱風是為啥形成的」 

「聽說是熱帶海洋的海面上,當海水受太陽照射,氣溫逐漸升高所致」 

「那為啥氣溫升高會導致颱風」 

「那是因為高低氣壓的互換」 

「那啥又是高低氣壓互換」

此時村中的議會屋頂突然砰!的一聲。

「為啥會有那聲響?」 

「好像是颱風造成的」 

「我們是不是要作些啥?」 

「我們應該先討論颱風為啥會讓屋頂作響」

行官還在辯論著,會議記錄的錶顯示現在已經5點58分了。


「我想是因為石頭的關係」

「石頭?風力有這麼大嗎?」

「不然剛剛那個難道是鳥屎嗎?」

「我們不能排除不是鳥屎」

「好,我們來討論剛剛那聲響是石頭還是鳥屎」,一位身穿全黑自認是議長的說  道。


 剛講到這,議會的屋頂整個被掀開,

「颱風的威力為啥這麼大?」

「這颱風的應變措施到底是誰負責的?」

「是你阿?」

頓時間,議會裡一片大亂,可是還是阻止不了執行官們的建設性辯論



                           「為啥會是我?我是負責意外的。」

「為啥不會?」

「意外沒有包括天災」

「天災就是意外」

「好,我們來討論天災算不算是意外」,一位身穿全黑自認是議長的說道。


 
 砰!!!


此時村內已空無一人,只剩會議記錄橫掛在河畔榕樹枝上的錶顯示6點整,跟空氣中瀰漫著一片村民消失的詭異。

                          

                                      5.    尾聲


這裡是失樂島的7月份,正值酷暑,算算上帝未曾在這島上付過任何一毛錢的電費,祂已忘記祂曾經創造過的這樂園,園內的居民亦已無意識到祂的存在,島民們為了彌補缺乏祂的關愛,分別住在3個不一樣的時態和疑問中,藉以逃避當下,在失樂島的日子,時間的漏斗隨著流沙消逝,直到永恆。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