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e800f37c254983981ba548bdd2f1a--religion-posters-apple-logo

(刊於中國時報)

近來國內外發生兩起風馬牛不相干,卻又極其類似的事件。第一則來自國外,全球喻為「果粉」的蘋果愛好者,13日引頸期盼的iPhone 8系列終於出爐了。

CEO庫克當天還推出慶祝10週年的iPhone X,成品贏得佳評。其臉部辨識技術、無線充電功能,外加精美的OLED大螢幕,讓當天參與盛事的粉絲嗨翻天。各個莫不高喊greatwowfantastic

當然,蘋果新機種的功能,早在三星與Android陣容中就發現類似元素,價格也更貴;為何這家公司仍能締造8000多億美元,等同兩個台灣GDP的驚人市值呢?且透過新機種的推出,市場預估今年就可破1兆美元的規模,等同墨西哥一年的產出。

答案其實很簡單,跟產品創新並無直接關係,而是與另一則國內新聞有高度關聯,也就是「佛教如來宗」的宗教熱。根據媒體報導,該宗創始人妙禪法師,因信徒的熱情與虔誠,共同向法師供養市值2000萬的勞斯萊斯名車,引發社會側目。部份信徒甚至對外界的惡評大感不解與不屑。「館長」陳之漢則氣得只想揍他。

雖然妙禪法師的道行凡人難以參透,這個宗教的教義也並非獨一無二,每週卻仍有上萬名虔誠信徒,願意赴道場向上人膜拜、頂禮,甚至集體抽搐,高喊「感恩師父」、「讚嘆法師」。或許,市場分析師可從妙禪信徒中,擷取到蘋果上兆市值的竅門,也就是套利宗教狂熱之道。

20170912001893   GettyImages-539893086    

如此的類比並非酸言酸語,而是一則2011年英國媒體BBC深度報導的結論。這則名為Apple triggers 'religious' reaction in fans' brains的報導指出,蘋果產品與宗教活動有極相似之處,兩者於大腦內觸動的神經區域幾乎重疊,且刺激幅度可謂等同。

換言之,當蘋果創辦人賈伯斯於產品發表大會中,雙手高舉iPad平板時,此舉於果粉腦中刺激的神經叢,與6000年前摩西手持十誡石板,對猶太信徒腦中所刺激的區域雷同,兩者屬同一類宗教經驗。

這或許可解釋,為何明明果粉只要在網路上下個訂單,或是在開賣當天赴Apple Store選購產品就好,畢竟公司的供貨可謂無限量,只是時間上的差別而已。但蘋果信眾們偏偏就是要紮營於店外一週,寧願日曬雨淋、寒風徹骨一番,選擇與其他朝聖者,共享等待「耶穌再臨」的聖靈體驗。

蘋果發表大會內的吶喊、對賈上人的讚嘆,著實不輸信眾對妙禪的膜拜與禮讚。很多人以為賈伯斯的一身黑色T-Shirt,外加貼身牛仔褲的搭配很休閒,然只要仔細比對,那件緊身且高領的黑上衣,直比神父於彌撒時的黑袍。

26713apple_678x320_front  更神秘的是,賈伯斯居然比照耶穌的經驗,在尚未拯救完迷途羔羊時,就蒙主恩召。或許除了新穎的產品與酷炫的技術外,真正將蘋果與其他品牌分道揚鑣之處,在於蘋果高層善於利用人們對宗教體驗的感應,以及上萬年對偶像崇拜的演化。

等信眾想離開時突然發現,自己早被層層串連起的生態圈給綁住,踏出這i系列教會時深覺,他們的生活已無法與其他系統結合,於是只能繼續深信下去,讓下一個上人,取代上一個上人,直到Apple Church WorldWide的市值破兩兆美元。

延伸:

科技進步論?hTC說我想太多!

賈伯斯大帝與iPad-ism

Note 7看智慧裝置,根本就是個世紀大騙局

上帝是黑人?

受夠社會一片正面,不如聽大濕開示金剛經!

阿湯哥婚姻靠山達基?新世紀信仰如衍生性金融商品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位作者就是看不慣美國人的東西太好,總是會找出不相干的壞東西硬是把它連結在一起,如果換成強國的好,它就會開始歌頌了..
  • 呆丸哈哈哈
  • 列寧帝國主義論與21世紀的美帝國
    2017/09/16 苦勞網
    作者:Roland G. Simbulan(菲律賓大學發展研究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譯者:范振國(前《人間雜誌》執行編輯,現任社會再生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佛拉迪米爾·伊里奇·烏里揚諾夫(Vladimir Ilyich Ulyanov),較為世人所知的是搞革命時期的化名——列寧(Lenin)。
    由於《帝國主義:資本主義最高階段》(Imperialism,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tialism)論文的出版(1917),使得列寧與20世紀初的社會主義者如崙道夫‧希法亭(Rudolf Hiflerding)的《金融資本》(Finance Captial)、羅莎盧森堡(Rosa Luxemburg)的《資本積累論》(Accumulation)、尼古拉‧布哈林(Nikolai Bukharin)《帝國主義與世界經濟》(Imperialism and Word Economy)…等,並列為馬克思主義帝國主義論的先驅性作者之一。他們的作品都被冠以「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帝國主義論」的稱號,一同探究20世紀早期世界資本主義的興起與發展。
    本文試圖從分析當代人民反抗帝國主義鬥爭的情況中提供新的資料,以及掌握自列寧帝國主義論的先驅性研究以降,各種有更進一步貢獻的帝國主義理論,並從全面的、理論的及經驗的層次,分析當今帝國主義的各種工具。美國帝國主義在韓國、菲律賓,尤其是在越南、以及目前在中東的意圖,從20世紀到21世紀一直都是如此令人不安。但是它也顯露了,為甚麼過去與現下,美國在世界的行動,實際上激起全世界更多反抗它的敵人。
    列寧於1917年出版的《帝國主義論》,事實上寫於1916年,也就是帝國主義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中期。他在這本書中試圖揭示帝國主義的本質,從而揭露帝國主義的政策、帝國主義戰爭的根源,還有那些滑向帝國主義一邊的、社會主義領袖們的叛徒嘴臉,同時向工人指示前進的道路-推翻帝國主義。
    列寧指出:「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新階段」。他也指出:「帝國主義階段是資本主義最高、最後的階段。帝國主義時代同時也是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而這正是帝國主義的本質,以及其發展規律。
    列寧定義帝國主義為「壟斷資本主義的階段」。在下這樣的定義時,列寧運用大量豐富的實際材料,使它的意義更正確、清晰明瞭。接著,他闡述了這個壟亂階段的特徵:
    1.當生產和資本的集中,發展到極高的程度,以致於造成了「壟斷」在經濟生活中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
    2.銀行與工業資本的整合,創造了金融資本以及金融寡頭。
    3.有別於商品輸出的資本輸出,有長足的發展。
    4.分割世界的國際壟斷資本聯盟已然形成。
    5.在帝國主義強權之間,世界已經被分割完畢。
    列寧追溯帝國主義強權的發展過程,揭示了「資本輸出如何導致殖民地區域的合併,並且造成數以百萬計的殖民地人民臣服於帝國主義的支配」。即便世界已經被帝國主義瓜分完畢,但列寧認為「永遠也不會有讓他們(帝國主義)感到滿足的世界分割」。因為這其中有一種不平衡發展的規律,它意味著;一但有一個帝國主義強權極度擴張甚至排除他者,它們就會依據新的武力平衡原則,加速提出重新瓜分世界的要求。因此,列寧寫道:「帝國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戰爭是無法分開的」(列寧,1917)。
    列寧接著指出,因為帝國主義,資本主義所有的「寄生性」被強化了。伴隨著帝國主義、資本主義也正在衰敗之中。帝國主義是為殖民地解放以及無產階級革命做預備的階段。同時,列寧也指出,在帝國主義國家,由帝國主義創造的超額利潤如何被用來收買部分的工人階級,使得他們因此認為自己的利益與那些帝國主義緊緊的綁在一塊。列寧說:「這就是工人階級運動中,機會主義滋長的基礎」。歷史上,西方帝國主義曾經採取貢稅、商業帝國主義、工業、金融以及以軍事主義…的形式建造帝國。帝國主義的商業優勢是因為整併為一,製造業與金融資本的融合,從而摧毀了在地市場。列寧的論述涵蓋了壟斷及帝國主義間相互對抗的產生。

    其他重要的帝國主義理論

    羅莎盧森堡的《資本積累論》,觀察到資本主義與其他生產模式並存,資本主義會擴展到非資本主義的四周,最終將它們吞食殆盡,證明資本主義的擴展,需要非資本主義的環境維生。
    崙道夫‧希法亭在《金融資本》中,把焦點集中在「銀行」作為壟斷資本滋長的核心角色。因為對希法亭而言,銀行的主要功能是集中國內以及國際的貨幣資本。
    尼古拉‧布哈林在《帝國主義與世界經濟》對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內在發展以及他們如何改變世界經濟,描繪了一幅全面的圖像。列寧批判、整合、通俗化了這些著作,發展了一個全面的《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最高階段》的理論。

    多極的帝國主義

    近年則有愈來愈多,從殖民地世界-也就是殖民主義的受害者-分析帝國主義的作品出現。丹‧那布德里(Dan Nabudere)的《帝國主義的政治經濟學》(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mperialism),是從被歐洲資本透過與殖民化進行原始積累,成為首級受害者之一的非洲論述帝國主義的先驅性作品。
    那布德里從中世紀商業體系經過工業革命以及金融資本開始的歷史出發,勾勒了西方經濟強權和資本主義成長,對帝國主義從重商主義時期到目前多極形式的歷史,做了大量詳細的描繪。根據那布德里的說法,西方資本主義的經濟體系,製造了逐漸展開的矛盾,而且這種矛盾會影響殖民地擴張的特性。他強調,帝國主義逐漸改變的形式,曾經是資本主義透過抑制自身危機,重新適應的必然特徵。因此,解剖當今帝國主義的政治、經濟、軍事,就顯得十分必要。

    貿易和帝國主義

    回顧《資本論》第二節〈工資下降到勞動價值之下〉,以及第五節〈對外貿易〉的論述,卡爾‧馬克思在這本經典著作中,將對外貿易視同帝國主義的一種工具。資本家以比在本國製造更為便宜的價格購買生活必需品。提高剩餘價值率,購買便宜的生產工具,從兩方面縮小資本的價值構成。國外貿易提高了資本利潤率。馬克思預期資本主義的擴散會導致所有地方資本主義的全面發展,除非社會主義革命提前來臨。
    恩格斯進一步看見,當資本擴張在他國發生,固定投資會恢復,公司為了擴展而向銀行舉債,投機的體制出現,利率開始再次攀升…等等現象。
    過去半世紀間,每月評論學派(Monthly Review)的作品,著名的巴蘭(Bara 1957)、斯威齊(Sweezy 1966),以及坎普(Kemp 1967)、麥格道夫(Magdaff 1969)、法蘭克(Frank 1969)、彼德拉斯(Petras 1980)和伊曼紐(Emmanuel),在理論上和實證上對帝國主義貢獻了豐富的材料。這些作品,從馬克思主義的觀點開展了帝國主義根源的理論及歷史,對列寧帝國主義的基本立論做出了豐富的、明確的推進。雖然由於新材料補充的緣故,和列寧的論斷並不完全一致(Radice 1980,Brewer 1980)。他們的作品,帶領我們經過西歐伴隨著工業革命的全球擴張,目前的跨國公司,以及當今的美國帝國主義。但更為重要的是,他們像列寧一樣,以寫作來進行革命實踐的嘗試。這些學者對來自於革命領袖:毛澤東(Mao Zedong)、胡志明(Ho Chi Minh)、金日成(Kim Il Sung)、卡斯特羅(Fidel Castro)、格瓦拉(Che Guevara)、阿曼多‧格里羅(Amado Guerrero,Jose Ma Sisoa的化名)所提出的帝國主義理論也有進一步的發展。

    軍事主義和帝國主義

    當今美國的全球帝國主義已有將近八百個(不包括秘密基地在內的)軍事基地、多邊和雙邊的聯盟、主要的國際金融機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多邊的全球貿易組織(WTO)和美國的跨國銀行、投資公司,以及在北美、南美、歐洲、中東、亞太與非洲,這些覆蓋全世界的跨國公司。
    美帝國主義藉助於軍事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助長及支持軍事的獨裁專制,藉以支持美國的經濟擴張主義及其戰略目標。美國軍事的霸權有長遠的歷史源流,從美國土著印地安的滅絕,到菲美戰爭期間在薩瑪島的暴行,以及鎮壓摩洛族人民的Bud Dig大屠殺,歷歷可見。
    在亞洲太平洋地區,亞洲人民與殖民主義、封建主義以及那些迎合殖民地國家恐怖主義,後殖民時期依附美國國家安全教義的統治者,有十分豐富的鬥爭經驗。歷史上,美帝國主義以及某些地方菁英的部門,曾聯手依靠國家安全法,去鎮壓人民的民族與民主想望。許多亞洲的國安法,在殖民地政權設置的初期,有一定的根源。但之後卻被不斷地推展,並被地方菁英持續採用,維護其統治。此處存在著帝國主義領導的全球化,與美國軍事主義之間,究竟有何種關係的核心問題。因為對中東軍事政治的干涉,特別是對錫安主義警察國家以色列的支持,造成的反彈,導致了2011年9月11日對世貿中心和五角大廈的攻擊。
    「九一一事件」被美帝國主義用來作為宣告所謂全球反恐戰爭的託辭,藉口擴大殘暴的國安法,採用類似愛國者法案的手段,鎮壓美國人民對民主人權的追求。「九一一事件」衝撞了美帝國主義的心臟地帶,資本主義最高象徵的大本營。美軍乃藉此尋釁,狡辯其入侵、佔領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這些富有油源國家的侵略性軍事干預行動。因此,在美帝國主義的心臟地帶,以及有強烈反帝國主義政權和人民運動的國家,針對人民及他們國家自主決定的合法要求,採取殘酷的軍事手段,就成為必然反應。
    我們應該注意,在20世紀後半直到今天,美國不只借助跨國資本的霸權以及全球的軍事武力,也透過所控制的媒體展開「劃界的霸權」(hegemony of definition)。例如在反恐戰爭中,他把所有反對或批判美帝國主義全球化的都畫歸為敵人。正如冷戰時期反對人民運動,社會主義國家,民族解放運動的作為,針對後冷戰時期的敵人,他持續運用劃界的霸權,將他們一律劃為「國際恐怖主義」,也不管這定義是多麼曖昧寬泛。美國運用自己製造的類似蓋達(Al Qaeda)基地組織以及「伊斯蘭國」(ISIS)的陰影,在人民之間散播恐懼,迫使他們接受或請求美軍的保護。
    然而今天,美國不只是處於霸權的地位,同時也處在危機的狀態。霸權與危機兩者都是垂死的資本主義內在的特性。全球資本主義承受著合法性、生產過剩、過度擴張融合在一起的大量危機是如此劇烈,導致自由民主也深陷危機。使得即便美國最好的理論家也開始放棄新自由主義。
    朝向新自由主義模式的幻滅,包含著地方經濟在遵照IMF的處方而徹底崩潰的例證。因此,今天的帝國主義必須尋找新的敵人或威脅,以便轉移對此危機的注意力,所以帝國主義也就更需要對全球強權的侵略性主張做辯護。或者用全球反恐戰爭為旗幟,或者釀製,被正在南中國海彎起軍事臂膀(flexing its military muscle,【譯按】展現軍力之意)保護能源與原材料進口的經濟巨靈--中國--的威脅。
    雖然如此,美國依舊是全球無可匹敵的軍事強國,在全球海域揮舞著強大的海上霸權。美國海軍是美國這個全球強國,規劃、設計、防衛、維持美帝國建構的主要器械(instrument)。美國海軍遍佈全世界的航空母艦允許他能夠攻擊地球的任一角落。他強大的海軍或海上力量是由一長鏈,後勤、維修、補給、培訓、集合待命區、戰爭物資庫存…等等的基地支撐的。
    運用估計八百到一千個軍事基地,以及數十萬像古代的羅馬軍團一般駐紮在全世界的美軍,把世界分割成十個護衛美帝國的司令部。並將所有的軍事基地置於這些全球司令部的指揮之下。
    這些美國的全球司令部如下:
    1.美非司令部(U.S. African Command)-涵蓋53個非洲國家
    2.美歐司令部(U.S. European Command)-包括歐洲、前蘇聯國家、格陵蘭,部分的大西洋以及北極海。
    3.美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涵蓋中東以及歐亞之間的中心地帶
    4.美太平洋司令部(U.S. Pacific Command)-涵蓋太平洋北部、西部,南太平洋到南極洲,中國與印度
    5.美國北方司令部(U.S. Northern Command)-涵蓋美國本土、加拿大、部分北極海直至北極。
    6.美國南方司令部(U.S. Southern Command)-涵蓋加勒比海、大西洋、美國中部、南美,直至南極洲
    7.美國特種軍事行動司令部(U.S. Special Command)涵蓋範圍與運作區域,壟罩全球任何美國認為需要的地方
    8.美國運輸司令部(U.S. Transport Command)-涵蓋範圍與運作區域,美國軍隊、戰爭設備所需的任何的地方。
    9.美國太空司令部(U.S. Space Command)-涵括外太空所有領域
    10.美國戰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管理全球核武力
    美帝擅權專斷,指派自己為世界警察,粗暴地違背國際法、獨立國家的主權、聯合國憲章,將敵人通通貼上恐怖主義或流氓國家的標籤。如果利益吻合,他也會援引國際法攻擊其他國家。
    中央情報局(CIA),因為好萊塢神話化、極度美化其包括編造杜撰在內的勳績偉業,也許是美國最知名的海外情報單位。事實上,今天有美國政府第四部門之稱的美國情報機構,共計有16個個局處與部門。CIA、國防部國防情報局、聯邦調查局(FBI)聯合特種軍事行動技術支援行動(TOSA)、美國海軍情報局、國家安全局(NSA)、國家偵查局(Reconnaissance)、北美太空防衛司令部、國家地理情資局、國家反恐中心、聯邦調查局分部、國務院情資與研究局、能源部情報支援辦公室、藥物強化管理局(DEA)財政部情報支援辦公室、國土安全部。以上的局處與部門全都在國家情報局的領導之下協同運作。
    這些機構中最有權勢的是國家安全局(NSA),它雖然很低調,但是在美國的眾情報單位間卻享有最大的年度預算。NSA竊聽全世界。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的資訊體系,收集、散播、截取外國的情報信號也是他的任務。NSA持有空前的,設計最精細,技術最先進的竊聽系統。通過衛星中繼站的系統,以及澳洲、紐西蘭、英國、加拿大、美國的幽靈車站,美國可以截取全世界所有的電話、傳真、email、網際網路、行動電話的通訊。竊聽系統的的神經中樞設置在馬里蘭州的米德堡(Fort Meade in Maryland)總部由NSA維持。
    美國國家安全局隱匿在各種不同的設計與計劃之下,已經發展出一個全球監控的體系。那是一個透過超級電腦運作的強而有力的電子網絡,截取、監測、處理所有的電話、傳真、手機的訊號。1998年,歐洲國會一份題為「一項政治技術控制的評估報告」,對此條列了嚴重的關切,並建議對美國直接針對歐盟的運作加強調查。前美國CIA/NSA的技術人員、後來轉變為揭秘者的愛德華史諾登(Ed‧Snowden)揭露了美國透過代號神秘(Mystic)的最前沿監控計畫,在菲律賓、加勒比海、墨西哥、肯亞…等國從行動電話網路收集大數據與通訊內容,偵查資訊。美國也從行動電話、文件信息收集個資。史諾登甚至提到,在馬尼拉的大使館,美國的情報單位已經在九十個國家的大使館內佈建了監控的設備。史諾登揭露,代號稜鏡(Prism)的秘密大規模電子資料採礦計畫已經布置妥當,展開網路資訊的收集、儲存,範圍廣達雅加達、吉隆坡、金邊、曼谷、仰光、台灣、香港、上海以及中國其他城市。
    這讓我們回想起1999年的軍事互訪協定(Visting Force Agreement V.F.A)以及2014年的加強防衛合作協定(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最惠國待遇以及犯罪豁免權適用的對象,不只個別的美軍,也包括了美軍雇用的平民,還有隨從人員。而所謂美軍中的平民,除了私下承包業務的商人,也包括像史諾登之類的美國國家安全局秘密技術人員。他們在克拉克、蘇比克、碧瑤灣,美國基地存在的期間,運作監控設施。
    CIA被揭露的不只是海外情報部門的角色,他同時也是美國外交與軍事行動的指導,盡幹些暗殺、政治顛覆、軍事政變的勾當。1975年,美國參議會由參議員法蘭客.喬琪(Frank Church)率領的CIA海外秘密行動調查報告,揭露CIA如何顛覆無數像伊朗、伊拉克、智利這樣的國家。CIA甚至插手了1913年智利的軍事政變,致使社會主義者的總統阿連得(Salavdor Allende)喪命。
    CIA這類準軍事性組織以及美國特種軍事行動部隊,目前的任務是暗殺高價懸賞的恐怖主義標的。CIA也用無人駕駛的殺人機捍衛美國的利益。這種被適當的命名為「掠食者」或「收割者」的無人駕駛殺人飛機(unnamed aerial vehicle),目前由CIA管理,從維吉尼亞總部展開對標靶人物的擊殺,或者暗殺那些被指定為有致命行動的人士。殺戮的名單全世界都有,為無邊無際的攻擊進行監控,提供目標。

    帝國主義的文化器械

    當今,帝國主義的文化霸權也不應被忽視或低估。所謂軟實力(soft power)的運用經常聚焦在貿易、外國援助包括借貸在內的經濟領域,卻忽略了贏得世界心靈的區塊。透過麥當勞、LEVI'S、好萊塢、微軟以及其他商業偶像,美國在全球化的環境下,已然擄掠了世人的心靈。同時,像CNN這類的媒體,一周七天24小時不停地端出美帝國的宣傳,向全世界推銷美國的生活方式。所有這些,都強化了已經被美軍(或硬實力hard power)以及美國的跨國公司和銀行宰制的世界結構。這不僅只是關於我們飲食習慣的美國化而已。我們不應低估這種被有效啟動以及被霸權的超級強國作為一項資產來運用的軟實力。
    著名的社會主義者萊特·米勒(C. Wright Mills)曾經寫到:如今在我們的文化裝置(apparatus)裡,「文化」已經不再是人民自發的創造,取而代之的是「組織化」、「社會化」以及「政治支配」的再生產。如果社會變革最終是可能的,那麼它的鼓吹者有義務去理解這個過程以及主流文化形式的分布狀態。這個「主流文化」最令人駭異的部分,是透過藝術、知識、科學工作在其中進行的教育體制。(C. Wright Mills,1954)
    依據列寧的說法,經濟制度是被資本積累驅動的。也就是被那些擁有社會生產資料,企圖利潤最大化與企業增長的少數人所驅動。資本主義這種持續不斷的驅動力,幾乎吞沒了地表上每一個國家的生活領域。當前全球經濟的狀況也促使我們反思:在立刻全球化、併入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為自身延命而創造的機構之間,它的「核心動力」為何?。在學院中,我們看到新自由主義、新保守主義如何生產支撐資本主義體制的觀念,為資本主義提供未來的經理人才以及為現存的秩序提供合理化的論證。學院因此成為替自由市場、自由貿易、去管制化、私有化…進行合理化分析的意識形態大本營。只是我們在學院的意識形態的朋友、同仁,經常忘了告訴我們,彼等以商業自由為根據所開的藥方,卻是對勞動窮人的歧視與壓迫。
    帝國強權最大的野心,是製造能鞏固帝國主要政策架構的下層建築,以之形塑當代的價值觀、倫理與道德。不管這些觀念有多扭曲。美國媒體的核心與構造,就是論證帝國的侵略、美國的價值,都是為了我們自身的利益。
    同樣的,在意識形態的戰場上,美帝國主義在方法上,利用美國意識形態的信奉者。美帝國主義當代少數最重要的理論家,像是亨利·季辛吉(Heny Kissinger)、薩慕爾·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金尼·柯爾克派屈克(Jeanne Kirkpatrick)以及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之輩的作品和訪問,力圖維護美國政策在其他國家的有效性、合法性。對美國而言,這曾經是在其心臟地帶及其他國家受其教育影響的菁英之間,率先贏得內心與靈魂的重要領域。更過份的是,美國藉由最有影響力的知識機構,例如季辛吉的哈佛國際事務中心、美國企業協會、遺產基金會,發動21世紀的「保守革命」。美國政府及公司基金,用數以百萬計的美元,大力支持特定人士,審定政府收入再分配計畫,並且將保守黨右翼的國內與外交政策合理化。這些生產保守觀念的機構,藉由書籍、雜誌、甚至更精巧的透過好萊塢,散播他們的「理想」。
    美國最大的跨國公司和五角大廈,提供資金給美國大部分名牌大學的講座教授,支持像杭廷頓、季辛吉、福山之流的學者,兜售性質保守的思想。漠視他們的知識份子,至今猶支配著主流思想以及美國、菲律賓的學院,甚至政策制訂者的倡議和影響,對我們而言,絕對是太過簡單化了。
    如何面對這種知識侵略,從而以原創、出色的作品予以回擊,對嚴肅學習的進步學者,即是功課也是挑戰。

    戰爭的天價與天技

    自從1945年在日本引爆兩顆原子彈,美國領導的全球武力競賽,已經為戰爭的戰鬥能力花費了無法超越的數額。今天相對於中國、蘇俄以及其他核武國家,美國的軍力仍維持領先。特別是在航空母艦、長程水面艦艇、彈道導彈、潛水艇、攻擊潛艇…等方面。依據Janes 2015年度報告指出,美國每一個海上基地11艘航母每年預估要花費130億美元。美國軍費所以如此鉅大,至少有三個理由:
    第一,美國已經將外太空武裝化,甚至製造了一個美國太空司令部,在外太空或星球置放武器,攻擊敵人的衛星,監控、擾亂發自敵人衛星的訊號或用浮移電波,阻撓敵人的衛星軌道導彈。之前為了指揮(command)、控制(contral)、通訊(communication)、計算(computer)、情報(intelligence)、監控(surveillance)、偵查(reconnaissance),C4ISR的目的,美國曾經運用外太空的基的設施,把外太空軍事化。
    美國的作法導致全球軍事力量,將外太空變成潛在的戰場——戰爭的第四前線。他發展了長程的跨洲際彈道導彈(ICBMs)作為彈道導彈防禦的部分(BMD),用以摧毀敵人太空基地的設備。據估計美國軍事情報對外太空的依賴佔70%至80%,通訊則高達80%。美國在外太空的武器佈建,促使中國與蘇俄聯手推動禁止外太空武器競賽的條約,以阻止外太空的被武裝化。
    第二,美國率領最先進的海狼(seawolf)和維吉尼亞(virginia)級的核子潛艇在全球海域運行。這級別的潛艇快速、低音推進,幾乎無法偵測。
    第三,運用最前沿的研究以及最快速追蹤的技術,美國國防部已經發展出人工智慧的軍事運用,從無人武器系統開始,擔任指揮、控制、資訊化、情報化的戰爭方式。人工智慧的戰場,絲毫都不再只是虛構的話題。
    美國在軍事技術及高科技戰爭的優勢正被經濟強大的鄰國,最主要的昰中國和蘇俄趕上。中、蘇同樣是次於美國的全球主要的武器輸出國。美國在外太空軍事武裝化的霸主地位也成為他致命弱點。舉例而言,因為中國已經發展出反衛星系統,可以打擊美國的太空體系,癱瘓他的敵人。運用電磁波武器進行「不對稱戰爭」 (Asymmetric warfare),目標在於利用美國高科技武器系統,過度依賴信息與資訊設施的脆弱性。中國的科技公司,諸如: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中國電子技術集團公司,複製了美國軍工複合體的模式,已經將他們最新的技術嫁接到軍事運用上,在人工智慧(AI)和超高音速方面都有新的突破。不用多久,我們定可親睹人工智慧的戰爭。
    列寧《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這本深具啟發意義的著作,寫成一百年之後,今天仍持續引導我們對帝國主義的理解。他揭露了帝國主義的動力與動機,以及在全世界目無法紀的不曾間斷的謀殺行動,令所有關心正義、自由、人權的人為之寒徹骨髓。
    列寧對理解資本主義在全球範圍的觸角所做的貢獻,對掀開剝露美國的外交政策也同樣嚴厲有效。我們如果不能從其中學取教訓,一定會繼續活在恐懼的幽靈之中,我們的年輕世代也將再度面臨被帝國主義戰爭當作砲灰的情勢。在無限的戰爭中,如果核戰成為唯一的選擇,人類必然毀滅的結局,就不再只是想像的事了!
  • 路人乙
  • 跟柯文哲現在竟還有不少支持者來說,妙禪只是小case.
  • 呆丸哈哈哈
  • 「大陸製比較好」的時代快來了
    2017-09-14 旺報 雁默(自由撰稿人)

    用了十年的車用影音設備最近壞了,就近找個間汽車音響店換新。老闆很鄉土,內衣短褲夾角拖外加一付靦腆的笑容:「你嘪台灣A還是大陸A?」我反問:有什麼差別?老闆聲調放輕:「價錢有差,大陸A咖俗一點嘜。」我追問,那品質有差嗎?老闆回以靦腆:是沒差啦。我回:那大陸製的吧。
    老闆很健談,在安裝過程中我們聊了起來,他說:有些客人會介意大陸製,堅持要台灣製的,因為對大陸製的產品印象不好。面對這樣的客人,老闆不會說陸製與台製其實沒差,因為他知道說了也是白說,而且有些客人會開始叨念大陸製產品不好,老闆可不願與客人吵這個。我心想,但沒問的是,是否大陸製的產品利潤比較好?老闆倒是主動對我說出了真相。
    其實台灣製的,所有零件也都是從大陸進來,只是在台灣組裝而已。也就是說,東西其實是一樣的,只是在台灣組裝可貼上台灣牌,也因為多了一道組裝與重編說明書的成本,所以賣價稍高於陸製。
    之所以有台灣廠商這麼做,是因為許多消費者對大陸製的產品仍有抗拒感,覺得陸製是品質低劣的象徵。對老闆而言,利潤其實也沒差別,只是必須提供台製的選項。
    談到陸製與台製問題,總有些敏感,買賣雙方通常會刻意避免聊到意識形態。如果客人是那種當場要聊政治的,老闆說,他的對策是:「兜聽伊講,我惦惦就好。」我其實大都在聽老闆講話,他看我只是保持禮貌的笑容,也就多說了一句:「人喔,要面對現實,騙自己嘸好啦。」
    眾所皆知,郭台銘曾說:「今天的山寨,就是明天的品牌。」這個歷程,日本走過,台灣走過。大陸今天也走到了品牌的層次,只是台灣消費者還沒反應過來,也不會去想:誰一開始不是靠著製造劣質品而站穩腳步的呢?重點在於,製造者都得努力提升製造品質,原地踏步只會被市場淘汰。大陸製產品,其實已經快速地脫離了劣質製造的階段;所謂的MIT台灣製,優勢也在快速減少。那麼,台灣的下一個提升方向是什麼?
    金磚五國會議不久前在廈門舉行,提出BRIC(金磚國家)的高盛經濟學家歐尼爾最近撰文指出,毫無疑問「中國在此組織居於絕對核心的地位」:16年前他創造BRIC這名詞時,曾預測在10年中,中國經濟將以7.5%的速度增長;事實證明,中國過去10年的平均增速略高於7.5%。歐尼爾指出,「中國經濟規模如今已超過巴西、俄羅斯、印度與南非4國的總和,用不了多久,中國的GDP甚至將是這4國的2倍」。
    IMF的數據也顯示,2016年54%的世界GDP增長源於世界前五大經濟體,80%源於世界前20大經濟體(台灣GDP排名22);並預測未來5年全球大部分經濟增長將源於3個國家:中國、美國與印度。世界前20大經濟體,金磚國家占4席,G7占7席,增長快速的經濟體唯有中國與印度,而目前中國經濟規模是印度的5倍。
    最近大陸月薪資破萬人民幣的受薪者飛快成長,也推升了人民生活水平,人們不再滿足於便宜貨,陸製產品也已揮別劣質品時代、走向本土品牌。由於大陸內需市場龐大,建立品牌的門檻遠低於台灣,可以預測的是,中國多項突出的科技研發,有助於催生具有世界競爭力的大品牌。
    離開那些媒體上政客真真假假的說辭與紛擾,走入民間巷弄,你可以聽到比較真實的聲音:「人喔,要面對現實,騙自己嘸好啦。」
  • 呆丸哈哈哈
  • 唱衰中國者枉費心力
    2017-08-22 人民日報3版 詹姆斯·彼得拉斯(James Petras,美國賓漢姆頓大學榮譽教授、加拿大聖瑪麗大學國際關係系兼職教授)

    一直以來,美國政界、學界、媒體界總有一些人像青蛙一樣,從黑暗的沼澤裡異口同聲地鼓噪:中國必然崩潰。隨著每一個謠言的真相大白,這些“青蛙們”不斷變化自己的論調。當有關中國注定崩潰的預測沒有兌現,他們就將自己從水晶球裡窺探到的期限延長1年或10年。
    宣揚“中國崩潰論”的人一葉障目,一貫歪曲事實,編造新奇謠言,描繪實則反映他們自身社會情況的形象。但是,這些“青蛙們”的叫聲並不能改變真實的世界。
    我不時從西方媒體上讀到這樣的消息:中國經濟立足於“低工資”和對工人的“殘酷剝削”。實際上,中國製造業工人的平均工資在過去10年增長了兩倍,工人健康水平不斷提升,教育和技術培訓穩步改善。中國已經不再是以低端製造業為主、以出口為導向的勞動密集型經濟體。中國的高科技企業蓬勃發展,服務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越來越高,國內消費市場也日益興旺。與此同時,中國不斷推進與亞太國家,以及與非洲和歐洲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協定談判。
    儘管這些進步令人印象深刻,但西方知識分子階層中的“青蛙們”已經高聲鼓噪了很久,仍在繼續炮製中國經濟衰退的年度預測。他們擺出莊重高傲的姿態,卻沒有搞出任何從客觀角度分析值得信任的東西。
    的確,中國社會、經濟等領域存在一些問題,但中國人正在系統地解決這些問題。中國承諾投入數十億美元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投入大量資金興建高速鐵路、港口、機場、地鐵和橋梁等基礎設施。不僅如此,中國政府還開展了有效的反腐行動。中國在尋求解決這些具有挑戰性問題的同時,並沒有犧牲國家的主權和民眾的福利。
    西方媒體和所謂的專家放大了中國的問題,卻對自己的問題視而不見。美國每年的經濟增長掙扎在2%左右,工資水平幾十年不曾提高;教育和醫療開支是天文數字,但他們的服務質量卻在以戲劇性的方式持續變差。對西方而言至關重要的是,承認中國取得令人刮目相看的成就,進而學習、借鑒並在本國發展類似的積極增長和公平機制。
  • 呆丸哈哈哈
  • #1訪客不讓你知道的真相:
    -------------------------------------

    中國式創新不斷 美國也來山寨
    2017年9月23日 旺報 記者陳曼儂/綜合報導

    在美國首府華盛頓,可以看到美國人正在騎中國的共享單車摩拜,這奇妙的景象正不斷在全世界上演。隨著行動支付、共享單車等民間企業帶著創新的商業模式大舉進軍海外市場,讓外國媒體驚覺,原來不再是「山寨中國」,而是連美國也開始要模仿中國點子了。
    德國統計公司Statista的數據顯示,中國將在2018年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數位經濟體;《紐約時報》報導,中國抄襲美國的時代過去了,在行動領域,美國已經開始抄襲中國。

    美行動App全抄襲中國

    美國手機龍頭蘋果,最近新出了能刷臉辨識開機與支付的劃時代產品iPhoneX,新機還沒上市,但支付寶早就在杭州的餐廳進行人臉辨識付款的商用,還有很多地方銀行的提款機推出刷臉領錢。而蘋果的全螢幕設計,早在前一年,小米就已有類似產品。
    在行動網路時代,因應需求而生的「中國式創新」源源不斷,微信「紅包」功能給予臉書靈感,為其iMessage即時通信平台新增支付功能;順豐快遞領先於亞馬遜啟用無人機送貨,而華為也在蘋果之前率先使用雙鏡頭。
    中國的共享單車除在美國、英國、日本等傳統大國營業,也引來澳洲企業的仿效,推出有GPS的紅色自行車,除了手機開鎖、無樁隨還的商業模式來自中國點子,連車體也是「中國製造」。獵豹移動CEO傅盛在演講時提到,最近他剛從美國回來,去了很多新的創業公司,但發現美國現在的行動App基本上都是在抄襲中國,譬如做像是微信公眾號的產品,或是類似於微信的小程序。

    全世界複製中國模式

    傅盛表示,年輕時大家都嚮往美國,當他在2010年左右到美國時,他在史丹福大學門口感嘆「他們天天做著最好的創新,我們還在抄襲他們。」但到了2013年後,他開始覺得中國在行動App的開發已領先美國了;以矽谷來說,新創團隊10人就很大了,但在中國隨時能找出500人一起開發。而他在美國分享「免費商業模式」時,發現美國人都聽不懂。
    中國模式正在全世界複製,外媒也報導,印尼頭號電商平台Tokopedia自稱「印尼淘寶」;崇拜馬雲的印度企業家夏爾馬創建「印度支付寶」;泰國數位經濟和社會部與深圳市政府簽署支持泰國數位經濟發展的5年備忘錄,涵蓋數位園區、智慧城市、物聯網等領域。
    近兩年,印度的網絡叫車、訂餐、手機購物、手機支付等「從無到有」,印度塔塔諮詢服務公司亞太區總裁格里斯·拉瑪昌德蘭表示,在行動支付等領域,中國已經引領世界潮流,也間接激勵印度要經濟數位化。
  • 呆丸哈哈哈
  • 台灣特使眼中的美總統就職大典
    2017-01-22 東網 林濁水專欄

    川普就職大典台灣祝賀代表游錫堃一趟華盛頓之行後,對美國的民主很有感。首先他很驚訝,美國的總統就職典禮不在白宮舉行,而在國會舉行。他說,這代表美國「人民至上、國會第一」的精神。
    美國是「人民至上」並沒有問題,但是卻不是「國會第一」。美國是國會和總統權力分立,因此典禮在國會舉行是對國會的尊重,不是代表國會第一。不過無論如何,台灣總統向來把自己當成國會的統治者,因此游錫堃「台灣可思考,在克服場地因素後,也能移至立法院舉行就職儀式」的說法倒很值得肯定。
    游錫堃又說,看到美國政界如希拉蕊.柯林頓能放下選舉恩怨、出席川普的就職典禮,意味著美國選舉時競爭選後團結的風範,不像蔡總統的就職典禮他沒有看到她的競選對手有風度地出場。他說,美國這一點值得台海兩岸好好思索。這說的也對。不過,他在這次大典中只注意到希拉蕊的風度,卻沒有注意到這次典禮舉辦時,美國真正呈現的並不是選後的整合和團結,反而是強烈對峙和進一步走向分裂的氣息。
    首先,當天華盛頓湧進了百萬人,比起歐巴馬初當選時的180萬人其實少很多。上次因為第一選出了黑人當總統,舉國感動得不得了,180萬空前多的人湧進華盛頓,紥紥實實地沸騰了團結的狂喜。但是這次問題還不在人少了很多;而是上次選後美國隨著全球化帶來的分配惡化,使得2016年選舉氣氛對立程度空前,於是選後湧入華盛頓的百萬民眾完全是分裂的,一半來慶祝、另一半來抗議。當民眾對立成這程度時,整個美國的分裂已經不是上層精英演出團結戱就可以掩蓋得住的了。
    何況,雖然希拉蕊認真演團結戱,川普在演講開場白時也對她稱了讚;川普接下來演講的內容也和過去一樣強調團結,但是他定義的團結和過去美國建制精英在選舉後演講說的團結卻完全相反。過去的建制派講團結,是精英彼此拋棄前嫌的團結;現在川普的團結,是呼籲過去被華盛頓精英用過即丟的廣大民眾團結起來對抗「平步青雲」的「一小撮在首都」,不只沒有和人民「共享財富」,反而讓「人民承受代價」的既得利益者。他像宣讀戰書似地高嗆,「他們的勝利不是你們的勝利。他們在國家首都慶祝時,全國各地陷入困境的家庭沒什麼好慶祝。」
    勝利了還要繼續宣戰,是美國內部矛盾已經嚴重到病入膏肓、川普只有宣戰一途,還是民主出現危機?
    歐巴馬在稍早的告別演說,主題選的是「守護民主」,豈不是民主有了危機、所以必須竭力守護?演講中,他不斷地「民主」、「信念」念念有詞。假如美國民主都走到這一步,台灣的民主難道可以不更加小心而用力地維護並讓他成長?
    此外,台灣特使還有個大動作演出。他似乎很得意地說,對親近川普的佛訥,提出了「都是滿尖銳的」的問題。他請教佛訥,「川普是否會賣台?」這是立委在向部長質詢嗎?川普如果會賣台,這樣質詢就可以預防嗎?若川普不賣而問,不唐突嗎?若川普想賣,質詢得出他內心的盤算嗎?不知道特使想的是什麼。
    於是,最後,我們不免奇怪,為什麼總統派的特使、代表都那麼特別:前有海基會田弘茂,接著是參加APEC的宋楚瑜,現在又有游錫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