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Stock_1890-56933.jpgvsmodels_172ma2009.jpg

又來了,今天在編譯外電時,被分配到不丹的快樂現況。這個佛教古國受系統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的青睞,專程做飛機到首都,參加樂於幫助第三世界貧窮居民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Jeffery Sach所主辦的「經濟發展與快樂會議」(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Happiness Conference),在這場會議中,不丹首相與一堆政商名流,與學者策士,討論國內生產總數(GDP)的盲從現象,以及到底什麼才是『快樂』(happiness)等大哉問。

 

在出席會議後,彼得聖吉談到不丹這個對『幸福』著迷的國度,在其政府部門中,竟然有個「國民幸福委員會」(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Commission),由叫『Jigme Y. Thinley』這個怪名字的首相任職主席。如果政府其他部門有政策,遭該委員判斷為對不丹的長遠幸福有害,則會退回原本的部門予以重新審查。沒有國民幸福委員會的背書,一項再好的政策終將無法實施。

 

我瞭解,在不丹的高幸福指數公布後,許多人會投以對此佛教古國過度的期望,很多人會認為這裡是塊人間淨土,甚至是傳說中的『香格里拉』。可是猶如我在雙丹現象一文中所云,這其實是個很弔詭的論述。首先,我們常常會對遠距離的陌生事物投射兩種情境,一為負面投射,比方說我們常常會認為回教國家是野蠻社會,伊斯蘭教信徒都是恐怖組織。另一則為正面投射,比方說不丹的政府實施德政,老百姓皆生活在一片快樂與和諧中。

 

不要誤會我,我不是說這些特質不存在,我甚至認為大部份的刻板印象都大概是正確的,比方說東方人的數學確實比西方人好,黑人確實比較會運動與街舞,可是問題在於如果將刻板印象給當作真理來看待時,麻煩就大了,因為猶如英文文法般,當你學完一個法則,就會多出一堆例外。

  

 

首先,身為台灣人,我們該問的問題是,不丹的發展取向適不適合我們?雖然我在很多文章中,屢屢表達我較左派與對民主不屑的看法,可是那僅是一種態度上的誇大,我其實贊成某種程度的經濟發展,與民主進程(非票票等值)。然不丹的發展型態,缺乏現代國家最主要的上述兩項要素。

 

不丹的名目人均GDP約為2,000多美元,約為台灣1/10,老美的1/20,這不見得是壞事,因為不丹政府很明確的表示將不盲從GDP成長,可是我卻認為這是錯誤的,並非盲從GDP是正確的,而是以不丹的發展進程而言,如此的成長取向,過於揠苗助長,如果是如歐美,甚至東亞國家人民瞭解到GDP盲從的弔詭,我絕對舉雙手與雙腳贊成,因為這世界已有過多的『類美國人』在搶石油,排放二氧化碳,而人民卻是越活越不滿,但這些已開發國家所得到的卻是『文明複雜度』。

 

反觀不丹人民,我贊成他們的確很快樂,可是不丹人民的快樂,是建築在圍牆內的、是培養在溫室裡的、是經不起考驗的,因為他們缺乏現代國家的第二要素:民主制度,導致人民一味的等待政府餵食政策,這樣的人民很純樸、很天真,甚至幾近糊塗,因為第一,他們不懂選擇,人要知道選擇,才會生經驗,而經驗會生智慧。其二、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很多海外影響將排山倒海而來,屆時不丹人民的智慧水準,就會見真章了。

 

 不丹人民生活猶如美國阿米緒(Amish)村般,抗拒任何19世紀後的產物,任何與電扯上關係的產品都是違禁品,這導致阿米緒逐漸與美國其他地區脫節,甚至成為笑柄,並且常與現代文明的鄰居發生衝突,居民學歷也不能超過8年級的程度,你敢去看他們的醫生嗎?

 

BBC之前有做過一則報導當不丹人民在擁有選擇後,卻與其他文明人相似,不丹在10年前接上發電廠,開放了電視頻道,觀賞美式摔角成為全民運動,許多人廢寢忘食的盯著電視看,最後不丹政府見狀,不得不關台,順便將MTV也一併拔掉。

 

這份報導也指出,許多不丹人民還是希望擁有萬惡文明的產物,我想如果你將一本《金剛經》與iPhone擺在不丹人民面前,我知道這很慘忍,可是如果你將這兩樣東西同時丟到火堆裡燒,一個不丹青少年會搶救那個東西?一個用爛iPhone的丹麥人,又會搶救那一個?值得深思。

 

 

英國生物與社會學家史賓賽(Herbert Spencer)的整個學術論點,都是在闡述生物與社會成長(Growth)的歷程,他認為演化的方向,是由兩個動力的發展而推動,一為差異化(differentiation),另一則為整合化(integration),最終朝複雜化(complexity)邁入。不丹是個極度『整合化』的社會,人民生活和諧、安康,但缺乏差異化,大家幾乎都穿同樣的棉襖,騎同樣的牛上班,全家大小打同樣的小孩,罵的是同樣的口頭禪。

Herbert_Spencer_by_John_McLure_Hamilton.jpg  

 

但歷史證明,如此純樸、天真的民族,是很難永續的,這只要看西藏喇嗎、清末中國、日本明治維新前夕、南美原住民,這些本來是和諧,甚至是人間淨土的地方,只要外族稍稍的展現野心侵略,整個社會價值觀會遭顛覆,甚至亡國,而之前的快樂,也僅是無知的幸福(ignorant bliss)罷了。

 

反觀另一個最快樂國家─丹麥,該國有完整的發展進程,歷經畜牧、農業、君主制度、民主典範、資本革新、社會福利洗禮後,目前享人均逾5萬美元的名目所得,亦同時因國家先進的綠能科技,已經可以達到二氧化碳的「零」淨排放量,國民福利優渥,上班彈性輕鬆,丹麥是怎樣辦到的?丹麥人沒有iPhone嗎?他們是無知的幸福嗎?有國家敢欺負他們嗎?丹麥在軍事上可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一國,在經濟上是歐盟會員,在氣候變遷的議題上是要角,這與不丹對世界的貢獻度而言,何者比較有福報?

 

我認為台灣,甚至全球在看不丹現象時,常會犯一個毛病,認為所有跟文明或是經濟發展掛勾的,都是有害的,反而忘記看到眼前跟自己比較貼切的例子,我認為台灣剛好卡在雙丹中間,該往何處移應該一目了然。英文一句諺語說的很傳神:『 you can’t un-squeeze the toothpaste』。牙膏一旦擠出,是擠不回去的,不丹可能永遠不擠『進步』的牙膏嗎?

經濟、科技、與民主的進步,就像一個嬰兒般,你是無法將其塞回母體的,一個見到iPad的不丹學生,馬上就會生起分別心,問題不在如何限制他,而是在如何提供、滿足、疏導,最後昇華。這點,台灣可以跟丹麥學的,恐怕要大於不丹。

                    tigers-nest-taktsang-monastery-bhutan.jpg 

延伸閱讀:

快樂的指標 ─ 雙丹現象

文明的指標─中國現象

平庸的指標─台灣現象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