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70325  

好感動!就在勞動節這日,立法院終於通過『企業賺錢須加薪』的公司法修正案。還記得三年前著手寫這個狂想曲,當時不滿公司賺了大把鈔票,卻死不加薪的態度。於是埋頭苦思,陸續在往後幾年想到加薪法的邏輯公式、以及路徑圖

不知執政黨立委是否有瞄到濕兒的拙作,才會推出這法案,如果是,也無須分享權利金,此乃造福人群的佛心政策。只要在公司法案後,陸續將其他三法也過了,那這些文字也沒白寫了!

分享個人經驗,3年前之所以會想到這前無古人、旁無範例的「賺錢加薪法」,是源自個人悲慘的經驗。當時曾在一家不錯的企業工作,公司制度雖好,也算慷慨,但就是喜歡搞一堆讓員工「奮發向上」的獎勵遊戲。

當然,這些獎勵措施幾乎沒人辦得到;不久後,大部分的員工也就沒興趣了,想想,反正只要做好本分,拿死薪水就好。沒想到,積極的老闆,為了讓員工更積極,想到「要拿年終,就要好好考試」的讀書計畫。

這項考試訂在次年元月,但年終考核理應為當年度的工作,當時想到以下年度的成績,評鑑上年度的業績,極端不合理,且考試內容採齊頭式參與,許多範圍與本身業務無關,於是就忙著自己的工作,沒多準備應試。

photo  

沒想到,試考完、不及格,當場年終被砍半。當時我火冒三丈,覺得用一個與個人業務沒關的考試,抹滅當年度的辛勞十分不合理,於是就與公司展開一段長期的抗爭,最後嚴重到要上勞工局調解庭。

如今想來,當時的確太血氣方剛,無緣無故冒犯到許多貴人。但我發覺,公司彷彿也瞭解自己的理虧,深知死背答案式的測驗,也達不到什麼職業訓練的效果,之後就取消了「考試扣年終」的政策;事後想來,雖然當時的「員工不服從」,沒讓自己獲得什麼實質益處,卻也間接幫助後來的同事,不啻為功德一件。

最重要的,我領悟到台灣勞資權力的不對秤。不管公司制度再健全、營收再耀眼,員工總是弱勢的一方,只能乖乖當價格接受者。如果勞工想為自己發聲,根據我本身的經歷,這是一條艱苦、困難、與冗長的天堂路。

旁人口口聲聲講力挺,但也僅止於口惠而已,一般人的態度是,如果不侵犯自己的權益,多半只會隔岸觀火,不會主動在公司面前當殉道者,這也是台灣工會無法茁壯的原因。所以我深知,要每個人,自己扛起捍衛權益的十字架,以一抵百,實在不明智。公司擁有比員工更透徹的法律知識、更廣泛的人脈資源、與更綿密的政商關係。

所以該怎辦?這時公權力就必須介入,要一個基層員工扛起與同事為敵、長官眼中釘、甚至冒著嚇走未來雇主的風險,這成本著實過高、也不合理,這理應為勞工當局的責任,為何到最後,卻是小員工要自己面對大鯨魚呢?我們繳的稅、提撥的勞保都去哪了?

所以到頭來,會發現除非你能集結成一股勢力抗衡,否則要一個員工單獨與公司鬥,終究還是前者倒楣;畢竟,套句柯市長所說,公司對勞工的態度總是,「一切都合法,但就是怪怪的」!且還有許多根本不合法。

這就來到加薪四法了,如果公司一旦賺錢,你管他是否考試會不會過、要不要跳污辱人的尾牙變裝秀、或是越靠近年尾越增加工作量,員工今年的付出已經實現了,已幫公司賺錢了,為何還要被一個與當年沒關係的差事綁架,犧牲一整年的勞苦?

所以公司「依法必須」將獲利即刻吐出,不要再卡到年底!而且公權力「必須」出面,基層員工沒道理、也沒必要,單獨承擔法律、精神、人際關係、以及財務風險等成本。這些代價應該公共化,納入年度稅捐的服務範圍。

我最後還是回到原公司服務,也瞭解企業經營時的兩難,但公司也取消不合理的獎勵措施,對公司只有感激;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兩造皆學到對方的立場。

但我想,如果當時就通過了加薪四法,這個不愉悅的經驗會發生嗎?我想是不會的,因為根本沒必要。但不管如何,如果這條法案是因某個人,在某個情況下,看到本人的文字而草擬,這經驗,也值回票價了!

延伸:

與其呆領最低工資,不如分享老闆錢包!

與其吵基本工資,不如玩大一點

朱立倫敢搞利潤分享,我會支持到最後!大濕教你這樣做

員工加薪老闆攤,為何要全民買單?

嘉欣vs婉君,2016兩個女人的戰爭

企業缺水找政府,籲調薪水喊迫害!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Post Comment
  • 看官

  • 國內平均薪資到退十六年,薪資不漲,起薪低,勞工實質薪資所得到退,原因不在於企業的盈餘強制分紅,是政府錯誤的政策,開放國外勞工進入國內勞動市場進行不公平競爭以及政府部門帶頭違法雇用派遣勞力對國內勞動市場造成的不當競爭所致。
  • 看官

  • 簡單來說,企業可以廉價雇用國外勞工及派遣人力,規避勞基法、勞保條例、勞退條例有關員工的基本工時、基本薪資、及勞工保險及退休金法定分攤比例負擔限制。企業不必雇用本國相對高價的勞力,當然會影響國內勞動市場的供需關係,進而對國內勞動力的市場價格產生不利影響。
  • 看官

  • 經濟學原理告訴我們「需求決定價格」「供給增加,需求減少,價格會下跌」同樣適用於國內勞動力的市場價格,當政府錯誤的政策改變國內勞動市場的供需關係,就會影響國內勞動力的市場價格。這是國內平均薪資到退十六年,薪資不漲,起薪低,勞工實質薪資所得到退的原因。
  • 看官

  • 所以問題很清楚,不是強制企業的盈餘分紅,是政府破壞自由市場、扭曲市場價格,政府必須解決「國外勞工」及「派遣人力」對國內勞工的不當、不公平競爭。是政府違背憲法保護國內勞工的基本原則和義務,政府縱容企業剝削國內勞工,這是一種不公不義的勞動剝削。
  • 看官

  • 所以我們的國會是個不負責任的國會,是一個掩耳盜鈴、張冠李戴、轉移焦點的國會。

    全國九百萬的勞工家庭必須自己覺醒,要慎選一個符合全國九百萬勞工權益的國會。這次2016年的總統選舉,包括國會立法委員選舉,包含政黨依得票比例分配政黨不分區立法委員的政黨票,都要慎選,謹慎的圈選投票,不要讓勞工家庭自己的權益又睡著了。

    看是誰在立法院支持引進「國外勞工」及讓「派遣人力」合法化?誰在反對?
  • 看官

  • 看清楚是誰在立法院支持引進「國外勞工」及讓「派遣人力」合法化?誰在明目張膽坑殺全國九百萬勞工?誰在反對?
  • 簡錫堦=民進黨照妖鏡!
  • 1993年4月26日,時任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的簡錫堦在《自立早報》的【焦點對談】中承認:「民進黨對工運並不重視。尤其是勞工與資方對抗的若干重要抗爭,民進黨從未用其旗幟支持。民進黨是以中小企業利益為主的政黨;從辜汪會談來說,它受到的壓力也是來自資方。我認為:民進黨至今仍停留於台獨情結,並未有社會革命的思考;如支持李登輝、暗助連戰等,都是民進黨的包袱;勞工政策方面,只站在台獨立場來反對引進中國勞工(以免台獨主張受大陸人海戰術影響),卻不反對外勞,因為有中小企業主的壓力。」
    2000年,時任民進黨勞工立委的簡錫堦推動週休二日、每週工時40小時,民進黨無人支持此案,反而是新黨支持此案;簡錫堦因此認為,民進黨向資本家低頭,完全不是左派政黨。2004年,簡錫堦退出民進黨。
    2008年7月7日,簡錫堦坦承,民進黨確實有一批人找他談過「中間偏左」,但他說:「我認為:他們只是想利用,不是真想『學』。」「他們只是想利用中間偏左,作為擴張政權的口號。」他說,民進黨談中間偏左,卻不瞭解中間偏左,以為把英國工黨的第三條路拿來抄一抄就是「左」,「他們其實有很多無知與誤解」;他說,如果民進黨真的想要中間偏左,應該是「一整套的」,甚至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應該把所有幹部找來一起「修煉」,並大刀闊斧地調整民進黨的核心價值、組織、政策走向……等。他同時爆料,蔡英文擔任立委時宣稱支持最低稅負制,卻派前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經建會)主任委員陳博志向他遊說以「阻擋」他的行動;換言之,民進黨並未針對前後立場轉變,提出足以令人信服的解釋,並且宣示中間偏左最重要的「實踐方法」——挖資本家的荷包(例如:改變目前不公平的稅制,向富人課重稅,而不是只有受薪階級一毛錢都跑不掉);民進黨只喊了讓窮人較「爽」的口號,但他們從未敢直接向「有錢人」揮刀,只宣揚了前一半的價值,「民進黨有財務危機,得募款,哪敢向富人開刀」,恐怕離中間偏左還有很大距離。他說,台灣團結聯盟(台聯)為台灣毛巾業者爭取權益,但那些業者是「弱勢的資本家」,台聯此舉並非從左派、勞工的階級出發,「中間偏左是連自己台商在中國是否以便宜價格剝削勞工都要追究的」,他懷疑台聯是否敢如此追究。他說,國民黨、民進黨與台聯其實都屬於自由主義,他們都是右派政黨,他們所標榜的「偏左」頂多到約翰·羅爾斯《正義論》中「自由主義仍有足夠的理論資源,回應時代的挑戰,建構一個較其他政治理論更為公正的社會」的程度。
  • 舊聞好好看
  • 民進黨回顧執政 工會場外抗議
    外勞薪資脫鉤 盧天麟意外引戰
    2013/09/07 苦勞網 孫窮理

    民進黨從8月23日起,每週五舉行「八年執政研討會」,9月6日進行到「勞工」的議程,由前勞委會主委李應元報告,會前北市、桃縣產總及工運團體來到現場抗議,批判民進黨不思檢討,8年執政造成勞工權益向下沉淪,是「龜笑鱉無尾」,而走出會場回應的李應元話沒講幾句,就被工運團體要求不得再說話,直說「今天是來抗議、不是來溝通的」,李應元只得瞪了一眼勞工打算送給民進黨的「『勤』打勞工、『政』商勾結、『為』了財團、『民』不聊生」匾額,走回會場。
    在會場內,李應元以「力挽狂瀾」為題,強調民進黨執政時期遇到大量產業外移,制定《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失業保險法》等政策,而就各項與勞工相關的數據,如「受雇者薪資佔GDP比率」、「平均薪資與實質薪資年增率」、「所得差距」、「失業率」,顯示民進黨執政的8年期間,比起國民黨執政的5年,惡化的速度較緩慢,來說明在「私有化伴隨新自由主義」的席捲下,民進黨已盡了最大努力。
    盧天麟則將話題帶到外勞身上,強調民進黨的勞委會主委對於「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脫鉤」這件事情「沒有壓力」,反觀國民黨的主委王如玄,就沒有辦法抵得住壓力,最後因為基本工資議題而下台。另一與談人,在藍綠政府勞動政策的制定都扮演重要幕僚角色的台大國發所教授辛炳隆認為,民進黨與國民黨執政的差別,在於勞委會主委的力量,不管是在黨內的輩分,或者群眾的力量。不過他也認為,目前民進黨內也瀰漫「脫鉤」的呼聲,他認為脫鉤與否牽涉普世的「平權價值」,未來民進黨若再執政,他要看民進黨是否還挺得住。
    不過,在談到「外勞數量」問題時,辛炳隆說,台灣未來人口下降的趨勢很難改變,要面對(50年後)台灣就是只有1千8百萬或1千5百萬人口這種趨勢,增加外勞的引進,恐怕是得思考的問題。對於盧天麟對「脫鉤」的說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素香發言質疑,對於家事外勞,民進黨早有兩次「脫鉤」的政策,第一次是2001年,經濟發展諮詢會議後,將外勞薪資扣除2千5百到4千的膳宿費;第二次則是2007年,用解釋的方式,以「家事勞工不適用《勞基法》」為由,使家事外勞不適用由15,840調整到17,280的基本工資,同時又將膳宿費可扣除的額度增加到5千元。而這第二次的「脫鉤」正是在盧天麟的手裡完成的,陳素香質疑民進黨充滿了欺騙性。
    說實在,壓縮基本工資就會壓縮外勞的薪水,這種所有人都有的普通常識,偏偏做過勞委會主委的盧天麟就沒有,還要特別做個表給他看,還真的蠻扯的。這裡又牽涉到另外一個問題,在研討會中,盧天麟義正詞嚴地強調,不能像國民黨一樣地介入工會,要維持工會的自主,但是他這個勞委會主委擺明了是民進黨要收編全國產業總工會用的。既然是「收編」、「酬庸」,那麼他對於勞動政策的理解是不是達到一般人的水準,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盧天麟回應「說欺騙太沈重」,家事服務勞工本來就不適用《勞基法》,並不是他解釋之後才不適用的,而當年雷倩曾開過一場公聽會,家事勞工的平均薪資達到2萬2千元,高於當時的基本工資,基本工資的調整對他們沒有影響。不過事實上,該場公聽會所公佈的家事外勞平均薪資是17,000元,而且是在此之前,他們以15,840的基本工資為基礎,曾能夠達到的(相關報導)。而在就任時就承諾要讓「所有勞工適用《勞基法》」的盧天麟,反過來批評國民黨,在國會佔多數的情形下,依然沒有通過《家事服務法》,讓家事外勞可以適用基本工資。
    事實上,家事外勞的薪資,應該有客觀可以檢證的標準,以盧天麟就任勞委會主委的2007年,當時勞委會最新的2006年《外籍勞工運用及管理調查》的資料顯示,家事外勞平均薪資為18,069元,其中平均「經常性薪資」為15,998元(絕非盧天麟說的2萬2千元),而到了勞委會最新的調查(2012年),家事外勞平均薪資是18,587元,平均「經常薪資」是16,245元,只需要跟製(營)造業的外勞一比,就很清楚,2006年的製造業外勞平均薪資是21,514,平均「經常薪資」是16,544元,到2012年,製造業外勞平均薪資已經增加為24,231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受到「基本工資」調整的影響,平均「經常薪資」提高為19,909元的原因。
    而勞團所強烈批判的「彈性工時」、「勞退金縮水」、「舊制退休金『保留不保障』」…等,都是擔任勞委會主委時間最長、推動勞動體制改變最多,影響也最大的現任高雄市長陳菊的重要「成就」,不過陳菊並沒有出席這一場研討會。
  • 訪客
  • 派系鬥爭是失敗的根源,各個派系只考慮自己的利益,有時自身利益和國家利益衝突,則以維持自身利益優先,如此還不如實施一黨制,將權力集中,全心全力為一個國家。
  • 英痴不屑看的文
  • 蔡英文要破除的三大迷思
    2015-05-13 《新新聞》姚人多專欄

    蔡英文說錯話了。前幾天她到彰濱工業區跟幾家廠商座談,在聽取完老闆們對於休假與工時的抱怨後,她總結時表示:「台灣的假真的休太多了。」
    然後,她表示,立法院每周四十小時工時的法案,「糊里糊塗」就過了,民進黨其實有個備案的版本,預留勞資雙方協商工時的彈性。最後,她向在場的老闆們保證,有關於「工時」、「工資」、「休假」的議題上,民進黨在這次選舉裡面,會「自我克制」,不會把它們當成是選舉炒作的議題。
    蔡英文這次的談話引發不小爭議。許多民進黨的支持者聽了之後,難以置信,下巴都快掉下來。她本人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事發的隔天,她為該則發言道歉。印象中,這應該是謹言慎行的她,第一次為自身的不當發言公開向社會大眾道歉。
    不過,她的道歉似乎沒什麼效果。國民黨當然見獵心喜,召開記者會狠狠地羞辱了她一番;社民黨再補上一槍,賞她一個「挺財團」的標籤;勞工團體紛紛出面表示「相當不以為然」,並且要求她把勞工政策講清楚。
    蔡英文難道不知道台灣的勞工是名副其實的「血汗勞工」嗎?她絕非無知之人,而且我也願意相信:對於勞工,她絕非冷酷無情。然而,這樣的一個人,為什麼當天還會講那些讓人聽起來不是很舒服的話呢?
    我認為,這跟她此時此刻對於選舉的三個「迷思」有很大的關係。
    她的第一個迷思,是經濟選民的迷思。她知道二○一二年她輸在哪裡。根據選後所做的調查顯示,台灣有一部分的「經濟選民」並未被她說服。尤其是那一年她喊出了「公平正義」,這就嚇壞了那些有房子、有現金在股市、手頭上有閒錢要投資,以及底下有很多員工要養的既得利益者。
    於是,從她正式獲得民進黨提名開始,她就展開了一系列的請益之旅。她請益的對象非常沒有創意,如果不是財團的董事長,就是公司的大老闆。她把成千上萬的經濟選民等同於大老闆。她認為,把這些人搞定了,選民就不會認為民進黨「反商」。在這種心態下,她還去拜會了全國工業總會。用膝蓋想也知道,在這些人面前,蔡英文要講什麼?還繼續講她的「公平正義」嗎?
    蔡英文的第二個迷思,可以把它稱為「準執政黨的迷思」。九合一選舉之後,國民黨幾乎是一蹶不振,放眼望去,能挑戰蔡英文一六年總統大位的人所剩無幾。在這種萬眾期待的心態下,她在言談之間已經把自己定位為一個即將取得政權的人。
    我必須強調,這不是什麼壞事。執政何止千頭萬緒,及早做準備,乃國家與社會之福。不過,問題就出在,她明明就還沒贏,現階段思考政策與做法的時候,卻儼然以一個政府自居。所謂的政府,古今台外皆然,必然走中庸路線,必然要照顧社會整體的利益,必然要顧及政策的可行性。
    現在的她思考勞工問題時,總是把資方可以接受的程度納入考量。她被即將執政的頭銜給綑綁,她是一個最不像挑戰者的挑戰者。她不會開空頭支票,可是相對地也不會激起選民的熱情,也提不出什麼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理想性政策。
    蔡英文的最後一個迷思,是所謂優質選戰的迷思。在她的字典裡面,選舉就是政策的理性辯論。這是一件好事。這也就是為什麼,二○一二年,當國民黨陣營以惡質手段抹黑宇昌案的時候,她堅持不願意配合這種下三爛的打法。即使在幕僚苦苦相勸下,還是拒絕在這個議題上迎戰。
    今年,她的字典裡面還是那些概念,而且,還多出了一些新東西。
    有一些政策,是不適合在選戰期間討論與炒作,「九二共識」是一個明確的例子。這一點必須給予她最高的肯定。畢竟,這種攸關國家認同與民族主義的議題,在台灣這樣的國家裡面,於競選期間拿出來廝殺,只會令這個國家更為分裂。
    然而,怪就怪在,如果連「工時」、「工資」這種攸關社會公平分配的議題都不能談,都需要「自我節制」,那我還真的不知道:選舉的時候到底要談什麼?難道大家只能談「誰比較不馬英九」?
    我曾經有過機會近距離觀察蔡英文這個人,我發現:她有許多美好的堅持,不過,這些堅持正漸漸地形成迷思。她認為一二年是輸在經濟選民,所以她往那方面靠攏;她認為準執政黨必須說話算話,所以她講話愈來愈像政府官員;然後她不想談論特定議題,因為她想要打一場理性優質的選戰。
    她就是帶著這些迷思在打二○一六的選戰。「工時、休假已經到了臨界點」的發言,只是這些迷思的外顯徵兆。這是她第一次公開失言,不過,只要這三個迷思在,它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471期〉
  • 民進黨政策會副執行長黃重諺的謊言
  • 「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的歷史探索
    2014年12月27日 風傳媒 呂紹煒專欄

    民進黨政策會副執行長黃重諺為文指「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聞之令人感佩不已。那就讓我們就好好探索一下「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的歷史與作為吧。
    先談簡單的幾個小錯誤(或是誤解)。

    [6成立委參與提案 與民進黨無關!]

    黃文是對「小英豈能放任民進黨為富人利益護航?」「民進黨為富人利益護航,豈是「個人行為」可推責?」兩篇風評的指正。黃文說該提案是民進黨立委的「個人行為」,「並未經過黨團、中央黨部政策會討論,也沒有透過黨團提案,當然不能代表黨的立場」,因此指責此批評是「對於國會法案實務理解闕如」。
    不過,通觀這兩篇風評全文,沒有一處說到此提案是民進黨的立場與政策,更沒有提到─甚至連暗示都沒有─這是小英的主張;兩篇文章都清楚寫出是由民進黨立委提案的事實。但對民進黨中央以「個人行為」推脫的作法,我們的確難以接受─畢竟,貴黨6成立委都參與提案了,民進黨豈可說與已毫無關係?這也是文章標題〈民進黨為富人利益護航 豈是「個人行為」可推責?〉之故。
    當然,如果6成黨籍立委都簽名連署提案,民進黨中央還是認為、也可以說出「與民進黨無關」的話,我們當然只好「棄子投降」服了你啦!不過,當國民黨從立委到行政機關發生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民進黨不是最後都會算到(前)「馬主席」頭上嗎?
    此外,黃文說「評論逕以『為財團護航』厚誣本黨,並不公允」。這兩篇文章都從未提到或指責「為財團護航」,我們說的是「為富人護航」。財團與富人不是相同的指涉對象,財團的老闆是富人,但富人未必是擁有財團;民進黨立委薛凌,甚至黨主席小英,在社會階級劃分上也許算是所謂的富人,但卻絕對不是財團,請詳辨之。

    [從不提證所稅與實價課稅的扁朝]

    再來看看「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的歷史與表現。
    這裡說的公平正義指涉的是經濟、財稅─主要是所得分配的公平正義。數十年來,台灣稅制最為專家學者──甚至包括一般民眾──所批評垢病之處在:一般上班族的薪資所得全要納稅,一毛錢都跑不了;但炒房、賣股賺到的資本利得則幾乎都不必課稅。因此,課徵證所稅、房產交易實價課稅,就成為是否實現租稅公平正義的指標。
    那麼,民進黨這麼多年來是如何「只為公平正義護航」呢?
    民進黨在2000年阿扁執政後不久,有人從其競選白皮書中翻出要恢復課後證所稅的建議─當然,那是學者寫的,搞不好那些當權者連看都沒看過。但扁政府立刻出面否認,且承諾無意開徵證所稅,終其8年任內,證所稅連提都不提。房產交易實價課稅案亦相同,民進黨執政這8年,不僅於無意改革房市稅制,朝實價課稅邁進,他延用國民黨低利(購屋優惠貸款利率)救房市的政策以拉抬房市與經濟,甚至把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各級稅率由原來的40%、50%、60%全部減半徵收,時間則是從開始時推出說的減半2年到延長、再到永久性調降,全部是在阿扁任內完成─土增稅減半到底是「為公平正義護航」還是不公不義?
    到2012年總統大選的「雙英戰」,蔡英文選戰主軸之一雖然是打社會公平、分配不均,但未主張恢復證所稅。馬政府第二任期開始啟動恢復課徵證所稅後,蔡英文倒是在2012年11月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表示,馬政府現在處理這個問題(指證所稅)「時機不對」。

    [當年蔡英文主張「證所稅應該暫停」]

    訪問稿中,蔡英文說:「所以我的主張很簡單。第一,現在不要處理「證所稅」的問題。第二,如果真要處理,那就用林全的版本。我覺得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證所稅應該暫停。」至於房市稅制方面,蔡英文選前丟出實價課稅主張,但限非自用住宅、分階段實施、沒有時間表。
    回頭看國民黨,這個充滿金權、被譏為「永遠與財團在一起」的黨倒是在2012年重啟證所稅,原本端出的規劃案亦符合證所稅的精神,企業界、股市大戶、小股民當然是反彈不已。民進黨此時才跟在後面趕快端出一個證所稅案(黃文稱今年5月由林全等學者擬定的案子,應該就是肇始於2年前的民進黨版證所稅)。

    [國民黨為德不卒的證所稅與實價課稅]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空有理想無執行力、每遇阻力挫折即退卻龜縮的馬政府,讓國民黨立委把財政部的規劃案改得不成形,財長劉憶如認為「本人在政策理念上無法認同」而辭職。而這個反撲力道持續,「大戶條款」一毛錢都未徵到就被國民黨立委集體霸凌,在昨日(26日)正式通過延後3年實施─務實的看是不會實施了。股利扣抵減半也在實施前,換由民進黨立委出面霸凌,以「不溯及既往」為由要翻盤。國民黨立委主導的取消「大戶條款」,實際上也有多位民進黨立委加入支持取消行列─這些立委當然也是支持扣抵減半翻盤者。
    房市方面,國民黨先搞奢侈稅,再推房產交易實價登錄制,今年回應提高房地產持有成本、打擊囤房的聲音,提高了房屋稅率(不過作法很鄉愿,是授權各地方決定上調幅度,結果作了幾乎等於沒作);財政部原本已規劃年底開始推房地合一、實價課稅,但選舉大敗後,藍委們已要求財政部不得推此政策。敗選氣低的馬政府顯然已無推此政策的能量了;民進黨呢?是否有助推實價課稅?
    這就是「只為公平正義護航」、「對如何解決國人所得分配惡化、健全國家財政一直沒有停止努力」的民進黨,近年在這些事務上的表現。是不是好棒棒?

    [領導人借力使力的智慧]

    最後,再談一下領導人對內對外、借力使力的智慧。國民黨執政績效爛、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民進黨與蔡英文已具備準執政氣勢,外界對之必然以更嚴格的標準要求與檢驗─小英與民進黨不僅在各項作為上必須站穩腳步,更要約束黨籍立委。
    曾有某家企業長期被特定媒體修理、痛幹,企業老闆當然氣得牙都歪了。但這位老闆說:「嘿,嘿,也正好藉此『電一電』公司同仁,讓他們皮繃緊一點,別犯錯被抓包。」這是一種「化外力為內力」,把外界批評之聲的負面力量,轉為內部提升的正面力量的度量與智慧。
    小英與民進黨幹部顯然不是太會讀文章,表面上看這兩篇風評的確強烈批判了民進黨,但實際上強烈批判的是那些要替「股利扣抵減半」翻盤的民進黨立委,文中未指責小英與黨部,反而是期待小英能阻止此違背公義的作為。懂得借力使力者,其實是會把此壓力轉那些立委,擋下此一提案─顯然其器度與智慧不及於此。

    [還是期待民進黨........]

    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有所期待,期待民進黨、小英能擋下那24位民進黨立委的提案;民進黨要重提證所稅案,是真要作還是虛晃一招?如果真要作,民進黨重提未通過(因為國民黨執政嘛!),未來總統大選時候選人是該會把此納入政見吧?讓大家瞧瞧、也感受一下正港的「民進黨只為公平正義護航」吧!
  • 黃重諺的主播老婆也會欺騙觀眾的視覺
  • TVBS主播林秉儀﹝32B,25,34) ﹝160公分,50公斤) 6年6班0530 婚姻狀態:林秉儀的老公是民進黨新聞輿情部主任黃重諺,兩人在2009年選舉之時在澎湖認識,在2012年12月24日結婚.

    以前在PTT有鄉民說林秉儀因為姿色不佳(註:劣者覺得她長得跟年輕時的羅淑蕾一樣善良),所以無法升為專任主播.現在TVBS的最大股東是王雪紅,民進黨在2012總統選舉之後,發動台灣人拒用hTC,因此原本有人覺得,林秉儀有個在民進黨擔任黨職的老公,她在TVBS可能發展會受限.不過近來林秉儀在TVBS升為專任主播.

    林秉儀在2009年常穿塑身內衣撐到D罩杯,上衣的扣子都快蹦掉了,後來韓國爆發女韓星潛規則新聞後,就有一段時間看不到林秉儀顯露火辣身材了!自從2013年1月TVBS更換攝影棚,該台的女主播也要穿著超短裙(膝上10公分)站著播報新聞,林秉儀的上圍又恢復到D罩杯.
  • GYChen
  • 大師您好:
    剛才看到的增修條文內容,這是表示不加薪的意思嗎?
    一、第一項未修正,列為本條文。
    二、因應員工分紅費用化之國際趨勢,及商業會計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盈餘分派係股東之權益,為使本法與商業會計法規範一致,股息及紅利之分派(即盈餘分配)對
    象限於股東;員工尚非盈餘分派之對象,爰刪除現行條文第二項至第四項。雖員工無法受盈餘之分派,惟公司獎勵員工之方式甚多,例如實務上最常使用發獎金之方式獎勵員工;又本法已引進員工 庫藏股( 第 一 百 六 十 七 條 之一)、員工認股權憑證( 第 一 百 六 十 七 條 之二)、限制型股票(第二百六十七條),此次第二百六十七條之修正更允許公開發行股票之控制公司,發行限制型股票時,得經章程訂明發放對象包括從屬 公司員工,而將限制型股票發給從屬公司員 工。是以,本法已不乏獎勵員工之工具,公司可自行運用以達獎勵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