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 」的圖片搜尋結果

「ㄟ!大濕,真不敢相信高以翔死了!」

今早例行性的赴小7買我的中熱美加點冰塊,愛與我哈拉的人妻店長,如是跟我打招呼。

濕:「誰是高以翔?」

店長:「你不知道高以翔是誰?你住在哪個星球啊!!」

濕:「不好意思,我幾乎不看娛樂與體育新聞,所以真不知高是誰耶;好啦,我答應妳,今天的任務是研究這位高帥哥的惡訊,先不管國家大事了。」

 

哈拉完後,眼角就急忙掃向「聯合報」標題下的小框框,上面寫著「大陸綜藝操過頭,高以翔35歲猝死!」讀完後,馬上有感,因為這就是我老爸的命運,一個被大家公認為成功的老闆,賺了大把鈔票後,居然客死他鄉。讓我想到,這個社會都是怎樣對待男性的。

不出所料,高以翔並非來自貧窮的家庭,也不乏可追求的對象。拜託!如此高富帥,若還缺潛在伴侶,那可真沒天理了。所以說,高不缺錢、不缺娘,似乎也沒身體缺陷,為何會在35歲的低齡,因工作而過勞死?

畢竟,勞動是人們為了要爭取工資;工資是為了養家餬口;但高明顯不需要,他缺乏的是一個無法達到的價值。這個社會要求男性「要賣命工作,證明自己」。這個社會對男性,定了很多賺取物質上的標準,而且內在化很深,甚至當部份標準皆已滿足後,那個內建的標準,還是會無時無刻的竄出,成為一個無底洞。

除了我老爸與高外,我那個年代,還有個悲慘的許不了。為了能賺更多錢養家,被黑道挾持,硬是在體內注入毒品,好控制心智,讓他能夠有活力繼續賣命,成賺錢機器,令人剝削。因為,男人的價值就是賺錢嗎!許最後因過勞與酗酒而在34歲的低齡暴斃。

許有個有趣的點,就是與同時期的女星鳳飛飛做比較,這是維基的內容:

 

「許不了旋風」成形後,許不了成了黑道眼中的搖錢樹(在秀場上,許不了只要單獨雜耍與口技就可以支撐票房,不像鳳飛飛還要搭配舞群與樂隊),成了他晚年悲慘生活的根源。

 

也就是說,男星通常比較好「操」,成本也比較低,因此成為黑道的搖錢樹;女星則往往會受保護,有時跟「性交換」有關,這也是個畸型的型態;男性就缺乏這資產,因此必須「賣命」。

許不了有苦無法尋求其他男性的保護,因為這社會不鼓勵男性示弱。他只能回到家中,默默的喝悶酒;翌日回到劇組時,卻刻意裝出小丑的模樣,逗大家笑。直到最後拜託朱延平導演照顧自己的妻小,因為他說:「我撐不下去了!」

《蘋果新聞網》直擊柯賜海「夜宿」在陽明山前山公園公共浴室的茶水間。莊宗達、胡瑞麒攝同樣的情況,也可以在麥克傑克森、豬哥亮、江明學、馬國畢、倪敏然、小彬彬、大炳等男性藝人中見到影子。最近才被「蘋果日報」搬上新聞版面的柯賜海,今年因罹怕金森症而陷入貧困,老婆也離開他,子女又不理他,只能一人孤單睡在陽明山的公共浴室內。

還記得我結婚前,最在意的就是前妻家人要我買壽險、健康險等保單,這似乎意謂著,男性在這個社會中,就是一個「財產保障」,我的身體與健康,成為一個保險標的,我的健康甚至可成為「斂財工具」。試問,如此看待男性身體,我們的另一半,會真正希望我們健康嗎?這甚至會導致生命的「利益衝突」喔。

但當時我沒說什麼,雖然滿肚子的不爽,很是介意,但這個社會要求男性不能「斤斤計較」,不能跟太太「吵財產」,幫老婆保險就是「愛的表現」。如果幫另一半買保險為「愛的表現」,為何許多男性不會把這個條件,當成結婚的要求呢?        

「豬哥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許不了 小丑」的圖片搜尋結果

當初只以為這是我的小心眼,沒想到老丈人也跟我抱怨丈母娘強迫買保單的勾當,我就發現,這並非只是我的問題,而是這社會將男性物化的風俗習慣。只是男人可憐的地方是,我們沒有「男權運動」,無法將這些悶虧說出;一旦抱怨,就會被說成「你像不像個男人啊」!

男性可憐的地方在,「你像不像個男人啊」、「男人責任心要重」、「男人要保護女人」、「男人不能說不行了」、「真男人不流淚」、「男人要有工作」、「男人要不怕死」、「男人要有擔當」等這些迫害男性的話,沒有像一些物化女性的形容詞般被禁止。

在工作場合中,女性與男性的收入差異可被社會與政黨拿來討論、騙選票與立法,最終形塑成國家政策。但男性壽命平均比女性少9歲的「餘命暴力」,卻沒人討論過。全世界沒通過一個像樣的法案,要求既有的經濟體系,好好的看一下,這個社會到底在如何的糟蹋男性。

很多人說,這個社會是個有性別歧視的機制,我同意;我有意見的地方是,這社會只允許將「受害者光環」頒給女性。看看男性的壽命、自殺成功率、慢性病普及率的狀況,一個外星人會發現,這個社會簡直把男性當成刑求犯對待。

不要誤會喔,我並非仇女主義者,我甚至不是在討論女性。近來韓國也頻傳女星自殺的消息,只是女性通常不會因錢賺不夠、成就不高、賣力不足而被搞到「過勞死」,而是因社會的負面形象與粉絲霸凌,而受不了自盡。這是一種不同形式的暴力,沒有妳高我低的問題。

只是這社會似乎過度將男性當成既得利益者,而忘記這些利益也是種陷阱,是讓男性成為這套利機器的「獵物」。只是愚蠢的男性通常會在有限期間內,很享受短暫的榮耀,直到發現自己困在一個牢籠中,受不了壓力後大喊「我不行了!」

但,一切都來不及了!

延伸:

me too也該有伶爸不願 不然老大你來當!

請讀完這篇 再思考到底什麼是女權運動!

人人抓癡漢讓人人都遭殃 誰是受害者?

這社會只看男性霸凌 成大開刀房的女性暴力呢?

哥哥爸爸真偉大,金卡隨我刷 (遲遲未到的男權運動)

塞好塞滿! 這才是真正的世大運之光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YouTube的雲端,按下訂閱鈕就對啦!(但姊會神秘沒收)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