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於我就是教你惡序) 

『很多人以為濕兒只對金融、經濟、政論、時事與陰謀論有興趣,其實我的初戀是古典哲學。在政治哲學這塊,我偏左,但我瞭解,一味的左派等同找死,且過度小屁孩,因此我會對右派學術投入深層理解。必須要說,馬基維利是我的右派導師。這篇是我幫一本好書「我就是教你惡」寫的推薦序,書名很聳動,但就是如此。如果不練就一個「思想防護系統」,就會被別的大濕給蹂躪。馬基維利啟蒙了我,到底有權有勢的人都在想什麼,也應該怎麼想。 

細讀後會發現,之所以要學「惡」,是因為那是人性的一部分,能夠超越它,就能達到「六祖檀經」所云之:「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邪人用正法,正法亦邪」。馬基維利的著作,如果能傳到正人的手上,就是一個福音了。反之亦然。』

內文: 

如要成為一國之君、擔任位高權重之臣,或是當個企業經理人及決策者,義大利軍師馬基維利的《君王論》,應列為必讀著作。如果馬氏仍安在,他應該如厚黑教主李宗吾般,建議讀者把這本書擺在不顯眼之處,否則別人會恐懼你正如法炮製的對付他。

當然,馬基維利並非奉功利主義為圭臬,而是他曾目睹不諳統御之道的君主,下場多半悽慘無比。原因是人們雖口口聲聲希望見到仁政,但他們多半不了解,若一廂情願當個爛好君主,後果恐淪為亡國奴。

當時義大利強國間的合縱連橫變化不斷,傭兵軍團經常在一夕之間轉換陣營,地方政府也常在數週間建立或垮臺。眼見眾多分分合合,馬氏得到一個結論──「所有具備武力的先知皆獲勝利,缺乏武力則遭慘敗。」(All armed prophets have conquered and unarmed ones failed.

因此馬氏一生苦口婆心,遊走各城邦,兜售他對「道德」(virtue)的見解。馬氏的道德與康德所述的理論截然不同。馬基維利不相信形而上的「善」,認為除非能夠成功統御一個城邦,否則講得再美的道德,只不過是思考遊戲。後人遂將馬氏的學派稱為「現實主義」。

事實上,英文「權術」(Machiavellian)一字,就是引用馬基維利之名。這個字最終被染上負面色彩,給人不擇手段以達目的之隱喻。然而根據馬氏所言,倘若一個君主不諳權力法門,後果將是生靈塗炭,國破家亡。如此的君王,又何來道德之有?

「Machiavelli」的圖片搜尋結果因此馬氏不學柏拉圖談理想、至善、形式,不愛亞里斯多德講邏輯三段論、Omega點。也不稀罕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的上帝本質等虛無縹緲的哲學術語。馬基維利認為一個好君主,就是要「掌權」,並穩定國家,其他全是空談。

馬基維利認為一個好君主,須具備兩種動物的特質,他要有狐狸般的狡猾,以及獅子般的凶狠,缺一不可。馬氏認為如果缺狐狸的特質,而僅有獅子的殘酷,會被貶為暴君,最終慘遭殺生之禍;倘若僅一路狡猾,缺乏獅子般的暴力,也只落於紙老虎之流。他認為統治人民最快速的方式,必須靠暴力所引發的恐懼。

被問到君主是否該有道德時,這位梟雄國師認為學學狐狸就對了!也就是說,君主要裝德性,可是不見得一定要有,因為道德主要目的在哄騙老百姓,讓他們歌功頌德。

或許很多人不屑馬氏的論述,但美國就是最經典的案例,它擁有好萊塢與主流媒體的「狐狸伎倆」,同時間掌握上千顆核彈與航母的「獅子暴力」,使美國成為全球最強大的國家。俄羅斯、中國僅握有獅子,但缺狐狸;日本、德國僅有狐狸,但沒獅子,因此均無法擔任世界霸權。

反觀西藏、東地汶、伊拉克、阿富汗、巴勒斯坦,這些國家既沒狐狸,也無獅子,就成了其他獅子的俎上肉。

馬氏的觀點不見得能讓人立即下嚥,但值得細細咀嚼,本書就是極佳的參考讀物。但要記住,看完後,不要放在書架顯眼處,那是放《論語》的地方;《我就是要教你惡》是要藏在心中的。

延伸: 

論馬基維利(第一次當暴君就上手)

第一次社運IPO就上手論柏克

到處都是陰謀論?!論黑格爾

正義的思辨:論康德

論榮格--(找回你的那一根)

民主是好東西嗎? 大師論柏拉圖

聽自己的鼓聲--論梭羅

論馬克思(第一次搞革命就上手)

論笛卡爾--我思,不見得我會在!

大師讀書俱樂部:Top 30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