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s-a-glaring-problem-with-cnns-fact-check-of-trumps-claim-that-obama-founded-isis

諾貝爾和平獎的邏輯一向都很怪,比方說今年其中一位獲獎人為性暴力受害者穆拉德。請問,她來自哪裡?伊拉克,請問的國家是被誰蹂躪的?沒錯,美國!請問性侵的暴徒ISIS是誰創造的?沒錯,又是美國!

正確ISIS就是美國的傀儡不要以為我又再講陰謀論喔,是美國總統川普親口說的,不信自己Google看看。他說歐巴馬是ISIS的創辦人!Obama is the founder of ISIS

如果不是美國掰一個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謊言,如果不是美國想僱用ISIS這個黑手套,壟斷自中東撤兵後的石油利多,穆拉德怎會被連續性侵?換言之,性侵的人,不是ISIS,不是伊拉克人,而是華府政客、軍火商,以及美國愛國主義者

有趣的是,被諾貝爾基金會這個西方禁臠背書後,突然間,白人世界成為救世主了,回教徒則是系統性侵犯,真的有夠虛偽。不要忘記,就連諾貝爾先生本身就是個炸藥發明者,專門贊助全球的戰爭,或許諾貝爾先生也該被列為「性侵犯資助者」之名。

「穆拉德」的圖片搜尋結果一個明明是被害的族群,突然被洗腦成性侵犯,然後西方人的加害者,突然被諾貝爾漂白後,成了拯救者。而這個人權鬥士,成了西方人教育「正確贖罪」的poster child用來當作莒光教學的典範告訴全球,什麼才是正確的受害者,怎樣才能獲得正確的救贖。

但如果只要仔細想想,諾貝爾基金若真想做什麼,應該把和平獎頒給當時阻止伊拉克戰爭的反戰份子才對。換言之,不如頒給普丁,或是胡錦濤好了畢竟,當時他們曾在聯合國內反對這crime against humanity過,中文翻譯成「危害人類罪」

 延伸:

反恐是門好生意 ISIS幫各國數鈔票

WW3已開打 臉書拿下網路諾曼第

要培養國際觀?不如先喝農藥吧!

日人質、ISIS與高斯汀;一個老大哥釀造的世界觀

你真信警方破ATM竊案?而寶可夢只是遊戲嗎?

「他們」不想讓你知的寶可夢秘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crcw75 的頭像
accrcw75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


留言列表 (34)

發表留言
  • kogamasao
  • 王大師:以訪客身份留言,因內容含有真相連結,結果全部被痞客邦自動消音!
    可能原因:痞客邦使用Google的過濾服務,而Google嘛,全世界都知道它和臉書的背後老闆。

    所以,想發一些好料到王大師的「accrcw75」 gmail 信箱鐵定到達不了你手上的。
    不要用gmail!
  • 真相只要一個小破口。

    accrcw75 於 2018/10/07 09:34 回覆

  • scan
  • 有兩三天打不開這個網頁
    還以為網主被徹底封殺
    網主的存在也代表言論自由至少有一些存在的
  • 越想關我,突破的力道也越強。姊似乎已發現

    accrcw75 於 2018/10/07 09:33 回覆

  • 訪客
  • ISIS的性奴都可公開出面陳述(不知ISIS有無這位性奴的"工作"影片可外流),而得到諾貝爾獎,怎麼沒人幫當年日本性奴(慰安婦)去爭取諾貝爾獎,讓全球更注意此事?
  • 引申
  • 什麼是符合美國利益?

    美國政府的做法:
    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
    也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不支持台灣以主權國家加入國際組織
  • 訪客
  • 但是美國公開反對中國挖走台灣的邦交國
    (台灣不是主權國家,但不能沒有正式邦交國?這也是很奇怪的邏輯?)
  • 訪客
  • 台灣不是主權國家
    反對中國挖台灣邦交國
    反對聯合國秘書處錯誤援引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包含台灣是中國的一省

    美國反對聯合國及其附屬機構有權片面決定台灣地位
  • 訪客
  • 美國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不支持台灣以主權國家加入國際組織?但美國支持台灣不能沒有邦交國?

    這是美國的台灣政策「新三不原則」?或是美國的「台灣三不一但書政策」?
  • 訪客
  • 台灣不是國家?不是中國?也不屬於中國的一部分?
    但台灣要有自己的國防?自己的軍隊?台灣要繼續對美軍購並參與美軍聯防?

    這是不是很奇怪的邏輯?但是這扭曲的邏輯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 訪客
  • 但是只要兩岸統一這些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問題是我們要選擇社會主義共產制度?
    或選擇新納粹資本主義財閥合法優雅吃人的社會?選擇新納粹資本主義毒氣室可以合法毒害人民?所謂自由民主制度?選擇「維持現狀」?
  • 訪客
  • 選擇台灣的法律明定「中國大陸領土是中華民國領土」?但是要求聯合國承認台灣不是中國?

    (而現任台灣民選的總統還是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法學博士?
    台灣社會好像獨缺憲法學者法學博士?還是說台灣的政界學界只留下一堆唯唯諾諾見錢(權)眼開、唯利是圖的蠢才?)
  • 呆丸哈哈哈
  • 我又失薩爾瓦多 顯示美國不再可靠
    2018-08-23 台灣醒報《醒報國際現場》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整理:王慶宇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我國遭薩爾瓦多斷交,這已經是蔡政府上任以來第5個「被斷交」的邦交國,斷交以後的局面也很難逆轉。面對我們外交上如此困難的處境,前駐美大使沈呂巡曾說:「恐怕每個邦交國都有危險,任何國家再與台灣斷交都不意外。」嚴老師您怎麼看?
    嚴震生:我自己才跟薩爾瓦多駐聯合國大使於上週四見面。他曾跟我表示,他認為這一任薩國政府應該不會跟台灣斷交,但他不敢保證下一任不會。他也表示,通常政治人物要不要斷交, 從來不會詢問職業外交官的意見,都是自己決定。所以看起來,這次的斷交事件是一種政治。
    如果從外交官的角度評估,薩爾瓦多跟台灣維持邦交關係是好的,但外交官的觀察不見得能夠被政治人物採納。現在薩爾瓦多執政的左派政黨已是第二度執政。薩爾瓦多總統任期是五年,且不得連任。因此現在第二任期是由第一任期的副總統擔任。但他聲望比較低,畢竟已執政兩次了。由於他不能再選,在聲望低迷的狀況下,也許是希望能為下一任左派參選人拉抬聲勢,才會決定跟大陸建交,這無疑是一個政治決定。
    問:嚴老師剛才提到的重點, 就是薩爾瓦多跟台灣維持邦交其實是好的。而現在的左派政府在下一任選舉的機會並不是太大,那我們是否有機會在下一任政府上任後復交嗎?
    嚴震生:我覺得,任何國家一旦跟大陸建交後,台灣將十分難恢復邦交。我們最後一次建立的新邦交國,是2007年跟加勒比海的聖露西亞建交。聖露西亞之前跟我們斷交過,然後在2007年復交。而因為之後兩岸處於外交休兵時期,就沒有嘗試跟其他國家建交。但現在十多年後,大陸的實力增長許多,因此要再復交可說是越來越難。
    即使國民黨未來回來執政,取得對岸諒解,大概也很難恢復邦交,頂多只能止血,不再繼續斷交。我們目前面對到最大的外交困境就是,民進黨政府上任兩年多就斷掉5個邦交國,剩下一年半多的任期會不會再有新的斷交情況?如果按照目前的速度,搞不好未來就只剩下10個邦交國。如果民進黨2020繼續執政,會不會只剩個位數的友邦國家?這是大家要擔心的部分。畢竟,邦交國的存在關乎到中華民國主權的存在。
    問:看來斷交是無法逆轉的, 尤其只要跟中共建交就很難回來我們這邊。而現在看起來,若現況沒有改善,未來將會是骨牌效應,邦交國可能會一個一個與我國斷交下去。蔡政府不斷強調台灣是主權國家,但嚴老師剛剛提到,主權國家的意義是要有許多國家承認,如果國家不承認,我們還有可能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嗎?
    嚴震生:我覺得這是比較難的部分。我們過去說,主權國家的定義是有土地、人民,還有政府可以行使公權力。但最近國際關係學者又為定義加了一個條件: 一個主權國家需要有其他國家的承認。若沒有承認,那台灣是否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未來就會受到很大的質疑。
    不可否認的是,蔡政府在過去兩年川普政府上任後,顯然在美台關係上有很大的改善。但川普政府因為種族歧視、並從很多國際事務上退出後,反而讓美國在中美洲與拉丁美洲等地非常不受歡迎。
    過去我們之所以能維持拉丁美洲、尤其是中美洲的邦交關係,有很大的因素是因為美國。但我們從巴拿馬、多明尼加到這次薩爾瓦多可看到,我們完全無法阻止中國大陸進入美國的後院。而且我們現在也要擔心太平洋島國的邦交國,是否會因為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中國在氣候變遷的議題上有主導權後,對獲得我們邦交國的承認產生影響,是我們未來需要關心的方向。
    問:過去我們認為,邦交國都是小國不重要,只要抓住美國、日本就可以。但現在台灣與美國關係是否可靠?《華郵》最近才建議台灣,應小心一點,跟美國走太近恐怕會受到美中情勢波及。此外,美國對拉丁美洲的影響也越來越小,在很多議題上也不再讓美國予取予求。就算美國自己支持我們,也不見得能帶出其他國家對我們的支持。我們的外交處境是不是雪上加霜?
    嚴震生:川普對種族主義的偏見,使得大部分的第三世界國家、尤其拉丁美洲國家,都對他十分不滿。因此,美國今天說三道四,希望他們不要跟大陸來往,恐怕非常困難。尤其美國本身與大陸也有外交關係,要求其他國家不能和中國有外交關係,將難有說服力。拉丁美洲國家一直都在尋找一個能協助他們處理自身議題的國家,但因為這些議題在川普心目中都不重要,所以影響力就逐漸式微。
    問:既然美國不可靠,那台灣如何自立自強?您覺得台灣未來的外交政策方向該如何走?
    嚴震生:我覺得,前外交部長錢復講的「兩岸政策優於外交政策」仍然很有道理。如果我們真的要維護目前的主權地位,就必須要與對岸達成相當程度的諒解。除了不要在邦交國數量上有競逐,甚至最好能在國際事務上有合作與拓展。
    台灣邦交國的大使也都認為,假使兩岸關係能夠和解,他們在國際上推動台灣參與國際活動或組織,會比較容易一些,而不會像現在這麼辛苦。
  • 訪客
  • 什麼是台灣價值?台灣價值的定義是什麼?
  • 訪客
  • 不是主權國家、不是中國、也不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不能正常參與國際社會?
    台灣有兩千三百萬的人民是被國際社會放逐的孤兒,這也是地球文明史上最大的諷刺了
  • 訪客
  • 但是就算關起門來,還要呼吸新納粹資本主義領有合法執照的毒氣?

    就連所謂高級外省人、高級知識份子都不例外,也都甘之如飴好像沒一回事,
    沒有抗議沒有抵制杯葛?更沒有所謂公民不服從?
  • 訪客
  • 天賦的基本人權被合法剝奪?生命呼吸自由被剝奪,但是我們的國會人民選出的立法委員並不覺得這是嚴重超越了人類的道德底線?
  • 訪客
  • 院長說選擇污染比較少的超超臨界燃煤機組,就是選擇減少空氣污染,有效改善空氣的品質
    好像說污染比較少,我們就可以少死一些人?我們應該感激政府的努力?

    這是台灣價值?不是新納粹資本主義?
  • 訪客
  • 台灣人民除了被迫要面對被扭曲的國際政治,還要面對國內已被嚴重分化撕裂、價值扭曲的社會,除了外患還有內憂?
  • 訪客
  • 隨便舉個例子

    高舉台灣獨立大旗
    主張台灣主權獨立
    建立正常國家,公投正名入聯
    反對中國併吞
  • 訪客
  • 更獨、更本土、更在意台灣社會公平正義、普世價值、世界人權
  • 訪客
  • 但是公開的形象?有些是惡形惡相、有些邋遢骯髒、另外一些無理取鬧、醜陋又邪惡
    是代表誰?代表支持主張台灣主權獨立的一群台灣本土力量?
  • 訪客
  • 如果這不是用意在醜化台灣本土力量,不是醜化主張台灣主權獨立相關人士,什麼是醜化台獨?
  • 訪客
  • 如果這不是高舉台獨大旗反台獨,高舉著紅旗反紅旗?請問什麼是高舉著紅旗反紅旗?什麼是高舉台獨大旗反台獨?
  • 訪客
  • 一石二鳥的概念

    混進台獨相關團體扮台獨,然後就質疑指責柯文哲的台獨立場,要求柯文哲必須說清楚他的台灣價值、台獨立場是什麼?
  • 訪客
  • 包括潑屎、抹紅抹黑、人格謀殺?一直跳針要「柯文哲必須說清楚」?

    因為是憑空臆測想像說故事、捏造杜撰,也提不出具體的證據
    接著就會被罵,主張台灣獨立的台獨憤青都是這種貨色這種咖?
  • 訪客
  • 既可以打到柯文哲?分化台灣社會?
    同時醜化台獨主張,誤導社會主張「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台獨人士都是這種咖?
  • 訪客
  • 這不就是一石二鳥?一箭雙鵰?一舉數得?

    不是所謂打著紅旗反紅旗?
    不是高舉著台獨大旗質疑台獨人士的台獨立場?打擊台獨主張?分化台灣社會?
  • 訪客
  • 那問題是,誰在幹這些事?
    是誰打著紅旗反紅旗?高舉著台獨大旗醜化台獨?分化台灣社會?

    是哪些人
    哪些媒體
    哪些政黨

    還有哪些人是被誤導了?
  • 訪客
  • 挑撥、分化、製造對立?

    這不就是統戰分化慣用的手法?所以他們她們是誰?不是在統戰分化台灣社會?是誰會需要統戰分化台灣社會?
  • 訪客
  • 台灣是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
    主張台灣主權獨立、公投正名入聯

    只要自己出來投下選票,做出選擇,這是公民的責任
  • 訪客
  • 不需要愚蠢的被動員,跟著出來搖旗吶喊鼓吹仇視敵視中國
    因為盲目跟著鼓吹仇視敵視中國,並不符合台灣人民的利益

    我們必須和中國和平相處,而不是鼓吹仇恨
  • kogamasao
  • 在PTT的「historia」和「PublicIssue」發表關於
    「光復高中學生扮納粹 總統府道歉、究責」
    以及
    「招牌「四支剃刀」太像納粹符號 美髮店長:若有人幫出錢就換」

    這兩則新聞,並且要求臺灣那些躲在各大學、中央研究院的歷史磚家、叫獸們出面為新竹光復高中師生受國內(外國傀儡蔡英文、不適任的的奴才教育部長潘文忠、無良無骨教育部國教署長邱乾國)外(德國、以色列)幫派的迫害、台灣小商家受德國的恐嚇平反。

    文章並引述:

    1. 「The Unz Review」網站裡面的「American Pravda Holocaust Denial」
    87歲德國阿嬤要求辯論「納粹屠殺600萬猶太人」的真假:
    "Bombshell Video: “The Holocaust is the Biggest and Most Persistent Lie in History” – German Woman Appears on TV and Annihilates the Official Story |"

    2. 結果被關起來:
    "87-Year-Old Holocaust Denying Grandma Locked Up In Germany"

    結果:
    1. 被「historia」和「PublicIssue」兩板主水桶!
    2. 在王大師的地盤留言(含網址)4篇,全部被消失!

    只好剪掉Google不喜歡的真相連結後,再潑這篇文,看看有哪些不怕死、支持真相的人去接手揭發真相、為台灣的「轉型正義」行動了!
  • kogamasao
  • 另外,王大師的「諾貝爾獎改頒給普丁」主張可能十分不妥!

    原因:普丁
    1. 是猶太人
    2. 可能是潛伏在俄羅斯的以色列第五縱隊,出賣俄羅斯的利益,效忠以色列。

    President Putin On Israel: Quotes From The Kremlin Website | OrientalReview.org

    Putin Has Shown Weakness in Armenia and Syria - His Credibility Is Collapsing

    (下面2篇文的作者最近被livejournal封殺:)
    Why Putin is bad. That is simple, Vladimir Putin is just another manipulative, greedy, demonic Jew.: lorddreadnought

    Jewish roots of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lorddreadnought
  • 呆丸哈哈哈
  • 美國玻璃心
    2018-10-13 中國時報 彭蕙仙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長達40分鐘的演講,指責中國大陸「正以一種全政府的手段」在美國推進其影響和利益,「干預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令人想到政治哲學家卡爾‧波普1945年的鉅作《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身為猶太人的卡爾‧波普,眼見納粹政權的興起,對極權主義與不自由的社會極為敏感。
    不過,也恰恰好是彭斯演講中對中國大陸的批判幾乎涉及每個層面,卻正好解釋了政治經濟學家法蘭西斯‧福山在1992年出版了《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這本轟動國際的著作之後,為什麼必須在2014年再寫了另外一本書《政治秩序及其衰落》,全面修正自己之前的看法。
    《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毫不保留地樂觀擁抱西方式民主自由與資本主義;在《政治秩序及其衰落》書裡,福山在原本主張的「法治」與「民主問責」兩項影響政府的要素之外,再加上另一個變項:「國家治理能力」。
    福山說,這是因為觀察到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的改變軌跡所得到的新觀點;他在一個訪問中承認,「過去西方的確是誤判了中國。」
    或許福山畢竟是亞裔(日本移民美國的第二代),因此他可以比較正面解讀自己所不了解的中國。面對與西方發展路徑和邏輯不同的中國,還有另一種全然不同的觀點,那就是戒慎與厭惡。
    彭斯在這次演講中,一開始致敬的對象: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白邦瑞,無疑是箇中代表。白邦瑞在《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一書中直白告解:「我寫這本書是為了說服美國官員與台灣領導人,公開承認我們嚴重錯估也低估了北京的野心。」2049年是中共建政100年,他認為,這是中共政權「密謀」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的關鍵年。「美國已經被中國騙了40年,現在必須展開反制。」白邦瑞說。
    從這個脈絡出發,就不難理解彭斯為什麼會在演講中,對中國大陸發出如水銀瀉地般的指責與批判。不少人認為,彭斯用詞強烈,是美中建交近40年來美國官方對中國最強烈的批評,幾乎如同是一篇「討中檄文」;然而,身為目前全球唯一的強權,竟然認為中國大陸有能力(不只是有企圖)從經濟、內政到軍事全方位影響美國,甚至還想讓川普不要連任。真難想像彭斯的內心到底是有多脆弱──如此誇大中國對美國的威脅,簡直到了「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程度。至於彭斯在演講結束前一番「但請放心: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我們主權的基礎上之前,我們不會讓步」,則明顯是對美國選民的告白,讓人看懂了彭斯的用心。
    彭斯的演講豈是強硬的檄文?根本就是自義自憐的討拍文。例如,指責中國要推翻美國,這真是好笑了。莫說大陸未必有此心,就算有,又何罪之有?上帝有規定地球的霸主就只能是你美國嗎?批評中國搶走台灣的中美洲3邦交國,這更好笑。美中建交都40年了,有什麼立場管別人要不要跟北京建交?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說,太平洋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個大國。問題是,美國的玻璃心卻很小,容不下別人跟他平起平坐。
  • 呆丸哈哈哈
  • 美帝國主義是如何扶植建立阿爾蓋達組織
    2014-05-12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

    在本拉登被殺後,看看美國政府如何作法自斃,創造出右翼伊斯蘭主義和阿爾蓋達(al Qaeda)這巨獸。
    我們在此發佈2004年Lauence Coates在《Socialism Today》為兩本書撰寫的評論,書本介紹保守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和基地組織的起源。5月2日,美國特種部隊在巴基斯坦突襲,殺死本拉登(Osama bin Laden)。不論是美國總統奧巴馬班子,還是美國軍事力量,都視之一場偉大的勝利。但正如我們所解釋,這無助於加快解決災難性的阿富汗戰爭,或者創建巴基斯坦的穩定。根據聯合國報告,2011年5月是有記錄以來阿富汗平民傷亡最嚴重的一個月。本文以及John K Cooley和Dilip Hiro的作品充分說明,美國政府在創造阿爾蓋達組織等右翼伊斯蘭主義勢力的角色,實屬作法自斃。

    書名:《永無止境的戰爭: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崛起和全球回應》(War Without End: the rise of Islamist fundamentalism & the global response)
    作者:Dilip Hiro
    出版:勞特利奇出版社(Routledge)2002年

    書名:《並不神聖的戰爭:阿富汗、美國和國際恐怖主義》(Unholy Wars: Afghanistan, America & international terrorism)
    作者:John K Cooley
    出版:企鵝出版社(Penguin)2002年

    伊斯蘭政治被華府當局妖魔化,變成了對資本主義「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脅。但是,這兩本書闡明,美國為了追尋自己的全球利益,包括在阿富汗、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印尼等地,長期贊助伊斯蘭的反動勢力和恐怖主義。
    在1980年代,美國中情局對抗蘇軍侵略阿富汗而進行隱蔽戰之一,在文鬥方面印製了數萬本《可蘭經》,在武鬥方面則向當地武裝分子提供武器及資金,正如John K Cooley所言:「這是美國軍事史上最大規模的海外僱傭兵」。Dilip Hiro則指出,美國「在1980到1990年代,釋放了恐怖主義這頭怪獸,不受控制的恐怖主義以及文化毒素,從紐約到菲律賓不停散佈」。華府啟動了「恐怖主義的進程,在21年後到達高逢,就是阿富汗的本拉登策劃的自殺式襲擊」,Dilip Hiro表示。
    在極保守伊斯蘭勢力與「民主」的美帝構成戰略同盟的例子裡,最早發生的是沙特阿拉伯。因為兩地的菁英在政經上的緊密關係,故此美帝國主義長期扶植沙特阿拉伯暴虐的獨裁王權。
    1979年,在蘇聯佔領阿富汗後,美國便默認沙特阿拉伯政府輸出右翼遜尼派伊斯蘭教義—瓦哈比主義。本拉登和塔利班就是該教義的支持者。作為回報,沙特阿拉伯王室打扮成守護伊斯蘭教義和及其聖地的角色,資助親美(同時非伊斯蘭派)的恐怖集團在尼加拉瓜、巴拿馬、安哥拉、莫三比克活動,以作為在阿拉伯世界代表美國利益的代言人。
    正如Hiro所言,沙特阿拉伯是「最早的原教旨主義國家」,在1932年由阿卜杜爾‧拉曼‧沙地(Abdul Aziz ibn Abdul Rahman al Saud)成立。沙特和美帝的結盟可追溯自1933年,當時允許美國標準石油公司獲得當地的石油專營權。瓦哈比主義和西方帝國主義並不互相敵視:相反,沙特阿拉伯提供石油以換取保護,在歷史上和平共處。
    沙特王室一直和瓦哈比宗派關係密切,尤其是自十八世紀中葉開始,沙特王室一直和瓦哈比宗派開創人的後代聯婚。沙特阿拉伯的國旗中交叉的兩柄阿拉伯劍代表這兩個團體的結合。憑著瓦哈比宗派這思想利器,以及15萬稱為「兄弟」的伊斯蘭遊牧民兵-依赫瓦尼(Ikhwan),阿布杜爾在二十世紀初10年間牢牢控制了阿拉伯半島上差異極大的各部落。
    隨著阿拉伯半島的統一,因為依赫瓦尼計劃聯合整個中東地區的部族,而此舉威脅了英法帝國主義的利益,阿布杜爾轉而計劃消滅依赫瓦尼。1927年,阿布杜爾簽訂了《吉達條約》,承認英國是「阿曼、外約旦、伊拉克的保護者」。兩年後,藉著英國的軍事援助,沙特領導人成功消滅了依赫瓦尼。
    這個故事意義深遠。在1990年8月薩旦姆‧候賽因揮軍入侵科威特之前,沙特阿拉伯王室一直依賴混亂的伊斯蘭基要派,並西方「基督教」帝國主義列強結盟。沙特王室是一個統治階級的家族,該家族有4,000個王子佔據政府、軍事高層和大公司要職。正如Dilip Hiro說:「在某種意義上,龐大的沙特王室和第三世界國家的獨裁政黨相似,都是用鮮血而非用特定的社會意識形態來凝聚團結。」
    1979年末,蘇聯入侵亞富汗,並在當地扶植親蘇政府,成為了一個轉捩點,改變了極端保守政治伊斯蘭分子的命運。John K Cooley在書中引用一名阿富汗游擊隊領導的說法:「你必須明白,它們(阿富汗反抗組織的政黨)都很小,而我們組織在喀布爾也是非常小。」美國的資金改變這情況。而為了回應激進的什葉派在伊期崛起,驅使美國在沙特阿拉伯以及巴基斯坦與遜尼反動派建立更緊密的聯盟。
    美國和其盟國出錢訓練了8萬-15萬的伊斯蘭游擊隊「聖戰者」,甚至被時任美國總統列根(81-88年)稱為「自由戰士」。然而,當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時,這些「自由戰士」被歸類為「非法戰鬥性人員」,這些人成為俘虜後無法享有《日內瓦公約》保障的基本權利。阿爾蓋達訓練恐怖分子的培訓手冊,是取材自美國中情局及五角大樓在1980年代發給當時伊斯蘭武裝分子的一套。「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培訓手冊被譯成波斯語、阿拉伯斯、烏爾都語」,Hiro寫道:「被公認為教導新兵如何弄炸彈、破壞武器的好教材。」
    美國對阿富汗的政策,是卡特(77-80年)的國安顧問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首先規劃的。這政策不僅是為了迫使蘇聯從阿富汗退兵,也要以伊斯蘭人為主導的蘇聯中亞共和國傳播反動的伊斯蘭主義和民族主義。為此,華府通過沙特阿拉伯和巴基斯坦等盟友,扶植了阿富汗的反對派為極端伊斯蘭組織。而例如當時的國務卿萬斯主張較謹慎處理的意見則被駁回。而第一個由卡特授權由中情局資助的伊斯蘭聖戰組織,在蘇聯入侵阿富汗六個月前已出現。22年後,卡特卻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布熱津斯基後來聲稱,美國這般做的目的,是為了挑起莫斯科入侵阿富汗,從而「讓蘇聯陷入自身的越南戰爭」。有記者問他,會否為其後果而後悔?布熱津斯基說:「哪一個在世界歷史比較重要?塔利班還是蘇聯帝國的衰落?」
    美國默許沙特阿拉伯在穆斯林世界散播瓦哈比主義。華府默許巴基斯坦伊斯蘭化,當時該國由在獨裁者奇亞哈克(Zia ul Haq,1977-88年)及其強大的內務情報委員會(ISI)統治下。奇亞哈克一方面充當帝國主義者運送軍火和資金到聖職者手上的橋樑,亦擔任右翼宗教領袖,以此兩個角色維持其脆弱統治。由於沙特阿拉伯鉅額資助宗教學校和聖戰人員,故此瓦哈比主義持續增長,導致了對巴基斯坦什葉派少數族群者(約20%的人口)的襲擊增加,宗派爭端兩極化。
    這過程中讓塔利班在1990年代中期形成。根據Cooley所言,這過程「建造了一個實驗室,可以說是巴基斯坦情報人員及ISI的,為了製造反對力量,對抗伊朗及其伊斯蘭主義(什葉派)。」
    經由巴基斯坦的武器和後勤支援下,在1996年,塔利班很快便能填補蘇聯解體後的權力真空,佔領了首都喀布爾,統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權隨後禁止音樂、舞蹈、電視和國際象棋,甚至剝奪婦女的就業權和受教育權。這些法令都不是根據阿富汗原本包容和多元的伊斯蘭傳統而訂立的。而少數派人士,如哈紮里(Hazaris)和其他什葉派,都遭受到殘酷迫害。
    以美國為首的國家在阿富汗的行動需要大量金錢。一個全職的聖戰者月薪可達100-300美元不等,而巴基斯坦的軍隊上尉月薪也只有162美元。Cooley指出:「對於大多數阿富汗人、巴基斯坦人、阿爾及利亞人、埃及人、菲律賓人等,這是一筆非常龐大的數目。」儘管美國國防部的「黑預算」在1981-90年增加四倍至360億美元,但華府在阿富汗戰爭面臨嚴重的資金緊張,尤其是因為需要保持「否認自己捲入戰爭」。
    隨著開支劇增,美國大力鼓勵在阿富汗發展鴉片種植,提供非法資金。結果,Cooley寫道:「在1979年蘇聯和美國中情局開戰前,當地只有少量的種植。但此後所謂的『金新月國家帶』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已經成為最大的海洛英生產中心,產品為本地和外地所用。」今天,阿富汗生產的鴉片佔全球的75%,這對當地造成毀滅性的打擊:「社工發現,巴基斯坦有20萬兒童是海洛英癮君子。2000年1月,僅在卡拉奇一個城市,就已有超過100萬癮君子,其中包括8萬名兒童。」
    美國轉而向從沙特政權入手,爭取當地的富翁如銀行家等支持伊斯蘭反革命。Cooley稱之為「緩慢的聖戰私有化」,而本拉登成為了最重要的象徵符號。拉登的阿爾蓋達基地組織在1985年成立,受沙特的軍方情報組織(Istikhabarat)監護。作為沙特政府的非官方大使,Hiro回憶道:「本拉登發起一項計劃,在阿拉伯世界招募志願者加入反蘇聯聖戰。拉登亦受到沙特的情報部門主管特克親王(Turki)支持。這項計劃後來擴展到其他非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到1992年阿富汗聖戰者佔領喀布爾之時,估計有35,000名來自43個伊斯蘭國家的人參加聖戰,近三分之二的人來自阿拉伯國家。根據沙特外交大臣薩德(Saud al Faisal)所言,沙特就在當中佔有15,000名,其次是也門、阿爾及利亞及埃及。」而後來的聖戰組織領袖,如印尼的伊斯蘭祈禱團(2002年10月巴里島爆炸案的主謀)、菲律賓的阿布沙耶夫集團和阿爾及利亞的GIA,全都有與拉登一起接受中情局的培訓。
    直至1990-1991年,本拉登和腐敗的沙特皇室都有緊密聯繫。在1968年時,拉登的父親穆罕默德‧本拉登死去,費薩爾國王對本拉登及其兄弟們說:「我現在就是你們的父親了。」拉登的家族企業是在世上最大的建築企業,受到沙特皇室的法令保護。皇室亦提供大量商機予拉登家族,包括重建麥加的大清真寺。而美軍使用的拜爾大樓在1996年遭炸毀,價值1.5億美元的重建工作由拉登的家族企業負責。當美軍搬基地到新地方,他們見到大型的廣告牌,上面寫著「沙特本拉登集團進行安全升級」。Hiro指出,本拉登在整個1980年代「緊密呼應沙地阿拉伯官方政策」。而阿爾蓋達成立了企業,內有四個執行委員會(軍事、商業、伊斯蘭研究、媒體)。
    轉捩點來自薩達姆入侵鄰國科威特。沙特皇室面對這個嚴重的震動,擔心伊拉克將會侵略自己的國土,而美國亦有這擔憂。本拉登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10年後回到沙特,反對容許美國進駐科威特,這反映沙特政權和瓦哈比神職人員的分裂。今天的沙特統治者,當時的王儲阿卜杜拉,也反對美國進駐。一個瓦哈比宗派的領袖指責沙特皇室「信任美國總統多過信任阿拉」。事實上,正如Hiro所指,自從1980年代以來,美軍一直在沙特阿拉伯的領土上活動,這是本拉登和其他人知道,只是這次美國進駐會成為人所共知的消息。
    在一次軍事會議上,根據Hiro的記述,拉登向當時的國防部長蘇爾坦親王闡釋了另類策略:將3萬名身經百戰的阿富汗阿拉伯人補充入王國軍隊,其中一半為沙特籍人,有參加過反蘇聖戰。蘇爾坦親王和沙特官員對此方案感到恐懼,因為這些人就像70年前的伊赫瓦尼民兵一樣有獨立勢力,可能對政權構成威脅。這時候,沙登和聖戰者受到沙特政府的秘密警員監視。
    200名知名人士和拉登向沙特國王法赫德發私人信件請願,不過信件內容至今仍是秘密。當這些努力都失敗後,本拉登變成了沙特政府的公開批評者,令他行動受限,被剝奪沙特公民身分,然後在1994年流亡到蘇丹。拉登亦成為了沙特政府暗殺的目標,這事件中沙特可能與美國有勾結。1995年,沙特國王清洗了一些伊斯蘭神職人員,但這些措施沒有穩定局勢。
    兩本書都在控訴美國對伊斯蘭世界的詛咒。《永無止境的戰爭》一書由印度出生的Dilip Hiro所寫,包含很多歷史真相,但內容比較久遠,缺乏有趣的內容。《不神聖的戰爭》由美國資深記者John K Cooley所寫,內容更具爆炸性,特別是揭露了美國歷屆政府的骯髒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