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圖片搜尋結果

昨天幫觀策站寫完一篇拿二二八與勇敢韓國人比較的文章後,引起很多網友的迴響。贊成那篇內容的我就不贅述了,回覆幾個對這篇專欄有不同看法的論述。

有一位網友認為我不懂韓國史,認為韓國人對「光州事件」與「三一運動」的態度,就是如台灣正視二二八事件的最佳案例,因此台灣應該每天繼續對71年前的「大屠殺」哭好哭滿。

我雖非韓國人,但是韓國華僑,王家有三代在韓國長大,落地生根,我也在釜山住過快5年,離光州不遠,老爸的餐廳也僱用不少光州人,因此應該比多數(當然非全部)台灣人有立場引用韓國的歷史吧?!

如果拿光州事件與二二八相比,這是最失真的比法,也會讓欲合理化二二八紀念日的行徑,顯得理由薄弱。為什麼?首先,光州事件發生在1980年代,當時的全斗煥政府雖封鎖對外交通,但已進入半全球化的現代時期,有相機、攝影機、電視、廣播與人造衛星佐證。

光州事件發生的當下,國際各大媒體已集結在漢城(首爾)與日本東京,討論這個學生事件的始末。最有名的案例為德國記者「于爾根·辛茲彼得」買通一位南韓司機,一起用拍攝的方式,親眼紀錄了這場血腥鎮壓,最後還拍成電影。換言之,這是一個相對透明化的學運。

反觀發生在71年前的二二八,當時並未進入現代化,沒有電視、相機等垂手可得的技術,廣播媒體也不發達,更沒人造衛星即時播放。國際記者群的數量與光州事件相比幾乎可悲,當時也沒全球供稿系統,讓二二八以最即時,最不含人為操控的方式,公告世人。換言之,這是一個缺乏透明度的神話。

因此,光州事件的官方死傷人數很一致,二二八確有幾百人,一直到十萬人的「夜市喊價」現象。但就以最寬鬆的條件看待,僅800個家屬要求賠償。更何況,二二八的「受害者」到底是本省人,還是外省人,迄今也無公斷,到底背後是誰策劃,也有很多種說法。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圖片搜尋結果反觀光州事件,答案很簡單,就是反美的前總統「朴正熙」,可能被CIA謀殺,因此扶植起一個親美的全斗煥。韓國人民看不下去這位美國傀儡,於是在光州起義,要求「反美」的民主價值。

換言之,光州事件等同是個「反美價值」的運動,韓國人在這事件中,徹底看親美國人的真面目,美國還派海軍珊瑚海號航母到光州,協助全斗煥屠殺光州人。所以一直到現在,光州事件都不是南韓的「國定假日」,也不會每年被嗜血政客提款,因為你政客敢提款光州事件,搞不好第七艦隊又要開來朝鮮半島了。

反觀二二八,這是一個被炒起來的「反中價值」,很具親美政權的台灣政府賞識,因此被親美日的李登輝總統列為「國定假日」,每到這個節日,綠的政黨就會進入「五子哭墓」模式,藍的領袖就會進入「羞恥原罪」狀態。但仔細研究,這些操作,都符合「親美反中」意識形態的扎根。

所以那位網友以光州事件與二二八相比很不明智,因為若要比較,二二八根本不該列為國定假日,也缺乏正當性。韓國比台灣更成熟的是,除了光州本地人以外,這個事件很少被用來炒作政治議題,韓國人炒的是,如何要求美國人退出朝鮮半島,不再對統一議題指指點點。

事實上,他們也做到了,親美的朴槿惠前年被搞下,薩德飛彈也不准上線。南韓人選出一個願意統一,且相對親中的文在寅。所以真要拿光州事件與二二八比嗎?

至於三一運動,那是韓國人奠定獨立的更英雄抗爭,把日本人趕出韓國,凝聚全國向心力,還激發中國的五四運動。拿三一運動與二二八事件比,更不倫不類。簡單的說,三一運動讓韓國人將DNA中的日系癌細胞切除,二二八剛好注入日系病毒;也就是這原因,韓國人硬是比台灣人少被殖民15年,結案!

 延伸:

懶得出外景的二二八本土戲 漸漸成喜劇

韓國人看「撒」回課綱後長嘆:難怪多被統治15年!

《灣生回家》最後還是回到鬼島

小英不妨承認,抱歉!我只敢欺負台灣人

官邸若無慰安婦牌位 哪來轉型正義?

要轉型正義就要徹底 先從二二八開刀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