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1243827407_1024x768_up-film-2009-carl-fredricksen  

本想分享全球可能面臨的資產大泡沫,但中午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始終難以從心中抹去。

其實不是什麼大事,而是一個非常小的見聞,甚至小到根本沒人會注意。

本濕中午用餐時,剛好對面坐著一位年約80的老伯伯,一個人默默的提著雙快落地的筷子吃炒飯。

我原本不是坐在他對面,但就因中午餐廳的客流量過大,餐桌前的食物一直沒人來收,於是見到這位老伯伯非常安靜,應該不會打擾喜歡沉思的我。於是就不請自來的坐在斜對面。

不久後,我點了蒜泥白肉回到座位;老伯伯的炒飯則吃了一半,打算見好就收。剛離開的位子也來了一對母子,媽媽在那抱怨為何沒人收髒盤。四個人就卡在這時間夾縫中。

 

老伯伯:『老闆!我要打….打包。』

 

在廚房中忙得不可開交的老闆娘,不知是真的沒聽到,還是想藉由忙碌的理由,嘴巴喊好,但手腳不由自主的忙著他人餐點。

 

『老闆…….我要打…..包。』:老伯伯撐著會搖晃的軀體,試著看櫃台後的老闆娘,是否聽見自己顫抖的聲音。不久後,自討沒趣的呢喃:『怎麼搞的那麼忙,莫名其妙。』

 

我當時在想需不需要幫助這位老伯伯。一般而言,在家人心目中的大濕是個乖巧聽話的小孩,但說實話,我蠻厭倦這刻板印象,我的經驗是,在工作場合中,當個『乖巧又聽話的小孩』,最終都會被人當肥羊飽餐。

剛好獨自一人的中餐場合,屬中立地帶;沒人認識我,不需作順民、也不需要當英雄,於是就靜靜的看著這段畫面,會如何收場。

 

『我自己來好了~!@#$@』:受不了長時間的冷落,看似趕時間的老伯伯,一拐一拐,步履蹣跚的走到3公尺外的櫃台,自行拿了散在一旁的飯盒與塑膠袋後,又一拐一拐,走回我倆的共用餐桌。

 

但就因為坐回去也需費力,於是老伯伯就直接站著在餐桌旁,靠近母子倆的位置那,將剩飯舀到餐盒中。但就因為身體已老化,蠕動了半天,也很難將盤中的飯粒,順利的盛到餐盒中。

看到這場景,我猶豫著是否要出手幫助,隔著幾桌外的壯漢,也看到此場景,但就因為距離遙遠,可以方便的裝沒看見,於是談話聲音突然變大,好似試圖要利用音波蓋住光波。

 

至於我,腦中浮出一堆常在YouTube與電視見到的80歲老翁抖站捷運車廂內,15歲少年不讓位!』新聞喬段。被這些社會指責與個人良心不安的驅策下,原本準備要出手,但此時我的蒜泥白肉卻突然上桌。

 

『嘖!!老伯,我來幫你裝。』:這時取代我餐桌的那位媽媽,不知為什麼,也許是兒子坐在對面,想做個好榜樣,或是真的覺得該做些什麼,於是前來助一臂之力。

 

當時,我的心中覺得很愧疚,矢言下次一定要幫老翁裝飯。但不久後,發覺自己的決定,跟善惡其實沒多大關係,純粹是『怕被人講閒話』罷了。

那個媽媽的『嘖!』,好像一個強而有力的巴掌般,摑在我、鄰桌壯漢、以及『好忙』老闆娘的臉上,使大家若有所思的慚愧了一下。

但事後回想,那位老伯伯是否真的無法自己裝剩飯?

我想不見得不能,他只是貪那一點的方便,不願坐下來好好的完成。否則以他吃飯的速度,應可輕易的在1分內解決。

那,如此的將愧疚發生率,轉嫁給在座的食客,是否也有共同業障?

我又在想,為何那位媽媽執意要幫助,聽那個『嘖!』聲,感覺十分不情願,也充滿責怪味,如果她的小孩不坐在對面,是否會跟我一樣,先裝沒看到再說。

如果見沒人即時出手,老伯伯是否就會乖乖的坐下,好好的裝剩飯?

此時想到之前所寫的台灣特有『讓座文化』,這習慣在日本與西方國家不常見。難道這就代表日本與西方國家沒同理心?缺文明?或是不愛護老人?那為何人家對老人的社會福利做的那麼完善?台灣則是讓社會看不到的老人自生自滅?

尼采曾說過,所謂的倫理,其實就是弱者為了箝制強者所發明的『道德暴力』中國古人則好訴諸內心的『自然性』,腎哲們認為人的內心均有股『向善之力』。孟子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是人都會有『惻隱之心』。

quote-what-is-done-out-of-love-always-takes-place-beyond-good-and-evil-friedrich-nietzsche-285265  

但狡猾的董仲舒,挾持儒家思想,將忠孝大義,搞成愚忠愚孝,專門用來伺候統治階級用。

深思後,發現尼采與孟子兩位的論點都可成立。西方哲學對個體強調『對抗性』與『鞏固性』,喜好破除社會迂腐的枷鎖,讓人作個不受庸才拘束的強健個體。但不久後,會發現這個完整的個體,卻有替人著想的行善本性。

但狡猾的社會,為了方便控制成員,用道德、文化、規範、法律、輿論、守則,將懵懂的年輕人,凍結在塑膠樣品狀;所做的好事,頓時成為機械化道德。如果做不到,轉成自責、甚至走到反社會的極端。

再思中午的事件,好不容易作個好事,卻『嘖、嘖』連連,這是否還是善呢?

延伸:

台北捷運的兩個事件

論尼采

論林語堂

善與惡

你管別人怎麼想!!--《阿維的書店》

受夠社會一片正面,不如聽大濕開示金剛經!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Post Comment
  • 嘿嘿
  • 當有同理心或同情心產生時,想幫助他人就去幫助,倒是心中os那麼多會不會比順手幫人還來的累? 嘖嘖連連,倒也是比不幫強,就是不知老先生感受如何而已.

    道德與文化讓人做善事當然也不是壞事,只是道德與文化常制約人們表面行小善,卻服從於行大惡的上層社會階級,這才是被扭曲的道德制約問題.

  • 訪客
  • 內心還真崎嶇!
  • 好濕,我比較想看全球資產大泡沫
  • 好濕,別糾結在這種「動機論」中了,要嘛就幫,要嘛就不幫;幫了就別想太多,不幫也別再自責。凡事看付出與結果,別問本心與動機,人是經不起折騰與考驗的,我們就鼓勵「他做了什麼」,別再直指本心問他為何不做了。

    這故事就像你巧遇一個美女,美女邀你去他家坐坐,你猶豫了一下,想到自己的老婆或女友,但又想到美女可能只是要你去坐坐,一陣徘徊,你錯過了時機,美女的頭牌男伴回來,她告訴你今天可能不方便,下次再約。

    你無法猜測美女為何邀請你,也許剛剛她才在某地方跟陌生人纏綿悱惻,也許她只是因為頭牌男伴今天不能陪她,也許她就是這麼水性楊花,也許她剛失業,也許她... ...

    同樣你也不能掌握你真正的動機,我上去是因為我天生下流,我不上去是因為我有道德感,我上去只是想跟美女聊聊,我不上去是因為我害怕,我上去是因為我剛跟老婆吵架,我不上去是因為... ...

    天啊!人生這樣有完沒完?人應該要想通道理,而非被道理綁架,這橋段是楊德昌《獨立時代》的插曲,我想好濕不該再困惑下去,快幫我們寫全球資產大泡沫啦!
  • 訪客
  • 要冷漠,就冷漠到底
    要熱心,就熱心到底
    像大師這樣不上不下是最糟的狀況
    也許是大師裝中立太久了才會這樣
  • 訪客
  • 常用腦 想太多 會鑽太多牛角尖以及對很多東西硬要合理化 (找不到就陰謀論)
    要幫就幫 不幫就不幫 管那麼多世俗眼光做什麼?
    且你怕人說什麼閒話? 怎麼輪 第一順位也是餐廳服務者
    且老伯有開口要你幫忙嗎? 他沒有的話 且裝到飯盒也稱不上一種不能勝任的事情
    老人家可以自己完成 (只是會比較久一點)
    既是如此 不就是你心中的褂礙所引伸出來的自我意識型態 (也就是你千方百計想做到你心中幻想你是怎樣的人 但其實現實上你根本不是心中那個形象良好者) 那這種東西 就是你自找的
    順便問問 要是美女的話 你幫不幫會想這麼多嗎?
  • 訪客
  • 實在是想太多了!!!
  • 訪客
  • 有位哲人說過
    沒有反省的生活是不值得過的

    版主大概是很注意起心動念的人


  • 齊瑜珈│齊也
  • 凡事最重要的是能向自己交代
    是非對錯都來自於每個人的心
    沒有唯一的答案

    萬法唯心

    版主大濕對自己內心的覺察的過程相當敏銳
    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向
    受教了
    謝謝您

    平安平靜
  • 訪客
  • 好, 這公案裡兩個人都有善念. 決定起身做善行的是慈悲, 決定不起身做善行的是解脫. 慈悲的對解脫的給予怨責, 在這裡慈悲者不了悟所以責難眾生不能他一樣展現慈悲. 但是解脫的也不了悟, 既然決定解脫了, 又何必在乎他人責難?
  • 這則回覆有搔到癢處!

    accrcw75 replied in 2014/07/14 10:50

  • sean
  • 濕哥 您忘了嗎 第三十八章: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無為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

    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
  •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怎會忘呢!

    尤其是為後一句:『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翻譯成白話:


    禮是人性從質樸到衰薄才產生的,所以有禮之後,就是一切亂的開端。
    自以為有先見之明的人,離開了道,用禮去規範人,這才是愚笨的開始。所以致力於道的人,本著淳厚的本質,不用浮華的禮節;緊守大道的厚實,不用虛偽的智巧。所以要去掉浮華的禮而用厚實的道德。

    accrcw75 replied in 2014/07/15 08:22

  • sean
  • 我跟大師算同齡都是六字頭,但是我學識低很多,回想起國小那個年代,坐公車是剪票的,那時每次坐在公車椅子上是有巨大壓力的,在我那時幼小心靈中整天被四維八德三達德洗,到了國中更慘,每周一篇周記就是寫論語,反省到性格變成自卑又自閉;話說回來,公車上有長者一上車就是壓力的開始,站起來讓座,怕被大家講說乖啊 ,真是懂事(或許他們心裡想的是這孩子真是矯情,此時心中就會想起上課講台上字正腔圓的同學講著三民主義救中國當段落的結語,不知有人可以意會我說的感覺嗎,那種矯情讓人總是雞皮起的麻酥酥的),此時只好坐著暗地不動,異樣的眼神像電擊般閃射,有時被一掌推開,聲音傳出讓座啊!快起來,更甚者我整個人被拉起,此時難堪的情況讓人更是無地自容,彷彿犯了大罪,沒辦法啦,每天都受到儒家思想的訓誡,這種情況一直到當完兵,有一天看了蘇菲的世界才恍然大悟,夠幼稚了吧!笑話講完了。
  • 看著你的字,我可以非常貼身的感受到你的壓力。

    這就是我要說得,但很多人,還是希望世界一片和諧!

    accrcw75 replied in 2014/07/15 08:19

  • sean
  • 生活的困厄,每日低著頭為著五斗米活著,有時讓人頸子都僵了,時時看著您的文,想著某時的片刻交集,也讓人有排解孤寂之感。
  • 武藝蘿蔔
  • 我覺得人就臉皮厚一點的活就好了,想幫忙就幫忙,管其他人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