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ino_Wallpaper_32  

馬祖終於完成澎湖未完成的心願,躋身成台灣第一個容許博弈事業落腳的地區。雖然投票率不高,約莫4成左右,但總體而言,馬祖居民使用選票,來表達對台灣本島常年來,對馬祖不聞問的不滿,並選擇採私人機構投資方式,開發這個一度為反共基地的堡壘。

說實話,我並不反對博弈事業來台灣,尤其是建在離島上。我可以瞭解澎湖居民對於在自家後院蓋個賭場很感冒;試想,如果說在你家旁邊蓋個很可能會改變生態環境的賭博事業,你會不會願意?想必很多人還是會三思;以後發生組織犯罪怎辦?有過多觀光客怎辦?傷害天然資源怎辦?會不會變成另一個師大夜市,或是充滿特種行業的澳門?

其實,很多賭城在早期都有類似的情況。像美國的拉斯維加斯,或是東岸的大西洋城,這些賭城在剛開始建構時,確實有許多組織犯罪滋生。尤其是拉斯維加斯,這個城市約莫在1930年代開始全面朝博弈事業發展,但許多經營者,或是圍事團體,都與黑手黨有掛勾,比較有名的是Bugsy(華倫比堤拍成電影過)與 Meyer Lansky等,都是當時知名的組織犯罪頭頭。甚至教父第二集就是以這個罪惡之都(Sin City)為背景。


Bugsy-cover-locandina-2           51vU6IMIkaL._SL500_AA300_  

然後,在亞洲比較有名的就屬澳門,這個依偎在香港邊的賭城,也是充滿黑道與色情的城市。而韓國有個華客山莊與濟州島。前面那家是專門服務首爾一帶的客戶,後者則是觀光客居多。但是韓國的賭場有個好處,就是專門拿來賺外匯用,本國人不得進入。但據說韓國的賭場內也是有許多放高利貸的地下組織到處遊走。

我認為,馬祖一旦要投入博弈事業,最好的範例在新加坡。這裡有兩大賭場,都是國際級的,一家是Marina Bay Sands,由美國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投資50億星元;另一家則是另由馬來西亞雲頂集團投資60億星元的Resorts World at Sentosa。這兩家與韓國的華客山莊一般,主要是賺外國觀光客的外匯,本國人要進入,有非常苛刻的條件以及博弈稅。且一旦家人對法院申請『禁入令』,或是賭客對自己下禁入令,賭場是不會讓你進去的。

4945208160_2804426862        AerialViewResortsWorldSentosa  

而且新加坡有非常好的配套措施,外加星國政府執行力相當透徹、有效率;目前為止,因籌建這兩大賭場,而滋生的犯罪事件寥寥可數,且多半是輕微的違規事件。此外,新加坡政府成功的將博弈產業與觀光結合,多半的旅客主要是來觀光,而非僅以賭錢為主,所以又為星國政府帶來大量的旅遊商機。

馬祖一旦要從事博弈事業,最好多跟新加坡取經。拉斯維加斯的好大喜功恐怕不適合我們。澳門有過多的八大行業、洗錢活動、與組織犯罪,且當地居民也能入內,賭場又蓋在城市內,對於當地居民恐會造成許多社會問題。但新加坡不同,政府有許多不錯的配套措施供參。Marina Bay Sands建築摩登新潮,外圍可舉辦世界級展覽,也有許多國際品牌如LV進駐,成為亞洲旗艦店;Resorts World at Sentosa則與聖陶沙的遊樂園結合在一起,如此綜效對星國帶來龐大商機。

但馬祖有許多先天不足的地方,比如說交通不便,地方偏遠。如果將來能接個跨海大橋連結大陸,商機才有可能起來。還有不要一味只知蓋賭場。要秉持「觀光為先,博弈次之」的思維經營,這樣才能帶來最大的利益。且政府要小心執行恐觸犯法律的規定,讓馬祖賭場盡量只對外國觀光客開放,尤以陸客為主,然後結合馬祖當地觀光景點如八八坑道等戰時基地,並將政府稅收用來提供當地居民福利以及環境保持用。

images  

不管怎樣,開放博弈產業就猶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般,裡面會跑出什麼東西我們還不知道。但是有新加坡的例子當借鏡,就可得知如果政府能夠監管、規劃的好,賭場照樣可以符合賺錢又無害的可能。

但新加坡的政府廉能又有執行力,反觀台灣當官的,一見到如此大的建案,搞不好又在盤算如何綁樁、包工程、勒索廠商了,試想如果林益世還是立委,他會如何的在立法院『喬』這個案子?屆時,在馬祖的政府單位、得標業者、供應商,會怎樣的蹂躪這制度,又很難說了。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