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表舅整整盧了一年的羅山村,終於在上週末成行。不知怎的,濕兒對自然農法、有機食品、插秧撥種,沒多大興趣,但愛跟我鬥嘴的雞南佛表舅,硬是要把我跟相關人等送做堆,於是只好去了一趟,心得是兩個字XX.

那幾個字要怎說呢?就從一位過度熱心的網友貓老師與我的對話接軌吧。上週六為了要送我自拍機,說什麼都要來富里站接我,送我上

                                                                                           XXX

大濕:「所以見我本人後,有何感想?」

/tmp/phpkZTrK2  貓老師:「跟你說啦,你長的太嫩了,不夠賤啦。沒國民黨那種權貴感,我就一直建議你,不要露臉,不然你的粉絲會很失望喔!」

濕:「對耶,不只一次有網友跟我說,要我不要露臉,只發出聲音,或純寫字就好,這樣才有神秘感。否則大師就會讓人大失所望。所以你本來以為我長怎樣?」

貓老師:「看你的文字,應該要有藍軍那種『賤』樣,像歷史哥就很『賤』。我本來以為你年紀很老,然後有個吳敦義的長相。」

濕:「!@#$%%$#

                      

                                                                                  XXX

 

根據貓老師的定義,所謂的『賤』,就是權貴那嘴臉;藍軍在台灣的政治意識光譜中,代表著權貴,身為台獨深綠的貓老師,似乎對權貴這意象有點崇拜。這也是我的感觸,很多綠營人士,也希望能成為權貴,但要先從打倒權貴開始鋪路,這點濕兒有點失敗,太庶民。

看來,濕兒直播後,總體給人感覺就是大師級的大失所望。說實話,聽了幾次網友的回饋後,還真有點傷到幼小玻璃心,我還真希望能投射出穩健的權威感。來家中協助電腦設備的胡大哥則希望我走邱毅路線,我卻想當李敖,貓老師建議白海豚,不管什麼形象,就是不做自己,那自己又是什麼呢?

 

                                                                               XXX

 

 

「小強!怎那麼晚才來?快參與自然農法吧。」,表舅在我跟貓老師有意識的想拖時間,不想太快赴羅山村插秧後,打Line來抗議著。

當知道我準備要上山插秧,貓老師在車上一直笑我,跟我說完蛋了,插秧超累,準備幫我直播後,立馬落跑。我則央求他開慢點,能少插幾根,就少插幾根;畢竟,我只帶了一雙鞋,一件乾淨的褲子,不想太累、太髒、太臭,這是我「自然的想法」。

不久後,貓老師當了一小時地陪後,把我送入陽光三葉草自然生態村」,是由崇尚有機農法的劉建生創辦。見到天空大大的太陽後,我著實兩腳發麻,但貓老師倒是樂的,喜孜孜的當個綜藝咖主持人,來回訪問表舅、建生與我,但我總感覺,看似嗑藥的貓老師,有點把他們嚇到。

幸運的是,當日我躲的遠遠,成功避開自然農法的插秧工作,這是否「自然」?當然!因為早我先到的表舅伴侶秀芬姊、小兒子零兒,都已躲在農舍中乘涼,享受手機、GPS與遊戲等萬惡文明物。

我知道表舅一直說找我來這非做廣告,但我本能瞭解他希望我幫忙推廣自然農法。尷尬的是,一個要來推廣此法的行銷人員,居然連下田都不肯,說起來也挺心虛的。但零兒一聽我來到,就自然跑到身旁,說要跟我一起直播,整個話題不離這戲碼,也搞的我有點頭大。

與建生、日本老婆與印尼實習生寒暄片刻後,就與表舅繞著羅山村神遊。當下瞭解這塊聖地,最初是因農耕競賽,輸給其他城鎮,免於大規模蹂躪,才讓此地保留潔淨、原始與自然,因禍得福的讓羅山村保有清澈水質與豐厚土壤。

講著講著,突然想到翰姆林魔笛的德國童話。相傳一位心懷不軌的魔笛手,仗著翰姆林王國的鼠害,用魔笛誘拐國度的小孩。沉浸於美妙魔音的小朋友們,一一被魔笛手騙入山洞中綁架。除了兩個孩童因瘸與聾等痼疾,無法追隨大夥兒成漏網之魚,跑回城中通知國王這事。

cover photo, 圖像裡可能有‎顯示的文字是「 ‎د Sun Clover Eco village‎ 」‎

羅山村就是那文明的失敗者,當日在此山中分享插秧之事的人,某程度都是這文明的叛徒,才會保留某種純度與潔淨。但某程度,也是不被這文明所認可,甚至被貶以低售價。

事實上,花蓮縣政府還準備將垃圾處理廠蓋在羅山村這。問了貓老師理由後,他直接了當的答:「那還不容易懂?!就因為這村人不多啊,沒啥選票,就柿子挑軟的吃。兄弟,你怎那麼遜,連這都不懂?」

 

                                                                              XXX

 

 

/tmp/phpXC6BNq  晚間,聽了劉建生解釋自然生態村的規劃,構思很棒,但似乎沒多少人加入、搬進。我提了「陰森林」這電影,解釋有許多所謂的「生態區」因太與世隔絕,但又無法完全脫離物質文明,導致長老們為了控管子孫的行為,編撰出「惡魔」等戲碼,讓下一代不至逃離村莊。

建生沒多說什麼,只提及這些狀況必須要小心。但聽了簡報後,諸如核能、西醫、WIFI、工業體制,都立即成了恐怖份子,原本想在核能議題與他辯論,但缺了核終人士在旁,我也提不出多少具體數字回辯,只說輻射災害被過度誇大等老梗。

但我本能知道,一旦文明社會發生「關燈事件」後,羅山的生態村將會比任何都市有競爭力,畢竟他們連插秧都用手。說著、說著,大家的手機都嗶、嗶作響著。原來就當我們享受鹽酥雞的當下,屁股下的地殼正移動中。事實上,當晚花蓮連四震,搞的我心慌慌。

 

                                                                XXX

 

 

晚上回表舅的風之谷後,心中惦記著直播的小表弟零兒,吵著要我開YouTube。又興高采烈的跑去媽媽那,說是他也想當直播主。怎知秀芬姊氣急敗壞,要他長大後再說。隨後戰場波及到我的房間內,表舅也跟著參與這世紀大戰。 

/tmp/phpAIfbit  /tmp/phptRQXLa

狀,原本鼓勵零兒當個直播主的我,自然的改口成要他至少等18歲後再說。表舅則在翌日指責零兒:

「你怎麼那麼笨?很多事情問了就沒了」,表舅說道。

我也搭腔:「對,這就是第一任女友跟我說的,每次詢問想跟她跑回本壘,就直接回不行。見我收手後,翻白眼的道,『想就直接來,不要再問』,還是處男的我,笨到用提問把這道德決策,丟給對方承擔。」

表舅:「當然是這樣,這世上若有個亙古不變的真理,就是媽媽的話千萬不要聽,而且問了答案就沒了。

濕:「那爸爸的話呢?」

表舅:「當然要聽!」

濕與零兒:「.............

 

 

優質內容,需要您們的贊助! 贊助連結: https://p.ecpay.com.tw/B7CB5 (贊助方式:信用卡、ATM、網路ATM、超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YouTube的雲端,按下訂閱鈕就對啦!(但姊會神秘沒收)

延伸:

花蓮也有解憂雜貨店,叫風之谷

吉安知芋獅子吼、顧好腹肚參佛祖

如實呈現

與九份隱士談中西哲學,結論:台灣缺世界遺產

不知的智慧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