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9878.jpg

昨天大師與阿潔約好一同參與《蘇菲的世界》與《庇里牛斯山的城堡》作者『喬斯坦賈德』(Jostein Gaarder)的簽書會,活動地點選在古色古香的『紫藤廬』舉行。現場空間稍嫌狹窄但不失溫馨,主辦單位也貼心的準備了蛋糕與茶點。阿潔事先沒報名,但依然幸運的候補到座位,我們50多人就在這10上下的空間內度過充實的2小時。

我其實對賈德的作品很陌生,之所以對他有興趣,是因阿潔在台大讀哲學時,對這科目的學習態度欠佳,所以會偷吃步的買賈德作品惡補,阿潔遂於書展中介紹我認識。

賈德作品的特點是以簡單且趣味化的方式闡述哲學。其《蘇菲的世界》一書即藉著一位叫“Alberto Knox”的神秘男子與女主角『蘇菲』的對話串成,書中蘇菲突然在某日信箱中收到Knox寄來的一張便箋,上面寫著『你是誰』;隨後又收到一張『世界從那來』的問題。然後作者帶大家經由蘇菲與Knox的一來一往,以故事型態陳述西方哲學史。

01300000350394124090697161874_s.jpg     s4594870.jpg

而賈德的新書《庇里牛斯山的城堡》則將讀者帶到另一個思想範疇,書中賈德描述一對戀人的對話內容,男生代表科學,而女方則代表超自然,兩位因30年前對一個事件分歧的看法而分手,30年後卻因某突發事件而聚首,也許宇宙並非如此的隨機,兩位的重逢恰似兩個領域的言和,而一切的偶然,彷彿象徵著宇宙的必然。

在簽書會開始後,賈德解釋著自己投入哲學領域的始末,在他12歲的某日,突然發現自己是個『存在』的個體,他開始問父母人類的存在是不是很奧妙,但得到的答案總是否定句,當他再度逼問父親人類是打哪來時,被惹腦的老爸卻說『好啦,反正就是我說的算,不要再問了!!』在經過如此的挫折後,賈德對自己發誓從此不要長大,因為大人的世界是個好奇心的沙漠,如此的存在,有如行屍走肉般。

賈德隨後在會中表示,人類對於問『大哉問』(the big question)常抱著『有必要嗎?』(why bother)的心態,很多人會說這些問題根本得不到解答,比方說『上帝存是否存在?』,『何為真理?』,『何為正義?』。許多人對這些虛無飄渺的道理沒興趣,認為哲學領域過於抽象不實。

does_god_exist.jpg

但賈德邀請大家進一步的反思,以前的人類認為月球背面的實相永遠都不會被發現,因為只有一面朝地球轉。但在『阿波羅號』發射之後,月球背面的圖像已成顯學;宇宙的年齡也可被推斷出;華生與克里克(Watson and Crick)亦於生物界發現雙螺旋的DNA結構。這些大哉問之所以會得到解決,不是某位愛發問的小孩,一直保持赤子之心,並發揮在科學領域上嗎?吾人為何如此妄自菲薄呢?

dna-double-helix.jpg     apollo13tl.jpg

之後隨即進入QA時間,有位讀者問及賈德最愛的書籍,與是否還有大量閱讀的習慣,對於後者他答:『沒有!』,他已過大量閱讀的時期,但對科學領域的資訊卻依然關心。至於最愛看的書,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都是一些兒童故事,比方說《格林童話集》、《小王子》、與,沒錯!《小熊維尼》,在獲知當場的觀眾都聽過這些書籍後,賈德指出相隔如此遙遠的兩地(台灣與挪威),卻對相同的故事產生共鳴,其聲稱這就是人類共有對故事著迷的本性使然。

當然,我在這機會也少不了提自己的問題,我問在他12歲有了悟到『存在』的經驗後,是否在長成的階段,或是當思想遇到瓶頸時,有另一個『悟道』的經驗,賈德回答:『沒有』,他的思想進展是比較漸進式的,沒有太大的『頓悟』經驗,之後賈德好像有點答非所問的解釋科學進展的必然性,跟人定勝天的思考能力。

                                    01.jpg

又有一位觀眾問及教育的宗旨,賈德回答教育的功能好像園丁一樣,需幫助學生自然成長,人對知識的渴望,好比植物有成長的動力與本能一斑,但因體制的壓迫而使成長延誤,他舉前共產東歐當例子,捷克在尚未推動『天鵝絨革命』之前,人民在公共場合不敢抬頭張望,有意見也不願意當眾發表。

而當革命成功後,老百姓突然變得多話了,一開口就無法閉嘴,他常常跟捷克朋友談話時要藉尿盾脫逃,因為自由後的捷克人,對任何領域都有長篇大論要發表。所以賈德對教育的結論是希望當局停止一切不當的壓迫,學生自然就會找到想要學習的方向。

演講的部份約莫在節目開始80分鐘後結束,之後就是簽書的時間,我就叫阿潔一定要趁簽書時就近向他提問,一來訓練英文,二來一起參與盛會。阿潔在排隊路上持續忐忑不安,要她開口講英文,真像接受根管治療一樣痛苦。

                               winnie_the_pooh-1141.jpg

最後好不容易排到,阿潔鼓起勇氣開口,可是賈德彷彿沒聽清楚她的問題,這來,阿潔可又更緊張了,本來鼓起的勇氣洩掉一半,就將身體往下壓低,再次開口問著,賈德依然沒聽清楚。這下可把阿潔緊張的花容失色,當身體更要往前貼時,我發現再不干預,可能會有人認為阿潔要對賈德非禮囉!!

至於阿潔問的問題我賣個關子,因為這也是賈德對這問題的態度。看到阿潔接觸了大學時期的偶像,心中之雀躍畢露無疑,在回家路上一直說自己很丟臉,她害怕賈德會對她的印象不好,我則回答:『放心!!人家根本不會記得妳!!』,哈哈,我好壞。

 

                            Jostein_gaarder.jpg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