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ll of roman empire」的圖片搜尋結果

(刊於觀策站)

民進黨15日舉辦全國黨代表大會,參與的大咖均穿著搞笑的西裝與白布鞋。每位手裡都拿著顆足球,訴說著這個政黨扛下前黨未落實的改革大旗,但本人想了又想,他們到底改了什麼?

就拿最顯眼的軍公教年改好了,這是一個符合公平正義的改革嗎?先不說這個愛踢皮球的政黨,光挑人數僅為100多萬人的軍公教族群欺負,涉及1000多萬名勞工的勞保,則是按兵不動。更遑論其他已破產或是有缺口的制度。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年金破產,可能是一個天大謊言,專騙不懂財經的門外漢。先算算民進黨政府提供的數字;據稱年改過關後,退撫基金一年可省下400多億的支出。

這個數字聽起來很龐大,但與一期前瞻的4400億、兩期的8800億,或是外國軍火商建議的6000億軍購,亦或是離岸風電的2兆預算相比,這個一年省下的400億,似乎是小巫見大巫,根據民進黨政府的揮霍程度,台灣明明很有錢啊!此外,因稅改與各縣市撙節預算的關係,稅收等情況並不差喔。

更何況,各年金理論上是不可能破產的。因為根據法律,政府必須承擔年金「最終給付責任」。而中華民國央行有個「印鈔機」,可無限制供應資金缺口。因此,年金破產是唬小孩用的。當然,此舉或許有個副作用,就是會增加貨幣供給(鈔票數),進而刺激通貨膨脹。

下面這張圖是台灣的M1A,有看到2003年後,央行狂印鈔票,壓低新台幣,啃蝕人民購買力嗎?多餘的錢用來撐住房市、股市,搞大貧富不均,當時是誰執政?然後如今多印0.6%~0.09%的供給量維持年金永續,就全都裝死,這是公平正義?

 

Taiwan Money Supply M1

但就算納入這個考量,補滿年金缺口也不會造成失控的物價。以400億這個政府所提供的數字評估,倘若每年央行印400億的鈔票填補這漏洞,會造成如何的效應?

就拿目前台灣最狹義的貨幣供給量M1A算算,也不會太大。所謂的M1A就是鈔票、支票還有活存等可立即花出的貨幣,最新的M1A量約為6兆元,倘若央行每年印出400億的退撫基金缺口,僅佔總貨幣供給的0.6%。

倘若以稍微廣義的M1B估算(加上活儲,約16兆),僅佔0.25%;倘若以最廣義的貨幣供給M2估算(加上定存、外匯等,約43兆),印退撫基金的錢,僅佔0.09%總貨幣量。這些錢,怎會讓台灣經濟破產?怎會搞大通膨?更何況每年這400億會因老一輩退休人員的凋零而遞減。

此外,印鈔提供軍公教族群退休,本身就是一個經濟刺激措施,國外叫做量化寬鬆(QE);只是老外先把錢給大銀行與大企業花。印鈔「還錢」給軍公教人員是直接將鈔票給最基層消費者用,且「天經地義」,這本來就是他們的錢。問題不是軍公教退休金太高,而是其他族群領太少。

偷偷A走退撫基金的錢,傷的可不只是0.6%~0.09%的膨脹貨幣供給量喔,畢竟這是用錢就可以解決的。有句話說,「任何錢可買到的事,都是小事。」但A走軍公教年金,傷的可是政府的「信賴保護原則」,一旦這個被偷走,就永遠也要不回來。

人民會看到,如今你A走軍公教的信任,哪天不會A走勞工的信任,那農民、老人、自由業者呢?更扯的是,有證據顯示自從年改過關後,這些額外的錢被用來維穩資本家掌控的股市。這個市值為驚人的36兆!拿400億救36兆?如此有錢人就可多賺一點,公平嗎?

羅馬帝國之所以會崩壞,不是因為有強大的外敵,而是腐敗的統治階級,將貨幣的含金量稀釋掉,多的財富則用來支撐貴族的榮耀,卻失信於老百姓。不久後,這個帝國就內爆,外族也就輕鬆入侵了。

延伸:

年金被砍真正原因是怕沒人挑大便

這個數據證明 年改是踩在軍公教棺材本的詐騙案

超扯!年金設立根本為坑殺用;這位是首席劊子手

年改上路後,四大基金馬上入場?有鬼!

年改乃國家級犯罪 跟破產無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crcw75 的頭像
accrcw75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引申
  • 選擇產業營利事業用電不漲電價
    拿人民的納稅血汗補貼產業營利事業便宜用電,劫貧濟富
  • 訪客
  • 選擇台灣的電價、水價及勞動力(勞工)比中國便宜
    是用人民辛苦的納稅補貼產業便宜的用水用電、使用便宜的勞動力,合法剝削壓榨勞工
  • 訪客
  • 美其名招商引資,台灣要拼經濟

    如果台灣的電價、水價是全世界最便宜
    勞動成本相較鄰近國家中國、日本、南韓、新加坡、香港相對便宜,台灣的青年就業人口勞工所得和外勞差不多
  • 訪客
  • 這種招商引資,等於是全民納稅供養企業財團,供養資本家,供養外商企業
    這是自由經濟?還是國家計劃經濟?
  • 訪客
  • 這種剝削壓榨本國國民勞動力的掠奪式殖民經濟是台灣價值?請問是哪一本偉大的經濟學教科書教的?
  • 因為年金改革,陳水扁的金孫不敢念台南一中.
  • 前幾天新聞,前總統陳水扁的金孫趙翊安推甄考上台南一中,但卻要改念私立高中..這應該是年金改革之後,公立學校教師的退休金縮水幅度頗高,很多軍公教人員不敢提早退休,只好混日子到65歲.趙翊安的父母怕台南一中的老師亂教,或者怕小孩變成老師對民進黨發洩怒氣的對象!

    2018年7月月13日新聞:民進黨政府的軍公教年金改革在2018年7月1日上路(包括銀行退休人員取消13%),各界認為年改減少影響消費,必定對產業造成衝擊;1名公務機關人事主管觀察說,原本想退卻因收入大縮水不得不留下來的公務員,因心有怨懟,打定主意混到屆齡退休,工作心態轉為消極的不乏其人,剛進單位者跟著有樣學樣,行政效率打折扣,這個看不到的胡亂年改後遺症才可怕。

    「年改打亂原本的退休規畫,休怪我混到退!」屏東縣1名7職等的59歲公務主管,目前月薪近7萬元,加上年終和考績獎金,年薪破百萬,原打算2019年申請退休,但年改後的月退俸約5萬多,年收入頓時少了約40萬元,因還有雙親要奉養,決定工作到65歲,他不諱言,心中那股對民進黨的怨氣,讓他的工作心態轉為消極。

    「天高皇帝遠,學蘇武牧羊,也沒啥不好!」一名屏東縣偏遠地區派出所55歲劉姓巡佐說,偏遠和超勤加給月收多近2萬元,原計畫2018年申請退休,但年改後退休收入大縮水,一對子女還在念書花費不小,乾脆窩在偏鄉派出所等到屆齡退休,說真得,心態變消極,連外出巡邏、查戶口都變懶懶的。

    1名人事主管說,因年改因素暫時不退的資深公務員,一聊到年改話題就情緒激動,多抱持份內的事做及格就好,若身為部門主管,對部屬要求也不多,剛進單位者也有樣學樣,現在大家嘴巴不說,卻心知肚明,行政效率勢必大打折扣。......

    趙翊安的父母都是醫師,趙翊安應該也會立志要當醫師.年金改革之後,公立大學教授的退休金縮水的幅度比公立中小學還高.趙翊安的父母怕小孩在國立大學被教授給找麻煩之下,必會讓兒子選擇就讀私立醫學系或牙醫系或出國深造(註:雖然中醫系都私立的且可考西醫牌,但有濃厚的中國色彩,與一邊一國的台獨理念相抵觸.).

    新聞寫趙翊安可能會去高雄就讀義守大學附設國際高中,他應該想在高中畢業之後直接甄試進入義守大學醫學系.30幾年前台中市育才街某公立高中的化學老師陳金城(與電影賭神之中那個跟巴拿馬總統有交情的賭王同名同姓)經常在課堂上向學生說:"你們不要因為分數不能考上醫科的第一志願台大醫學系,就把理工科的第一志願台大電機系填在第二,還是把所有的醫學系都填在志願表的前面,因為在醫院看診,沒有病人會問醫師您是哪間大學畢業的!"
  • 民進黨的年改廣告充斥隱瞞、吹噓、均貧
  • 民進黨從2018年7月14日起,公布電視廣告「改革挺台灣,年金改革篇」,扁馬都入鏡,表示他們都曾希望推動年金改革,結語是:「改革大家都說過,但只有我們(蔡政府)真正做到了」。 然而細看此廣告,有一些沒有說出來的祕密。

    廣告字幕連續出現二○一九年軍人年金破產、二○二七年教職員基金破產、二○三一年公務員基金破產的「恐懼訴求」,但隱瞞了二○二七年勞保也會破產的事實;而且軍公教三個洞加起來,遠不及勞保的洞大。至二○一四年止,勞保基金有高達八.三六兆負債,而軍公教全部在內,僅為二.三三兆,二者相差高達六兆!

    任誰都知道是哪個洞要先補,廣告都挑對自己有利的講,但這只限商業廣告,政黨廣告(尤其是執政黨)必須誠實,刻意隱瞞重大不利資訊,形成民眾錯誤認知,是不負責任行為。

    廣告結尾還自我吹噓說「改革大家都說過,但只有我們做到了」,這顯然是吹牛膨風。只敢動被認為幾乎不投給民進黨的軍公教,但不敢動綠色鐵票的農勞,這不應該說是「改革」吧?何況此次大刀一砍的軍公教退休金,並沒有徹底解決問題,只是延後破產而已,所謂的「改革」只有半套。

    「改革」應是在興利的基礎上,大家皆大歡樂,但此軍公教年金改革,是否違憲暫且不說,搞得哀鴻遍野,還有軍公教人員因抗議而摔死,實在不值得也不應該打廣告來慶祝,更不該拉陳水扁、馬英九來墊背。

    這個廣告影像無意洩漏的祕密,即全片都在老舊市場拍,人來人往,擁擠的空間,簡單的餐食、桌椅、碗筷,小尺寸真空管電視機,男主角鬆了領帶,沒有笑容,似乎在暗示我們將進入一個「均貧」時代,砍軍公教退休金,就是讓一部分的人先窮起來。廣告影像還有兩個年輕美眉(一大一小),看到軍公教年金改革的宣傳影片,小的綁兩個辮子那位露出詭異的笑容,似乎暗示民進黨搞爛經濟與弄垮兩岸關係,即使軍公教所砍掉的年金不會進入農勞的口袋,但只要讓農勞看到軍公教也變窮,就可讓農勞甘心繼續餓肚子挺台獨了!

    年金改革是爭議性議題,使用廣告進行民眾說服並不是好主意,雖然在立院表決前有許多論述攻防,但民進黨顯然並沒有接受反對者意見,軍公教越反對,則砍得越凶,像極了流氓勒索善良百姓!議題討論期間,「溝通」成為遮羞布,定案後再以廣告吹噓成果,以呼應蔡英文在全代會的誓師講話,自我定位為「改革者」,再將軍公教及其親友定位為「反改革者」。可見這支廣告並沒有反省與檢討,只是將舊資訊以文青語言包裝再銷售!
  • 訪客
  • 國家每年把這400億放在一百多萬軍公教身上
    在總體經濟的意義就是把這些錢投入國內消費市場,就會創造內需市場的有效需求
  • 訪客
  • 反過來說,就會抑制內需市場消費,打擊內需市場需求
    而事實發展情況也證明是這樣,最明顯受到衝擊就是國內旅遊市場
  • 訪客
  • 所以政府對於國民所得分配的相關做法是在打擊國內消費市場,打擊內需市場無益於國內經濟發展
  • 訪客
  • 但是政府一邊又說要拼經濟
    邏輯上是手段和目互相衝突矛盾的做法,簡單說又是在騙,是在欺騙社會大眾
  • 訪客
  • 政府所給的理由是說
    年金會破產,而且軍公教退休所得讓社會有相對剝奪感
  • 訪客
  • 但是請看相同的問題
    修法剝奪勞工每年七天國定假日,適用勞基法900萬勞工每年被刪減1千億元法定薪資
    (以行政院長公開發言表示107年5月受僱勞工平均每月經常性收入,每人每月總薪資平均為4萬9989元計算)
  • 訪客
  • 國家每年把這1000億放在900萬勞工身上
    在總體經濟的意義就是把這些錢投入國內消費市場,就會創造內需市場的有效需求

    反過來說,就會抑制內需市場消費,打擊內需市場有效需求
  • 訪客
  • 政府修法從勞工身上把錢搜刮給工商企業大老闆們
    此時就不會覺得讓900萬的勞工讓社會有相對被剝奪感?這又是另外一套邏輯?
  • 訪客
  • 前提也還是在拼經濟?
    解決勞工假太多,企業人事成本增加的問題?
  • 訪客
  • 但是符合所得分配正義?不是說要解決所得分配不均?要解決勞工普遍低薪過勞的問題?不是要留住台灣青年人才?要解決少子化人口急速老化的問題?
  • 引申
  • 政府做法不是選擇反其道而行?所以簡單說還是在騙!
    而年底的投票如果還被騙,我們也是自甘墮落,還能怪誰?
  • 訪客
  • 「創造內需市場有效需求」
    其實跟每一個市井小民的經濟生活都有關係
  • 訪客
  • 市民有錢購買商品消費
    買更多,商品需求增加,就會創造更多國內投資與就業,
  • 訪客
  • 有更多的消費需求,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市井小民就會賺更多錢,可以買更多
    讓內需市場經濟景氣進入良性的循環
  • 訪客
  • 反過來說,國家修法大肆搜刮人民的錢(可支配所得),把錢搜刮進國庫,把錢搜刮進入工商企業財團大老闆的口袋,讓國民所得分配不均更惡化,抑制內需消費就不利於國家總體經濟發展

    這不就是總體經濟運作的原理?
  • 呆丸哈哈哈
  • 到底誰在執政呀?
    2018-07-16 udn網路城邦 田英奇

    從台灣全面民主選舉以來,就發生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民進黨不管執政或在野,表現都像個在野黨;而國民黨不管執政或在野,卻都不像個在野黨。2016年民進黨上台,是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這種情形變了嗎?我看有限得很。
    先說國民黨好了,失去政權不說,被打到國會只剩下34席,可以說是慘敗了。但是當年民進黨只有27席的時候,照樣耍得虎虎生風,不是嗎?國民黨不敢打架,不敢霸佔主席台,不敢用機車鎖鎖門,不敢踹破部長的大門,只能用提案和議事規則擋道,那能擋得住什麼?誠然,你可以說國民黨天生就是沒那個「基因」,那也罷了;問題是街頭的抗爭活動,哪一個是你國民黨引領的?哪一個是你國民黨著力的?這個也怕,那個也躲,藉口一大堆,就是不肯把皮鞋脫下來換草鞋。難怪民進黨把國民黨看扁了,放在腳底下踩!
    如果說國民黨還有一點進步,那就是不再像陳水扁的時代當個在野黨還一天到晚憂國憂民。講句難聽的話,執政黨搞爛了,在野黨才有機會上台呀!當然,國民黨不再那麼憂國憂民,也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實力太弱了,無暇顧及國事,這倒是有點歪打正著。不過反觀民進黨,真的只能讓人搖頭嘆息,做得爛就算了,還一天到晚硬拗,怪天怪地怪前朝,成天講幹話,好像自己一點責任也沒有,真奇怪了,現在到底誰在執政呀?
    我有時候看政論節目,那些偏綠的除了罵罵柯文哲,罵罵文大宿舍,現在可以在馬英九被起訴的事情上大作文章之外,幾乎找不到話題可以談了。電不夠用,能不能談?年金成千上萬的訴願,能不能談?當然不能,怎麼談呢?到了比較中性或偏藍的節目,就更好笑了。每次一講到缺電,綠營民代就會像小學生背書一樣,把民進黨的非核家園理念復誦一次,強調民進黨在綠能上有多努力──雖然進步十分有限,而且追趕遙遙無期──然後說,我們還有五趴三趴的備轉電力,哪有缺電?可是當人家提到備轉容量至少應該15%,而且綠能要達到20%實在非常困難,為什麼不把核四當一個備用選項,而要損失這麼多錢把燃料棒運走?他們的標準答案就是:「當時是馬英九主張核一核二核三不延役,核四不商轉的!」
    天呀!你們民進黨一天到晚罵馬英九,好像馬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優點,怎麼這時候就「牽拖」到他身上啦?更何況馬英九明明是將核四「封存」,意思就是等以後想法改變了就可以「啟封」,安檢之後就能用,不是嗎?民進黨不去面對自己的問題,卻老是要說這是人家的主張,居然還說「國民黨支持核能的話,就寫到黨綱裡嘛」,這還真是好笑!人家要不要寫進黨綱,要怎麼寫,關你屁事?民進黨用盡千言萬語來辯護,能改變缺電危機嗎?
    年金改革也是一樣,不單是軍改倉促上路錯誤百出,退伍軍人怨聲載道;公教的訴願成千上萬,不只加重了司法的負擔,也凸顯了人民的不滿。民進黨的回答,就是這是改革必然的現象。我們看到這句話,就對民進黨的年金改革涼了半截。軍公教才數十萬人,就搞成這樣。用膝蓋想都知道,數百萬的勞保農保,民進黨是絕對不敢碰的,不僅僅是能力不足,應付無方,當然還有選票考量呀!
    民進黨修完法,好像事情就辦完了,拍拍屁股想走人了。至於這麼多荒誕的錯誤,程序的不義,民進黨一樣不是去面對他解決他,而是復誦「年金改革是馬英九任內也想做但沒做到的事」。是呀,人家沒做到,現在下了台;可這不代表你搞得一塌糊塗是對的呀!民進黨會說,我哪有亂搞;那好呀,認為自己搞得好,就別牽拖馬英九,你搞你的,跟他有什麼關係呀?
    總之,民進黨兩年的執政,只要出毛病的,都說那是前面人的規劃。這真的太好笑了!你是機器人呀?前面的規劃有問題,你不會改,還悶著頭照章瞎闖?果真如此,我換你民進黨執政幹嘛呢?
    昨天民進黨全代會,我聽見蔡英文痛罵在野黨,把他們打成「反改革」,說在野了仍「不知反省」。我看了哈哈大笑。蔡英文似乎昏頭了,沒搞清楚現在民進黨是執政黨耶!我若是認為我的改革得到人民擁護,那最好在野黨是在「反改革」,在「不知反省」!這樣子我執政黨一天天好起來,在野黨一天天爛下去,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我知道有好幾位非常支持民進黨的讀者在看我的文字,還常常把蔡英文的豐功偉績逐條放在回應裡,可以列出上百條!我一向民主作風,從不刪掉──可笑的東西刪掉,怪可惜的──這幾位讀者銷聲匿跡很久了,我很希望他們能再在下面列出蔡英文近來的政績,是教育呢?是治安呢?是農業呢?是外交呢?是國防呢?讓我們大家看看到底誰在執政,好吧?
  • 沒政績的柯文哲因刪除重陽敬老金而狂失老人票,只好選前多開電音趴來騙年輕人,更何況18趴遠比重陽敬老金還多!
  • 王世堅說柯文哲若落選,他願意理光頭以資慶賀.個人以為王世堅在2018年11月24日開票結束之後會理光頭的機率不低,其理由如下:

    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之親共言論,惹怒了深綠人士.柯文哲說支持者達到一些條件可跟學姐共餐(註:若達更高,那應該可在房間對學姐為所欲為?),讓中間選民覺得柯文哲華而無實.加上柯文哲舉辦電音趴,只顧及年輕人選票,而不在乎周遭居民的生活品質,這讓其他年齡層的台北市民對柯文哲反感(註:雨狗大住在內湖,前幾天夜晚也應該被電音趴吵到睡不著吧.)!柯文哲只會嘩眾取寵, 跟之前無黨籍的台北市長吳三連與高玉樹來比較,簡直是毫無建設政績可言(起碼五大案如今何在?!).

    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郝龍斌得到692085張票,丁守中要先能保住此票數.柯文哲上任之後,取消台北市的1500元重陽敬老金(註:不過住新竹的柯爸柯媽卻可各領2000元重陽敬老金),台北市政府在2017年9月首度舉辦重陽登山健走摸彩活動,原本估計只有約5000人參加,卻有約10萬名長者搶摸彩券而差點出意外(註:很像今年白沙屯媽祖回宮安座,因參與的信眾突然比往來還多,造成擁擠跌倒與險些互踩.).當時本人覺得這10萬名長者很可能在2014有支持柯文哲,因被取消重陽敬老金而心有不甘,而那時政論節目有說2018台北市長選舉,國民黨得票可從70萬張起跳.

    簽注運彩之時,若要賭兩隊在不含延長賽與PK的正規賽程總分,可由1.5與2.5以及3.5的各別大小而有不同的賠率.

    小1.5即兩隊總共只踢進0球或1球,而大1.5即兩隊至少總共只踢進2球.通常小1.5的賠率是賭總分之中最高的,有時可達到5以上,而大1.5的賠率經常不到1.1.

    小2.5(泛稱小分)即兩隊總共只踢進2球或1球或0球,而大2.5(泛稱大分)即兩隊至少總共只踢進3球,通常小2.5的賠率會比大2.5的賠率稍高.

    小3.5即兩隊總共只踢進3球或2球或1球或0球,而大3.5即兩隊至少總共只踢進4球.通常小3.5的賠率會比小2.5的賠率稍低,,而大3.5的賠率大都略低於小1.5.

    從1994年以來,民進黨候選人(or綠營)在台北市之票數與得票率如下:

    1994年直轄市長選舉,陳水扁得到615090票,得票率43.67%.

    1996總統選舉,彭明敏在台北市得到2274586票,得票率21.1%(註:幾乎都是深綠的).

    1998年直轄市長選舉,陳水扁得到 688072 票,得票率45.91%.

    2000年總統選舉, 陳水扁在台北市得到597465票,得票率37.64%.

    2002年直轄市長選舉,李應元得到488811票,得票率35.89% .

    2004年總統選舉, 陳水扁在台北市得到690379票,得票率43.47%.

    2006年直轄市長選舉,謝長廷得到525869 票,得票率40.89%.

    2008年總統選舉, 謝長廷在台北市得到690379票,得票率43.47%.

    2010年五都選舉,蘇貞昌得到628129票,得票率43.81%.

    2012年總統選舉, 蔡英文在台北市得到634565 票,得票率39.54%.(註:票數比2010蘇貞昌稍高,但得票率不如2010蘇貞昌,應該是泛藍幾乎全都出來投給馬英九.)

    2014年地方選舉,柯文哲得到853983票,得票率57.16%,當時他說自己是墨綠的.(註:當時因為連勝文太弱,一些淺藍轉投給柯文哲,加上軍公教被馬政府取消年終慰金,憤而棄權不投票給國民黨,更何況民進黨不顧憲法不溯及既往與信賴保護原則所砍除的18趴遠比年終慰金還多.)

    2016年總統選舉, 蔡英文在台北市得到757383票,得票率51.96%%.(註:雖然兩年前民進黨和柯文哲還沒決裂,但柯文哲效應早已減少,所以綠營整體2016在台北市比在2014少10萬票.)

    若扣除2014與2016,則對民進黨在台北市的得票率來說,彭明敏的21.1%是1.5門檻,李應元的35.89%是2.5門檻,陳水扁的45.91%是3.5門檻.依照足球小1.5的賠率通常是賭總分之中最高的,有時可達到5以上,而大1.5的賠率經常不到1.1,以及小2.5的賠率經常會比大2.5的賠率稍高.

    1996年總統選舉,民進黨彭明敏在台北市得票率是21.9%,這應該幾乎全是深綠選票.若2018台北市總投票還是跟2014一樣約145萬票,145 x 21.9%=31.7,即按照2014游錫堃在選前民調極不被看好卻還可拿比基本盤稍多之下,姚文智在2018至少可拿31萬票左右.2016年總統選舉,綠營在台北市得到757383票,現在民進黨的氣勢每況愈下,2018年綠營(民進黨與在2014宣稱是墨綠的柯文哲)在台北市的總得票不會超過757383票,即他在跟民進黨決裂之後,很有可能頂多54萬票左右.

    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姚文智的師尊謝長廷得到525869張票.也就是說,姚文智起碼要有他師尊約53萬張票的實力,才能讓綠營在選前發動棄保.如果姚文智比起他的師尊差太多,導致柯文哲險勝或高票落選,正如柯母所言"跟蔡英文互不相欠",柯文哲必定趁勢問鼎2020!(註:2016年總統選舉,朱立倫在台北市得到546491張票;2006年台北市長選舉,謝長廷得到525869張票.).

    其實在2014年,姚文智(or顧立雄)都可以打敗連勝文.只不過當時同為謝系的莊瑞雄在民進黨中常會舉薦柯文哲,才讓現在姚文智怨恨在心裡!中選會決議,2020立委選舉,新竹縣和台南市各增加一席立委,不過高雄市和屏東縣各減少一席立委.高雄市所減少的一席立委是管碧玲的選區(註:管碧玲在2012年提案刪掉軍公教年終慰問金,開啟民進黨胡亂年金改革.),而屏東縣所減少的一席立委是莊瑞雄的選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