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3)  

(刊於雅虎專欄)

昨天似乎又有一則關於房市的新聞,偷偷從太陽花世代雷達前溜走。此文為有俗稱東廠總管的金管會新主委顧立雄,偷偷調降「不動產放款資本計提標準」。或許這一長串的金融詞彙很艱澀,又拗口,搞得對房價敏感的「覺青世代」,又集體沉睡了。

如果沒記錯,台灣房市不是來到無以為繼的高價位嗎?九合一大選時,巢運不是率領一群無殼蝸牛睡在連勝文住家的帝寶前嗎?不是一對清流大學教授高喊台灣沒居住正義嗎?不是柯文哲與蔡英文選前都拿高房價作為國民黨的惡行嗎?

怎麼金管會偷偷推出這刺激房價的金融遊戲後,都沒半個人抗議?顧立雄還是踩在太陽花世代腦袋瓜上,高傲爬起來的綠營政客哩。他協助率領的挺仲丘、反核四、反服貿、反黨產、反大埔拆遷社運中,那一個不是與年輕世代、22K族群站在一起?

怎麼一當上金管會主委後,居然祭出一個偏袒資方、營建業、證券商、金融業的利多政策呢?金管會聲稱這是因台灣房價已來到谷底,為了支撐房市的活絡,「逼不得已」才推出的拉房政策。

問題是,他們說的都是錯的啊!台灣房價哪來的跌落谷底?根據內政部營建署公布的資料顯示,2017年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依然高掛在15.18的超標水位。也就是說,台北市民必須不吃不喝15.18年,才能負擔得起一間房屋。

277555161a62dbe2

這個數值比日本的12.68倍、英國的10倍,以及美國的3.26倍相比高出許多。新北市則有12.68倍,全國的均值則為9.32倍,均屬不合理範圍。北市的15.18雖比前兩年破16倍來的低,仍高出合理倍數甚多。

一般而言,5倍的房價所得比為合理範疇,但綜觀台北市的房價歷史,這個倍數已經幾十年沒出現在首都行情中。就連台灣均值也在2005年之後告別5倍數的房價所得比。

第三節+Basel+Π信用風險(Π)+步驟4:計算風險性之計提資本(C)  換言之,台灣房市仍處於極其不合理與過份高估的領域。但就因房價是被資產階級與利益階層所壟斷,一旦房市崩跌後,傷最深的就屬權貴與資產階級,因此專為有錢人辦事的「顧總管」,當然會幫這群人「喬一喬」。更令人噴血的是,就連巢運這幫人的臉書上,也不見金管會最新一輪的「拉房」政策。

至於何為調降「資本計提標準」;簡言之,就是為了增加流入房市的高風險資金,金管會人為的重新定義房屋貸款「風險係數」。這樣就可在不變動房貸品質、行庫逾放比、利率環境、總體經濟穩健度、平均薪資等情況下,人為降低風險的認定。

就想像,如果一位營養不良的乞丐,為了面子而打自己的臉充胖子。原本為考量自身安全,規定一天只能打30巴掌。但就因這乞丐的實質養分無法從三餐內補齊,為彌補消失的脂肪,大腦重新認定「巴掌安全係數」,從原本的一天打可30巴掌上限,增至一天可打32巴掌。

b5c36f8be93ba98ef3bacc6e35e44df5   614346_b98fb5391550ff4b_o     

注意喔,這位乞丐的體格、養分、熱量與脂肪比皆未提升,但就因安全係數被隨意重新認定,一天就應可多打兩下巴掌,讓臉變更腫、看起來更胖。但這是健康胖嗎?

同樣道理,蔡政府為了讓房市看起來活絡、讓貸款不逾放、讓空屋能售出,因此要求「顧總管」將合理的房貸安全係數降低,人為多放出13,468億元的風險資產額度,將這些資金流入房市中撐盤。注意喔,此時台灣的實質經常性薪資還是停滯在17年之前喔。

也就是說,台灣人民要拿17年前的實質薪資水準,購買比17年前貴好幾倍的房屋。試問,這個老鼠會能永續嗎?更不合理的是,此次的政策修正,也調降非自用住宅的貸款資本計提標準,銀行若在維持現有資本適足率前提下,可多出近1.8兆元,衝刺非自用住宅房貸。

換言之,這次的房市利多政策,並非針對無殼蝸牛,或是首購族而設計,很大部份原因,還是為了不動產投資客而特調的投機政策。否則為何還要鬆綁非自住的貸款成數?房價一旦再度走揚,傷的卻是最支持蔡政府的勞工、年輕人與無殼蝸牛族。看看這政府黑不黑心?

但蔡英文、顧立雄與金管會這幫炒房俱樂部,專為資產階級洗腳已非新聞。最令人傻眼的是,社會上居然沒一丁點的反彈聲浪。太陽花、巢運、社民黨與范雲複合體,還有一大串的國立大學教授,安靜的跟植物人一樣。台灣還真是奇妙。

延伸:

只會物色弊案,居住正義考鴨蛋!

林全不打房 太陽花又躲起來了

您不打房了?青山文哲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是趙藤雄們殺了孫中山?!

一秒解釋為何拼經濟為魯蛇製造機

再怎樣刑求彭14A 也都不會招的經濟實相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crcw75 的頭像
accrcw75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覺醒青年的「覺」是覺醒還是睡覺?
    2017-11-27 筆震論壇 筆震編輯室

    在台灣談政治,不要雙重標準,好像變成了奢望;尤其民進黨重返執政後,這種奢望,已經蛻變成一種強烈諷刺。這次勞基法修法,民進黨演出了比當年國民黨推服貿時更離譜的程序不正義;但當時佔領立法院的動能都不見了,連微弱的譴責都付之闕如。無怪乎網路上開始有人詢問,「覺醒青年」們到那裡去了?這個「覺」字,是覺醒,還是睡覺?
    如果不要雙重標準,其實很簡單,就拿最近發生的幾件事,就可以很簡單明白來評判。第一,上一次立法院表決前瞻預算,到這次審議勞基法,民進黨都強渡關山,從「一事不二議」到「不復議同意書」,都是民進黨徹底違反程序正義精神的「發明」;較之當年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半分鐘內就將服貿送出委員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林飛帆與陳為廷等當年可以衝進立法院,何以如今靜默不語?
    第二,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的「獨家專訪」,侈言「中小企業是民進黨政治基礎,修勞基法是黨內是否該調往中間的路線問題」,直接打臉「勞工是心中最軟那塊」的蔡英文總統。媒體人有聞必錄,猶如爪牙,完全不論政院副秘書長身份與發言是否相稱,也不批評其嗆立委林淑芬的離譜行徑,那也罷了;但執政路線與政治承諾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何佩珊是代表賴清德還是蔡英文?理應最計較的覺醒青年們,何以也沈默以對?
    雙重標準在民進黨執政後,不知為何,特別顯目,不僅所謂「覺醒青年」。國防部長馮世寬痛斥美國「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詢問失蹤的幻象戰機飛行官是否可能投共,揚言不再邀請採訪,引發台灣記者協會抗議。但慶富案爆出「到蔡英文總統府喬廿四億元」的錄音帶檔,總統府怒斥報導的中國時報「捏造」並要求道歉,事後證明中時有所本,總統府裝聾作啞,記協反而一片靜默。
    筆震社論曾委婉提醒過,以「反黑箱」程序正義起家的太陽花學運,事實上並沒有誠實告訴社會,他們真正反對的不是程序正義;否則何以如今採雙重標準?如果太陽花學運及其鼓動激發的「覺醒青年」無法堅持同一標準,等歷史沈澱,不但無法受人尊敬而銘記,反而會淪為某個政治力量的側翼;屆時理想破滅,覺醒變成睡覺,難道不是辜負了當初滿腔熱血衝進立法院議場的那一種感動?
    執政永遠是硬道理。民進黨做為一個追求權力的強大政治機器,只要能延續執政,昨是今非也沒什麼好丟臉的;因此就算急轉彎改變政治立場,如何佩珊那般神態自若的發言,原本也不需要泛道德化苛責。只是可惜了太陽花學運與當初信仰追隨的人,如果無法如同徐世榮教授那樣始終堅持同一標準、進而去批判省思背離理念的革命者,無論是太陽花或是覺醒青年,最後終究只是南柯一夢。資深媒體人吳典蓉形容太陽花學運又是一個「被偷走的革命」,信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