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bb772-d0da-4498-ae78-9a0ae413d744  

(刊於東森雲論)

上週台灣各地或許是因長年過度開發,或因地基遭歲月的啃蝕,隨著卡努颱風的外圍影響,多處深受豪雨所害。台東知本某飯店餐廳成野溪、汐止社區深受山崩之害、宜蘭路基遭洪水掏空連車帶人被捲入河裡。這些景象,酷似蔡政府掏空中華民國地基的序曲。

由於來自美國與中國大陸各方的壓力,就算獲得壓倒性勝利且占國會多數優勢,民進黨依然不敢大剌剌的修憲,宣布台灣獨立。但這令人心癢癢的慾望,依然潛伏在獨派心中,於是狡猾的政客只能如駭客破解操作系統般,四處於體制中找後門鑽。

迄今為止,這個國家級駭客案中,最成功的部門就屬教育部。撇開它把髒手伸入《國語日報》的操作,這個以會養會的政府,前年靠核銷發票養大了反課綱的「覺青」,去年趁勝追擊,靠著「年改會」、「司改會」先是掏空司法地基,續用「課審會」掏空教育地基,好趁著下一場「民粹暴雨」來臨時,沖垮中華民國這個礙眼物。

正是這個原因,台灣才會在近兩年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一連串體制外的會議。如果有個國家級的心理醫師,能一窺台灣執政黨的潛意識,那這位醫師肯定會說:「這些會議,是一個『功能性障礙』的政黨為滿足無法獲得的慾望,所衍生而出的替代品。」

但別小看著些替代品,要掏空起中華民國的地基,這些體制外會議的破壞力還真是不容小覷。因為這些會議具有「繞過憲法」的通天本領,能直接從菜市場網羅不稱職的「駭客」,協助掏空國家地基。

20150802-100594_bm  156  d1218129  

像是一個原應超然的「年改會」,竟請李安妮、馮光遠等親綠政客擔任委員,其中「青年代表」的台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北學聯)理事長何世昌,則為《自由時報》記者。這群人的代表性自始有失公允。

此外,「課審會」則從反課綱學生那兒找來一群涉世未深、不懂專業的「天然獨」,負責審議教學內容。不久後,「年改會」將成功顛覆《憲法》中明定的「五權分立」架構,使立法院的職權凌駕於考試院之上。

22549732_1348721668558699_3640259913867890324_n(圖說:收工!) 

更令人髮指的是,「年改會」這個駭客機構,將《憲法》中的信賴保護原則,以及法律不能溯及既往等基礎給啃蝕掉,嚴重侵蝕中華民國政府的公信力。

至於「課審會」,或許有人會說既然課綱是編給學生讀的,為何「自己課綱不能自己審」?這就來到了一個財政學的古老辯論:到底人民可否允許對所有事務公投?比方說納稅事項可否列入公投事項?照理說,一般老百姓很有可能會選擇不納稅。倘若不納稅成合法選項,那該國的稅收要從何處來?相信不出一年時間就將面臨破產危機。

同樣道理,賦予尚未入社會的覺醒青年審課綱的權利,未來諸如微積分、週期表、三角函數、中華民國《憲法》等也恐將被棄如敝屣,替代的則是臉書、英雄聯盟與日韓劇,台灣還會進步嗎?

更何況,蔡政府旗下的「課審會」委員,是由行政院提名、立法院同意的「駭客機構」,專門繞過教育部的操作系統,加上反課綱學生的政治色彩又十分鮮明,這個會議的組成,可謂一個小型的民進黨團,相信經表決過後的教學內容,將十分政治化。

換言之,這些都是獨派色彩濃厚的成品,用來規避民進黨無法實質制憲,更改國號的駭客操作。且多年後,教育部所頒布的課綱內容,也將很難看到中國歷史、地理、古詩、文言文,乃至一中憲法的內容。待「民粹暴雨」一來,就會發現中華民國的地基頓時被沖垮成野溪。屆時誰還需要修憲正名?那可是要挨子彈的耶!還不如靠這群課審會的駭客「覺青」,搞個安全政變。

最棒的是,只要表決內容不符合「覺青」之意,就可一哭二鬧三燒炭,大喊:「大林,我們對不起你!」直到結果滿意為止,大人又能怎樣呢?

 延伸:

韓國人看「撒」回課綱後長嘆:難怪多被統治15年!

世大運邏輯 P是否該稱台大鬧事者「王八蛋」?

有這款老婆與老共的伙食 李明哲寧可被關一輩子!

天然獨:「為了人民幣,拜託請統統我」!

裸體、屍體、與媒體,後太陽花三體方程式

與其爭辯課綱,不如思考誰在暗房中竊笑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