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ZNtq3CMAEM71H  

(刊於東森雲論)

賴清德內閣準備於本週五(9/22)赴立法院首次備詢。這次的內閣異於林全團隊,將以「執行內閣」著稱,核心以「拚經濟」為主軸。既然要拚經濟,就讓咱們來看看他的財經搭檔––施俊吉吧!

不看還好,細看後還真令人噴鼻血!根據施俊吉在太陽花期間的言論可以看出,他的財經主張不出:老掉牙的「貶值拚出口」、快過時的緊抱老美大腿,還有最一項的「妖魔化老共」等三大政策。

何謂老掉牙貶值?這可謂台灣自彭淮南擔任中央銀行總裁以來,「台勞」之所以爆肝的主因。怎麼說因為所謂的貶值,就是「自貶身價」,也就是將台灣勞工的行情「人為看衰」讓美國爸爸、歐洲媽媽、日本姑姑們,以沒人性的價格將「台勞」當奴隸般提領肝細胞。

一般而言,像台灣這樣的出口大國,本國幣值早因大幅賺進美元而升值,美鈔則會因供給過剩而貶值。如此的匯率政策,會讓台灣的國際薪資行情看漲,讓美國的購買力看跌。然這樣的金流循環會有個問題:因為美國佬不愛工作,只愛靠自家的央行印鈔買舶來品,這又會讓美元更貶,新台幣更強,最後傷到美國人的購買力與竹科的代工力。

269_cartoon_110_dollar_bill_small_over  那該怎辦呢?此時美國人只要逼彭總多印些新台幣,「人為」的將代表台灣據購買力的新台幣匯率壓低,且積極購買美國爸爸所出品的國債,就能讓老美那些坐在電視機前的「沙發馬鈴薯」們,在不用多幹活的情況下,用美鈔買台灣人爆肝換來的筆電。

這就是施俊吉所稱「台幣貶值7%等同與世界的自由貿易協定(FTA)生效」這句鬼話的真諦。雖然貶值的確能增加竹科這類出口大廠的價格競爭力,但這只是在Cost-down上耍花樣而已,對於企業的人才培育、勞工待遇、營運競爭力、產品多樣性與技術Know-how上,可完全沒幫助。

反讓「慣老闆」們只會要求央行貶值,搞無差別、無創新的「草莓式Cost-down」,卻持續延誤企業應投入的製程研發、產品創新、企業生產力與產業結構轉型。

更嘔的是,如此政策下犧牲的成本是什麼?就是動不動就被罵「草莓族」的「台勞」,他們的購買力下降啊!也難怪「台勞」的實質薪資一直卡在17年前,央行大量囤積外匯存底,也就是美債的當下。 

GettyImages-511823291-1--57ced97a3df78c71b643a27d  這就來到施俊吉常用的第二個招:「緊抱老美大腿」,也就是他大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最終成形時,台灣自動成為會員」的鬼話。各位可看到,為何台灣會被強迫購入美債、美元與美股?因為所謂的TPP倡議,原本就是歐巴馬時期,老美用來圍堵老共的貿易暨金融武器。

這是在逼「台勞」犧牲購買力、多買美國資產,撐起美元這垂死的帝國外,還能將老共給排除在世界貿易與金融體系之外,進行美元帝國的全球維穩計畫。然後呢?然後TPP就死掉了!還是真的死掉了。不信就請看各大報,如今還有誰在談TPP?

新總統川普為了「美國優先」政策,已宣示將不沿用歐巴馬版的TPP,改以「雙邊貿易」為主軸,也就是說,還好馬政府時期的經貿官員中沒有施俊吉瞎攪和,不然,當時若不趕緊與對岸洽談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與細項的「服貿協議」,那馬總統這幾年的薪水不僅白領了,也會讓台灣蹉跎了8年。

反觀與TPP相對應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乃至於「一帶一路」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莫不是老共將TPP當作假想敵的回馬槍。更重要的是,TPP胎死腹中,後者卻日益壯大,國際上更陸續傳出各國將拋棄美元,改以人民幣當作貿易互換、原油期貨與黃金交易用的貨幣。

這即來到施俊吉的最後一個主張「服貿滅台論」。說實話,台灣其實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繼續綁住美元這垂死的貨幣,就會慢慢滅亡了,那需要服貿?首先,老共才是台灣最大貿易國,約占40%出口比例。不與對岸展開貿易對談,根本就是捨本逐末。

其次,川普與歐巴馬剛好相反,準備執行「弱勢美元」政策。我們辛苦凹「台勞」購買力所囤積的美元,今年已崩了10%。若以4,400億美元的外匯存底換算,「台勞」們不吃不喝,光躺著就有快有1.4兆新台幣被蒸發掉,幾乎等同台灣一年的中央預算,或兩個民進黨版的「前瞻計畫」!

換言之,全球將迎向一個「美元霸權隕落」的時代,然施俊吉這位頭殼不清的拚經濟官員,居然還希望台灣繼續犧牲「台勞」的鮮肝,大買美元貶台幣,加入以TPP這垂死的貿易倡議,反對以人民幣為主流的「服貿」、RCEP,乃至一帶一路倡議。如果這不是腦殘,什麼才是腦殘?我可不可以捐出一年的稿費,請他不要上班?

延伸:

台日為美加工爆肝 中國卻解脫了!

14A:殺人於無形的暗器

說人民幣崩潰的先崩潰 老共瞞天過海的去美元戰術

外媒認證 台灣再怎樣哭就是贏不過韓國

賞櫻車元兇:政客、央行與慣老闆

人民幣急貶為台灣核彈? 空心蔡恐搞錯方向!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can
  • 這篇文章較難判斷其真偽
    我不是學經濟的
    但美國強了幾十年上百年
    不持有美金改成人民幣
    究竟還是很令人猶豫的事
    也難怪一切跟著美元走的理論到今天仍是有很大市場的
  • scan
  • 剛看到的消息: "東芝記憶體 確定賣給美日韓聯盟"
    版主曾說會賣給郭台銘
    這個預測錯了
  • 民進黨對警界大調度是為了讓2020蔡賴配不被柯文哲給打敗
  • 今天新聞:針對前幾天嘉義縣山區立委陳明文對嘉義縣長張花冠強行摟肩的事件,張花冠已到嘉義縣警局報案,要控告陳明文對她強制猥褻!

    現在柯文哲已經形同跟民進黨撕破臉,倘使柯文哲當時針對國案安秘辛在跟蔡英文訴苦之時,順便把臉靠在蔡英文的香肩上哽咽哭泣(把自己當成像邱太三一樣是蔡英文在大學的直屬學弟),蔡英文極可能羞憤到台北市警局對柯文哲提出強制猥褻的控訴!畢竟張花冠是守寡的單身婦人(註:張花冠的老公是涼椅大王曾振農,幾年前曾振農在柬埔寨經商之時出意外而慘死異鄉.),蔡英文有可能是臂上守宮砂還在的未婚婦人,在普世想法,未婚婦人要比守寡的單身婦人更要重視名節!

    以前三立新聞台某個政論節目,曾提到台南某個想選2018市長的女立委和當地某個男性地方民代之關係是「鴛鴦水鴨」.台灣有句俗諺「鴛鴦水鴨、粉鳥斑甲、冤家相扑」,這是形容男女結婚之後,隨著時間一年一年的過去,兩個人的感情逐漸惡化,更完整的說法是「第一年鴛鴦水鴨、第二年粉鳥斑甲、第三年就冤家相扑」。

    「鴛鴦水鴨」鴛是公的、鴦是母的,總是一公一母同時出現,水鴨的情形大致上也是這樣,所以「鴛鴦水鴨」就形容夫唱婦隨感情甜蜜融洽;「粉鳥」是鴿子、「斑甲」是斑鳩,鴿子的體形和班鳩差不多,但是兩者完全不同,不可能一起飛翔,故用來表示『道不同不相為謀』,形容夫妻兩人維持表面的和諧,但是卻各走各的沒什麼交集;「冤家相扑」吵架和打架,是夫妻最糟糕的相處模式。「第一年鴛鴦水鴨、第二年粉鳥斑甲、第三年就冤家相扑」就形容有些夫妻的感情一年不如一年。

    『結婚是戀愛的墳墓』或者『相愛容易相處難』表示連夫妻相處久了新鮮感會消失,濃情密意也會逐漸消退,更何況是只憑利益而相結合的男女呢!由此來看政壇上男女政治人物之間的分合關係,陳明文vs張花冠以及柯文哲vs蔡英文,他們的愛恨情仇何嘗不是「鴛鴦水鴨」嗎?

    民進黨已經警覺到不管2018的選舉結果如何,柯文哲都會參選2020總統.倘使柯文哲在2018連任台北市長,則更加強他在2020邁向總統府的氣勢.即使柯文哲在2018無法連任台北市長,回想1998陳水扁台北市長連任失利的當晚,那時陳水扁的競選總部才發布陳水扁的岳父在選前過世的消息,而當陳水扁在龍山寺發表落選感言之後,就抱著下半身癱瘓的吳淑珍進入競選休旅車的那一幕,當時不知讓很多民眾留下不捨的眼淚.

    試想:如果2018柯文哲連任台北市長失利當晚,那時柯文哲的競選總部才發布柯文哲的長輩在選前過世以及柯文哲的老婆陳珮琪肺腺癌復發的消息,而當柯文哲在龍山寺發表落選感言之後,就抱著氣若遊絲的陳珮琪進入競選休旅車的那一幕,相信更能為柯文哲在2020選總統之時凝聚更多的婦女票與同情票!

    記得在1998年北高市長選前,當中正大學電機系教授朱元三提到台北市的選情,他對馬英九嗤之以鼻,並認為陳水扁贏定了!在1998年選後的新新聞,總編輯認為陳水扁已無任何官位,連戰在2000年邁向大位之路從此平坦順利.

    昨天新聞,民進黨說即使2018選輸,都要派自己人參選台北市長(即只要不是柯文哲當選即可).換言之,民進黨認為蔣萬安現在對該黨來說,只是疥癬微患,頂多只用那個出身國防的趙姓軍醫在電視廣告所推薦的療X舒來處理即可.但是柯文哲已是變成民進黨續絕存亡的心腹大患,必用化療或標靶治療來予以根除!民進黨覺得2020迫在眉睫,而即使未來又出現有個總統叫蔣公,但最快也是2028的事情.

    民進黨在輕重緩急的抉擇之下,現在就要立即處理在2020的主要敵人柯文哲,而次要敵人蔣萬安最晚等到2027才需要處理.於是民進黨藉世大運開幕式鬧場事件為藉口,讓警界大搬風,台中市長林佳龍屬於泛英派,民進黨改讓台中市警察局長陳家嘉轉任台北市警察局長,就是方便在2018監控柯文哲與搜集柯文哲的選舉情資,以方便姚文智勝選.高雄市長陳菊屬於新潮流,民進黨讓高雄市警察局長陳家欽升任警政署長,就是方便在2020監控柯文哲與搜集柯文哲的選舉情資,以方便蔡英文連任!
  • 呆丸哈哈哈
  • 回味施俊吉那些奇特的經濟見解
    2017-09-13 風傳媒 呂紹煒專欄

    內閣改組,施俊吉出任行政院副院長,肩負的是內閣中財經事務的「領導」任務。施俊吉過去在財金見解上是「迭有創新」,讓我們一起來回味一下。

    台幣貶值7%等於與世界各國簽署立即生效的FTA

    施俊吉最「膾炙人口」的經濟新見解,是在2014年服貿318學運期間,在一場「服貿怎麼簽?台灣怎麼顧?」的座談會上提出。他提出的短期經濟對策是:若能自台幣兌美元30元降至32元,就能使台灣出口品價格全面下降7%,等於與世界各國簽署立即生效的FTA。這是一個既對匯率兩面刃效果無知、也不明白FTA(自由貿易協定)意義、更對國際金融實務無知的「新見解」。
    匯率的高低,對進口與出口、對國內民眾的財富(以消費能力計算)、還有物價等,都有不同的正負影響與效益。台幣貶值7%,出口商似乎提高出口的(價格)競爭力,但對進口商而言則是進口成本增加;台灣能源98%靠進口,油、天然氣上漲所以電也會上漲;民生物品方面,台灣有許多進口商品,從麵粉到奶油再到各類食物,全部都要上漲,所以對民眾而言,是生活成本增加、消費能力下降(等於財富縮小),整體而言,則可能出現輸入型通膨。

    央行驚嚇問:中研院怎有這種研究員?

    這種匯率的雙面刃效果,大概是大一經濟學念完─最遲大二、三念完貨幣金融學後,就該知道。但貴為曾是經濟系教授的施俊吉,顯然已「超越」此階段。
    而全球的政府與經濟學界,無人把貨幣貶值與簽FTA相提並論,因為兩者意義完全不同。FTA是兩國彼此降關稅(大部份的長期目標都是95%要降到零關稅),其效果讓彼此的商品進入對方市場有高於其它國家的價格競爭力(因為其它國家要課關稅),這與貶值是完全不同檔次的事情。
    實務上,施的貶值說更是無知;匯率貶值可一不可再,而且其它貿易對手國也會藉貶值沖銷其影響;如果施俊吉的說法正確,貶值7%就等於跟全球簽FTA,這麼好棒棒的事,大家為什麼不作?全球各國花了無數心力、談判經年最後簽了400多個FTA,韓國費盡心思與全球各大經濟體簽下FTA,豈不都蠢斃了?依照施的正解,就貶值個7%就萬事解決了嘛!
    施俊吉此說一出,曾震撼央行,央行高官碰上中研院的人時就訝異的問:你們中研院怎麼有這種研究員?至於這是推崇還是貶抑之意,則要再研究一番了。現在施俊吉已是財金「領導」,而台灣對外的FTA仍無解,不知他是否會要央行研究一下「與全球馬上簽訂FTA」(貶值7%)的計劃?
    同樣在反服貿時,施俊吉接受媒體專訪時說,「TPP、RCEP分別由美國及中國主導,雙方相互較勁,10年恐怕都不一定能夠成形。」這是2014年4月講的話。但2015年10月TPP就完成談判,現在由各國政府批准中,雖然後來美國退出,但還是能在2018年上路,施俊吉顯然「看錯了」。

    台灣福氣啦,可自動成為TPP會員國!?

    更勁爆的是在同篇訪問中,他說:「TPP是APEC的終極,台灣已是APEC的經濟體,TPP最終成形時,台灣自動成為會員。」這是一個完全錯誤又荒謬的說法,何時有「TPP最終成形時,台灣自動成為會員」的規定?有這麼好康的事,那些先談判談到死去活來的12個TPP會員國是談辛酸的嗎?更何況,施俊吉難道不知TPP是老美主導要「重返亞洲」、抗衡中國崛起的利器嗎?如果TPP成形後APEC會員國自動成為會員,那中國也自動成為TPP的一員囉?老美不是白忙一場?
    事實是除了TPP現在12個會員國外,要新加入者必須向其申請,得到各國接受;然後展開與各國的談判(要繳頭期款的意思),最後與所有會員國完成談判後才可能進入。施俊吉是否有意跟日本談談,基於台灣是APEC會員國,明年就讓台灣「自動成為TPP會員國」的提案?
    此外,對FTA的關稅減讓,施俊吉也另有創見,詮釋角度相當奇特。他雖然承認免除關稅可使外國人多買台灣製品,卻又說:FTA是可獲得關稅減免優惠,但關稅是外國進口商在進口台灣產品時,付給該國海關的租稅,直接受益者是外國進口商;所以馬政府宣稱ECFA可替台灣節省3千億元關稅是錯的,所謂中國「讓利」其實是讓給自家的進口商。
    依照這個「神邏輯」,台灣不必跟任何經貿往來國談關稅減讓,因為「讓利」獲利的都嘛是對方的進口商。所以那些談關稅減讓談到昏天暗地的國家都是腦袋燒壞。按施俊吉的處方,根本不必談FTA,「提高產品競爭力就好了嘛」──說這話顯然就是「吃米不知米價」。
    2015年1月,在朝野針對高鐵財務計劃展開攻防時,施俊吉也與綠營的會計師張兆順一起出面表達綠營的立場。施俊吉說,他支持接管,這樣高鐵每年營運盈餘200億元就可進入國庫。而且他說,高鐵特許期延長40年,其價值在資本支出前相當於8000億新台幣,在考慮資本支出後,淨價值相當於5000億新台幣;這等於說,交通部的計劃是「將此8000億元利益輸送給現在有權利增資高鐵的特定對象」。

    錯把現金當獲利,高鐵淨現金流可進入國庫?

    這也是一種相當奇特的「會計新見解」;依照其說法,變成一家公司經營產生的淨現金流都能歸為獲利。如果帳可以這樣算,全台的企業一定歡喜死了──收到的現金都是自己的獲利,那些貸款的還本利息及水電辦公人事及許多其它支出都不必看,設備折舊也免攤提。這種觀點確實是開全球之先河。施俊吉已是政府的財金領導,是否要在國內推動這種「現金流即獲利」的會計準則?
    施俊吉在2014年時也曾以《全台灣最賺錢的銀行》為文,討論有關國內人民幣清算制的問題。除了指中國的中銀(負責台灣人民幣業務)轉手貸出即有就有3%的獲利,同時推算出因此「台幣(1.03兆元)則流往中國,流往中國的台幣,最終將變成人民銀行(中國的中央銀行)的外匯存底之一部份。而人民銀行在獲得這筆台幣後,可以將它存入中國銀行,中銀再將這筆資金交給台北分行運用,放款給台灣的客戶……。」

    台幣如何流出1兆元?

    他進而對到這個結論:「故事尚未結束:兩岸服貿協議如果通過,中國服務業就可以參進台灣市場,或新設事業,或購併本地廠商;其購併之資金,只需向中國銀行台北分行融通『台資』即可,根本無須從對岸匯入『中資』。 」「屆時它就會有能力擴張到1兆元以上(中銀台北分行三月底的資產總額是1.2兆元,而非央行所言的125億元)。1兆元能買1萬家市值1億元的公司,或100家市值100億元的公司。想像一下,如果發生,我們的未來是何景象?」
    雖然施俊吉曾當了幾個月的金管會主委,但顯然對金融實務這種「形而下」的事務不甚了解。台灣銀行吸收人民幣存款後,與中銀之間是是同業存款,不是中銀吸收的存款,因此不可能作為商業貸款放出去,只能到拆款市場上拆放,拆款市場能得到0.4%左右的獲利就算好了。
    此外,民眾拿台幣換成人民幣存款,台幣是由國內銀行吸收,看不出這1兆台幣要如何流到北京去,人行再怎麼樣都不會有1兆元台幣,更不會把這台幣當「外匯存底的一部份」。而且,銀行間人民幣、台幣換來換去,最終其實都是「美金來、美金去」,台幣要如何流出?

    蔡政府拚創新,「創新經濟見解」受青睞?

    至於最後危言聳聽的說中資可借出這1兆元,「買1萬家市值1億元的公司,或100家市值100億元的公司」,更是純屬笑話;施俊吉似乎完全不曉得,中資在台灣投資、買企業,有嚴格限制、更需要審批,那能輕易「買1萬家公司」?
    換個角度看,如果台灣完全未限制中資買台灣公司,以中資肥厚的家當,單是中國4大銀行每年獲利加總可達1200億美元左右、約台幣3.6兆,要買台灣公司實在不必靠台灣銀行吸收的這1兆元啦。從國銀接收人民幣存款牽拖到此,倒也相當「厲害」而富想像力。
    施俊吉其它的財經新見解,就不再多說。經濟學界對蔡政府請出其擔綱演出財經領導,頗為不解;也許是因為蔡政府就是要拚創新,所以這種有「創新經濟見解」者最受青睞。或許未來,外界還可聽到不少經濟新解而「增廣見聞」,這也是賴清德的財經內閣最值得「期待」之處吧!
  • 呆丸哈哈哈
  • 賴清德的答詢 呂秋遠:褻瀆獨派、污辱統派
    2017-10-07 08:41 蘋果即時 呂秋遠(律師)

    「這個,跟許委員報告:就是其實之前我接受委員指教的時候已經有清楚報告,就是說臺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沒有另外再宣布臺灣獨立的必要。」這一段話,是賴清德院長在回答許毓仁委員質詢時,對於台灣需不需要宣佈獨立的回應。然而,這一段話從事實與邏輯上來說,卻完全不通。就現狀而言,台灣就是台灣,中華民國就是中華民國。台灣如果跟中華民國完全重疊,那麼1911年那場推翻大清國的革命,所建立起來的中華民國又是誰?中華民國,就是從1911年定都南京的國家,領土面積曾經高達1142萬平方公里,「號稱」北達薩彥嶺、南至曾母暗沙、西從帕米爾高原、東到黑龍江的秋海棠,人口至少有10億的中華民國。
    一個國家的領土與人口,如果可以從1142萬平方公里縮小為3.6萬平方公里,又可以從10億減少到0.23億。這個國家成立的時候還沒有台灣,後來竟然可以直接等於台灣。從中華民國沒台灣,到中華民國在台灣,最後變成中華民國是台灣,這種偷渡的邏輯與事實怎麼會正確?
    這種邏輯與事實,大概與統一促進黨與新黨所主張的想法相同。他們口口聲聲要愛中國,而把中國等於中華民國。但是他們在遊行時,拿的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旗,慶祝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10月1日國慶。當台灣人質疑他們叛國,他們就會說「愛中華民國」。所以邏輯上同樣使用偷渡的方式在詭辯:中華民國就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中國,所以中華民國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旗等於青天白日旗,反正都是中國國旗。在他們眼裡,這面中華民國國旗早就在1949年消滅,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正統中國。但是他們又很有臉的到中華民國的檢察署,告發賴清德涉嫌內亂罪、背叛中華民國。
    那麼台灣呢?台灣不見了。他們兩邊都用偷梁換柱的方式,把台灣藏在中國的符號裡。
    對於行政院長而言,他不應該認為台灣就等於中華民國。難道巴塞隆納人當上了西班牙總理,就會認為加泰隆尼亞等於西班牙嗎?他可以承認自己是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他支持台灣獨立,也有獨立的必要,但是現狀還不適合變動。他現在認為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那麼中華民國的忠烈祠該不該放進鄭南榕?
    愛台灣的鄭南榕,不會承認中華民國「就是」台灣;愛中華民國的陸皓東,也不會認為中華民國「只是」台灣。賴清德這樣的說法,對於獨派而言,是種褻瀆;對於統派而言,又何嘗不是污辱?
    政治必須考量現實,也必須妥協;然而賴清德的說法,卻比西班牙治下的巴塞隆納自治政府還要慘不忍睹。你可以暫時屈服於現狀,但是你必須保持希望。如果把希望等同於現狀,那麼政治與人生還有什麼努力的目標?當他說台灣不必宣佈獨立,因為台灣已經獨立、名稱是中華民國,又怎麼對得起其他為了這兩個不同的體制拋頭顱灑熱血的人?不論是鄭南榕還是陸皓東。
    政治有現實,但也要有理想。賴清德可以坦承「身為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基於種種的複雜現狀,很難立刻宣布台灣獨立」;但是如果直接說「台灣不必獨立,而且名稱叫做中華民國」,這不僅不是現實,更欠缺理想。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