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hebdo-cover2  

上週遠在歐洲的巴黎市發生了一起恐怖攻擊事件,對象是一家不大入流的諷刺媒體『查理週刊』。公司的12名員工遭行刑式處決,巴黎街頭也上演了幾齣喋血事件。事發後,全球主要國家領袖,為了捍衛言論自由,紛紛造訪法國,表達自己的立場。

不久後,就連八竿子打不著的台灣文人雅士圈,也開始跟著複誦『我是查理』的口號。談論的內容好似對言論自由的崇尚,真如捍衛性命般重視。但台灣真要支持言論自由,那在複誦『我是查理』的當下,請問你敢不敢喊:『我是郭冠英?』

沒錯,一個幾乎當作過街老鼠人人打的無業遊民,在任職新聞局20多年後,因用了一個匿名的帳戶,講了些部份民眾不愛聽的言論,最終被炒魷魚。退休金不斷被追殺,目前的行蹤則是個謎,就怕哪天上了報紙,又會惹來一身腥。

先不說公務人員,不用真名、在下班時間發表『不正確』言論,算不算違反公務人員行政中立;就算違反了,郭冠英的懲罰是否該如此的重?

20140421190734600我之前有分析過郭的言論中,撇開幾個較為爭議的內容,其中的「台巴子」、「高級外省人」幾乎都屬調侃性質的語言,有點大腦的,都會看出不是直指台灣人的卑劣,而是解構某種台灣亂象。

但對言論雅量不深的台灣民眾而言,只要聽到稍加不悅耳的論調,就會好像小學生被人罵羞羞臉般,防衛機制開始上膛,誓死毀滅不願聽到的聲音;而且趕盡殺絕、不留後路,把台灣人厚道的本性拋在腦後。

反觀遠在巴黎的『我是查理』事件,一個極盡能事挖苦被壓迫族群的雜誌,出刊時沒遇到任何阻礙,就算內容違反許多『族群敏感』的要素,且對宗教議題極度不留餘地,法國人民仍然容忍這媒體的存在。

1509075_489003134570791_3396880837345693015_npope iqLqZ7b8TPlmz   

這家雜誌為了標新立異,明明伊斯蘭教徒反對將偶像擬人化,『查理週刊』依然將穆罕默德脫個精光、將教宗畫成戀童癖、將上帝與耶穌排成肛交姿勢,這與范蘭欽的「台巴子」相比,「查理週刊」應該會認為只是個小兒科吧。

測試自己對言論自由最好的試金石是,如果別人踩到你的紅線時,是否依然有容忍的雅量?講遠在法國的三流雜誌不能算數,那是別人的痛處、別人的矛盾、別人的信仰,燒不到自己,所以才會跟著鸚鵡般的複誦「freedom of expression!!

如果是自己的痛處,你會如何處置?請問在大喊『我是查理』的同時,你願意喊『我是郭冠英嗎』?怕怕的吧,又在怕什麼呢?你的心中是住著什麼樣的警備總司令?!你不需要同意別人的言論,但你敢誓死捍衛你不同意的論調嗎?

延伸: 

台灣有言論自由、你是否敢自由言論?! 

從郭冠英事件檢討台灣民主意涵 

藉《薩伊德》與《杭士基》評台灣統獨議題 

國家可否在災難中封你的嘴? 

國軍納粹制服風暴 

我是大師,我訓旺中!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2) 人氣()


留言列表 (32)

Post Comment
  • Huang Jun-Xiang
  • 應該喊「我是王大師」!
  • zon
  • 看看這家周刊敢不敢同樣處理天主教基督教?


  • 路人乙
  • 台灣省政府的省政資料館1樓,有個台灣的人口組成圖像,裡面畫有閩南人,客家人,以及14族原住民,但就是缺外省人!

    外省權貴只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而非台灣人,難怪那個發表辱台言論的高貴外省人郭冠英雖已在2008年被免職,卻還能在台灣省政府找到新職位,並且隨即退休而保住優沃的18趴.

    相較之下,謝啟大在被爆料爽退之後,立刻向台北市政府辭職,以及放棄18趴!而且謝啟大也沒跟蔡英文一樣說: "沒有18趴,就無法做公益!"

    一些媒體人批評連戰那麼有錢,卻還緊抱著月退俸42萬元,簡直是買辦性格!然而深綠的台大退休教授蔡丁貴拒絕放棄18趴,蔡丁貴道貌岸然地訓斥記者說:"這是他的權利!".
  • 看官
  • 公務員領國家的俸祿還匿名辱罵自己國家的國民,而且是以歧視性的言語羞辱不同族裔,這哪是言論自由的範疇?

    美國政府容許美國官員以歧視性的語言辱罵不同族群的國民?
  • 看官
  • 還是看不出來也想不透,罵人「台巴子」與辱罵人「黑鬼」有什麼不一樣,也請大師開釋一下。
  • 您的暱稱 ...
  • 如果可以領台巴子的退休金,又可以罵台巴子,為什麼不敢呢?
  • 訪客
  • 捍衛的不是査理,是一種核心價值,郭冠英的核心價值,倒想聽大師道來,差太遠了吧!
  • 看官
  • 大師是不是有核心價值,大師不說別人也不知道。

    就是有人到你的家裡和你同住,還把你家當成是我家,也就算了,還說你家原來就是我的家,那也就算了,還罵你是台巴子。

    說這不是欺負人,是屬調侃性質的語言,是解構某種台灣亂象,也只有大師才掰得出來。

    而大師猶更勝一籌,拐彎抹角的罵台灣人卑劣沒有大腦,還要你有點大腦的看出台灣人的卑劣,卻不是直指台灣人的卑劣,而是解構某種台灣亂象。

    大師請問你敢不敢喊:『我是郭冠英?』

    大師別鬧了,我不是大師,我要大聲的喊:『我不是泛藍親!』
  • 范可欽:郭冠英案是文字獄
  • 2009-04-07 中評社台北4月7日電(記者 李仲維)
    對於郭冠英(范蘭欽)在台灣掀起的軒然大波,素有台灣廣告界創意鬼才稱號的范可欽認為,郭冠英雖然沒有把事件處理好,但郭冠英確實是政治角力之下的犧牲品,此事也是一個典型的文字獄。
      范可欽笑著說,范蘭欽這個名字出現的時候,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朋友也都取笑他是范蘭欽的哥哥還是弟弟?“但我們家是可字輩、不是蘭字輩”。他認為,郭冠英並沒有把范蘭欽事件處理好,因為他之前的公務員身份,讓綠營人士拿此議題做為使力點,以致於演變成政治上的危機。
      范可欽指出,如果回過頭來看,范蘭欽的言論如果是由李敖講出來,那什麼事都沒有,所以只是因為郭冠英的身份加上他的個性,在事情爆發之後處理的方式不妥而已,使得藍綠陣營、政府都不支持他,變成像過街老鼠一樣。
      不過范可欽也表示,郭冠英在部落格上發表言論,部落格的原始意義就是讓一個人可以在網路世界中隱藏自己真實的身份,抒發自己心中的感覺,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郭冠英並沒有說錯,這是他的隱私,就好像外人跑到你家翻你的日記本一樣,然後再來指責你。因此郭冠英在網路上以范蘭欽做筆名,並不能代表他官方的身份。
      范可欽表示,郭冠英可能是一個懷才不遇的人,也是一個很有自己想法的人,台灣的政治人物和媒體過於喜歡找一個箭靶來摧毀,他相信再過一個月之後,很可能沒人對郭冠英有興趣了,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很同情郭冠英。但他也認為,郭冠英不懂媒體效應和官場文化,現在處理的方式顯得很不專業,至於馬政府方面,80%也是從政治的角度來處理此事。
      范可欽認為,如果馬英九的政績很好,他相信郭冠英事件是傷不了馬的,但現在馬英九民調支持度只有28%,一點點小事都會造成恐慌,如果回過頭來看,他認為郭冠英應該保持極度低調,不應該高調地在媒體上公開講自己就是范蘭欽,這是不智的作法。
      范可欽強調,不管是郭冠英還是范蘭欽,都不會成為被大家長久記憶的人物。以族群問題來說,他從來沒有碰過因為族群問題而做不成的事,例如紅衫軍就是一個族群大融合,台灣絕大多數的族群都是融合的,只有一小撮人拼了命在撕裂以建立其政治上的籌碼。
      范可欽指出,台灣的族群問題,只存在一小群非常有政治意圖的人身上,並不成為一個普世化的價值,真正台獨的人有幾個?就像詐騙集團一樣,你見過幾個?台獨只是一小撮人,但影響力卻很強,渲染力很強,在政治上就會被放大來看,郭冠英就是在這種政治角力之下的犧牲品,也是一個典型的文字獄。
  • 專訪范立達:郭冠英一定罪該萬死嗎?
  • 2009-03-25 中評社台北3月25日電(記者 康子仁專訪)

    引發爭議的郭冠英事件,在“新聞局”決定記兩大過免職後,民進黨還是持續窮追猛打,台灣媒體界資深名嘴、TVBS電視台法務室經理范立達接受中評社專訪時表示,郭冠英只是表達一個和主流價值不同的意見。范立達也質疑,民進黨過去主張台獨受到打壓,現在反過頭來迫害言論自由,完全是說一套做一套。
      1965年出生的范立達擁有台灣大學政治系和文化大學新聞系雙碩士學位,曾經是聯合晚報資深司法記者,也曾在東森新聞報擔任採訪主任,多年來採訪司法新聞擁有豐富經驗。
      范立達認為,對郭冠英的處置已經違反“無罪推定”原則,為何會做出這樣的處分,讓人不得不聯想到和政治上的效應是有關係的。他的行為有嚴重到這個程度嗎?”“郭冠英只是發表一個不同於主流價值的意見,這樣的人就一定罪該萬死嗎?”一個多元民主的社會,應該容許不同的聲音。
      “今天社會可以容許出現‘外省豬’,但是不准出現‘歹丸(台灣的諧音)’,這是不對的”。范立達認為,今天評價一個事情,應該要用相同的標準,他也舉伏爾泰所說,“我不同意你的言論,但是我誓死維護你發言的權利”,雖然大部份的人都不贊同郭冠英的言論,“但是否應該讓這種言論有發聲的空間,我認為這是必要的”。
      范立達感慨的說,出身民進黨的人,應該更能體諒,當年國民黨戒嚴時代,完全不能容許異見,“當時叫蔣經國公布財產就是叛亂,就會被抓去關;那時主張台獨就是叛亂,同樣會被關起來”,原本大家對於台獨言論視為洪水猛獸,現在已經能夠用平常心看待。
      范立達分析,今天統派已經是小眾的聲音,獨派從小眾變成不再是禁忌的話題,但是綠營回頭看統派的小眾,卻不容許這樣的聲音出來,“我覺得這樣是不對的,當媳婦熬成婆的時候,不應成為言論自由的加害者”。
      對於民進黨要控告郭冠英涉嫌內亂外患,范立達更覺得好笑,想當年在綠營的推動下,廢除刑法一百條的陰謀犯,單純言論不涉及犯罪,“郭冠英也是單純的言論,怎麼認為他是犯罪的”,他質疑民進黨根本就是說一套做一套,“難道只能容許台獨的空間,沒有主張統一的空間?”
      范立達憂心的說,現在台灣內部的寒蟬效應已經越來越嚴重,當個人的看法和主流意見不一致時,就會不敢講話,並且逐漸自我退縮,有時其實是認為主流意見有問題,但是大家都不敢講,因為一旦講出來,就會面臨鋪天蓋地的無情抨擊,讓說出自己意見的人無法招架,主流意見就自以為是對的,這是很可怕的事情。
      范立達強調,整件事情的重點不在發表的場域,部落格只是一個承載言論的平台,不管是在報紙、電視、廣播、網路、口述或是在部落格發表,其實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在於,一個人以“顯名”(真實的名字)的方式發表意見,或是用“隱名”(筆名、化名、暱名或不具名)的方式,所受到的保護或限制,是否應該有所不同。
      范立達認為,郭冠英用“隱名”的方式,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是誰,不希望連結到他個人的背景,“一個應該行政中立的公務員,在私領域是否可以有個人政治信仰的空間,還是必須隨著政治正確或主流意見走”,范立達不諱言,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范立達認為,外界應該聚焦在,當他以隱名的方式發表言論時,整個“國家機器”的做法,是要求他負擔和顯名發表言論同樣的責任,“我覺得這樣不應該”。
  • 看官
  • 本省人外省人祖先不都是同住在大陸的一家人,移居到台灣還要分本省人外省人但也還是一家人。

    不管你是直指明指或暗指台灣人的卑劣,大師不也是罵到了自己?還罵到了自己的祖先喔。

    --

    每一個人都有權利自由表達意見,是憲法保障的基本自由權利。但是以言詞羞辱他人則非法律所容許,言論自由不等於可以言詞羞辱他人。

    不管是不是官員以言詞羞辱個人或族群或官署,都不恰當。

    罵人「台巴子」和辱罵人「黑鬼」同樣不能以言論自由當作言論免責的藉口。
  • 訪客
  • 發表族群歧視的人不適任公務員,在哪都合情理。但是這個人被革職後,除了偷偷摸摸想領回退休金被罵翻了外,喜惡是個人自由,很多人討厭他,但他並沒有被定罪入獄也沒有被暴力對待或被殺,沒有人去滋擾他的生活。
    拿這種去並論查理屠殺?不認同屠殺的人等於不能厭惡批評甚至控告查理的刊物?作者王大蝨閱讀很多資料,但是頭腦和邏輯不怎麼高明入流,偏頗倒是很明顯。
  • 台灣人的祖先主要來自明朝或大清帝國
  • 所謂外省人是1945年8月15日到1949年10月1日之間隨國民黨來台灣者及其後代,而毛澤東在1949年10月1日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明朝或大清帝國都不是中國,這可由馬關條約是寫清日簽訂而非中日簽訂而可看出.
  • 小弟
  • 謝謝大師讓小弟笑了

    大師你挖了個大洞 洞旁有個超大型led警示:這裡有洞

    但他們還是跳了

    然後指著洞底的爛泥背誦元素週期表

    有幾個更強

    義正嚴詞的告訴膽小的小弟

    你TM搞清楚,微波爐的作用是氣功

    不了解氣功還配做個黃種人嗎?


    謝謝大師喔
  • 客家人都敗給朱立倫
  • 新北市長朱立倫在2015年1月17日,以超高得票率,當選中國國民黨主席!

    回顧朱立倫以往的選舉經歷:

    2001年桃園縣長選舉,民進黨的彭紹瑾得到353568票(44.2%),國民黨的朱立倫得到441827票(55.24%),彭紹瑾是客家人.

    2005年桃園縣長選舉,民進黨的鄭寶清得到307965票(38.32%),國民黨的朱立倫得到488979票(60.84%),鄭寶清是客家人.

    2010年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蔡英文1004900票(47.39%),國民黨朱立倫1115536票(52.61%),蔡英文是客家人.

    2014縣市長選舉,民進黨所輔選的客籍候選人有新竹縣的鄭永金以及苗栗縣的吳宜臻,但是這兩人都落選!民進黨當選者全是福佬人!這些都可由選民族群結構以及各族群的政黨傾向來推知端倪!

    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早就察覺出如此端倪,他在1999年民進黨總統提名時,堅持陳水扁比許信良還能讓民進黨在2000年執政.林義雄覺得,如果2000年是客家人的許信良參選,即使國民黨分裂,福佬人(特別是大安溪以南)覺得藍軍的外省人都比民進黨的客家人優秀(好像2001年桃園縣長選舉),福佬人反而會集中選票讓宋楚瑜當選,惟有民進黨推出優秀的福佬人,才可以獲得福佬人(特別是大安溪以南)的絕大多數認同!所以林義雄當年讓福佬人的陳水扁代表民進黨參選2000年總統.

    這也可以由朱立倫的歷次選舉模式來解釋2012年總統選舉!馬英九雖然是外省人,但是蔡英文是客家人,陳水扁在兩個小時的演講都可全程使用台語,而蔡英文的台語至今還很差勁,台語說沒幾句就改成北京話,她頂多只能做15分鐘左右的演講,超過20分鐘就因想不出要用什麼台語表達而造成冷場.在2012年選舉大安溪以南的因此覺得蔡英文氣勢不夠,所以她當時在大安溪以南之得票不如2004陳水扁!

    在選前郝柏村和連戰的皇民說,觸怒了福佬人想起228,再加上林義雄陪著蘇貞昌四處拜票,所以民進黨這次才可以比1997還要勝利!(註:在1997選舉,還要加上時任台北市長的陳水扁也幫忙輔選,讓福佬人大力支持民進黨.)並不是蔡英文有何魅力,而是在這次選舉福佬人覺得民進黨最優秀的福佬人2016黃金組合林蘇配已經成形,加上陳水扁能出獄是因為呂秀蓮絕食,所以福佬人大團結要支持民進黨!因此根據歷史經驗,民進黨在2016未必是蔡英文!
  • 燃燒布魯斯
  • 綠色偏執意識很單純也很黑心,

    單純的是他們所認為的真理與大是大非就只是他們所建構的"台灣本位"
    (注意:別人所建構的不算)

    黑心的是他們願意昧著良知對於非我族類者極盡鬥爭,大開殺戒,趕盡殺絕.

    這群勢力雖然會假高尚地主張一些諸如環保,公平正義,公民的...等高尚的理念,
    但那只是如拿衛生紙要去擦糞坑般的詐騙與自我安慰手段,
    他們的實質,是亡國本質,他們所高喊的, 是亡國之音.

    正道之士,興國之士,不能不挺身保護善良與良知,不能不挺身保護國家,

    不挺身,就只有等著好人被汙衊,國家陷入死亡漩渦...
  • 您的暱稱 ...
  • 言論自由?意思是像在南韓公開宣稱要投降北韓?像是在冷戰時在美國主張投降蘇聯?一個想毀滅台灣民主自由的廢物政黨敗退來台的餘孽極盡所能的詆毀養育他的台灣民眾的言論自由可以保障?
  • da shi-t
  • 你敢不敢喊,參個月退休很合法?到處莊孝維正是藍黨慘敗的原因
  • 123
  • 其實正當的言論自由是可以

    但那種專門惡意傷害他人的言論本來就該被禁止...

  • 陷入騎驢窘境的民進黨兩岸政策
  • 2012年8月29日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李正修

    自從蔡英文在此次總統大選敗給連任的馬英九總統之後,民進黨內要求重新檢討兩岸政策的呼聲從未間斷,甚至希望召開黨內「中國政策的大辯論」,藉此讓已走入偏激路線的兩岸政策能適時回歸中道。
    從羅致政在今年三月登陸開始,一連串民進黨人也陸續訪問大陸,甚至連蘇貞昌、蔡英文及謝長廷接連也表達以「合適身份」在適當時機訪問對岸的訊息。頓時,務實看待兩岸關係正常發展的聲音似乎逐漸抬頭,而民進黨與大陸的關係似乎也有解凍的可能。
    這原本是正確的兩岸關係發展道路,也是一個政黨辯論政策路線的民主方式。然而,觀察近期民進黨主席蘇貞昌的言論,就知他根本是有口無心,充滿政治投機思維。雖然他以恢復黨內的「中國事務部」來彰顯重視兩岸關係的第一步,但從他痛批其嫡系立委有關將陸生納入台灣健保體系的立即反應來看,可知蘇貞昌目前根本不敢、也無心觸及敏感的兩岸議題,只希望能利用馬政府低迷支持度的機會,在兩年後的「七合一」選舉奠定重返執政的基礎,並藉機擴大他本人的民意支持度,有利於在黨內總統初選的佈局。
    這樣的評斷不只是台灣政壇的共同看法,連中國大陸都看破蘇貞昌的用意。一篇人民日報海外版的評論文章清楚點出,「『輕兩岸、重選舉』是蘇貞昌目前的戰略思路」,而民進黨的轉型是為了「撈取選票的假動作」。相信民進黨看到這篇文章之後肯定會大吃一驚,連蘇貞昌精心策劃的政治謀略都被對岸摸得清清楚楚,更不用說將來民進黨如何面對中共的硬仗了。
    蘇貞昌上任以來,一直強調希望在沒有「預設前提」的條件之下以黨主席身分訪問大陸,而黨內的蔡英文和謝長廷也分別表達過相似的意願。在這三強競爭的過程,使大陸更能以逸待勞,深入研究他們的政治屬性及兩岸論述。然而如眾所皆知,如果民進黨不願拋棄「台獨立場」的堅持,那民進黨說再多的話、表示更多的善意,到頭來將只是黃梁美夢。
    可能很多人不禁要問,既然台海兩岸都強調對等,那為何民共交流的前提是民進黨須放棄台獨立場,而不是大陸退讓呢?這個是似而非的問題,實際上不是等於責難中共,反點出了民進黨的困境和對國家認同的混淆。
    簡單的說,既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中共的台海政治關係基調,更是攸關中共統治合法地位的關鍵,試問那個領導人敢違背此一重大政策而願意與民進黨有公開且正式的來往?
    反觀民進黨,先不論台灣各政黨對中華民國的定義為何,不可否認的重要事實是,經過民主化及政黨輪替,中華民國已經是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加上也有八年的執政經驗,使得民進黨現在根本不敢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事實。雖說台獨主張屬言論保護的範疇,但因不合台灣的利益,更與中華民國憲法相違背,當然得不到大多數國人的支持,反而怕民進黨的激進路線破壞好不容易才恢復的兩岸和平及穩定。
    民進黨長期以為,只要堅持「台灣獨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立場,不但能有效彰顯台海兩岸「一邊一國」的事實,更能阻擋中國大陸在國際社會對台灣的併吞。可是,國際政治的現實卻不是民進黨所設想的完美,從外而來的打擊更讓當時的陳水扁政府轉向獨派取暖,最終卻同時搞僵了兩岸及台美關係。
    民進黨也萬萬沒想到,被其視為最大政治靠山的美國,竟然赤裸裸地表達對馬英九總統連任的支持,這也等同高度肯定馬政府在第一任期內的兩岸政策。美國政府的態度等於打了自甘為美國圍堵中共政策馬前足的民進黨一個耳光,這才是促使民進黨思考修正其兩岸政策的最重要因素。連美國老大哥都不買帳了,難道還固守僵化的急獨路線?
    至於如何處理獨派的強力反彈及蔡英文勢力的反撲,關鍵其實就在蘇貞昌的政治企圖心。明知民進黨非在兩岸政策上作大幅度修正及轉變不可,否則下次總統大選又可能再度吃悶虧,但又不願其他黨內政敵搶去改革光環,以免損傷他爭取總統初選出線的機會,這些考慮都讓他躊躇不前,錯失立下歷史地位的改革契機。
    當民進黨要員看到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在大陸所受到的高規格待遇,無不心生「躍躍欲試、捨我其誰」的政治企圖心。不可否認,倘若蘇、蔡或謝任一人得以在野黨代表身份,正式獲得大陸當局邀請訪問,那將是其政治生涯的高峰,不僅是兩岸關係發展的轉捩點,更可能有助於其個人問鼎總統大位。
    由此看來,民進黨的兩岸路線辯論,其實與黨內派系鬥爭脫離不了關係。礙於選舉的競爭及過去「十三寇」的抹紅,更讓務實派礙於獨派的牽制而不敢藉機扭轉基本教義派對大陸的負面看法,這樣的畸形發展也讓許多中間選民徒呼負負。
    倘若蘇貞昌真的想謀取總統大位,如果連黨內的兩岸政策都搞不好,哪有能力爭取更多國人的認同與支持呢?目前正在十字路口的民進黨,必須提出一套切實可行的兩岸路線,否則再多的口水都是多餘的。
  • 我是郭冠英
  • 我是郭冠英
  • 當年無暇了解,今日找了該文,或許大家可以好好檢視一下原文
  • 台巴子要專政/范蘭欽

    我談歹丸之惡,有些對政府苦大仇深的人常來洩憤,說什麼大陸不敢打歹丸啦,歹丸透明啦,大陸內鬥啦,歹丸哪會回歸啦,歹富陸窮啦,我對此類憤人回答如下:

    你話不對,大陸三十年前或如此,這三十年鬥爭基本沒了,經濟好了,台巴子現在反羨大陸的錢,尤其是沿海的二億人,生活比台巴子不差,台巴子也有百多萬在沿海。臺北只等於大陸中等城市之規模。台巴子想大陸觀光客來,就是看錢,看香港受益,眼紅。但又不改那貶中怕窮親戚的心理,又把大陸人當賊防,來歹丸仍麻煩,故大陸人少來,少來這鬼島。本來大陸人當之寶島(其時沒什麼寶,倒是「很寶、很渾」),現知其那麼恨中,當然也厭台了,但台巴子看人來少了,又怪馬英九開門政策沒效,賺不到賊的錢。這就是台巴子最可惡、最爛的地方,不但占了便宜就賣乖,沒佔便宜還喊冤,偷不到東西還怪客人不上門,皮包鎖太緊。賊喊捉賊,歹丸向來如此。

    對,大陸是求臺灣不要獨立,因為不想動武,現在不要與美國打,現在。打歹丸?浙江一省力量就夠了。但不想動武,想求和平,並不是就是歹丸有理,什麼歹丸政治多透明等屁話。歹丸不管好或壞,善或凶,這是中國之土,若不離婚,你們過著可以,若要離要獨,那你就得捲舖蓋走人,把房子留下來。你不離婚,可以做個最牛的釘子戶,拖著不闔家,但要離就得搬。還要牛,就要用武。歹丸是要獨,但她最不敢動武,最膽小。這不像蔣介石時代,蔣是日夜想打回家鄉,不管他是否幻想,至少他是認真的。他敢生死以之,當時的蔣軍也有士氣,他們敢戰,願為求統一死。現在的爛獨,則是一點沒勇氣,故才每次吹他多透明、民主,說什麼大家應尊重「臺灣主權」啦,歹丸前途要兩千萬魚丸決定啦。臺灣只是中國叛離的一省,哪來「主權」?其實根本沒臺灣這個東西,她不是省,自廢了,她不是縣,更不是國,只是個鬼島,如李敖所言。

    要逼攤牌,那只有逼著用槍桿子,逼著大陸「止辱求全」,照「反分裂法」辦。

    臺灣透明?怎會有李、扁貪成那樣?壞到那樣還有那麼多獨貉挺他?說什麼臺灣不能走回頭路?算了吧,走回頭到蔣家統治反而好,經濟發展都是那時代打的基礎。當時有國家認同,歹丸二十年前的生活比現在好得多,這二十年倒是在走文革,想革中國的命,又難革,故焦擾不堪。

    歹丸現在走的是死路,根本沒資格回歸,只有武力解放後實行專政。歹丸鬧的從不是民主,而是民族問題。故不是什麼五毛黨的起哄,反是五毛黨真在憂國。看歹丸之惡,就知主國改革開放一定要慢,西方惡勢惡識一定要先排除,武力保台後也不能談任何政治開放,一定要鎮反肅反很多年,做好思想改造,徹底根除癌細胞。陳儀就是在台行仁政,結果給了倭寇造反之機,起了二二八。記取此教訓,不能放鬆槍桿子。就算乖乖回歸還要鎮防,若流了我中國人的血,那對這批倭寇必要嚴打無赦。

    大陸是要堅決走改革的道路,但若腳上一直有根芒刺,必要時還是要停下來拔刺剔肉。脫下鞋子,難免有點臭氣。
  • 呆丸哈哈哈
  • 2012年8月29日,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李正修說:「民進黨長期以為,只要堅持『台灣獨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立場,不但能有效彰顯台海兩岸『一邊一國』的事實,更能阻擋中國大陸在國際社會對台灣的併吞;可是,國際政治的現實卻不是民進黨所設想的完美,從外而來的打擊更讓當時的陳水扁政府轉向獨派取暖,最終卻同時搞僵了兩岸及台美關係。民進黨也萬萬沒想到,被其視為最大政治靠山的美國,竟然赤裸裸地表達對馬英九總統連任的支持,這也等同高度肯定馬政府在第一任期內的兩岸政策;美國政府的態度等於打了自甘為美國圍堵中共政策馬前卒的民進黨一個耳光,這才是促使民進黨思考修正其兩岸政策的最重要因素。……目前正在十字路口的民進黨,必須提出一套切實可行的兩岸路線,否則再多的口水都是多餘的。」
    2013年12月5日,資深媒體人徐宗懋說:「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美國政府在最後一刻,用極其露骨的方式,告訴台灣百姓不要選蔡英文。為何美國政府直接阻止民進黨執政呢?民進黨一向狂熱反中,替美國站崗吹哨,難道不好嗎?真相就是,此刻美國無力也無心以武裝力量涉入台海;民進黨上台所帶來的戰爭危機,很可能使得美國在台海議題上出現災難性潰敗,從而根本上動搖其全球的地位;這是美國不敢說出來的真相,而未來幾年日本也會逐漸體會到這點。」
  • 呆丸哈哈哈
  • #18的訪客說:"到處莊孝維正是藍黨慘敗的原因"
    #24我的貼文證明:"哈哈哈!到處莊孝維正是綠營2008+2012慘敗的原因!"
  • 呆丸哈哈哈
  • 他們寧要台獨不要民主
    2007年2月6日 蘋果日報 孫慶餘

    台灣民主化才十幾年,已經出現了不少妖孽;如同當年共產黨利用自由社會消滅自由一樣,台獨也在利用台灣民主消滅民主。不幸的是,台獨比共產黨更無理論基礎,憑藉一股部落主義狂熱,以及抄自國民黨政權的粗糙法西斯「戴帽術」,隨便就把每個不認同他們想法的人打成「台灣人公敵」、「賣台」,並藉此證明自己「愛台」。台灣已經被這群不學有術的人搞成一團糟了!
    誰「愛台」?誰是「台灣人公敵」?要把台灣逼向戰爭、鎖國、逼向族群互鬥,只因「治國無能」,或只為滿足個人台獨狂熱的人,不是「愛台」,反是「害台」;而害台的人就是「台灣人公敵」。絕對不是獨派罵誰「台灣人公敵」,誰就變公敵。
    很可能獨派正是「台灣人公敵」(因為「愛之不以其道,適足以害之」),反而被獨派胡亂栽贓的某些人才是「愛台」。在這個「愛台」只用口水證明、用戴別人紅帽表現的時代,要變成「愛台人士」未免太容易了,任何騙子都可以頃刻之間升為「愛台人士」或「台獨英雄」!(不信請讀褚威格寫的《傅歇傳》。)
    最近只因為李登輝說:「不必追求台灣獨立,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李登輝馬上搗翻了馬蜂窩,受到一群獨派大老、名嘴惡毒抹黑,羅織罪名,要十萬火急毀滅李登輝。這種「台灣勇士、民主懦夫」行徑,讓人想到了過去「只要台獨,不要民主」的海外獨派;想到他們全力打壓海外民主派與自由派,只為獨佔台灣人資源的一頁醜史。
    台灣這些扁政府及某些電子媒體豢養的「市場獨派」,不過是當年「海外獨派」的劣級仿冒品而已──海外獨派還知道要「革命建國」,台灣市場獨派則只想「口水建國」;海外獨派還知道怕美國、中共,台灣市場獨派則「啥米攏免驚」!
    這些獨派「否定李登輝」,同樣滑稽。他們說「李登輝毀掉了自己」,似乎李登輝就自我毀滅了;他們說「我們失去了李登輝」,似乎李登輝就從地球消失了;他們說「海外喊台獨,才會影響島內;若無海外台獨,李登輝怎會稱為『民主先生』?」似乎台灣民主還是海外台獨的貢獻。以上全都是謊言,就像回台向國民黨投降的人竟自稱是「回台和蔣經國討論國是」並搖身一變為「台獨大老」一樣(還有幾名扁政府資政、國師,都是一夕變身「台獨大老」,讓真正奉獻民主或台獨數十年的人目瞪口呆)。
    如果投降派可以變大老,那當年開除投降派的彭明敏豈非成了罪人?如果獨派要靠一群投降派及當年國民黨的順民(如今的投機派)去代表,台獨豈會有什麼前途?
    李登輝說他們玩「假議題」,他們竟勃然大怒、群狗亂吠,是不是因為老羞成怒?
    李登輝質問:「民主化走到現在,人民卻沒有更快樂?整天都在吵假議題,搞權力鬥爭!若這樣繼續惡性循環下去,想想台灣將來會變成怎麼樣?」這才是李登輝主張「不必追求台灣獨立」的重點。
    一群獨派口喊台獨,所行所為卻師法納粹法西斯及塞爾維亞米洛塞維奇;用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的照妖鏡去看,「台灣人」說其實是一種「選民」說及部落主義;追求「百分之一百」台獨而拋棄眼前的國家及民主,其實是一種歷史主義迷惘。
    部落一旦抬到至高無上,人民生活及各族和諧就一文不值了。
  • 呆丸哈哈哈
  • 郭冠英、陳水扁與扁奴
    2009.09.11 曾韋禎的部落格

    最近聽說有個很想出名的不入流政醜小黨棍(陳泰源)寫文章批評我,說我是綠版郭冠英。今天剛好看到這位不入流政醜小黨棍依附在大扁奴黃慶林後面。在陳水扁伏法前,先談談這群扁奴的問題。
    扁奴最大的的問題是,白痴。如果以藍綠的極端與否作光譜,郭冠英是符於極端藍民粹的喜好,要以此作對比的話,綠版郭冠英應符於極端綠民粹的喜好。不過現在看到的是,罵我最兇的都是深綠政治雜碎。再怎麼說,綠版郭冠英都輪不到我頭上。蔡丁貴、黃慶林或是這位自稱小天王的不入流政醜小黨棍,都比我更像綠版郭冠英。
    這群民進黨青年部扶植出來的政醜小黨棍們都有些共同點,政治性極端強烈,而且會把比他們優秀的人列為假想敵。像這位戲子小黨棍,一來就先說我是民進黨的,再說我是因為參與青年委員會落選才對游錫堃心生不滿。
    這實在是太好笑了。這群政醜小黨棍們自己熱衷於政治鬥爭、培養個人政治實力就算了,還要以為每個人都對這麼低俗的政治經營有興趣。以本人的層級與格調,從來就沒興趣參與這麼低俗的政治活動。這群人動輒以參與凱校、李校、XX班、XX隊為榮,所有類似活動我從來就沒參與過。只有我的好朋友許建榮擔任青年部副主任時期,基於捧人場的心態,我才參加青年國大、青年委員會等兩次的徵選活動。我怎可能會因為無法參與這麼無聊的組織而對游錫堃不爽?
    我對游錫堃的不爽,在他為了爭取總統提名,以身兼黨主席之便,公器私用,帶民進黨走向民粹黨之路,我那時就為此撰文表達不滿。兩次選舉結果也印證,游錫堃的做法是把民進黨帶入萬劫不復的主因。結果這些依附在游錫堃、黃慶林身上的寄生蟲們,把他們的宿主當成佛祖來拜,完全不知道在理性泛綠支持者的心目中,這群民粹深綠已是人人喊打的毒瘤了。
    這群政醜小黨棍們也已為每個人都跟他們一樣,以出名、搞政治鬥爭為己任,格局低到把「上電視」作為莫大的榮耀。價值觀狹隘至此,也真是可悲至極,怪不得這些人只能活在自己的空間自爽。
    可笑的是,這這位戲子小黨棍的黨羽們,還在那邊裝熟,說我騷擾綠正妹因此被封MSN,我為了投稿聯合(報)不批聯合,馬經二沒有一定有鬼。這讓我想起電影「危機最前線」(Mad City),約翰屈伏塔劫持博物館後,電視台馬上找到約翰屈伏塔的「鄰居」,對約翰屈伏塔的一生娓娓道來,絕果看到電視的約翰屈伏塔大感訝異,直呼「這是誰?我根本不認識他!」
    這群政醜小黨棍們之前在曾琮愷的部落格玩這套,現在又到處玩這套。而且我相信,這群人不但是色盲也是文盲。馬經二算起來是馬經的抽印本,這部分是許建榮寫的,本人負責的是馬的市政與意識型態,當然馬經二沒有我掛名,這有啥好說嘴?再者,本人對藍營、媒體的批評一直是不絕如縷,當初中時跟我邀稿時,我還向他們詢問,本人過去如此批判中時,現在應邀投稿,合適嗎?中時那邊也沒什麼意見。至於說本人批綠縱藍?我想,這群人不只眼睛有問題,也該去唸唸啟智班。還有什麼被綠正妹封MSN、討論女生胸部的問題,要不是這些人說,我也不知道耶。
    還有啊!一個部落格排名一萬三千多名的小咖,說了一堆言不及義的廢話想靠我來拉台個人聲勢,還到處宣傳,深怕他人不知。我建議這位小咖,還是去練一下經驗值再來說嘴吧。
    回到陳水扁身上,今天蘋果日報的社論寫得很好,尤英夫上週寫的文章也很棒。一個三級貧戶出身的人,在擔任總統後可以匯十幾億出國,光這點就足以讓陳水扁死好幾次了。現在竟然還有一群挺扁廢渣在那邊叫囂,要脅民進黨一定得陪他們挺扁。這些人的作為,十足是徹底的台奸行為。如果陳水扁還有最後一絲的良心,應該效法盧武炫,為他背叛台灣人民的惡行自我了斷,以謝國人。那群扁奴們,也跟著去當兵馬俑,永遠服侍陳水扁吧!
    對了,扁奴與郭冠英相比,郭冠英至少會天天洗澡,扁奴們的臭味是百步外就讓人掩鼻了。
  • 呆丸哈哈哈
  • 地球永遠不老,吱吱永遠自婊--范蘭欽事件
    2009-03-15 聯合踹人天地 mocear

    「地球永遠不老,對吧。」
    「沒錯!」
    這是DISCOVERY最近的廣告,和本篇沒有關係,只是突然之間想到而已。

    范蘭欽是誰,其實絕大部分的人(包括我)應該都不認識,郭冠英也一樣(如果是陸冠英大概還比較多人認識他是桃花島黃藥師第三代徒孫)。
    在某大立委的無聊爆料之下(這已經快變成立委的本業了),郭冠英這個可能和莊國榮差不多職等的不上不下事務官(莊是政務官)突然全台知名,實在讓人覺得原來出名這麼簡單,即使是惡名…

    大陸有種追殺方式叫做「人肉搜索」,也有人稱為人肉谷歌,就是人肉Google的意思,大陸曾經好幾次搞出這種花樣,而每次都被認為大陸人這種行徑根本就是迫害言論自由和個人隱私,不過當事情發生在台灣的時候,批評大陸人肉搜索最大聲的人馬上大力支持,用自己的智商為代價見證了「顏色對了就什麼都對了」這句話。

    先放上政媒吱三位一體人肉Google出來的范蘭欽(郭冠英?)文章:
    被掩蓋的真相…陳儀 是非魔癡228(「是非魔癡」這詞到底是啥碗糕???)
    繞不出的圓環(高級外省人…哦?)
    一切不幸,唯中是問
    馬郝千萬當心!台獨份子會破壞纜車(金豪洨)
    臺巴子要專政
    美國槍聲,台灣哭孝:馬賽克下的鬼島(鬼島的話就要找桃太郎來打才是)
    等等~(懶得再貼啦)
    至於內容是不是中肯,或者只是深藍或紅色的無腦思想,以及是不是斷章取義,請自己去看,我個人不想做評論。

    本文的目標是「言論自由」這點。
    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之一,台灣經過幾十年的努力之後才有現在的成績,雖然不見得面面俱到(性言論就還是洪水猛獸),不過也已經夠自由了。
    郭冠英的文章被譙,原則上也算是言論自由,你有放屁的自由我就有踢爆的自由,這才叫真自由,不過踢爆如果也只是放屁的話,那再被踢爆也只是剛好而已。

    郭冠英被群吱海譙的有兩方面:
    1.身為公務員卻反捅台灣。
    2.歧視台灣人。

    如果從一個很簡單的地方來看,大家就會發現為什麼我會用「吱吱永遠自婊」來當標題,那就是民進黨政客、所謂的獨派媒體和「吱」持者的行徑,這些傢伙幹的事情如果拿現在罵郭冠英的標準來看,早就該被婊翻了。
    說中華民國是什麼碗糕的總統,台灣獨立照三餐喊的大老,以及「支那狂犬」寫上報紙的國立大學教授,這群人難道就不是拿中華民國錢卻反捅本國的貨色嗎?
    PTT政黑(HatePolitics)有人如此說:(BY purmac)
    「其實我還蠻開心泛藍區區有這種奇文人物的
    畢竟綠吱的奇文網站實在太多了 隨便舉舉就有 媒坑 獨哭木 比粒潘阿
    還有豬油的退休教師 醫師 大學教授群
    范蘭青 老實講在事情爆出來之前 我連聽都沒聽過……」
    這說明了,如果說歧視的話,那堆滿嘴外省豬支那人的傢伙只會比這個姓郭的嚴重而且直接明顯而已,我們可以說因為這些人歧視得光明正大所以比較「高級」嗎?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說吱吱永遠自婊的原因了,如果換個顏色換個名詞,就可以讓原本該譴責的東西變成大力支持的上佳言論,那自婊的事情就會一直重現。
    回到法律層面,刑法對於「可受公評之事」有相當的保護,而針對「私德」的公然侮辱與毀謗則不受言論自由保護,因此說馬鶴凌乾女兒變幹女兒的屁話,刑法上就不受言論自由的保護。
    而台灣或中華民國存不存在、以及台巴子、支那狂犬這類群體歧視言論,法律上要告是告不起來的,原則上可以算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在族群平等法立法之前,不過這法也可能變成箝制言論的工具,有利有弊)。
    至於說到公務員到底可不可以捅本國,以「公務員」身分來說的話,確實有忠誠義務,但郭冠英並不是以公務員身分發言,而是以網路匿名發言,如果這樣也必須有忠誠義務,違者就得(如群吱所欲)撤職的話,那某些吱吱公務員在網路上左一句「智障馬桶」、右一句「北七政府」的言論就已經足以讓國家把他撤職了。
    可真這麼搞,要求撤郭冠英職的同一批人鐵定又會跳出來鬼叫馬政府迫害言論自由、馬上人權倒退吧。
    公務員的忠誠義務是公法上的議題,忠誠到底要忠誠到哪種程度,至少我們可以知道公務員的忠誠義務不是「抹煞一切思想,全心全意為國家」的東西。
    2007年9月,司法院提出法官法修正草案(還沒過…),裡面就有提到法官不得參加政黨與政黨活動,但並未限制法官不能有政黨傾向,最需要公正的法官都是如此,因此我們也可以推論,事務官其實也是類同標準,可以有政治傾向,但不能參與政黨活動。
    (其實也還是有法官在媒體上發文章發到被懷疑是政黨暗樁就是)
    在一個隱密性高的網路上,以化名(而非以公務人員身分)談論政治,批評政府,這頂多只能說是個人私下的政治傾向行為,而不能說是以公務員身分做的行為,而且這和他本身的業務沒啥關聯,也談不上什麼保密義務。
    如果不是人肉搜索的話,范蘭欽就只是罕見的蛆蛆(和吱吱一樣是政黑用語,吱吱深藍版)而已,誰會知道這是不是公務員?
    如果我們允許吱吱公務員在網路上砲轟馬政府、宣稱投他票的人都是智障,那我們也該允許蛆蛆公務員在網路上砲轟民進黨、宣稱投他票的人都腦殘。
    而不是幹譙其中一種人,而認為另一種人是揚起言論自由大旗的勇者。
    真想告訴那堆人,如果知道自己看事情沒有通用的標準的話,還是少鬼叫為妙,免得照三餐自婊。
  • 呆丸哈哈哈
  • 台灣的"普世價值"崇拜者一般而言都"親美反中",不過他們大概不知道查理周刊其實是一份親近中國的左翼刊物。查理周刊的藝術家們嘲諷過歐美各國的領導人,嘲諷過羅馬教皇與耶穌,嘲諷過伊斯蘭等各種宗教,嘲諷過金正恩,甚至嘲諷達賴喇嘛為騙子,但是就是不曾嘲諷"專制落後"的"野蠻中國"。
    查理周刊總編輯查伯尼爾(Stéphane Charbonnier)曾經說過,查理周刊是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的子嗣。那時候法國的左翼年輕人們口中喊著"肩上扛著毛主席像,你才知道什麼是革命"、"打倒舊世界,與人鬥其樂無窮",手上拿著毛語錄、舉著毛澤東巨幅畫像,佔領了學校,要求當時的總統戴高樂下台。
    這不就是"法國版的山寨紅衛兵"嗎?台灣的"普世價值"崇拜者搞到最後居然支持"山寨紅衛兵"的子嗣,想來真令人發噱。
  • 呆丸哈哈哈
  • 綁住公務員的思想?
    2009/03/17 中國時報【劉競明/北市(醫師)】

    郭冠英這位新聞局駐多倫多辦事處小小組長,在民進黨立委窮追之下,從網路調出其可能在二○○六年用類似「譁眾取寵」之「驚聳文字」發表的族群言論,讓他可能必須立即面臨公務員懲戒。
    此次,在所謂「族群操弄」之議題上,民進黨似乎已經佔了上風,可是問題在於一一個人的「思想」能否加以管制及懲處?每位公務員在其職務所行使其一定範圍的權力;但是一旦下班回到自己的家裡,面對網路種種不同的言論及觀點,能不能表達些許個人之主張呢?
    話說回來,更何況言論及議題本身長隨著周遭環境的變遷而異,將二○○六年某人之言論在二○○九年政黨輪替之後,來個「秋後算帳」,是否已經違反「比例原則」?筆者絕對不認同范蘭欽或郭冠英之筆觸,其調性頗似中共文革時期之批鬥,用字遣辭毫無章法可言,是否真的是其本人文筆,尚待澄清。假如說「高級外省人」是自嘲,那譏諷台灣為「鬼島」之背後,是否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個人偏見呢?其於網路為文用筆名者,似以用「神不知、鬼不覺」的方式的「攻詰撻伐」似的暢所欲言,沒想到最後卻遭有心人「點名做記號」!
    不過,筆者擔心的是,經歷此事之後,誰還會「多管閒事」?就算閒閒沒事幹時,也不會傻到要談論國家大事及發表政論文章。難不成台灣又要回到數十年前,茶館及飯店的貼文告示「公共場所(網路)勿談論國家大事」的戒嚴年代?
  • 呆丸哈哈哈
  • 查理週刊諷難民及唐氏症 言論自由踩雷
    2015/10/09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9日專電

    法國查理週刊經歷恐怖攻擊後,相繼有資深作者求去,仍不改嘲諷作風。但近期以難民和唐氏症兒為題材的漫畫,惹來批評和反感。
    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經歷今年1月的恐怖攻擊,記者、編輯、警察等12人遭槍擊身亡,原本銷量平平的嘲諷雜誌一夕之間成為捍衛言論自由的象徵。事隔9個月,已有1名具代表性的漫畫家和1名長期專欄作者離開查理週刊,理由是「要翻開新的1頁」。
    查理週刊不改嘲諷風格,最近1期封面以右派共和黨(Les Republicains)黨員莫倫諾(Nadine Morano)為對象,把她畫成「法國前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Gaulle)藏起來的唐氏症孩子」,引起唐氏症兒的父母和福利機構反感,在網路社群也受強烈批評。
    莫倫諾近期聲稱法國是「白種」國家,而引起爭議。戴高樂確實有1個唐氏症女兒,在20歲時因病過世,戴高樂從未隱瞞她的存在。
    1名唐氏症兒的母親公開回應查理週刊說,當查理週刊遭恐怖分子攻擊時,她懷孕8個月,後來生下1名唐氏症嬰兒。她對週刊說:「你以為把莫倫諾比喻成『戴高樂的唐氏症兒』是有損於她,但你知道嗎?這是大錯特錯。你其實損及所有唐氏症兒身邊的人。讓我告訴你吧:智慧是思維開放,接受他者;有錯的是種族歧視、心胸不寬厚和莫倫諾。錯的不是唐氏症。」
    查理週刊最近的爭議不止這項。今年夏天,敘利亞男童亞藍(Aylan)在逃難途中喪命,他匍匐在海灘上的小屍體促使全球正視難民議題,而查理週刊用嘲諷漫畫描繪這個場景,遭人批評:「這不是可以拿來笑的題材。」
    費加洛報(Le Figaro)引用民調機構Opinion Way的調查結果指出:92%的受訪法國人認為生活中需要幽默,因為幽默讓人保有空間去看待艱難議題,也是1種揭發不公義的手段。同時,多數法國人認為人們應該有權嘲諷一切。94%的受訪者認為可以嘲諷政治、83%認為可以嘲諷宗教,甚至有71%認為可以嘲諷貧窮、66%認為可以嘲諷殘障;不過,有62%的受訪法國人知道,基於政治正確等因素,實際上不能什麼都拿來嘲諷。
    查理週刊遭攻擊事件後,法國社會不時自問幽默權的界線何在。反種族主義國際聯盟(Licra)今天起一連3天在法國西北部城市勒哈佛(Le Havre)舉辦座談會,討論「後查理週刊時代」的幽默權演變、圖文作者該怎麼拿捏兼顧自由與尊重的尺度等議題。
  • 呆丸哈哈哈
  • 美國推動國際宗教自由 批評者稱虛偽
    美國之音 索科洛夫斯基 2015-10-15

    美國國務院快將公佈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這是美國政府從1990年代開始的關注海外宗教迫害問題的幾項努力之一。支持者認為,這種報告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顯得必要,不過批評者卻說,這是新殖民者主義做法。
    美國憲法有關宗教的條款允許美國人自行選擇信仰而不設國教。這些話語刻在了華盛頓新聞博物館內。在館內開會的人士正在探討同樣的原則是否也應適用於其他國家。很多與會者相信,這一條款反映了普世原則。
    “從某方面講,捍衛宗教自由是捍衛做人的含義。” 卡特里娜蘭托斯斯韋特說。
    斯韋特主持一個名叫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政府機構。委員會每年公佈地圖,標明委員會所說的世界上踐踏宗教自由最嚴重的國家。
    斯韋特說:“如果我們可以鼓勵、勸服各國接受這樣的觀點,那就是,我們需要改進自己的工作,建立安全的公共場所,讓持各種信仰的人都能和平、公開而不懷恐懼地實踐他們的信仰,這將使這些國家能夠在多項領域建立更加寬容和穩定的社會。”
    然而,在華盛頓,並非人人都同意她的觀點。在智庫跨大西洋學會舉行的一次研討會上,有人對美國政府推動國際宗教自由的做法提出了批評看法。研討會主持人、西北大學的政治學專家伊麗莎白沙克曼赫德(Elizabeth Shakman Hurd)說:“我實際上將美國當前的這個項目看做是在海外推動美國戰略和經濟利益的整套做法的最新環節,其部份方式是通過社會與宗教工程學手段。”
    赫德認為,這其中存在雙重標準。她說:“我們覺得自己實現了宗教自由,這是我們所擁有的,於是,輪到其他人,我們需要加以某種管理,需要教導他們學會寬容,需要改造他們。在美國的外國宗教事務圈,每個人都在海外培養宗教寬容人士,而具有反諷意味的是,這是政府在國內從來不做的事情。”她說,這是因為美國憲法禁止政府這樣做。其他批評人士說,宗教自由是個西方觀念,對其他社會可能有破壞性。
    美國宗教自由大使、猶太教拉比戴維薩珀斯坦訪問緬甸一個基督教福音派教會時問到了侵權問題,在場一位緬甸女基督徒的回答跟美國憲法不無相似之處。“希望政府不要把人分門別類來看,將每個人都當成公民,公民的身份應當是第一的。”她說。
  • 呆丸哈哈哈
  • 印尼外长在世界人权大会上强调 谁都不能自诩为人权审判官
    1993-06-16 人民日报第6版(国际)

    本报维也纳6月14日电 记者李云飞、黄其祥报道:
    印度尼西亚外长阿拉塔斯(Ali Alatas)今天下午在世界人权大会一般性辩论中指出:只要我们这个世界仍然存在着广泛的饥馑、环境危机、人口过速增长,仍然无法解决世界经济体系中的不公平和贫富间日益扩大的差距,人权是不可能得到发展的。
    他指出:当今世界仍然存在着以强凌弱、干涉别国内政的现象,因此,任何国家或国家集团都不能在国际社会所共同关心的人权问题上自诩为审判官。他说,人权问题从本质上说,是伦理和道德问题;如果不是出于真心实意地保护人权,而是在人权问题上怀着某种政治目的,甚至利用人权对其他国家发动政治攻势,这是不能允许的。他说:各国的历史、文化、价值观存在着巨大差别,各国的地理环境和所处的发展阶段也极不相同;因此,要更深刻了解人权问题的复杂性,在谈论人权问题时应相互谅解,而不应自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