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大濕講的嘴角全沫的大一中架構,終於有人願意正視了!但這個由藍綠大老所共同組成的『大一中夢幻LKK』,所稱的大架構尚有許多模糊之處,不如由研究這個問題多年的大濕,幫各位填入邁進大一中架構的路徑圖吧。

要怎樣邁進呢?首先台灣先獨立!沒錯,你沒聽錯,被大家喻為『中南海特務』的大濕,居然會支持台灣獨立?!是的,因為這是島內的趨勢。在解報禁、黨禁與政黨輪替多次後,台灣的主體性已漸漸形成。

最明顯的就是今年3月所觸發的『太陽花運動』,不管你怎樣奚落它、詆毀它、消費它,或是認為這個運動不成氣候,但不可諱言的,太陽花學運背後所代表的,就是一種『台灣主體性精神』。

p4598278a105999057這個主體性與過去的黨國體系截然不同;年齡層極低化、信仰自由化、語言火星化、傳播科技化、任務分眾化、訴求創意化、執行迅速化、政治去黨化,充分代表未來台灣由網路世代所接棒的精神。

當然細觀太陽花學運多個面向,仍可發現膚淺處,但這種以台灣為主體的精神,實在讓人很難想像會與中國大陸的黨國一體合而為一。中國與台灣可以說是兩種不同的文化體系,如果硬要將兩者用政治體系綁在一起,結果將後患無窮。

但老共怎有可能讓台灣獨立?台灣建國背後意味著是新疆、西藏、港澳問題的難以交待;中國躍身亞洲霸權的挫敗與顏面無光,以及共產黨未來面對13億人民的統治正當性。

此外,除了上述文化因素外,面對中國,台灣目前的籌碼漸日薄西山。在大陸長住的台商約300萬人。老共8兆美元GDP對台灣6,000億美元的磁吸效應難以抵抗、人民幣國際化的張牙舞爪,在在使台灣企業難以抬頭。

china-owns-the-usa此外,中國對台灣傳統的支持者美國,共握有3成的債務比例,更為該國最大的外國債務持有者。中國目前正對老美的科技、房地產、金融體系、甚至娛樂業進行蠶食鯨吞。如果不是中國對美國債務的支撐,聯準會退量化寬鬆(QE)的時程表,根本不可能如此的順利。

想像要美國抉擇是否冒犯中國的面子,而支撐台灣的獨立,這是否為天方夜譚?我只知道太陽花佔領國會的壯舉,是靠著美國國務院的喊話而迅速收場,那美國背後又是來自誰的壓力呢?

見到台灣學運背後的國際博弈後,可馬上瞭解這個海市蜃樓的虛無性,在短短幾週的光輝後,卻馬上打入原型。阿扁海外洗錢明細,又為何『突然』寄給調查局呢?誰又能掌控國際綿密的金融體系呢?因此,台灣要得到國際認同,贏得法理的獨立,目前仍是癡人說夢話。

那這要如何化解呢?答案就是採大英國協的『國協體系』(Commonwealth System),這樣台灣就可以用獨立國家的名義加入,而又不會違背一中架構。至於要以台灣國,或是中華民國加入,就要看綠營爭不爭氣了。

809080401221758如果獨派未來爭氣一點,奪得下次總統大選的位子,而選上的新總統,不但採急獨立場,又可獲得國際支持,那以『台灣國』建國的希望就很大。否則退而求其次的,就是採『中華民國』的名義加入『中華國協』體系,ROC再度恢復國際法理人格的地位,再度回到聯合國與各大國際機構的懷抱中。

中華民國可以用ROC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參加奧運、亞運、以及各種國際學術競賽,每年的APEC會議也可派總統參與。台灣也不需要再以ECFA架構與全球各國簽貿易協定,而是直接簽訂FTA。總統也可參訪美國、日本、歐盟、甚至大陸等禁區。

當然,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將以獨立國格加入『中華國協』,甚至為了讓中國政權更為分權化,大陸可比照成歐盟分拆成幾個獨立行政體系,而港、澳、兩廣則獨立為『港澳粵聯邦』,一起加入中華國協體系。

也許你會問,老共怎麼可能會為了台灣,而將自己搞的四分五裂。我的判斷是,這只是時間的問題。因為中國本身病態也很多,其地方債務龐大、貪官污吏橫行、天災人禍頻繁、房地產泡沫危機、疆獨與藏獨問題、東與南海區域博弈、中美俄對抗等危機,都會讓未來的中國,面臨許多挑戰,甚至導致分裂。

也許不久後,老共會發現過於集權的政府,將無法應付網路世代,於是會採先分權化的將國家拆成幾等分,並與台灣、港澳組成中華國協。隨後再與亞洲各國合併成亞洲同盟。這樣台灣加入中華國協的壓力將會更小,因為北京政府的影響力,將會更分散。

phplDQMXW當然,如此的大格局,必須耗時至少20年以上。我認為要建構成類似歐元區的亞元區,仍需至少30年。而成立中華國協的時間表,則可預計在10年左右。

如果真張藍圖真能成型,就既可符合獨派的立場,又可贏得統派的支持,老共也無須為了『一個中國』的名稱死要面子,而將矛頭指向全世界,台灣也可趁此機會走向全球。

而亞洲同盟的名義,也會將亞洲國家的命運綁在一起,台灣被中國活吞的風險也會更小,反而同時間,獲得整個亞洲的江山。貨幣、關稅、勞工、市場一體化後,台灣就可憑自己科技島國的實力,進軍亞洲較落後的國家發展,一併解決國內大學生22K問題。何樂而不為呢?

延伸:

大師之兩岸政策白皮書(中時嚴選好文)

解決統獨之道:UN - China 3.0

謝爺爺!您還會再來!!

兩岸第四通?台灣可走『新美中共同體』路線

全球大棋盤,東亞大戰略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大師好
  • 最主要的問題在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http://0rz.tw/8e0uJ,大意是中國合法政權從蔣介石政府轉移到共產黨政府,所以只是中國在聯合國合法權利的替換,並非加入或退出。

    所以中華民國從1950年代到70年代代表全中國(包括台灣),以後就是共產黨政府代表全中國(包括台灣),中國還是一個,並非台灣退出了聯合國。

    對台灣而言,從未定論、兩國論、七塊論到其他種種台獨論述(包括國協),都違背了中華民國憲法精神,那就是動態的統一進程。台灣可以有主體意識,就像大陸各省也都有一樣,但談到各式台獨理論,只有廢舊憲立新憲一途,並且準備好戰爭狀態,其他路子都沒有可能。

    我支持中國不能一個黨說了算,但想要獨立,卻不要戰爭而成功,只能說國際現實真的完全走不下去。
  • 訪客
  • 台灣之於大陸的重要性不在於大陸從台灣能獲利多少,只關乎台灣的地理位置太重要了,不容有失。所以現階段大陸在統戰意識的指引下,對台灣是讓利多多,台灣應該抓住這個同樣不容有失的戰略機遇期,為什麼馬英九那麼想急於通過服貿?(以下是我的猜測)應該是在兩岸服貿談判過程中大陸對台灣透露了年底很大可能與南韓簽訂FTA,而台灣與南韓在對大陸的出口產業中高度重合,尤其是電子業。大陸想給台灣提前半年的時間,大陸應該是對台灣透了這個底,所以馬英九才會那麼急,否則想像不到他那麼急的原因是什麼。現今的美國和大陸如果是2只股票的話,我覺得比較貼切的比喻是美國是15-20年前的微軟,中國是15-20年前的蘋果。大師看到島內的小趨勢,而國際的大趨勢是中國大陸在一步步的崛起成長。大陸越成長對台灣的有利條件就缺少,這一輪全球化的最後拼的規模,在產生下一波最重要的技術革命之前,中美的技術差距會越來越小,規模就是決定誰是老大的決定性因素。至於那個什麼7大佬的大一中架構真的不值一提,我沒看到未來,只看到倒退。
  • 戳破你的假面具
  • 這個大中國帝國主義者已經完全不想演戲了...中國內部的勞工都沒有一體化了(請看農民工), 台灣跟誰一體化? 就算未來真的廢除戶籍制度, 一體化就是解藥? 美國所有州甚至加拿大都是一體化的資本與勞工市場, 所以貿易的利益就不分地區階層雨露均霑? 想就知道屁話; 再說這種幻想體制的模仿來源: 大英國協, 根本不是一個共同市場阿! 只不過是基於歷史淵源一起供奉英國國王/女王的鬆散政治組織, 到底怎麼推導到市場一體化? 中間還扯說可以照顧統獨雙方面子? 這個支那人以為台獨爭的只是名嗎?(完全的國民黨思考模式) 結果標題的重點竟然在文中是最後兩句沒有論述, 完全幻想的結尾, 只有一個目的: 請君入甕, 除去最後兩句幻想文才是他唯一的目的, 其他會發生甚麼事都不重要, 這種人只想要一個: 披著"(幻想的)中華民族"遂行帝國侵略意圖, 然後正如文中如果真的市場一體化後更加劇的磁吸效果, 台灣更加邊陲造成產業崩解, "台灣農民工"的產生, 這種事根本不在這位國民黨寫手的思考中, 那是they太魯了啦!

    ps. 不要再用愛因斯坦的頭像當你的顯圖了好嗎, 要不要臉阿, 不要污辱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決不會支持你這種帝國主義法西斯份子的
  • 完了!被你戳破了~~

    accrcw75 於 2014/05/29 01:12 回覆

  • 燃燒布魯斯
  • 台獨是我國的毒藥,大師是在肯定什麼啦!?

    你難道不知道台獨形成的根本原因,不是什麼島內共識,

    是親日與被中共丟棄的綠獨意識合力在國內搞的洗腦與政變陰謀,

    大師這你難道不知道嗎?

    許多人都被台獨假借"主權主體"與"恐共"以和稀泥方式念騙了!!

    中華民國早已有其主權與主體,

    不用丟棄中華民國這共識再去多此一舉搞什麼台灣國!!

    如果國家有缺點,有弱勢,改進就好,

    如果國家有公民意識,確實發展就好,

    和須一定要綁個台獨!?

    你還不知道台獨這死屍早已藉著公民意識,利用弱勢當肉盾悄悄的借屍還魂了嗎!?

    你還不知道有許多人就是被這賤招被台獨,陰謀式的置入性行銷了嗎!?

    喔,快被你氣死...
  • 戳破你的假面具
  • 哼哼...你是沒辦法反駁你是大豬國主義狗民黨寫手了嗎? 只會回個屁話, 有腦子就再寫一篇反駁我啊~哈哈
  • 淡定
  • 嗯,我要用大東亞共榮圈加上美國第52州來打敗你。

    幹嘛跟不文明又野蠻的強國人在一起,跟著櫻花妹或山姆大叔不是比較好嗎?

    其實,仔細回頭想想,
    這都要怪荷蘭人不爭氣,要不是當初輸給了海賊王密斯特鄭,
    我們現在早就是歐盟菁英了:用洋文,工時少,收入高又可以喝下午茶,
    這才是微文青,小確幸。

    說來強國人自己玩的反分裂法,敢跟台灣關係法PK一下嗎?
    老鷹跟熊貓打假球,幹嘛幫忙準備場地又遞水拿毛巾,
    真是奴姓不改,笨的可以。

    要不,用公投核子武器定個台灣合併憲章,
    牽者櫻花妹小手,倚靠山姆大叔肩膀,手拿著鬱金香,
    都比隨地大小便的架構好。

    「等你們上廁所會關門的時候,我再跟你談統一。」
  • 5樓+6樓的網友不敢面對的真相
  • 用深慮代替深綠:面對中國崛起這個不方便的事實
    2009/06/08 台灣新社會智庫 徐斯儉(中央研究院政治所籌備處助研究員)

    陳菊市長訪問中國大陸,碰觸了民進黨與整個綠營的敏感神經。無論民進黨中央基於什麼理由要冷處理這個事件,對於如何處理兩岸關係,如何理解與面對中國的辯論,在綠營中已勢不可擋了。本文並不在於主張對中國應該採取什麼具體的政策立場,而在於指出如果要展開這場辯論或討論,應該秉持何種態度,認清何種事實的問題。
    畢竟,強調台灣自主性與主張終極獨立的綠營,有著自己的核心價值,這是不能也不該輕易妥協的。但這恐怕不是此波討論的重點。真正的問題是,是否因為綠營或民進黨的菁英與群眾向來所秉持的一些價值觀與定見,使得自己無法面對一個已經客觀發生的事實──中國的崛起,以致於無法理性面對與處理,最終反而導致了不利於實現自己理念,也不利於整個台灣利益的客觀後果。如果是這樣,那麼綠營與民進黨陣營要思考的,不是是否應該堅持理念,或者是誰在這些理念的立場上不夠堅定的問題,而是要找出自己原來對於客觀環境與世界局勢的認知,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為何會出問題、以及要如何修正才能有利於最終實現自身理念的問題。
    簡單地來說,對台獨理念而言,一個最不方面的事實就是,中國正在崛起,而且其國力對台灣而言是壓倒性的,不僅台灣獨自採取與其對抗是困難的,而且連美日兩國都不願意正面與之為敵。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用過時的世界觀來對待中國,只有將台灣自己逼到世界的角落,台灣的前途也只有更加黯淡,台獨理念的實現也只有更加遙遠。
    中國的崛起是多面向的。首先,中國早已經是一個政治大國,不僅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且過去一直站在第三世界老大哥的角度在國際發言。自從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中國與世界經濟也密切接軌,其藉著經濟全球化之便吸引了全球各地投資,也迅速帶動了中國本身的經濟發展。當然,此一發展策略本身也隱含著另一種風險,那就是將中國的經濟發展與全球經濟發展綁在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但無論如何,中國的經濟實力也提升了中國的政治軍事外交力量與影響力,一方面對台灣在國際環境上形成更為全面的封鎖與壓力,另一方面,對台灣內部的影響滲透也在加強。面對這個情勢,對綠營而言可以說是很棘手的,目前看到的反應有兩種,一種是採取認知上的忽視,另一種是譴責那些因為中國崛起而改變態度與策略者,這兩種態度其實都是對自己不利的,因為並沒有真正面對中國崛起這一個對綠營不方便的事實。
    這個不方便的事實,並不是只讓綠營過去的思維顯得不合時宜,也讓整個台灣的藍綠對抗顯得不合時宜。更有甚者,中國崛起的影響,已經是區域層次乃至全球層次的一個現象,早已經超越了兩岸關係。如果誰還用台灣國內政治對抗、甚至派系鬥爭的角度來處理這個不方便的事實,那麼誰就是在跟自己過不去、在跟自己的政治陣營過不去、在跟台灣利益過不去。因為這種鴕鳥和阿Q的心態,只有讓自己更快地被這種不敢面對的現實給主導、給擊敗、給淘汰!
    無論從經濟、政治、甚至安全的角度來看,中國的崛起已經影響了國際格局,雖然說某些變化未必是我們所樂見的,但卻是我們不能不仔細觀察的。
    從經濟上來說,世界銀行2007年的統計中,如果用美金現值來計算,中國是第四大經濟體;但如果用購買力平價指數(PPP)來看,中國已經是第二大經濟體了。如果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統計,2007年中國已經成為第二大貨品貿易國。今年金融風暴後的G20會議,會前中國人民銀行對於美元作為世界主要通貨的地位提出了質疑,並主張以其他形式取代美元作為國際主要硬貨幣的地位,獲得了許多其他大國的回響,有人甚至說G20其實是G2。當然,這是一種誇張的說法,如果從世界領先的產品來看,中國真正的經貿實力還遠遠排在許多國家之後,但是其作為一個主要經濟體的影響力,卻的確在全球是舉足輕重的。
    從政治上來說,在區域中,真正能夠牽制住北韓的與維繫六方會談的,還要靠中國;索馬利亞附近海域上的海盜問題,中國派軍艦參與了國際社會維護船隊安全的工作;反恐戰爭中,中國也與美國合作。這是中國與國際社會一起維護國際秩序的作為。但另一方面,中國與俄羅斯和中亞等國組成了上海合作組織,又與東南亞國協進行區域貿易一體化的努力,這些作為卻也在國際政治的總體戰略層次上形成了與美國互別苗頭的勢頭,隱然成為區域中與美國競逐霸主的競爭對手。在國際上,中國隨著其大國外交與能源外交的展開,將其影響力擴及了非洲、拉美等地,且又能善用美國不受世界各國歡迎的國際機遇,大大擴展了對那些發展中國家而言作為一個替代性強權的國際地位。
    在安全上,中國隨著綜合國力的上升,也不斷地提升其軍力,其軍事力量的建設,目標早已超越台海。一方面其核武和太空武力的研發,形成了對美國及其他核武國家在戰略上的威脅,雖然遠遠尚未形成全球性的主導地位,但對於在區域內的局部衝突,中國保有一定的戰略反擊能力,讓美國不得不忌憚。而隨著中國能源需求及商業船隻往來的頻繁,中國發展遠洋海軍航空母艦的計畫最近也浮上台面。這些發展一方面固然使得中國軍事影響力增強,但另一方面也引起了美國及日、印、澳等國的警覺與防範。
    而更重要的是,現今的世界整體局勢早已經脫離後冷戰初期的「一超多強」格局,而陷入一個「一超持續衰退、多強不斷崛起」的態勢,這是一個仍在動態發展的過程,但美國權威在全球各區域以及在不同的議題領域都有衰退跡象。雖然基本的國際秩序仍能維持,但是其基礎一點點地被侵蝕已是一個明顯的趨勢。再加上全球能源的供應勢必趨緊,全球經濟經過此次金融風暴與萎縮前景不明,一種經貿保護主義加上某些地區核武擴散和軍備競賽的陰影逐漸浮現,世界和平的前景十分晦暗不明。
    許多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那種西方民主陣營對抗非民主陣營的世界格局,不僅早已消失無影,而且恐怕短期不可能再回來了。依賴美日保護、甚至替我們出頭擊潰中國、創造台獨契機的區域格局,不僅在冷戰後沒出現過,今後一段時間內勢必也不可能出現的。但另一方面,在可見的未來,中國也絕不會自動成為另一個替代性的世界霸權。一方面中國內部的問題仍很嚴重,另一方面,雖然中國一再強調和平崛起或和平發展,但對中國崛起所形成的潛在戰略抗衡卻也一步一步地在集結強化中。
    簡單地說,中國崛起的國際意涵,既不可能是立刻有利於台灣獨立,也不太可能是中國成為萬邦來儀的新霸主。對於綠營的人士而言,既不能太過幼稚地樂觀,但也不需過度悲觀。重要的是,不能再用過於幼稚單純的視角或情緒看待此一格局,也不能假裝這些都不存在,而應該現實地認知,冷靜地分析,然後尋找一種既能說服自己又能說服別人的合理可行的戰略。
    從上述觀點來看,新的兩岸關係論述,應該要能兼顧三個層面的元素:兩岸經濟層面的實用性與整體性元素、國際政治層面的現實與平衡元素、與兩岸政治層面的先內後外元素。
    在經濟上所謂的實用性元素,是既不應該忽視已經納入經濟全球化之大陸市場所帶來的機會,也不能忽略其所帶來的挑戰和風險;挑戰風險固然不能忽視,機會卻也不該錯過,這種實用精神才能貼近社會的脈動。透過大陸經濟而來的挑戰與機會,其實也是全球化帶來的挑戰與機會,對於已經進入世貿組織的台灣,已經沒有迴避空間。至於整體性元素,是指綠營如果要提出新的兩岸經貿論述,必須提出一個台灣經濟發展的整體大戰略,不要像國民黨那樣,讓人不知道下一步會是什麼。也就是說,應該將對大陸的經濟關係置於一個清楚的全球經濟戰略之下,這樣才能很清楚地讓台灣的社會瞭解這麼做的代價與收益是甚麼。這麼說未必表示一定要全面擁抱全球化,但也不可能完全拒斥全球化。說得清楚一點,比國民黨更關心弱勢群體的民進黨,對於入世以及與大陸經貿關係所帶來的衝擊,有甚麼更高明的整體發展戰略嗎?對於照顧能從全球化和兩岸經貿得到利益的部門、與會從此過程受損傷的部門,綠營如何有一個整體性的發展戰略呢?
    在國際事務層次上,應面對國際局勢的現實,並求取一種對不同國際力量之間的平衡。要正視大陸上升的影響力與西方對此的遷就與顧慮,這既對台灣有所限制卻也有機會,但既不能做出錯誤認知,也不能過度認知。民進黨是不可能像泛藍那樣去擁抱中國的,但應該注意的是,不能違逆國際格局去扮演唐吉軻德,對中國做出無謂的挑戰,然後自以為未來世界正義的一方一定會站在我們這邊,結果反而是被那些所謂「正義的一方」給教訓一頓、甚至小小地出賣。這只能說是過去綠營自己太不識國際的大體,作出了違背國際現實的政治判斷,而遭受懲罰,結果受損的,不僅是讓綠營自己的台獨之路在國際上愈走愈窄,連帶地台灣整體和長遠利益也受到損傷,這點到目前為止綠營都未曾反省過,也沒有向台灣社會道歉過。這種反國際現實的空想台獨冒進路線,是綠營最應該反省的。如果綠營對此毫無反省,那麼所謂台獨理念就會顯得沒有說服性,對過去所犯的錯誤以及對台灣利益的傷害更顯得不負責任。如此綠營就沒有足夠的道德正當性和高度,來制衡和指控藍營的親中對台灣利益造成的損害,這不啻是對台灣利益的第二次傷害。綠營對國際形勢的判斷和對中國的處理愈理性現實、愈能夠讓台灣社會和國際社會覺得綠營是一個可靠而能打交道的政治陣營,其論述和批評也才更有政治分量。在強權間求取平衡是小國的生存之道。當綠營失衡時,藍營必然也會失衡,這樣整個台灣的利益就更會失衡。
    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應該先取得內部共識與論述主導,才有力量向外影響。綠營經常一昧地向外宣教,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我們。不僅如此,綠營在國內所表現出的另一種沙文主義,反而疏離了某些族群和社會中道力量,讓綠營的影響愈來愈內縮,其結果是親痛仇快。不僅國際上聽不進去綠營的論述,在國內也同時失去了廣大的支持。兩岸的政治關係,並非眼前能確定解決的,但朝著不同方向的影響卻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激烈的交鋒與鬥爭。綠營如果沒有做好基本功夫,而不斷地進行短期的爭鬥,那就很容易陷入必須不斷地戰鬥動員,這樣社會會感到疲勞疏離,而綠營勢必要朝著強化基本教義的方向移動。綠營應該做的,是建立一種國內論述的文化霸權,這種文化霸權不是用強迫、威脅、指控的方式能達成的。一直到現在,綠營還經常有那種動不動說別人不愛台灣的習慣,這種論述是疏離別人的策略。如果台灣文化有著自己更為優秀、包容、超卓的人文風貌與價值精神,有著普世人類共有的文明追求,這才是建立一種開放性民族主義的根本。那種歧視別的族群、時時要與人鬥爭、一付想要清洗社會成分的傾向,不要說藍營的群眾,就是原來支持綠營的一些有德之士都覺得無法忍受。沒有取得對內的共識與文化主導權,就沒有資格向外爭取台灣的國際認同與支持。如果有一天,綠營的主張受到中國先進社會力量的讚賞甚至心儀,那麼綠營提出的兩岸關係解決方案才真正有對全局的主導性。不朝著那樣的目標前進,而不斷地朝向基本教義的方向內卷,是一種文明層次的墮落,永遠不可能有主導性。
    這樣的想法或許與綠營的現有政治主張有些距離,甚或與綠營基層群眾距離更遠。但作為一個非民進黨員的台灣知識分子,這是本人的忠言。綠營的政治菁英們不乏有德有識之輩,或許我們意見不同,但與不同的批判意見對話是求取政治進步的不二法門,相信他們是深深理解的。民進黨過去有著內部辯論的深厚民主傳統,有著對社會脈動最敏銳的感知與觸覺。雖然執政時權力的滋味或曾麻痺了這個敏銳的神經,壓抑了這個優良的傳統,但希望政治上的失敗能開啟反省和深謀遠慮的契機。
    但契機畢竟要能把握才能成其為契機。沒有深慮的菁英,一個政治團體是沒有前景的。作為台灣最主要政治力量之一的民進黨,如果沒有能夠深謀遠慮的菁英層,那是台灣最大的悲哀。但我相信,民進黨與整個綠營,乃至於台灣整個社會,仍然具備從歷史中反省學習的能力。一個社會一個團體的進步,一定是從菁英的反省和思慮開始,然後才能教育喚醒群眾。深綠的價值未必是錯的,但也未必是唯一和最高的,那種將這些價值意識形態化與無限上綱的做法,忽略其他同樣重要或者更高價值追求的那種盲點,是一種政治上致命的傾向。用冷靜理性的深慮代替意識型態的深綠,是對歷史願意負責的綠營菁英們應該做出的選擇。
  • 戳破你的假面具
  • 給7樓:
    因為通篇沒有你本身的論述, 無法對你評論, 不過: 這篇文章是2009年的, 當時的中國的確如日中天, 只不過你也知道後來成長率趨緩等等情況了, 5年是很長的時間, 時空轉移我就不多加贅述了. 另外, 此文並非甚麼不願意面對的真相, 其提示對象為民進黨, 在這5年間民間有很多人對中國有了新的想法, 我相信你絕對沒看過吳介民的中國研究, 事實上台派人士一直在研究中國, 可惜國民黨人讓台灣以為台派=民進黨, 非也, 更有甚者, 國民黨人對中國的了解可能更粗淺: 連戰可能只能認識到中國的政商階層, 但中國不是由習近平建立的, 中國人民過去也勇敢的反覆推翻金權暴政: 包括國民黨; 中國的崛起不能代表台灣必須以任何形式加入與此不可能放棄實質控制台灣主權企圖的國家的政治結盟, 我們的確應該理性重新思考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如果你跟我一樣只是塵世中念過幾年書的小老百姓, 你不會希望這個關係是國共政商利益集團
  • 往好的方向想,民進黨是和世界第二大國看齊
  • 台派人士研究了什麼?
    So what?
    民進黨上廁所照樣還是不關門。
    民進黨的群眾照樣還是在路邊大小便。
    簡單講啊,台派再怎麼會吹,民進黨還是印度水準。
    對,印度出了很多世界最偉大的數學家。
    但原則上印度人還是隨地便溺的。
    這就是你講的那種台派和民進黨的關係。
  • 雜碎排班經理
  • 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的關係,可不只是面子上的問題啊
    台灣的地理位置造就的經濟與戰略地位,不用我說大師也會明白
    也許我還停留在冷戰思維,但我認為現在也不過是後冷戰時代,本質是不變的
    由此推知,中國只要看到有機會吞掉台灣,是絕對當仁不讓的,因為台灣是打破封鎖的關鍵之一
    但我沒有逢中必反,我認為兩岸經濟與文化交流都是可以的,如果說中國大陸真的可以利用這些交流來使台灣民眾有一半以上想重回祖國懷抱,那我只能說台灣人民是該死不值得憐惜,因為在我看來,如果真的發生中強佔台,台灣最終有可能走上公投模式,這與政府黑不黑箱其實沒有差。
    應該說真的有大一中架構可以使台灣主權獲得保障,台灣當然要加入,上述分析是說中國不可能答應
    大英國協是一個鬆散的體系,相互間的國家是獨立的,只遵從英國女皇的號召,但也可以說不,大師說大陸分裂地方為有主權的自治政府,然後再叫他們加入?如果大陸有心,現在的香港就不會是這樣了,就我目前看來,北京做出這樣的舉措可能性極低,唯一有可能就是北京已壓不住地方上的叛亂才有可能行此舉措,想到這我都笑出來了。如果中國有心用分權來應對未來的挑戰,應該會採取美國聯邦模式,我想看到這個可能都要等上30年了。尤其是現在中國搞經濟有聲有色,更加相信團結力量大的真理。
    大一中架構可以說是現實主義的獨派一廂情願
    中共表示:想要借我的名,來搞獨立唱反調?美死你了。
  • 想想費希平
  • 費希平主張大中國邦聯,結果被迫退出民進黨!
  • 吃太飽小心傷腦
  • TO 6樓:

    1.你去看看印尼、莫三比克……等荷蘭殖民地成為歐盟菁英了沒?微文青、小確幸了沒?我要是你的初中歷史老師,聽了都想自刎啦!

    2.敢不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1996年李登輝鬧得正歡時,解放軍潛艇一下潛,美艦隊就後撤哩;阿扁後期玩台獨玩出火了,不用胡錦濤出手,布希就先一句”rouble maker”後一個禁航地把台灣的臉打腫哩。所以你應該反過來問:美國佬和自家看門狗玩的關係法,敢跟反分裂法PK一下嗎?

    3.簽臺灣關係法時美國人正當街邊亂交邊嗑藥兼隨地嘔吐得正歡呢!誰管你什麼上廁所關門?導彈叫你談,你就得談,因為人家砂鍋大,你鼻屎大。就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