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bled-Obama.jpg

best.bmp 今年的諾貝爾獎系列又再度公佈了名單;其中,歷年來最受爭議的和平獎項,頒給了中國的民運人士劉曉波,名義為劉氏於「中國爭取基本人權的長期與非暴力奮鬥」上的貢獻。誠然,劉曉波在中國的民主進步中確實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零八憲章》對中國當局的震撼不亞於法輪功團體的動員能力;尤有甚者,其內容對於異議份子的非法性、中國共產黨對言論自由的箝制、與令人詬病的一黨專政體制,皆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既有的憲法。劉氏的舉動,好比一個討人厭的小孩,一直提醒大家國王沒穿新衣,但是關於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的新衣,卻都沒有什麼人去揭穿,大師我只好勉為其難擔任此角色,並提供一下素人的和平獎名單供參考。

諾貝爾委員會選擇於此時將和平獎頒給劉曉波,本人認為這是西方國家對中國崛起的回應,老共對於異議份子的壓迫,最近並非為最嚴厲的時期,我認為諾貝爾委員會倘若真對中國的和平有興趣,應在前2個機會就已經頒給以中國為對象的人選了,卻選在老共取代了日本為第二大經濟體時才頒,居心叵測。既然諾貝爾是於1901年時創立,本人就將第一次應頒給中國人的時間往前拉到上世紀初的《西安事變》,我認為,第一個得獎的人選應為與諾貝爾獎同年生的張學良,當時的中國正面臨亡國的大混亂,內有國共內戰及軍閥割據,外有日本的九一八及蘆溝橋事變,與隨後的南京大屠殺,張學良於此時有感蔣介石因一己的權力鬥爭,征討當時在農民階級深獲人心的共產黨勢力。

xin_1420107060933390273607.jpg

張學良不顧後果,將蔣介石挾持於西安,促使中國稍後的國共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的統一戰線,對往後日軍對中國的傷害程度大減。事變之後,張學良被蔣介石一路從中國軟禁至台灣,時間長達50年之久,最後終由李登輝釋放,監禁時間比起劉曉波多幾十倍,若諾貝爾喜好如緬甸的翁山蘇基或南非的曼得拉等人士的監禁紀錄,張學良的績效自不在話下。反觀與西安事變同年的1937年諾貝爾和平獎,卻是頒給英國的塞梭(Viscount, Cecil Of Chelwood),賽梭是一次大戰後《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組織的幕後推手,但國際聯盟隨後證明是大國們失敗的實驗品。

當時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有兩個著名的國際侵略行為,一為義大利侵佔伊索比亞,另一個就是日本侵華的九一八事件,國聯在兩個事件上皆袖手旁觀。當時,國聯指派《李頓調查團》到中國寫了一份報告後就不了了之,報告中雖承認日本侵華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但是國際社會畢竟還是奉「現實主義」至上,康德式的國際社會只是嘴巴講講罷了。反觀當時的張學良是以實際行動為之,一切個人的後果皆不顧,也不需如國聯般撰寫一個再明顯也不過的侵略調查報告,卻沒有任何的後續作為。在此,我認為張學良比賽梭有資格拿諾貝爾獎多了,更何況,顧名思義,和平獎本意就是要頒給以和平為目的的獎項而非人權,人權所牽涉到的範圍卻常帶有政治性及文化霸權。

中國第二個應得和平獎的人士,本人認為係開放中國的鄧小平,中國於1980年開放後,已成功的為世人提供一個成功的實驗,就是將世界窮人的數量在最短的時間內減少,中國人現在是自古以來,第一次可以吃飽的時期,全家也都有褲子可穿了,這在世界上是罕見的。中國的國民所得在短短20年內增加數十倍,這都是需要花英、美等國家200多年,日本一百年,四小龍則需50多年的時間換取,但中國所需時間卻是大大小於前述國家,鄧小平的「摸著石頭過河」經濟模式,以及抵抗歐美鼓吹的「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亦即採取緊縮的貨幣及財政政策,開放國營企業予國際投資集團等措施),讓中國享有逾20年的雙位數經濟成長,使今年取代日本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U2146P112DT20071129173631.jpg

鄧小平又技術性的迴避統獨問題,聲稱兩岸問題要留給更聰明的下一代來解決,在毛澤東時代,兩岸發生過八二三砲戰及零星衝突,可是到了鄧小平後,台海就在也沒有人因衝突而戰亡過,中國也從此沒與任何國家發生戰爭過,反觀美國在70年代後,共自行發動不下10次的對外侵略戰爭,且皆非自衛性。相對來說,鄧小平應該比較像是和平獎的候選人吧。諾貝爾卻頒給歐巴馬這位從未坐過任何牢、寫過任何著作、規劃任何政治及經濟體制、增兵攻打阿富汗的美國總統,甚至相傳挪威執政黨於頒獎之前,欲藉由和平獎與美國交換鮭魚出口、軍售稅、北極軍事佈署等實利,和平獎的篩選機制實在有檢討的空間。

和平獎不像其他較專業性的獎項如物理、化學甚至經濟等,有很明確的專業依據,和平獎所觸及的爭議性,大於前述獎項。首先,諾貝爾(Alfred Nobel)先生本身的背景就很受爭議,他是個炸藥發明者及軍火商,因為發戰爭財,故覺得內疚,想藉著諾貝爾獎的金錢,洗脫自己的惡名,故很諷刺的,諾貝爾和平獎本身其實也沾滿了戰場上所流的血,也許,這也是個另類的國際洗錢吧。

其次,歷任有很多的得主也是極其的受爭議。 首先,在諾貝爾獎草創時期,1906年的和平獎得主竟頒給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名義是這位總統成功的調停戰場在中國的日俄戰爭,殊不知美國之所以會當和事佬是因自己亦欲插手遠東利益,不希望日、俄任何一國在中國壯大勢力。另外,在召開和平會議時,居然沒邀兩國戰場的當事國--中國與會,使中國飽受別國的戰火災難,但事後卻無任何實質補償。  

另外,老羅斯福的外交名言是「輕聲講話,但要拿著根大棒子」(Speak softly and carry a big stick)的《大棒子政策》(big stick policy),老羅斯福的羅斯福推論(Roosevelt Corollary),在南美洲用暴力殖民該地區,強佔巴拿馬運河,藉以連接東西岸之海軍勢力,方便佔領夏威夷、關島、菲律賓等殖民地,並延續以帝國主義為旨的《門羅主義》,如果這些舉動可稱和平,那和平的代價就是暴力囉!而且不僅老羅斯福,連鎮壓菲律賓、促使日本侵佔中國東北的其國務卿--路特(Root)也跟著在1912年一起獲冠,這諾貝爾的邏輯,唉!

roosevelt-t-big-stick-cartoon.jpg

另外一個諾貝爾委員會應該覺得羞恥的得獎人是季辛吉(Henry Kissinger),他在1973年與北越的黎德壽一同獲得,但是黎氏因此獎項的偽善而不屑領取,也迫使五位和平獎評審委員中的兩位憤而離開。根據季辛吉所言,他最崇拜的政治學者為義大利的厚黑教主--馬基維利(Machiavelli),奉權力政治為一切國際事務的宗旨,有權力才有正義,這在他所主導的70-80年代美國外交策略可以得到相呼應。

季氏所策劃的中南半島(越南、柬埔寨、寮國)轟炸,所投下的炸彈,比盟軍在二次大戰於軸心國投下的總和還多。季氏並在智利扶持殺人魔皮諾契特(Pinochet),暗殺民選的總統阿蓮得(Allende),揭穿了美國在世界上鼓吹民主的假象;另外,東地汶(East Timor)的屠殺、印尼劊子手蘇哈陀的暴政,皆要記在季辛吉的頭上,曾經有人感嘆道,諾貝爾在頒給季辛吉後,就從此失去其意義了。

cartoon.jpg

其他受爭議的得獎者包括如設立政治宣傳用之「公共資訊委員會」,藉以製造仇恨敵人,並成功將主和的美國國民導向戰爭的第28任總統威爾遜(Wilson)、回教恐怖主義領袖阿拉法特(Arafat)、屠殺巴勒斯坦兒童著名的以色列總理佩瑞茲(Simon Perez)與拉賓(Rabin)、貪污纏身的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註:陳真有不同看法)、富政治動機的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及主張中東石油利益的卡特(Jimmy Carter),其《卡特主義》(Carter Doctrine)奠定了之後美國於該地區的石油霸權,並間接引起日後的兩次伊拉克戰爭及賓拉登的崛起

諾貝爾頒在給上述諸多受爭議人物後,卻始終不頒給共提名五次的聖雄甘地,真令人苦思不透。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光美國歷任的正副總統就包辦了五屆的和平獎,其國務卿與政府官員亦佔多數名額,然美國於近百年來,卻是這地球上發動過最多戰爭、殺死最多人的國家,這真是歷史的弔詭。

我舉了這麼多例子,並提供自己認為該得的人選,並不是要否認劉曉波的事蹟,因為我認為劉氏的功勞是值得讚揚,我僅僅是希望讀者可以對於諾貝爾委員會對於此次頒給劉氏的時間點,以及頒發對象的意義作反面思考;另外,諾貝爾委員皆為挪威籍組成,所徵收的意見,多為西方學者及前得獎者(又以美國居多),這種種因素,作為一個世界級的頒獎組織,實應不得不注意,而身為非西方國家的台灣,我們也要在諸項角力及西方論述中尋求一個獨立思考的空間,不隨風起舞,實為上策。

 

後記:無遠弗屆的網路,讓我拋磚引玉了一位前聯合晚報記者,目前隨任職於外交部之妻旅居於挪威中,有當地第一手資料,文中作者揭穿諾貝爾委員會去年將和平獎頒給歐巴馬的內幕,其中挪威政府利益掛勾及虛偽矛盾處不勝枚舉,是讀完大師這篇文章好很好的延伸讀物。本文請按此:歐巴馬皇駕到!

 

              nobel-prize.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Nicolas
  • 完全同意,美國這邪惡帝國頒發的獎狀豈不是自打嘴巴?
    美國人最愛提倡和平,但也最愛打仗
    美國人鼓勵球球綠化,自己拼命污染

    這時間頒發和平獎給劉曉波太可疑了
  • 尼克兄,咱們一起打倒大美帝國吧,
    我們自己組一個「靠北爾」獎,分庭抗禮。

    accrcw75 於 2010/10/11 23:44 回覆

  • myusername
  • 不意外。

    不過,大師指證歷歷我深感佩服,而且受益良多 ^______^
  • 當然,大師秉持一貫渡眾生之悲憫大智慧~~開玩笑的,
    這些資訊,也是我多年來的心得,體制內的東西,都有
    一層脂粉在,不想被牽著鼻子走,就要下很大功夫

    accrcw75 於 2010/10/12 10:14 回覆

  • 宮莎曉
  • 這篇昨天有跟你說過~中國改革開放的時間有誤~你有改過來還算是可以看的過去

    不過你把張學良弄錯的那一段搞錯了~昨天有跟你說過~張學良不是因蘆溝橋事變及南京大屠殺而去發起西安事變~蘆溝橋事變是在民國26年7月7日~而日軍進入南京是在26年的12月13日~西安事變則在25年12月~

    哪有發生在後來的事去影響到發生在事前的事呢?張學良又不是哆啦A夢可以坐時光機回去~聽的懂嗎??

    就是後果不可能影響前因~你要多多讀點歷史方面的資料~下筆前要力求謹慎~不然雖可一時讓普通沒有學識的讀者輕信~但是卻會誤導了大家

    此外我對你認為鄧小平這位六四的劊子手應該得獎頗不以為然~你乾脆認為海珊或是金正日更該得獎好了~
  • 殺曉兄,大師昨天已經跟你解釋過了,我指出盧溝橋跟南京屠殺意旨那個時期的氛圍,並不是指因果關係。

    感覺曉兄常常會見樹不見林,你只看到細沙,卻看不到大師的精隨,枉費大師近來對你的苦心了。

    可是不德不佩服曉兄放大鏡觀文得功夫,這確實是求學得良好態度,尤其是在大師論壇這求知識、增福報。

    accrcw75 於 2010/10/12 20:27 回覆

  • 宮莎曉
  • 看你的文章是求知??增福報??你在我噗裡還蠻謙虛的~在這就....好吧!!留點面子給你~不要破壞你粉絲的印象
  • 謝謝沙曉兄開恩。

    accrcw75 於 2010/10/12 22:58 回覆

  • hote!
  • better than nothing! there is no free lunch!
  • I am not sure if I catch your drift.

    accrcw75 於 2010/10/13 00:30 回覆

  • Solojurnalist
  • 獲益良多。一點淺見。http://www.wretch.cc/blog/solonews/1458682
  • 感謝李兄的連結與深見,我業於本文中增添連結
    ,望讀者可藉由延伸更多省悟。

    accrcw75 於 2010/10/13 08:47 回覆

  • 桃咖曉巴蕊
  • 以妳的邏輯,和平獎應該頒給希特勒!

    因為希特勒的在二戰中行為,永遠提醒世人對專制政權不能心存幻想!而對專制政權擦脂抹粉的人更該唾棄!

  • 和平獎不頒給反面教材,可是都已經頒給季辛吉了,
    還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

    accrcw75 於 2010/10/13 08:49 回覆

  • 陸飛龍 HOTE
  • 「對抗和緊張」的暫時代價

    挪威諾 貝爾委員會主席賈格闌在昨天的聲明中說,他們委員會一直相信,「人權和和平有密切關係,這些權利是國家之間友愛的必備條件」。友愛!彼此共享基本價值,因此尊敬和喜好彼此的人格,以此為基礎的友愛的國際關係。這是諾貝爾基進又前瞻的想法。 友愛是政治中,最倚賴、也是最濫用的情誼。國家建立的初始原因,是為了確保成員各種需求的充分自足,免於外敵侵犯,也因此,國家的建立初始,就在切割敵友。如果國家講友誼,是講不辨對錯的同胞內部間的忠誠,即使你的同胞錯了,你也要在同胞情誼的意義上繼續友愛他,如同你不會因此不愛你的家人一樣。相對地,國際關係講的不是友愛,強調的是獨立、平等、自保、自決、利益和競爭,以及以這些追求為基礎的國際法秩序、和平和合作關係。  即使是對國際和平思想影響深遠的康德,他的永久和平論也不訴求友愛。康德如果還在今日,相信他也會和諾貝爾委員會一樣把和平獎頒給人權運動者。因為他相信每個國家民主化自然會帶來國與國間的和平。康德的理由是民主討論可以讓公民更正確瞭解自己的利益,因此更不會發動戰爭。他所訴求的仍然不 是國與國之間的友愛,而是啟蒙的利益間的合作。
     事實上,康德的推論在全球化的當代,面臨了許多困難。全球市場釋放的力量前所未見,不定時的金融危機、國內和國際間財富迅速擴大、資源和環境不平等引起的國際衝突,都超出了國家和民主公民的控制能力。
     這時候我們需要的是什麼?或許,我們人類終於開始第一次迫切地需要國與國之間的友愛。然我們需要的是民族主義這樣的友愛嗎?或許不是,因這些友愛,只是以無法延伸的團塊間的競爭取代國家競爭,還是無法超越傳統的國際典範。或許,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亞理斯多德的政治學中談到的真正的友愛;我 們所以真心喜愛朋友,是因為朋友的人格為我們所敬愛。劉曉波得獎的啟示,或許很單純:如果兩岸的和平以國際和平為念,我們該不間斷地去談和實踐,兩岸彼此對全球基本價值的共識,並以此贏得雙方真正的友誼。但是我們準備好這無可避免會帶來的「對抗和緊張」的暫時代價了嗎?
  • 吾兄所引用的康德與亞里斯多德很好,但國際勢力目前尚處於現實主義之步調,連自由主義的私利規則都走得搖搖晃晃了,更遑論康德式的永久和平論。

    國際關係學者勸吾等在討論國際關係時,遠離高道德論,就算要談,也要小心瞭解背後意義,這就是本篇欲拋磚引玉之處,望讀者可培養獨立自主的判斷力,別被西方主流牽著鼻子走。

    accrcw75 於 2010/10/13 08:59 回覆

  • Emily
  • 每年金曲獎得獎名單揭曉,總有一些平常只寫藝人八卦的所謂影視記者,對於得獎名單說三道四,最常讀到的言論是,為何A不能得獎?為何B不能得獎?卻通常寫不出為何得獎的人不該得獎。

    即使如大師所言,頒給劉曉波有西方人的陰謀論,我想問的卻是,在此時圍堵中國又有什麼不對?

    誠如今天加國媒體的評論,廉價的製造能力,不能用來取代人權的的價值。在成為世界經濟第二大巨頭時,提醒中國人權應該相對注意,沒有什麼不對。

    光看老共惱羞成怒的反應,就知道這個獎給對人了。

    是獎,就是人的選擇。越受重視的獎,就會有越多人批評它。不然,我們請老共設個和平獎(錢,它現在多的是)看看有誰鳥它頒給誰,因為它頒給誰都是個笑話。
  • Emily,我瞭解你的憤怒,也知道這篇文章會產生此效果,但是細看本文,我並沒有說劉曉波不應得,只是想反思西方霸權對於諾貝爾獎的壟斷跟政治染指。

    至於廉價的製造能力與人權言,西方國家從一開始就不是個尊重人權、民主、平等的一群傢伙。西方國家是從1600年代的30年戰爭過後300年間,經過戰爭、鬥爭、貿易廝殺、殖民主義、壓迫小國、屠殺、奴役、等等非和平作為後,才開始變文明。現在有了一點成就,就開始忘記自己的歷史,指責別人如何治國,非常虛偽。

    如果西方國家真的對人權那麼有興趣,英國會那樣對待愛爾蘭的人民嗎?北美人(包括加國)會那樣對待印第安族裔及非裔嗎?美國人會那樣對待nike血汗工廠的印尼員工嗎?日本人會那樣對待國外移名嗎?法國會血腥鎮壓60年代的學朝嗎,老美會像Kent State大學的學生開槍鎮壓嗎?加國會幫助美國2次攻打伊拉克嗎?導致10萬人死亡,平民因貿易封鎖而導致的飢荒,目前還在持續中。

    這些殘忍事實不勝枚舉,可是我們卻要針對目前正在崛起的中國,不覺得背後有一股勢力在運做嗎?台灣需要跟著起舞嗎?台灣本身也從不對人權有多大興趣,問問高雄的外勞就可知道。

    所以對於西方的人權論,我們要聽,更要聽背後的弦外之音。這才不至於遭致人云亦云的窘境。

    不管如何,大師此篇文章,還不失創意與獨到見解吧?我查過,沒人像我這樣分析過,YA~~~~~~

    accrcw75 於 2010/10/13 15:45 回覆

  • 大梵足底
  • 你說的話沒什麼道理 你說沒有任何人用這個角度分析完全是自我感覺太良好
    事實上很多人都是這個說法啊 就是烏賊戰嘛 大家都一樣爛 中美一致 世界充滿陰謀 其實所有人都黑 所以我們首先要考慮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什麼虛幻的東西(在這裏我們常常叫他意識形態)什麼都不要只要利益 這是哪門子獨到見解啊?中國的說法都是這樣沒有變過 你的說法和他們官方一模一樣
    世界上沒有真正的人權國家所以人權是屁 嗯 還不算太跳tone啦
    你似乎對一堆資料推砌起來的論述很著迷 難怪對世界嘴王喬姆斯基如此崇拜
  • 王大師好比一個大網,早上撒下大網,撒~~~~~~

    你看晚上我網到了什麼?

    accrcw75 於 2010/10/13 18:23 回覆

  • 大梵足底
  • 這種解釋方法不及格啦 網到什麼啊?
  • 又一隻上鉤

    accrcw75 於 2010/10/13 18:51 回覆

  • 大梵足底
  • 如果美國和人權在這裡是髒話的話 我的確冒犯到你了 對不起厚~厚黑大師
  • 好啦,小朋友,大師這兒還有很多
    文章讓你長智慧的,不要因為一篇
    而消化不良啦。

    accrcw75 於 2010/10/13 21:54 回覆

  • Emily
  • 如果人權只是一種陰謀
    台灣更應該大力擁抱這次的陰謀
    只因為中國依然是台灣最大的敵人
    除了它把砲口對準台灣
    也因為它要強迫我們要接受他們的制度--
    一種你敢講真話就把你關起來的制度
    這就是劉曉波得獎 台灣應該大聲鼓掌
    我們的領導人應該更大聲講話的原因
  • 沒錯,打倒中國~~

    accrcw75 於 2010/10/13 22:48 回覆

  • 酷斯拉
  • 不論是否所有人都接受「中國是台灣最大的敵人」的立場
    至少這篇文章盡量用比較超然於意識形態的角度
    去論述目前中美兩大國的政治經濟角力戰
    包括用「諾貝爾獎」 去定義誰比較有人權?誰比較民主?誰比較強大?誰比較進步?
    至於是誰比較有呢? 當然是掌握定義權的人有 也就是足以影響諾貝爾獎評審的人

    問題是 何必忙著去為那些在遊戲中的人張燈結綵 急著為她們辯解?
    看來還是因為認同「中國是台灣最大的敵人」的關係
    但是這並不是作為一個辯述的前提 因為並非所有人都同意

    再者 現在頒發這個獎項 勢必激發更嚴重的政治衝突 不論在中國境內或境外
    我認為這是美國下的一步好棋 進而影響了全世界輿論(不過西方主流向來掌握媒體與輿論的力量)
    想必他們正等著收割中國因為忙於對應甚至壓制國內異議聲音 而挫減經濟上發展的成果
    中國目前經濟體制到底夠不夠健全 或是有沒有站穩世界第二大市場的位置 可靜觀其變
    不過中國經濟真的出現問題 美國未必會好到哪裡去 美國有太多國債與貿易在中國市場了

    另外,看看台灣因為這件事馬上又形成了統獨兩個議題的紛爭
    看來台灣人老是無法真正團結起來 為台灣自己謀福利 成天老是為了我們隔壁兩個大鄰居 自己關起門來吵個沒完 又分頭去向那兩個鄰居討好

    處於兩大強權之中,到底什麼才是對我們最有利的?
    人家把把「我們比較有人權,中國人是天殺的瘋子」或是「我們血濃於水,我們是你們最有利的盟友」的東西賣給你 難道你真的就只有這兩樣東西可以選擇、可以買嗎?
    那代表你還是處於被別人殖民的情況 不論是美國 還是中國
  • 酷兄您已經將該說得都說了,我只要拍手叫好就好。

    accrcw75 於 2010/10/14 16:23 回覆

  • 一整個噁爛
  • 看看李敖在屁時,拿出證據總覺得還算嚴謹!

    看你左一句大師,右一句福報!若不是年輕不懂事,就是精神有異樣!

    若不想去看心理醫生,可以試吃百優解一段時間看看!

    若還是真的不行,那該看醫生還是不要拖!



  • 世上有兩種精神異常,一種精神異常會亂講話,
    另一種精神異常是停下來,專心聽前一個異常
    者講話,然後批評其內容有誤。噁爛兄,請您往
    第一個仁兄的方向努力。

    accrcw75 於 2010/10/15 01:32 回覆

  • mtl
  • 兩個數字可以否決鄧小平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資格: 六四
    餵飽自己國民天經地義,做到是應該,做不到是失職,這也能當得獎的積極資格? 更不用說政治犯的存在
    任何中國領導人有做出什麼促進跨國和平的義舉嗎?
    和平獎不該頒給任何當權政治人物,因為不曉得他們得獎後會做出什麼蠢事,我認為只有兩種人夠資格,一是完全和平手段推動理念之民間人士,二是退休政治人物表彰終身成就
  • 兩個數字反駁歐巴馬不可得的原因:1.阿富汗增兵數量 2. 該國失業率。 對其他的美國總統數字就不只兩個了。但是小歐居然得了,可是小鄧卻只能坐冷板「凳」,乾「瞪」眼,無法「等」大人。

    吾兄所云的兩種資格,連達賴都無法符合,西藏的對抗中國的歷史,一開使是主戰的喔,死了一堆人,最後打不過,就來非暴力,高竿。

    accrcw75 於 2010/10/23 09:57 回覆

  • mtl
  • 我本來就覺得他得這個獎太早及不適合,不過失業率跟和平獎有什麼關係?
    對於達賴得獎資格我不置評,不過暴力對抗是從他開始的嗎? 像阿拉法特從炸平民起家,後來得和平獎才是不可解
  • 那研究溫室效應跟和平獎好像也沒多大關係喔,可是老高他.....還有一位尤那思,發明了微貸款,也得了一座,好像跟和平也...

    阿拉法特尚可以瞭解,可是perez 跟 rabin,兩位屠殺者也得,我就更不之所以然了。

    accrcw75 於 2010/10/24 00:23 回覆

  • mtl
  • Gore 副總統期間沒什麼大過錯,有他發聲後全球暖化才獲得重視,這是很嚴重的全球問題,給和平獎未嘗不可
    科學類的和平獎我沒疑問,其他三獎就不完全服氣,和平獎只是表彰某人做的某一樣貢獻,不為其聖人性背書,但是世人大都認為得了和平獎的就是聖人
  • 「Gore 副總統期間沒什麼大過錯,有他發聲後全球暖化才獲得重視」,聽說這議題,已經吵了約40多年,他是把它商業化跟好萊塢化的第一位,最後就跟著理奧那多的11th hour,老美阿,真會搞文宣,世界也就被他們的軟實力給牽著鼻子走了那麼久。

    accrcw75 於 2010/10/24 10:32 回覆

  • mtl
  • 即使 Gore 利用此獲利,也不足以說暖化是假,用牛車的人能說造汽車的人是為獲利,而反對汽車誕世嗎?
    事實是石化原料越來越少,不能含著石油噴嘴不放,誰能先進化使用再生能源誰就是這世紀的贏家
    在下有寫過對暖化的看法
    http://mtlin550.pixnet.net/blog/post/25254743
  • accrcw75 於 2010/10/24 12:34 回覆

  • chao ma
  • 受教颇多
    只是个人觉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政治化倾向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可以利用影响力呼吁人们关注当下问题。
    “和平”的概念也不是每个人都理解一致,有人认为反战、裁军属和平,有人觉得为了人权的战争也属和平。
  • 當然, 不要政治化得訴求 其實也是政治化訴求的一種, 問題是如何作的高明些, 最近大陸搞一個孔子和平獎, 然後頒給連戰 我認為就是荒腔走板, 亂搞, 一點也不高明, 諾貝爾若有 80分, 孔子大概 30.

    accrcw75 於 2010/12/10 15:44 回覆

  • crow
  • (例如葛張學良要求蔣抗日,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奉系軍閥的老地盤(東北)正遭受日軍第一線猛攻,而東北一直都不是蔣的有效控制範圍,且蔣有日本背景,所以他懷疑蔣見死不救。

    關於鄧小平的部分,難道你對「天安門事件」視而不見?如果你故意遺漏這一點而只看鄧小平的「豐功偉業」,這樣也沒什麼好談的,道理如同你所舉的季辛吉的例子。

    附帶一提,季辛吉對馬基維利的認識是錯的,請不要因為一個不讀書的美國政客而誤以為馬基維利=厚黑,當代對馬基維利的研究多半認為他是個「共和主義者」,甚至許多左派思想家也甚深受他的影響。《史論》跟《佛羅倫薩史》才是馬基維利花費心血的巨著,而《君王論》則必須了解當時的歐洲情勢才能正確解讀。

    關於發展理論的部分,直接拿歐洲日本的時間跟中國比是錯誤的比較,因為後進國家的現代化發展是採「蛙跳前進」,而非一步一步慢慢爬。

    以汽車為例,後進國家不會以二十世紀初福特T型車為原點開始建置汽車工業,而是直接跳到當代汽車工業的水平。難道你可以就此說福特花了幾十年搞出汽車工業是笨蛋嗎?歐美花了兩百多年經歷許多錯誤才走向現代化,後進國家的快,是建立在吸取前者的基礎之上,省去許多費時曠日的嘗試,也避免掉很多歧途,這點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和平獎過往的錯誤是一回事,頒給劉曉波則是另一回事,兩者在邏輯上並無證成的關係,您把兩者百擺一起寫,美其名為反思,實則是混唯一談。然而,和平獎可以被公評(如您此文),而劉曉波尚在黑牢之中,這就是差別所在,而您文中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及這點。
  • 若要數落小鄧的敗筆,那也只有那一項吧,我認為要治理10多億的大國,這..瑕不掩瑜。

    當然,馬氏的功利主義論,跟Jeremy Benthem(邊沁)的訴求有異曲同工之妙,邊沁說,如果任何人在我的書內有看到一點謀害眾生利益之處,我將將其撕下,吾兄應該舉邊沁的例子才對呀。

    至於發展論,同樣的邏輯,為何放在非洲、南美、南亞甚至印度就都不符合,我想,中國式的經濟發展,還是有他兩把刷子吧。

    至於剩下的批評,吾兄倘仔細看我的內文,就知道我為何要如此比較了,感覺比較像吾兄沒有仔細嚴讀。但您的博學,我亦佩服。

    accrcw75 於 2010/12/11 18:25 回覆

  • crow
  • 鄧小平的敗筆只有一項?是否忘了趙紫陽的下場?

    若不是鄧發動政變鬥垮趙紫陽,中國在他領導下,很可能早已開始走向政治上的開放,而不僅只經濟上的開放。是鄧小平讓中國錯失了政治經濟並進開放的契機。這不是空口白話,有許多資料可查。

    諾貝爾獎的確頒給了許多不該得獎的人,為什麼他們不該得獎?如同您說的因為他們其實做了許多壞事。同樣的道理,您認為鄧小平該得獎,理由是他讓中國經濟走向開放,但你為什麼蓄意避談鄧做過的壞事?中國因為他,到目前為止還處於威權統治呢!

    您文中處處表露出,諾貝爾和平獎是以西方(尤其美國)為中心下的產物,這點的確可受公評。然而,您提到張學良、鄧小平值得獲獎,這也就是另一種以中國為中心的考量,兩者都是出於本位主義思考下的產物,只談美好面,卻避談醜陋處。

    簡單地說,這種隱惡揚善心態,跟那些把獎頒給季辛吉的評審委員,如出一轍,西方人偏袒西方人,而您是偏袒中國人。同為偏坦,卻只罵諾貝爾獎項,這合理嗎?

    捫心自問,當您用批判的標準去檢驗「西方」時,何不把同樣的標準也拿來檢驗中國?何以您以高規格評論「西方得獎人士」,卻對您心目中認定的「傑出中國人」降低檢驗標準?何以你的「瑕不掩瑜」只用在六四劊子手身上,而不用在西方得獎人身上?請您仔細思考這一點吧!

    更進一步地說,諾貝爾獎的確是西方本位主義的獎項,歷來對此的批判可謂汗牛充棟,非西方文化圈對此多有體認。但最重要的一點ˋ是,無論該獎項多麼偏頗,全世界都可以公開的加以批判;但一個中國人,卻不可以公開的批評他的政府。哪一個比較慘?

    在中國開放到可以讓本國國民可以批判政府之前,我認為沒有任何「中國領導人」值得獲獎。如果您(以一個中國人的觀點)認為下令用坦克車輾過同胞,發動政變搞垮改革派政敵的人可以得獎,那麼,請試想,對美國人來說,季辛吉得獎會是件奇怪的事嗎?在批判西方本位主義之時,您是否也存著「中國本位主義」呢?

    其他亂打高空的就不用再提了,發展理論、馬基維利思想的涵義,都是在大學研究所內可學到的知識,不是單憑東引西扯就可掩蓋的,何況這些都只是「潤飾」罷了。若您無法以同樣的標準、通用的邏輯去公平檢視「西方」與中國,無論再怎麼推砌詞彙,文章也不可能合「理」。
  • 當然,吾兄的論調是,如果鄧小平沒有鎮壓,中國就會將政權和平轉移給趙紫陽,中國就能夠不但和平的經濟發展,亦能有民主的政治發展,這是很多烏托邦學者,常常一廂情願式的事後諸葛法門,這點也在許多當時的國際現況中找不到共鳴,吾兄僅需要一看鄰國蘇聯即可。

    老蘇當時的戈巴契夫,想採取極端的民主化,在經濟上採用shock therapy,最後是導致了shock沒錯,整個蘇聯四分五裂,錯,是14分15裂,車臣、喬治亞共和國、吉爾吉斯,現在還在那裡狗延殘喘。

    俄羅斯在之後的醉漢「葉爾親」胡搞後,幾乎把俄羅斯的經濟體制朝向第三世界國家的窘境,重返「共產主義」的聲浪不斷,政府黑手黨化,經濟蕭條,最後好不容易靠普丁利用俄國的原油,加上國際油價狂飆現況,才比較好轉。

    其他如巴爾幹半島地區、南美洲、東地汶、伊拉克、伊朗、次沙哈拉地區等等僅針對民主機制,但荒廢國內穩定國家,後果一般都是掉入軍政府體制(war lords or junta),非洲的象牙海岸才剛剛又度過一個政治混亂的民主選舉。甚至上世紀與上上世紀的兩個大災難,希特勒與拿破崙,就是以民主機制選出的人才,國內的阿扁,我就不多說了。

    別誤會我,我不是在撻伐政治發展,但是,你如果細看任何國家,就算美國本身,其民主發展也是跌跌撞撞,女性在其建國後100,黑人在其建國後200多年才有選舉權力,以前一個黑人,等與3/5 一個全人類。

    中國在很多地方,其實是個原始人剛要學文明人拿刀叉,出一個老鄧平反這麼大一塊土地,實在非易事,這著實要比歐巴馬,用美國無限大的資源,坐上那位置,當個既得利益者,要來的困難不知幾百倍,不知吾兄可否看到此點。

    關於我的本族主義,我不知道是否因為反思諾貝爾獎就代表我是大中國主義,吾兄如果細看,我實在沒有要表揚目前中國政府的意思,這點可以在本文的開頭及結尾看到。

    關於打高空論,是否也是因為如此,而把吾兄給打著的呢?文章可否合理,是要多數人以理性及邏輯的推敲,並以嚴謹的辯證系統推導,吾兄的論點,我聽到了,也感謝您的留言,我受益斐淺。

    accrcw75 於 2010/12/12 12:12 回覆

  • crow
  • 一、「蘇聯」從來就不是一個統一國家,這點從名子就看的出來。您所說戈巴契夫改革後,許多國家從蘇聯分離出來,這是因為很多國家原本就是遭受蘇共侵略而被迫加入蘇聯。這些脫離而獨立的行為,恰恰反映出真實的東歐與中亞局勢,所以,你以蘇聯採取「激進民主化路線」而崩解,這是對國際政治錯誤的認識,蘇聯內的分離主義,自成立之初就存在,只是一直遭受武力鎮壓罷了,東歐幾次反共革命,都說明了「蘇聯」乃是俄共帝國主義的產物。

    應該反過來說,那些國家原本就不是「大俄羅斯」的一員 ,戈巴契夫的改革將政治權力下放,原本被侵略的國家趁勢謀求自主性而獨立,此乃「自然現象」,並非「國家瓦解」。「蘇聯」作為一個侵略者,帝國版圖建築在武力之上,正因它的崩解,周邊被它侵略併吞的國家才得以再度「重見天日」。

    以蘇聯作為例證,宣揚民主化將導致國家分裂,這一直是中共的政治樣本教材,沒想到在民主化的台灣卻還有許多人信以為真!

    二、我沒有否定您評價「西方」的自由,我也沒有指控你「反思諾貝爾獎=大中國主義」。您以諾貝爾和平獎史上多位得獎人為例,說明該獎是西方本位主義下的產物,這點應無疑義;但您也是出於中國本位主義而忽視了鄧小平的殘酷,過分喧染他的成就,認為他值得獲獎。再次說明,我指的是:請以相同標準檢視西方與中國,而非聲稱您不能評價諾貝爾獎。

    你可以撻伐諾貝爾獎評審標準,批評西方得獎政治人物,甚至評論別的國家如何如何...但你卻沒有把同樣的標準拿去檢視你心目中的「中國傑出人物」。

    殺害成千上萬民運人士的獨裁者,你說他「瑕不掩瑜」,在幾次回應中,你用各種以誤解說法幫他漂白,最後終於抬出「中國才剛起步,不能要求太多」這類中共最常用來粉飾門面的說詞。

    難道...德國人是否可以說:當時威瑪民主才剛起步,請王大師不要太過苛責希特勒?美國人是否也可以說:當時美國民主才剛起步,請王大師不要太過苛責種族歧視問題?法國人是否得說:我們才剛走向民主,出個拿破崙也不要太意外?我想答案很清楚。

    您可以拿出「中國才剛起步」這種說詞,為什麼就不能容忍其他國家也必須經歷「起步時期」?這就是雙重標準思維下的推論。

    特例無法證成通則。「失敗的民主國家」乃是「政治發展」領域的一個課題,其中有許多理論去解釋您所列舉的那些國家。但,就二十世界後半來說,絕大部分「發展有成的國家」最終都走向民主化,這是鐵錚錚的事實!

    民主化不一定保證國家發展成功,但發展成功的國家,最後都變成民主國家,尚請大師您思考其中的道理與邏輯。

    三、再多的舉例也無法掩飾您文中的「雙重標準」,立論必須建立在可信的基礎之上,然而在您的文章與率續回應ˊˊ中,已經混雜了許多錯誤資訊,這些誤解勢必會導致您推論出錯誤的結論,大師您是否應該先分辨資訊的正確程度?

    言盡於此。
  • crow
  • 在回應中,您認為當時中國不可能同時進行政經改革。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您是否因為來自中國方面的不實資訊所惑,所以誤解了六四學運的訴求?

    六四當時,學生們並非要消滅中共,他們沒有這麼大的野心,就像現在的劉曉波也沒有這麼喊過。民運人士訴求的是民主、基本人權與法治,共黨可以作為一個政黨而繼續存在。但問題是,共產黨經過幾十年的黨國合一專政,本身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特權階級(這就是共產主義最大諷刺),所以改革最困難之處,是要這群既得利益者把權力下放。

    當年趙紫陽也並非要瓦解中共,他只是「同情」學生們的訴求,有意給予善意回應。問題出在,鄧小平沒有這樣的眼界,他最終選擇了捍衛共產黨特權階級專政,因為他本身就屬於這個階級。鄧小平無法接受「中國共產黨逐漸轉變為中國社會內部的一個政黨」這種民主化想法,他選擇繼續維持黨國合一的威權統治,無法接受共黨逐步讓出政權給新一代中國人。

    國際間沒有和平民主化成功範例?這是大錯特錯,台灣就是最好的範例。但我猜測您會抬出「台灣是小島國,程度上相對容易」這種說法。要大國的例子嗎?這也不是難事。中國旁邊的印度,目前就是個10億人口的民主國家(即便印度目前如中國一樣,內部也有很多問題)。

    當時中國的領導人問題出在哪?出在鄧小平沒有趙紫陽那樣的同情心,也沒有甘地的偉大眼界,他只是繼續維護特權階級的利益。所以,當您文中為甘地沒有獲獎而抱不平,這點我絕對認同,但說鄧小平值得獲獎,我就無法苟同了。

    將共產黨等同中國,就會推論出共黨亡=中國亡,共黨式微=中國瓦解這類謬論。這種見解無疑是貶低13億中國人的能力,誇大的共黨的存在,誤以為中國人只有在共黨餵養下才能長大。

    您知道嗎?當時鄧小平必須需調動遠處其他軍區的軍隊來進行血腥鎮壓,因為在現場維持秩序的軍警,大多都同情學生的訴求,他們下不了手。而其他省份調過來的軍人,迷迷糊糊的成了屠夫,因為鄧告訴他們,那些學生「意圖叛國」。在這時,鄧的權力慾,高過了他的良心。

    何以改革訴求會被你稱作烏托邦?血腥鎮壓的劊子手卻被你當成現實?在我看來答案很簡單:您太過善待共產黨,好的過頭,好到連基本底線都棄放了。您可以嚴厲的批判「西方」,卻不願正視中共的殘酷和自私。

    烏托邦一詞原意指「理想的共和國」,直到兩次大戰後反烏托邦思潮興起,這個詞才逐漸帶有貶義。但無論烏托邦是否陳義過高,總好過血腥屠殺。

    近年來中國老愛抬出儒家。假若孔孟二聖於1989年還陽,目睹鄧小平下令屠殺學生,您覺得他們有何感想?是痛罵鄧小平乃一介匹夫暴君呢?還是會如您王大師一樣,認為改革=烏托邦,鄧小平應得和平獎?

    孔孟不也是在亂世中提倡理想之治?您認為孔孟之道也是烏托邦嗎?真理不是謬論可以就掩蓋的。我想,只有李斯之流才會稱讚老鄧。
  • 吾兄真的是回的意猶未盡!!

    根據這兩篇回的落落長的回覆, 我若一一對應, 恐怕又將會是1個小時的時間, 我怕老闆會盯著我看, 我就簡短回覆, 吾兄於文中指正小弟有過度親中主義, 我不確定我是否有, 就算有吧, 那吾兄對應到我的"親中傾向" 是否有個 "仇中傾向" 倘我的偏見不可取, 那吾兄是否也應反省一下? 這點, 我倆共勉之.

    至於孔孟之說, 這有無又犯吾兄之前所謂之打高空論, 我一向不愛談孔孟, 也許是因儒家系統總給人碎碎念之感覺. 不過我尊重.

    吾兄學問淵博, 不知在哪高就, 與其當個筆敵, 何妨作個朋友, 我想孔孟有靈, 他倆應該會很高興吧.

    accrcw75 於 2010/12/13 10:38 回覆

  • 朋友又被貼的人
  • 既然說自己是大師,那就不用靠到處在噗浪上散發自己部落格的網址衝人氣了吧,否則大師就成了小弟了!
  • 兄臺就是大師的種子活力蟲, 讓大師撥撒善知識. 你看, 你這又不是來啦? 送你一文: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4783165

    你要不要具名你是哪一位, 我就不會"貼"你了呢? 僅須一個大名就好, 不必躲躲藏藏.

    accrcw75 於 2010/12/14 15:18 回覆

  • 訪客
  • 在毒的太陽也有落山的時候
    期待劉曉波早日出獄
    只有在大陸才能知道大陸無形的恐怖
  • 大陸的恐怖實在可怕,可是很多時候在自由地區也不大自由,因為民主是個很大的洗腦機器

    accrcw75 於 2012/06/23 00:20 回覆

  • Ddc Shawn Marxis Huang
  • 錯字提醒~
    西方論術 --> 論述
  • 瞭解,馬上去改

    accrcw75 於 2012/07/01 15: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