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bled-Obama.jpg

best.bmp 今年的諾貝爾獎系列又再度公佈了名單;其中,歷年來最受爭議的和平獎項,頒給了中國的民運人士劉曉波,名義為劉氏於「中國爭取基本人權的長期與非暴力奮鬥」上的貢獻。誠然,劉曉波在中國的民主進步中確實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零八憲章》對中國當局的震撼不亞於法輪功團體的動員能力;尤有甚者,其內容對於異議份子的非法性、中國共產黨對言論自由的箝制、與令人詬病的一黨專政體制,皆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既有的憲法。劉氏的舉動,好比一個討人厭的小孩,一直提醒大家國王沒穿新衣,但是關於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的新衣,卻都沒有什麼人去揭穿,大師我只好勉為其難擔任此角色,並提供一下素人的和平獎名單供參考。

諾貝爾委員會選擇於此時將和平獎頒給劉曉波,本人認為這是西方國家對中國崛起的回應,老共對於異議份子的壓迫,最近並非為最嚴厲的時期,我認為諾貝爾委員會倘若真對中國的和平有興趣,應在前2個機會就已經頒給以中國為對象的人選了,卻選在老共取代了日本為第二大經濟體時才頒,居心叵測。既然諾貝爾是於1901年時創立,本人就將第一次應頒給中國人的時間往前拉到上世紀初的《西安事變》,我認為,第一個得獎的人選應為與諾貝爾獎同年生的張學良,當時的中國正面臨亡國的大混亂,內有國共內戰及軍閥割據,外有日本的九一八及蘆溝橋事變,與隨後的南京大屠殺,張學良於此時有感蔣介石因一己的權力鬥爭,征討當時在農民階級深獲人心的共產黨勢力。

xin_1420107060933390273607.jpg

張學良不顧後果,將蔣介石挾持於西安,促使中國稍後的國共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的統一戰線,對往後日軍對中國的傷害程度大減。事變之後,張學良被蔣介石一路從中國軟禁至台灣,時間長達50年之久,最後終由李登輝釋放,監禁時間比起劉曉波多幾十倍,若諾貝爾喜好如緬甸的翁山蘇基或南非的曼得拉等人士的監禁紀錄,張學良的績效自不在話下。反觀與西安事變同年的1937年諾貝爾和平獎,卻是頒給英國的塞梭(Viscount, Cecil Of Chelwood),賽梭是一次大戰後《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組織的幕後推手,但國際聯盟隨後證明是大國們失敗的實驗品。

當時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有兩個著名的國際侵略行為,一為義大利侵佔伊索比亞,另一個就是日本侵華的九一八事件,國聯在兩個事件上皆袖手旁觀。當時,國聯指派《李頓調查團》到中國寫了一份報告後就不了了之,報告中雖承認日本侵華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但是國際社會畢竟還是奉「現實主義」至上,康德式的國際社會只是嘴巴講講罷了。反觀當時的張學良是以實際行動為之,一切個人的後果皆不顧,也不需如國聯般撰寫一個再明顯也不過的侵略調查報告,卻沒有任何的後續作為。在此,我認為張學良比賽梭有資格拿諾貝爾獎多了,更何況,顧名思義,和平獎本意就是要頒給以和平為目的的獎項而非人權,人權所牽涉到的範圍卻常帶有政治性及文化霸權。

中國第二個應得和平獎的人士,本人認為係開放中國的鄧小平,中國於1980年開放後,已成功的為世人提供一個成功的實驗,就是將世界窮人的數量在最短的時間內減少,中國人現在是自古以來,第一次可以吃飽的時期,全家也都有褲子可穿了,這在世界上是罕見的。中國的國民所得在短短20年內增加數十倍,這都是需要花英、美等國家200多年,日本一百年,四小龍則需50多年的時間換取,但中國所需時間卻是大大小於前述國家,鄧小平的「摸著石頭過河」經濟模式,以及抵抗歐美鼓吹的「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亦即採取緊縮的貨幣及財政政策,開放國營企業予國際投資集團等措施),讓中國享有逾20年的雙位數經濟成長,使今年取代日本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U2146P112DT20071129173631.jpg

鄧小平又技術性的迴避統獨問題,聲稱兩岸問題要留給更聰明的下一代來解決,在毛澤東時代,兩岸發生過八二三砲戰及零星衝突,可是到了鄧小平後,台海就在也沒有人因衝突而戰亡過,中國也從此沒與任何國家發生戰爭過,反觀美國在70年代後,共自行發動不下10次的對外侵略戰爭,且皆非自衛性。相對來說,鄧小平應該比較像是和平獎的候選人吧。諾貝爾卻頒給歐巴馬這位從未坐過任何牢、寫過任何著作、規劃任何政治及經濟體制、增兵攻打阿富汗的美國總統,甚至相傳挪威執政黨於頒獎之前,欲藉由和平獎與美國交換鮭魚出口、軍售稅、北極軍事佈署等實利,和平獎的篩選機制實在有檢討的空間。

和平獎不像其他較專業性的獎項如物理、化學甚至經濟等,有很明確的專業依據,和平獎所觸及的爭議性,大於前述獎項。首先,諾貝爾(Alfred Nobel)先生本身的背景就很受爭議,他是個炸藥發明者及軍火商,因為發戰爭財,故覺得內疚,想藉著諾貝爾獎的金錢,洗脫自己的惡名,故很諷刺的,諾貝爾和平獎本身其實也沾滿了戰場上所流的血,也許,這也是個另類的國際洗錢吧。

其次,歷任有很多的得主也是極其的受爭議。 首先,在諾貝爾獎草創時期,1906年的和平獎得主竟頒給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名義是這位總統成功的調停戰場在中國的日俄戰爭,殊不知美國之所以會當和事佬是因自己亦欲插手遠東利益,不希望日、俄任何一國在中國壯大勢力。另外,在召開和平會議時,居然沒邀兩國戰場的當事國--中國與會,使中國飽受別國的戰火災難,但事後卻無任何實質補償。  

另外,老羅斯福的外交名言是「輕聲講話,但要拿著根大棒子」(Speak softly and carry a big stick)的《大棒子政策》(big stick policy),老羅斯福的羅斯福推論(Roosevelt Corollary),在南美洲用暴力殖民該地區,強佔巴拿馬運河,藉以連接東西岸之海軍勢力,方便佔領夏威夷、關島、菲律賓等殖民地,並延續以帝國主義為旨的《門羅主義》,如果這些舉動可稱和平,那和平的代價就是暴力囉!而且不僅老羅斯福,連鎮壓菲律賓、促使日本侵佔中國東北的其國務卿--路特(Root)也跟著在1912年一起獲冠,這諾貝爾的邏輯,唉!

roosevelt-t-big-stick-cartoon.jpg

另外一個諾貝爾委員會應該覺得羞恥的得獎人是季辛吉(Henry Kissinger),他在1973年與北越的黎德壽一同獲得,但是黎氏因此獎項的偽善而不屑領取,也迫使五位和平獎評審委員中的兩位憤而離開。根據季辛吉所言,他最崇拜的政治學者為義大利的厚黑教主--馬基維利(Machiavelli),奉權力政治為一切國際事務的宗旨,有權力才有正義,這在他所主導的70-80年代美國外交策略可以得到相呼應。

季氏所策劃的中南半島(越南、柬埔寨、寮國)轟炸,所投下的炸彈,比盟軍在二次大戰於軸心國投下的總和還多。季氏並在智利扶持殺人魔皮諾契特(Pinochet),暗殺民選的總統阿蓮得(Allende),揭穿了美國在世界上鼓吹民主的假象;另外,東地汶(East Timor)的屠殺、印尼劊子手蘇哈陀的暴政,皆要記在季辛吉的頭上,曾經有人感嘆道,諾貝爾在頒給季辛吉後,就從此失去其意義了。

cartoon.jpg

其他受爭議的得獎者包括如設立政治宣傳用之「公共資訊委員會」,藉以製造仇恨敵人,並成功將主和的美國國民導向戰爭的第28任總統威爾遜(Wilson)、回教恐怖主義領袖阿拉法特(Arafat)、屠殺巴勒斯坦兒童著名的以色列總理佩瑞茲(Simon Perez)與拉賓(Rabin)、貪污纏身的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註:陳真有不同看法)、富政治動機的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及主張中東石油利益的卡特(Jimmy Carter),其《卡特主義》(Carter Doctrine)奠定了之後美國於該地區的石油霸權,並間接引起日後的兩次伊拉克戰爭及賓拉登的崛起

諾貝爾頒在給上述諸多受爭議人物後,卻始終不頒給共提名五次的聖雄甘地,真令人苦思不透。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光美國歷任的正副總統就包辦了五屆的和平獎,其國務卿與政府官員亦佔多數名額,然美國於近百年來,卻是這地球上發動過最多戰爭、殺死最多人的國家,這真是歷史的弔詭。

我舉了這麼多例子,並提供自己認為該得的人選,並不是要否認劉曉波的事蹟,因為我認為劉氏的功勞是值得讚揚,我僅僅是希望讀者可以對於諾貝爾委員會對於此次頒給劉氏的時間點,以及頒發對象的意義作反面思考;另外,諾貝爾委員皆為挪威籍組成,所徵收的意見,多為西方學者及前得獎者(又以美國居多),這種種因素,作為一個世界級的頒獎組織,實應不得不注意,而身為非西方國家的台灣,我們也要在諸項角力及西方論述中尋求一個獨立思考的空間,不隨風起舞,實為上策。

 

後記:無遠弗屆的網路,讓我拋磚引玉了一位前聯合晚報記者,目前隨任職於外交部之妻旅居於挪威中,有當地第一手資料,文中作者揭穿諾貝爾委員會去年將和平獎頒給歐巴馬的內幕,其中挪威政府利益掛勾及虛偽矛盾處不勝枚舉,是讀完大師這篇文章好很好的延伸讀物。本文請按此:歐巴馬皇駕到!

 

              nobel-prize.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