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29113384  

大陸知名作家韓寒在台灣短暫停留後,留下了一個美好的回憶,但回憶不能激起迴響,唯有將它訴諸文字後,各方的政客、利益、以及媒體才能炒作;當聯合報刊出『太平洋的風』後,台灣發覺自己並非處在颱風中,而是飄盪在人情味富裕的民風裡;然而就在小寒的文章問世不久後,這個充滿人情味的寶島,也充滿屎尿味。

我的鄰居,其實也不是鄰居,而是每天上下班都要遇到的街友們,滿佈在我家週圍,時常在進7買啤酒、坐在咖啡廳看報、到龍山寺求籤、以及吃石頭火鍋、甚至赴戶政事務所辦註冊時,這些街友有如我的隨扈,跟我與阿潔形影不離。就在今天的報紙中,發現我的鄰居們被人情味濃郁的國民,以廁所味豐富的排泄物灌頂。

事情是這樣的,幾個強恕中學的學生,閒來沒事,就拿幾杯屎與尿,見到西門捷運站外熟睡的遊民就潑;驚醒的遊民見到身上撒滿添加物後大怒,這幾位學生見狀則樂開懷,將全程錄下來PO在YouTube上分享,還挑釁的叫小孩子在家不要模仿喔。不知道韓寒如果到我家附近待久一點,睡在路邊,是否也會感受到同樣的待遇。

C015122L    

當然,台灣人情味濃厚,文化與教育皆比對岸高出許多,但那也僅是比較級的高,而且我們總是喜歡跟大陸比爛,如果不是祖國最近的經濟搞好了,見識更廣了,又或是幫韓寒配眼鏡的老闆根本就認識他;在20年前時,我們的商店老闆,不知是否也會同樣的熱心。

實驗看看好了,想像一個穿著拮据,皮膚黝黑,頭上帶著工地帽的外勞,突然走進一家珠寶行內,也許他剛認識一位外籍看傭,想買條項鍊給她示愛,不知道珠寶店老闆是否會跟他說:『對不起,莫罕默德,你要找的K金項鍊我們缺貨,這玉鐲給你當替代品。』我當然是誇張的用眼鏡與珠寶對比,可是邏輯應差不多。

台灣的人情味跟匯市的浮動利率一樣,會見標的而自動更正,就連最基本的執法規範,也是極具差異性。不久前台鐵鬧過一個事件,某天在自強號內,一堆老外在車廂中狂歡,喝酒、抽煙樣樣來,high到最高點時,還跳到座位上猛踩,搞得全車廂的台客受不了。經過與列車長反應後,充滿台灣人氣魄的列車長,竟然叫本國人移至另一車廂內,連警察到了也沒法度。

另一次,一堆老外在一夜狂歡後,於台北松山街頭拿乾粉滅火器猛撒,噴滿路邊停車的板金上。最後警察趕到後,調一下錄影帶發現,咦~是老外,最後就不了了之了。之後還有Part Two的白玫瑰遊行,當時一位日本女留學生來台,遭台灣計程車司機性侵,但法官僅以5萬元交保,我們台灣見義勇為大軍就又開始上街頭抗議。我在想,如果當時是泰國人遭性侵呢,我們也會上街抗議嗎?

台灣的確是個充滿人情味的地方,尤其對外國人尤其如此。那個維大力的廣告,以及江蕙拿著金門酒廠的高粱,擄獲阿多仔的芳心,的確是存在的;可是把那些外國菁英由看傭的蛙蒂,或是工地的可汗替代,會不會覺得很噴飯,那我們的人情味到哪裡去了呢?

細觀台灣的友善,很多是涉世未深式的單純,又帶點趨炎附勢的媚外,大陸最近富起來了,走路開始有風了,人家一省可以買下我們整年的香蕉過產量;ECFA到處讓利;我們一堆義工想參與世博、奧運;搶著人民幣國際化的離岸市場;外加韓寒最近炒火熱的話題性,我們才會對他有差別待遇。

為什麼我去眼鏡行驗光時,老闆只會硬推我Armani的過貴品牌,見我試了幾副不想買後,馬上變臉。而我現在依然等待4年前,於中崙圖書館內不翼而飛的Sony Ericsson W800 歸來。

kipper-cartoon-china-GDP-005

前天又見到一則被雇主毆打的外勞,因為超時工作,『不小心』去投訴,但我們的權力機關非但沒有保護他,反而招來仲介公司老闆盯上,兩度找人毆打他,不但拿鋁棒打人,還在地上拖行,把外勞打成植物人。短短五天,外勞被連續毆打兩次。現在還在插管治療,我們的勞工局跑那去了?反對黨呢?白玫瑰運動呢?野百合呢?宅神呢?

所以在見到『太平洋的風』一文後,是否應先察覺這是哪份報紙刊的?為何是這家?2100全民開講又是如何的吹捧這事件?要不要看看自由時報是如何解釋這新聞。該報中就有部落格文,解釋此為統派媒體的『中華統戰』;他們為何如此的看待?

當然,這又是『一個事件、各自表述』,但剔除一堆政治語言後,會發現與大陸相比,我們是何等的幸福,可是我們的幸福,又是何等的膚淺。面對韓寒對大陸落後的感嘆,我們是否也可以感嘆吾國自大式的人情味主義?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相關文章:

醉後大丈夫2與大埔東飛彈

白玫瑰運動證明一個泰國人等於1/4個日本人

《資本愛情故事》觀後感 (Capitalism: A Love Story)

國軍納粹制服風暴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