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tooth-3-logo.jpg  

最近台灣在聯合國的世界衛生大會(WHA)被矮化成中國的一省,很多同胞大抱不平,認為除非我們用中華民國,甚至以台灣國名義參與,否則我們將永不接受。我認為這是種『硬碰硬』的粗劣作法。難道我們除了較好的『中華台北』外,沒有更佳的選擇了嗎?這點,我要從美國總統威爾遜說起。

世界在1918年後,協約國好不容易戰勝萬惡的同盟國,以英、法、俄、美為主的協約幫,為了要鞏固戰後的國際社會,美國的威爾遜總統想要建置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但當時國會反對,所以沒有成功,空留了個國際社會的空想,最後由剩餘國家所撐住的聯盟搞的2266,世界各主要侵略事件國聯皆無置喙空間。義大利侵略衣索比亞,日本918事變侵略中華民國政府,國際列強連屁都不放, 國聯有名無實,我遂稱此為UN 1.0

peacecon.jpg  league-of-nations-psqorf.png  

                                                         UN 1.0

隨後美國老爸在2戰後學乖了,覺得強勢一點的國際組織是必要的,所以連忙在戰爭結束前,羅斯福開始周遊列國,促使各國建置強勢一點的類國際政府,予以調停侵略事件與國際爭端。這次國會沒有干預,聯合國(UN)遂順利在紐約成立,美國就近看管。戰勝國共有5個常任理事國,每位皆有否決權,UN也在世界上扮演許多角色,這次的性質確實比較強勢,主要機構包括經社理事會、國際法院,可是最重要的是其強有力的附屬機構。

這些附屬機構包括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WB)、國際貿易組織(ITO)、GATT、世界衛生組織(WHO)等,共同建構戰後綿密的經濟、貿易、軍事、衛生等國際網絡,也就是所謂的『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使得國際社會的構思,不是僅落於空談,但也有實質機構、常設編制、營運資金等。但最後UN還是被美、蘇兩國當作冷戰期間控制國際勢力體系的禁臠,而冷戰後,中國也來插一腳,動不動就使用否決權,使得UN的初衷被模糊,國際間各懷鬼胎,皆為自己國內利益著想,我則稱此為UN 2.0

bretton-woods-conference.jpg  Yalta-Conference1945-Churchill-Roosevelt-Stalin-Wikipedia.jpg   

                                             UN 2.0

目前國際社會正走到另一個十字路口,這關鍵時刻意味著國際間,可以落實原本威爾遜總統想要實現的理想主義初衷,就是『國際社會』的建置,注意喔,是社會喔,不是國家。我認為,目前世界多數諸如環境、恐怖主義、衛生、經濟、複合型災難、糧荒、電荒、乾旱、貧窮等問題,皆無法以主權獨立國家的形式解決,我之前有寫過文章描述,這些問題,皆須國家行為者放棄某種程度的主權予以解決。

比方說日本核災好了,如果日本不犧牲一點主權,這個核電紀錄這麼差的國家,可以執意要蓋幾座反應爐,就蓋幾座,其鄰國又會做何感想,核爆事件威脅的不是只有你福島而已耶!!同樣的中、美所排的大量二氧化碳、非洲的愛滋蔓延、墨西哥的HIN1、索馬利亞的海盜猖獗、阿拉伯之春的民主動盪,這些都不是靠單一主權國家可以解決,而須各國共同協商,並有強制約束力才有效。

而漸漸形成的區域整合像歐盟、東協、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南錐共同市場、APEC、非洲聯盟等,皆慢慢取代傳統國家角色,並排斥美國在冷戰後,汲汲營營所建立的單極帝國體系。那天,美國老爸肯放棄其於世界所建構的軍事強權,不再像冷戰時期一樣挑撥區域離間,欺負弱小國家、標示別人為恐怖份子,世界很可能朝區域性型式整合,屆時主權國家的角色將淡化,區域結構將強化,世界才真正可朝德國哲人康德在300年前所寄望的『國際社會』發展,我則稱此為UN 3.0

world-leaders.jpg  

                            UN 3.0

而在另一邊,滿清政府在1911年被孫文等人推翻,建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時稱中華民國,可是猶如伏爾泰戲稱『神聖羅馬帝國』既不神聖、又不羅馬、也不帝國般,民初的中華民國,既不中華、也不民國,政權馬上被山東幫的軍閥給改回帝制,之後又歷經北伐、抗戰、國共內耗,可謂多災多難,不久後,第一個中華民國縮水,被趕到台灣島來;因此,1911-1949的中華民國,我稱為China 1.0

而在毛澤東的8陸軍給帶領下,『新中國』於1949年成立了,在台灣海峽以西的地方稱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共。當時,外國人再也不敢欺負中國人了,一掃鴉片戰爭後的恥辱。中國之後所有跟外國的爭端不是打勝戰,至少也是平手。

往西南把印度趕回南部疆界,且順利時一舉進攻,最後快打到印度首都,再不撤兵,聯合國就要干預了。往東南則將老美欲染指中南半島(越南、柬埔寨、寮國)的春夢打醒,往東北亦把美帝趕回朝鮮半島的38度線外,甚至一度打回我另一老家─釜山,當時美軍的倉皇,我阿公歷歷在目。

而往北還一度與蘇聯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爭『蘇修』路線的共產老大哥地位,甚至當時在珍寶島衝突不斷,蘇聯還害怕如蝗蟲般的中國人會大舉踏入蘇聯邊境內,長驅直入整個歐洲大陸,啃蝕資源,深怕歐洲人長期的夢靨『黃禍』成真。

而鄧小平後的中國使人民不但站起來,而且也填飽肚子;江澤民的韜光養晦使經濟年年成雙位數成長,並接收香港、澳門;胡錦濤則將中國擠入世界舞台的巔峰,舉辦奧運、世博,將經濟推到世界第二大。同時間在台灣海峽東岸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則奠定亞洲四小龍地位,建構高科技王國,這段兩岸的經濟黃金時期、各別中華論述、政治挖牆角狀態,我稱為China 2.0

YellowTerror.jpg   Voelker_Europas.jpg  

       當時歐洲瀰漫的『黃禍』海報,右圖為『佛祖』西來大戰希臘羅馬諸神

現在,對應前半段所述的國際區域化發展,我主張1.台灣獨立、2.國家朝區域化發展、 3.兩岸建構國協制度,名稱即為『大中華國協』(The Commonwealth of the Greater China)。

所謂的國協體制,如大英國協般,參與國僅需名義上效忠女皇就好,體制內並無實質的權力分配或政策實施。大英國協成員是以主權獨立國家所組成,例如紐、澳、印度、巴基斯坦、新加坡等50多國;組織鬆散,毫無紀律可言,頂多每幾年打個無聊的板球就好。

會員國既不需犧牲國家主權又可享體制內的互惠關稅政策。我們的國協則不打板球這無聊洋鬼子玩意兒,而是採華人最常見而且老少皆宜的娛樂─『國協卡啦OK大賽』,各國協會員國倘奪冠,就享有下次聯合國否決權乙次的quota,你看,讚吧!!。

 200903251033028990.jpg   

 第一屆『大中華國協搶聯合國代表席次卡啦OK大賽』

如此的國協模式,為最合適國際潮流的發展方向,在世界步入UN 3.0後,主權國家的意義不大,屆時台灣要獨立,中國也不會有目前的激烈反應。這方案台灣藍綠皆可受惠,因為國協既可以解決獨立問題,也可以滿足統一需求。台灣還可趁機制憲,揚棄改的不成型的憲法,使綠營人士開心。而對於藍營也會因為『中華』之共同稱謂而達成變相統一之道。老共也會因『一中』之匾額而解套。

甚至兩岸可吸取所謂的『漢字體系』的韓國、日本、新加坡、等國一同參與,成為『漢字國協經濟體』,屆時,台灣可以用『Taiwan, member of The Commonwealth of the Greater China, (or Sinic Character)』參加所有國際組織,包括WHA,名稱問題不就解決了嗎?這不但可解決中華台北、中國台北、台灣、中華民國等稱謂的迷糊仗,更因應UN 3.0之世界區域發展潮流,那我就稱它為China 3.0吧。

 

延伸閱讀:

大師之兩岸政策白皮書(中時嚴選好文)

成也文化、敗也文化(福島電廠的危機)

人類的出路(反思日本大地震與茉莉花革命)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