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b1b60-1e5a-11e6-bc80-9d641bfb0f7e_-   

(刊於雅虎專欄)

沒錯,我確認過!自從民進黨於116奪得總統大位後,本島自野草莓抗爭以來的數十個社會運動,彷彿人間蒸發般,全數從這塊淨土中消失。除了一個地點外—520的凱道上。

過去一度喊著「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社運組織,不知不覺的,在拆完道具箱後,偷偷摸摸的混進了總統府前的廣場,準備參與520年的就職嘉年華。回想起台灣這8年來的社運抗爭,稱其嘉年華又何錯之有?

畢竟,太陽花運動的立法院一遊,讓國會充斥啤酒與香水;幾位社運玩咖破入政府大門後,不忘舌吻、便溺、大啖太陽餅,順便向臉書打卡討讚。醒後坐在立委貴賓室內圍坐看電視,晚上則抱著熊熊萌入睡。

除了參與這些抗爭嘉年華的玩咖外,有些大聯盟政客,能夠將社運抗爭兌現,提領政治利多。在拆完政府後,恣意搭起入體制的橋樑。引領「你好大、我好怕」的黃國昌,自從捧起年代集團這個「你更大、我反而更不怕」的媒體巨獸後,也華麗步入國會殿堂內。

還有那位「沒真相、沒原諒」的洪姊,自從踩著弟弟的榮耀,將自己送入青島東路後,也跟著換了手機號碼,讓軍冤媽媽撲空;當立委諸公的當務之急是先打扮,再出國約會。

畢竟,雲想衣裳花想容,能當立委靠馬茸。洪姊頓時洋溢了起來,身上背著Bling Bling的行頭,洗刷過往的口罩悲情。當然弟弟的真相也沒下落,但既然月領數十萬,昔日的冤屈也只好高調原諒了。

至於負責籌辦「台灣民主進行曲」的負責人柯一正,早忘了要每週五赴中正紀念堂前反核。試問一下,如今台灣連一個核電廠都還沒廢,柯導怎先廢了自己的承諾呢?政黨尚未輪替,就等不及幫新權貴洗腳、擦藥膏。

當然,除了上述的幾位兼職鬥士、專任政客外,還有許多社運投資客,也跨入政治勝利組,陸續打進北市府、國會殿堂、國營事業、非營利組織、接Case宣傳組,以及蔡內閣的陣容中。

所以更稱職的標語,或許應改成「今天拆大埔、明天進政府」才恰。至於這些社運團體,許多人稱其為綠營外圍組織,這也不為過,諸如林飛帆、陳為廷均擔任過小英競選團隊成員;反課綱的高中生則向民進黨核銷發票。

反核四與反服貿團體多數成員加入小民進黨的時代力量中,這個政黨又奉將小英送入總統府的李前總統為精神領袖;李前又藉由洪仲丘抗爭事件,搓掉「國安秘帳」案,讓那消失的600億黨產與鞏案隨風而逝;辯護律師顧立雄則輕輕鬆鬆入國會,這「社運-DPP-李黨產複合體」著實給力。

許多人抗議蔡英文政府在520年的就職典禮上,以「民主進行曲」節目消費本島的社運,持批評論點的人士,多數亦參與過社運。但我卻堅決反抗議,猶如老美所說,“give the devil his due”,也就是「還給魔鬼應得的公平吧!」

民進黨自從2014年之後,就是靠著左手支援這些社運組織,才獲得壓倒性勝利,怎能又藉由陳芳明這些「國王製造者」的右手,拆掉自己的後台呢?難道一切都是講好的,目的是一次性與這群社運組織切割,兔死狗烹的道理,再實在不過了。

畢竟,該封的官爵,大概都已底定。僧多粥少的道理,識大體的人,應該都能明理。回首再看台灣這8年的「民主進行曲」,酷似文革10年的「義勇軍進行曲」。激情過後,驀然回首,那群人卻在高官權貴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