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ormity.jpg

最近看到國內外媒體,大力報導日本優質的文化內涵,是這次『宮城大地震』的災後秩序得以順利進行的要因,媒體指出日本街頭並無類似當年美國『卡崔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後的搶糧亂象;亦無阿根廷在2001年的經濟危機時,人民於街上趁火打劫;更沒有像盧安達等非洲國家在內亂後的無政府狀態。

日本有的僅是守秩序的優質國民,整齊劃一的排隊買麵包與加油。南方朔更以『武士道精神讓日本不被災難擊垮』為專欄撰一文,讚嘆日本堅忍不拔的神。對以上諸點,我既認同,也不認同。

認同的是,去過日本的人,若稍加注意點,就可發現大和文明專有的禮貌、守時、謹慎、以及守秩序的特質。當地有句名言,『凸起的釘子要被錘下』,這訓言造就了民眾穿著一樣、談話一樣、口氣一樣、意見一樣、工作一樣、甚至連臉部表情也都差不多的現象,這點不難在英年早逝的畫家《石田徹也》作品中看出,當然他是以比較灰暗的藝術手法呈現。

tetsuya040.jpg (石田徹也)

如此有秩序的國民,優點在於出亂子的機會少,大家都知道在談話中的那一點要笑,那一句該點頭,那一刻要保持沉默,那一時又要更加沉默。所以外國人在日本餐廳中看不到廚餘、便斗裡看不到污漬、電車外看不到插隊、災難中看不到搶糧。

但同樣的優質文化,若在另一層次中觀察,則會發現此特質,是使本次複合型災難雪上加霜的始因。

據悉,本來福島第一核電廠在地震及海嘯等兩波的襲擊後,核子反應爐已有顯著損壞的跡象,但礙於日本文化好和諧、愛面子,使電廠工作人員,遲遲不回報反應爐真正損毀的程度,抱持著問題可矇過去的態度,結果卻事與願違。

這暴露日本各地核能電廠普遍已久的問題。日本是個順民國家,一般的百姓極其聽話,換來的是有如小說《美麗新世界》裡,崇拜『亨利福特』式的裝配線生活,老百姓在承平時可安逸無慮,面對各式問題,大多認為政府有能力應變。

9781405801713.jpg

但領導階層卻有另一套為官之道,官員常活在有如『財前醫生』般的巨塔中,個個死要面子又官僚,且無採納異端的雅量。日本政府普遍存在官商勾結、採購舞弊、高官貪污、派系鬥爭等政治醜聞。

在地震發生當時,菅直人還因國會質問其非法政治獻金一案,首相位子恐將不保,這幕後又是一系列的政治惡鬥,這種派系鬥爭一向是日本首相下台的主因,亦造就該國特有的短命內閣,民主黨原本的耀眼明星『小澤』,也是因為政治獻金醜聞才錯過首相大位。

1_92-thumbx300.jpg xin_42205061214022651711631.jpg 1264057806.jpg japan-aro-cp-RTR27A6F.jpg

目前的核能危機問題,日本各界其實早對建造如此多的核能電廠存疑已久,許多人認為這是政府過度諂媚美國所致,因大部分的核能技術是向美國購買,並對其採購昂貴的核電材料。專家認為,日本其實國內供電量已夠,根本不需蓋如此多的核能電廠,但囿於官商勾結等種種因素而持續增建。

歷年的核能檢測也是有如台灣政客赴國外考察的報告般,今年抄前年,前年再抄大前年,如此一年又一年的抄下去,大多敷衍了事,如果有人膽敢對檢測提出異論,多會被日本特有的和諧文化排擠與打壓。

這就造成日本縱使歷年來頻傳核能事故,卻沒應有篇幅的報導。官員們盤算著,反正一旦有意外發生,挺進核電廠救難的,都是中下階級的員工或消防人員。這次的『福島50壯士』,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大官們則躲遠遠地罵人,甚至一度傳出菅直人在事發後,迅速命令福島電廠的主管前去東京挨罵,真正的救援則擱置在旁。

4z-AJjiRzv7Kq.jpg

在國際間,在許多攸關重大危機的執行,均會建置一套『防止故障危害』(fail-safe)的『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以求降低風險;比方說航空業有套規定,在飛機降落時,機長可依自己對客觀因素的判斷,重新升空再降落,原因不會在事後追究,機長享有充分的行為免責權。此舉可使機長不會礙於面子,而執意在客觀因素不明時迫降,造成無法彌補的災難。

企業管理亦有 “the devil’s advocate”的觀念,或稱「魔鬼代言人」,這角色的功能是在會議進行中,不管好壞,必須挑戰議程中的每一項提議,以求縝密的思辨過程。但同樣的角色,或是制定標新立異的機制,在日本『守秩序』的文化下,很有可能被河蟹掉。而這次的核能危機,很大原因是該國好和諧、愛面子的因素造成;實謂『成也文化、敗也文化』是也。


         conformity.1680.1260.jpg

【延伸閱讀】

人類的出路(反思日本大地震與茉莉花革命)

石油峰值危機之啟示- Martenson's Crash Course

人類的困境(中時嚴選好文)

盲從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