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ution.jpg

『每個革命都有它的廣場,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就是埃及人爭取自由的搖籃!』,這是埃及進入全國暴動後,第一手由Twitter傳給世人的一段話。這已是約莫7天前的事了,在進入第8天後,暴動的死亡人數已停止大幅竄升,停留在125人左右。

今(22)天,總統穆巴拉克第二度露臉,向全國人名宣佈將不參加今年9月的總統大選,但總統府外的解放廣場,示威群眾還是不滿意,大部分的群眾要的是即溶咖啡式的訴求,個個喊著:『總統先生,請現在滾蛋!!』

Mubarak Cabinet Resignation Announcement.jpg

埃及政治動盪愈演愈烈,為了安全起見,當地的外商已紛紛暫停營運,並開始撤離外籍員工。儘管政府試圖阻撓,首都開羅的解放廣場至少湧進約廿五萬示威者。民眾比前幾天更有組織,手拉著手,高喊口號要穆巴拉克「滾蛋」。志工們戴著寫有「人民的保全」識別證穿梭在人潮中,防止政府人士滲透並煽動暴力。

在國際情勢方面,世界主要國家一面倒的呼籲穆巴拉克收斂其處理暴亂方式,老大哥美帝與英、德、法亦對示威做某程度的背書,揚言若政府持續血腥鎮壓,將停止一切經濟援助。麻州參議員,亦是2004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候選人凱利(John Kerry),則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上投書,呼籲穆巴拉克『優雅的離開,以利新政權誕生』“bow out gracefully, to make way for a new political structure.”

但歐巴馬政府卻有另一種想法,並已於上月31日派前駐埃及大使威斯納(Wisner)以特使身分抵達埃及,雖亦是以勸退穆巴拉克為宗旨,但囿於穆氏為美帝在中東長期以來的看門狗,亦為穩定中東油元利益的代言人,遂不希望見到太過突然的政權轉移,導致權力真空。美國大抵上還是希望總統改選能延至9月份在說。

greed.jpg

這就帶到了策略學上著名的“Rope-a-Dope”戰術,中文很難翻,充其量就稱作『周旋戰術』,以1978年著名的拳王阿里(Ali)與富爾曼(George Foreman)的一場決賽命名。

  rope-a-dope.gif            Rpoe-A-Dope.jpg

起初阿里的拳力與體型明顯遜於富爾曼,在第一回合時,阿里招架不住猛擊,苦不堪言。但過了幾回合後,阿里改變策略,與其跟對手比力道,不如與其惡耗。阿里隨即讓富爾曼站上風,自己卻躲在繩邊,或趴在對手身上,消耗對方體力。最後因富爾曼的體力不支,阿里就在關鍵時刻施以重擊,贏得最後勝利。

images.jpeg

目前看來,穆巴拉克就在搞這策略,與其持續血腥鎮壓或讓渡寶座給他人,其僅解散舊內閣,但指派情報頭子蘇雷曼(Omar Suleiman)為副總統,但因長久以來,蘇氏為穆的親信,故亦不得民心,所以倒也不敢莽撞行事,且街上的軍人與群眾已漸形一陣線,不但手拉手,嘴親嘴,老百姓還登上裝甲車拍大合照,併肩對抗警察,以致僵持在目前的軍、政、民,誰都不敢妄動的「恐怖平衡」,又稱『墨西哥槍手對決』 "Mexican stand-off" 局勢。

mexican-standoff-photo.jpg

另外,連日來群龍無首的抗議者,已決定推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署長艾巴拉迪(Mohamed EBaradei)擔任領袖,為這場民主改革運動增添力量。某種程度,這亦反映了此次政權轉移的致命要害。

首先艾巴拉迪有很長一段時間旅居國外,民眾之所以會推舉他為反對勢力的領袖,實在是埃及這一段時間以來,並沒有培養出一個有組織、勢力、論述能力的反對勢力。唯一稍有規模的反抗團體為回教基本教派『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但這團體並不得民心,亦非奉民主法制為圭臬,與此次訴求悖離。倘若一旦取得政權,恐會引發鄰國以色列的恐慌,後果可能一發不可收拾。

muslim brotherhood.jpg

照目前情勢看來,我認為這次的暴動,成功機會還是不小,一般民眾對政府實施的宵禁幾乎視若無睹,甚至淪為笑柄。且埃及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每天生活費不到兩美元,實際失業率則高達百分之廿五。民怨已累積到臨界點,且見不到有任何解決之道。另外,這起革命並非單一事件,而是遍佈整個回教國家的民運浪潮,未來勢力實不容小覷。

最後,鄰國的葉門、阿爾及利亞亦有示威遊行,伊拉克也發生過炸彈攻擊。埃及風暴亦衝擊到中東大國約旦,在約旦各地出現若干大規模街頭示威後,抗議現任總理里法伊主政下,燃料與糧食價格上漲且政治改革不力,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一日亦下令解散政府,並要求前總理巴吉特籌組新內閣,迅速回應人民對政改的期待。綜觀目前情勢,我認為這起埃及民運,極有可能醞釀成以回教國家為主的『第四波民主潮』。


《延伸閱讀》:

埃及不是只有木乃伊!!(埃及暴動與民主第四波)

埃及也有紅衫軍!!(民主第四波遍地開花)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Belgian Revolution, Egide Charles Gustave Wappers, 1834.jpg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