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aintwhatyouknow  

(刊於觀策站)

今年的國慶演講,蔡總統為不久前的「台獨論」降溫。當日的講話多半圍繞民生議題打轉,談到兩岸關係時盡量以「遞出善意」、「不走對抗」、「愛好和平」等柔性訴求為主軸。或許蔡總統在演講中的一段談話中,已約略見到未來全球的端倪,這段內容就是積極為台灣在「國際新秩序」尋找位置。

那這個新秩序是什麼呢?

就是一個蔡政府提出的「新南向政策」會員國中,幾乎所有領導人皆已造訪大陸的區域秩序;是一個全球的自由貿易協定,將由中國大陸所領導的貿易秩序;是一個繼美元壟斷原油、商品與國際貿易後,逐漸遞增人民幣為交易媒介的金融秩序;是一個世人逐漸厭倦霸道的川普,改讓習近平在北韓、南海、一帶一路沿線國、多個國際組織中,增加發聲權的話語秩序。

有鑑於此,第二年度的國慶講話,蔡總統似乎抓住了這個新秩序的精髓,不再以「這個國家」、「那個國家」等輕蔑口氣,詆毀中華民國這招牌,談話內容也改以民生議題為論述主軸,盡量避免與新秩序對抗。

那什麼是舊秩序呢?信奉這舊秩序又有何致命傷?或許一則在國慶日前的新聞可作參考。這則爆料內容是台灣的審計部發現,美方在20102015年期間,每月超額領取我軍購款約3082億,若以60億的均值換算,5年約超領了3,600億的軍購基金,等同另一個核四的建造費用。

20171010002112  新聞內容指出由於台美軍購過於複雜,因此無法一一確認這些資金到底都是流向何處。但想一想,倘若有心人士想要對某基金上下其手,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交易細節複雜化,迫想查帳的人不得其門而入。本人曾多次講過美國其實是個破產的國家,光政府的債務就欠下了20兆美元,超過一年的GDP規模。

密西根州立大學教授 Mark Skidmore更發現,倘若加上美政府部門的「無法稽核調整」(undocumentable adjustments),光公部門就欠下了41兆美元的債務,約70個台灣的GDP。如果加上台灣吵的正夯的各類年金與社會保險,美國又得再添上100兆的天價債務。如果再加上企業、家庭、學貸等私人債,恐怕就沒人敢算了。

那該怎麼辦呢?或許就是這原因,美國期望靠著台灣、南韓、日本等亞洲富有盟友抽稅,維持聯邦政府不崩盤。這點可從歐巴馬政府後期,大力鼓勵日本的退休金購買美股市與債市,以及靠著北韓的地緣衝突,抬高南韓對美國的軍購費對照。

rumsfeld-3-trillion-missing-pentagon  至於台灣,因有對岸的抗議,比較能夠「抽國安稅」的方式,似乎就只能靠「僅抽稅、不繳貨」的地下操作,支付對「美國爸爸」的保護費。或許就是原因,這則新聞才會指出,許多台灣下的軍購訂單,根本連貨都沒送到。還被「偷A」了3,600億的「隱形軍購費」。

注意喔,這「隱形軍購費」是沒任何交易的軍購費用,倘若外加台灣每年3,000億的國防預算,天知道老美因兩岸衝突的「套利」,每年向台灣敲詐多少的「軍購稅」?是否這原因,才導致台灣的財政日益惡化、年金破產、貧富差距嚴重?細觀後會發現,這就是兩岸若無法和平的「安全稅」,與兩岸貿易上的風險相比,台灣對美國默默支付的安全稅,才真正可怕。

為什麼?請問自從這則軍購超領案曝光後,有聽到專門捍衛台灣主權的太陽花族群、時代力量,或是民進黨政府的抗議嗎?沒有,一句話都沒有。3,600億超過核四的建造費用,卻沒人打一個嗝!反觀只要一有對岸的歌唱團體來台舉辦活動,整個寶島就要瘋了。

美國文豪馬克吐溫不是說過?他說:「能害死我們的,通常不是我們所不知道的事;而是那些我們深信是真,卻原來並非如此的東西。」或許台灣人可將這句話改成:「能害死我們的,通常不是我們認為的萬惡敵人;而是那些深信是好的,卻抽乾我們血的盟友。」

 

來,跟著濕兒一起連連看:

延伸:

美再強大潛台詞:末日將近、找台灣抽稅

美對台政策:小英脖上那條狗鏈

拒當美日細漢ㄟ 台應嘗禁果誘老共

全球即將奔向崩潰 The Road to Ruin》說了啥

小英該寫給習近平的一封信

舔日又PO美結論:活吞太平礁!

如果服貿加入能源交易談判,你還反核四嗎?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還有一個新聞,近百公斤的海洛因被海關放行入境。
    我看這批貨的貨主根本是CIA吧?
    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非常大,甚至是幕後的操儡濕也不一定....
    樂山雷達站也是一個很扯的例子。
  • 路人乙
  • 2008年扁朝快下台之前,原本要讓吳乃仁秘密成立台灣鐽震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經營軍火相關買賣。

    鐽震公司被媒體揭發後,國防部長李天羽於2008年2月23日發表聲明表示因此案奉令成立未能落實執行宣布請辭,並於同日獲准,而行政院在同日宣布由蔡明憲接任國防部長。同日晚間,鐽震董事長吳乃仁宣布鐽震解散。

    昨天鏡周刊新聞:新潮流創始大老吳乃仁在招待所摟著豪奶正妹一起來花天酒地,同席的民進黨立委許智傑還大言不慚地說他們只是在討論宇宙大爆炸.可以合理假設,倘使當年吳乃仁的詭計得逞,吳乃仁和許智傑等的綠營人物就更能天天在聲色場所爽得更過癮!

    吳乃仁在扁朝擔任台糖董事長期間,涉及不法情事,在吳乃仁還沒入監執行之前,時任台南市長的賴清德還以他自身的政治生命來擔保吳乃仁的清白!不過在吳乃仁蹲完苦窯之後,不僅巧奪台苯以讓子女在該公司擔任要職,他在近70歲還可跟年輕綠委許智傑一樣夜夜爽不同的年輕大奶美女!




  • 呆丸哈哈哈
  • 犬牙交錯的世界
    2017-08-07 udn網路城邦 筍子的部落格

    目下全世界可以大略分為幾個權力區塊,即以美中俄三大國為主軸。週邊一票二等大國如德日英法義,及三等區域強國(或國不強而人多,或人雖不多而地大)如加澳土印(度)等,及四等國如巴基斯坦、印尼、巴西、阿根廷、智利、韓國、土耳其、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伊朗等屬之。台灣應屬四-五等間之國家。
    這種分類,甚為重要。因為不知道自己國家是何位置,就會發生越位,或者扯不是同一個位階的國家必須對等尊嚴。當然在聯合國內,是票票等值的,但即便如此,五大常任理事國就是不一樣的。也就是人人都平等,但我的平等與你的平等是不一樣的。這是了解國際局勢的基本認知。
    中俄現下並未正式結盟,但在反美方面則攻守一體。最近美國國會很給力,讓俄國更向中國靠近。這半年來,中國在美國壓力下對朝鮮禁運,俄國就自動補位(包括導彈技術支援)。同樣,中國一直支持俄國之佔領克里米亞及烏東。至於中亞、南亞的上合組織就由中俄兩國一起主導,並由中國牽頭,將俄國南邊舊加盟國拉到一起,這相當程度的減輕了中亞發生類似車臣的事件。
    簡單說,中亞、南亞各國,除印度外,基本上都靠向中國。由於戰略需求,中蘇進入新一輪親密期,這從近日兩國海軍大規模在波羅的海演習就可以看出。
    我們也看到,當美艦在南海自由進出時,俄國轟炸機就適時出現在美國邊界;或東海釣魚台有事時,俄國轟炸機就立即出現在日本海域週遭。
    這裡先說一下印度。這次印度入侵中國邊界已經50多天,但中國在考慮一帶一路的大局及19大召開在即下仍在做著政治上的斡旋。我的看法是,印度經不得持久戰的,其國防工業多不完整,很多飛機零附件品質是不及格的。按印度戰機40年來共摔掉約1千架,已是世界奇蹟,主要就是工業體系不完整、基礎太差、技術移轉無法到位所致。
    印度最近向以色列緊急採購步槍子彈,以為「短促的高強度戰爭」做好準備。就明白這個國家的軍工及後勤體系之差了,中印兩國根本不是在同一量級上的。
    認真說,印度連巴基斯坦都打不贏。在三軍聯合作戰方面,印度完全無法打一場及格的現代戰爭。它的陸軍,連軍團級都無法要求空軍戰鬥機配合戰場立即火力支援,遠不如巴基斯坦。
    至於非洲,絕大多數國家早就靠向中國。而中南美洲,由於歷史因素,並不願意與美國為友,反與中國有進一步加強交往的趨勢。
    至於東亞國家,他們在政治上兩邊都不得罪,經濟上則以中國為主要往來對象。如選錯邊,中國立給顏色,如新加坡、韓國。若是改邪歸正,則中國給予極大回報,如菲律賓。
    最後,中東由於地緣、歷史、宗教及外國勢力,加上產油,顯得特別的錯綜複雜。中國則與它們通通交往,是所有大國中唯一辦得到的,這是多年來累積的信用。美國則早將信用在中東玩殘了。
    總之,中東彼此間有一種犬牙交錯的關係。簡單說,就是:朋友的朋友,不一定是朋友;敵人的朋友,不一定是敵人;朋友的敵人,不一定是朋友;敵人的敵人,不一定是朋友。川普到現在還沒有進入狀況。
    中國可以與兩個宿敵如沙烏地與伊朗同時往來,也可以與伊斯蘭共同敵人以色列交好,也能同時與什葉派與遜尼派往來。這在英美法德俄日等國看來,是流口水的。
    台灣是介於四等及五等間的國家,在加入國際局勢前,是否要想清楚自己的位置呢?在年底前,東協各國就要完成RECP,台灣將是與北韓唯二被排除的國家。請問,民進黨或環保、平權,包括太陽花運動者,或者正名制憲者,或者反核電者,或者反服貨貿及自經區者,有任何高明辦法嗎?
    本來經濟就是任何國家都要優先考慮的。但台灣則反其道而行,任何議題都比經濟發展優先,這就註定了台灣未來的命運。
  • 呆丸哈哈哈
  • 反核、民進黨黨綱與經濟掛帥
    2000/06/09 新世代青年團 徐文嚮

    最近在核四是否興建的爭議中,「反核是為了反獨裁」這個論點甚囂塵上。問題是,反核和反核獨裁根本是兩回事,道理很明顯:如果政治民主化了,我們就不反核了嗎?如果核能問題,政府用所謂民主的方式(比如說公投或立法院表決)決定要繼續蓋核四、核五,我們就該同意嗎?
    反核從來就不是程序民主的問題,而是完全不同的社會發展思維的問題,是以經濟掛帥、財團利潤為導向的發展道路,還是以人民幸福為中心的發展道路,是兩種不同道路的選擇。試想:當初國民黨政府會興建核電廠,還不是由行政院提出、立法院通過?解嚴之後,每次核四預算的審查和解凍(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二日),何嘗不是透過「民主的程序」進行的?如果我們真的只是在乎程序民主的問題,反核早就沒有立場可言了。反核的最主要意義,就在於我們對非核家園的堅持,對免於恐懼的追求。我們不要為了經濟發展而草菅人命的環境政策,也不要為了賺盡世界最後一分錢而讓自己成為「秘雕人」。
    關於反核,或是整個環保問題,民進黨黨綱寫得清清楚楚:「匡正過去破壞生態環境之經濟掛帥政策,確立生態保育及生活品質優先之原則。」(參見民進黨黨綱「基本綱領」第三項第六條)
    換句話說,不只是核電廠,所有為求高度經濟發展、不顧自然生態破壞的產業政策,都要匡正,一步步走向萎縮、結束的道路,改以永續發展、優先考慮自然生態的方式,建立理想的社會為目標。既然如此,陳水扁總統也好,林俊義署長也好,民進黨一旦執政,理所當然要依照黨綱的原則,落實反核立場,建立非核家園。非但如此,所有以經濟掛帥的政策(包括濱南開發案、美濃水庫等),都應該立即停掉現有的工作進度,重新思考台灣社會的走向。否則,政黨輪替只不過是換湯不換藥,經濟掛帥的「天道」依然不變!
    但是,新政府卻選擇了違背民進黨黨綱精神的舊道路。以核能問題而言,「反獨裁」的說法,不正是為「公投決定核四存廢」的方向鋪路嗎?近日內即將形成的「核四再評估委員會」,要去精算廢掉核四廠的損失,評估核四廠蓋與不蓋的發電成本、核廢處理、安全問題等等,雖然美其名是以社會總成本的概念來評估,依然是限在經濟掛帥的框框裏打轉。
    從反核的立場出發,我想,一定要在新政府的框架之外,重新尋找出發點和可能性。換句話說,以環盟總會為主導的反核團體,現在一心想要擠進評估小組,不但是錯誤的做法,更是無效的做法。重新來過,或許辛苦些,但卻更徹底──反核運動在這三個月來的變化,已經使得運動本身面臨抉擇:捨棄一切我們所熟悉的做法重新出發,或是在「大局為重」的假象下繼續自我欺騙、同時也欺騙別人。
    如何抉擇,正考驗著我們每一個堅決反核的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