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9lxj0006  

說實話,在去年7月前,從未聽過《灣生回家》或是相關題材,最初接觸到關於日本後裔的故事,是一個竊盜案。

某日在網路上看到某日裔台人舉辦簽書會時,突然一個低級台灣人,偷了一位名為田中實加的錢包。當時台灣的新聞就以,「『灣生』回不了家作者田中實加皮夾在台遭竊」為標題,好似台灣都是小偷一樣。

這位高級日本人當初表示不在乎皮夾中的錢財,重要的是裡面珍貴的外祖母相片,她呼籲尚未保留自己祖父母相片的台灣朋友們,趕緊進行相片數位化的工作,否則會後悔一輩子。

當然,有如神般的台灣警察,雖在抓真正能撼動百姓生計的大案始終查不出個所以然,但在可炒新聞、炒知名度,業務配合的體裁上,卻進步神速。不出一天,就把台灣小偷給逮個正著。

當然,又過了半年,彷彿哲人伏爾泰稱「神聖羅馬帝國」既不神聖、又不羅馬,更不是帝國般;這位滯台日人,既不是日本人,也沒日本外婆,搞不好,連那個錢包也沒被偷過。

但這的確是很好的事件行銷,連我一個對日本文化不熟悉的大中國沙文主義者,都記得有這故事了。至於那小偷,誰知道他的下落去哪了?搞不好幾個警察收了紅包後,案子也被吃掉了。

wag-the-dog 剛好在同一時間,台灣繼《KANO》的風潮後,教育與政治界興起一股日據歷史的再詮釋潮,許多被壓迫、剝奪、屠殺與血腥鎮壓的歷史被漂白,換來的是慰安婦為自願的、日本殖民是正面的、以及你我都有可能是潛在皇民的大樂透。

於是,就跟大陸製的名牌包包般,就因為在法國貼上LV標籤,最後給硬是蓋上Made in France,售價就從幾百塊人民幣不到的成本,翻轉成上千歐元。但這至少還是LV廠授權的產品,田中實加連日本人都沒授權,就硬是給自己冠上日本後裔的標籤。

這種冠假名的風潮在台也開始流行,什麼藤井樹、妖西的,好似有個日本文化背書,就會增加售價般。但細觀這現象,就是對中華文化的排斥與自卑,所形成的畸形現象。

上世紀初的黑人也有同樣的自卑情節,他們會將頭髮用化學劑燒成直髮,再染成金色。有辦法的男人只交金髮白人女伴,與朋友以「黑鬼」(Nigger)互稱彼此。

在心目中,他們將同文同種的族群,貶低成次級品。將白人的價值內在化,奉為圭臬。這種情況也並未完全消失,只要一位黑人進了華爾街與華府後,會與在華盛頓高中(美黑人菜市場高中名)內的穿著談吐截然不同。

為了對抗台灣文化中的中華DNA,綠營政治生態圈,培育出一種文化替代品,但台灣人中的華人血液卻根深蒂固,該怎麼辦呢?

於是就學了黑人的燙直髮技倆,硬是把日本的文化給橫向移植到台灣,但就因嫁接的不夠扎實,也不有機,於是就成了直接冠假名、讀漫畫、亂依親的怪像。連叫中國也學著日本人稱「支那」。

d263410 明明陳宣儒就可代表自己,本人也不住國外,書商也沒強迫取外文名,卻硬是隔空抓藥式的嫁接了新品種,直到一個謊言,必須以更大的謊言來圓。只是讀者該問的是,確定謊言只僅於此嗎?

為何不問問怎麼台灣的皇民化風潮,都是集中在20142016這兩個選舉年爆發?柯P、蔡英文、李登輝、安倍家族的關係又是什麼?為何反課綱、《KANO》與《灣生回家》等風波都集中在這幾年發酵?為何《KANO》劇組會突然反核?如今卻又無聲無息?

或許這些都僅是政治操作中的一環,目的是進行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等到目的達到後,就沒人會花時間持續那薄薄的謊言。田中的姊姊說的最好:「人生不就是真真假假嗎?」當然,這點是電影人最瞭解的。

社會工程實例教學:

延伸:

韓國人看「撒」回課綱後長嘆:難怪多被統治15年!

戴導,社運尚未成功然後你就跑掉了!

今天拆大埔、明天進政府台式義勇軍進行曲

要轉型正義就要徹底先從二二八開刀

與其爭辯課綱,不如思考誰在暗房中竊笑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真象
  • 異域這本書,也是柏楊化名鄧克保所寫的故事,當年因為這本書沒冠上柏楊的大名,所以在柏楊被白色恐怖迫害入獄之時,他全部的作品就只有異域沒被蔣家列為禁書!
  • 真象
  • 根據柏楊所述,《異域》小說的資料來源,是當時柏楊於《自立晚報》編輯部工作時,報社駐臺北板橋記者馬俊良每天訪問一兩位從泰北撤退到臺灣的孤軍,將對方口述該地狀況情形紀錄下來之後,他再把採訪資料交給柏楊,後由柏楊撰寫成文[。由此可知柏楊本人並沒有親身經歷(就像灣生回家的作者是純台灣人),資料也從第三者採訪而來(就像灣生回家的內容是作者聽說的),《異域》並不是紀實報導。

    而後,柏楊自1961年開始,以筆名「鄧克保」在《自立晚報》社會版連載刊登以紀實報導為形式的文章,標題為〈血戰異域十一年〉。文章剛開始時,作者說,鄧克保是一個化名、是一個在逃難時死在身旁的軍人,理由是他接受記者訪問後「還要回到游擊區」去,因此不能用真實姓名。

    然而,故事中的時空背景皆真有其事(灣生回家所描述的也是在日本的真實現象);書中的軍人將領,除了鄧克保,也都真有其人,例如李彌將軍、李國輝團長等。既有確切的時間、地點與真實人物,又全部以第一人稱敘述,尤其是出現在新聞版面上,言之鑿鑿,讓讀者無所懷疑,因此是被當作真人實事來刊載及閱讀,是受訪者個人的親身經歷加上旁邊戰友的真實事情。

    連載文章在報紙刊出後,意外得到讀者極熱烈的回響,報社收到大批寫給鄧克保的信,也促使小說的出版,同一年即由平原出版社發行;然而因故事內容只寫了十一年中的前六年,因此把名字從「血戰異域十一年」改為「異域」,但作者依舊是「鄧克保」。

    然而,1967年柏楊因大力水手事件被警備總部控告誣衊國家元首企圖叛亂而入獄,其所有作品包括小說與雜文皆在查禁之列;惟獨《異域》一書因作者姓名的「陌生」或根本「查無此人」,有意無意間竟逃過了查禁的耳目,持續熱賣,甚至更迭有出版社四度接手再版,每版又再刷印十餘次,每次又有數十萬本銷量。1977年由星光出版社再版,1988年躍昇文化再版,1990年由朱延平改編為電影《異域》。2001年,由遠流出版公司出版,所以遠流會出版灣生回家,但這次卻碰上大釘子!
  • 其實在台灣出身的外省人後代在中國眼中也算是灣生
  • 1949年,蔣氏王朝因為在國共內戰中失敗,將中華民國政府轉進到台灣。蔣介石除了將外匯、黃金、部隊、故宮文物等等移往臺灣之外,還有近200萬名被台灣人稱做外省人的從大陸隨國民黨撤往臺灣地區。這些外省人在台灣有了後代,在中國眼中這群人也算是灣生吧?!
  • 灣生不被日本承認是其國民,就像台灣的外省人及其後代被大陸認做台胞而非中國人!
  • 不管動機如何,《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隱瞞真實身分(陳宣儒)的最大偏差,不在於詐欺同情或金錢,甚至欺世盜名,而在於虛構一個想像的祖國,在相當程度上,利用台灣這塊土地,透過早已不存在的殖民「祖國」,建構一種血濃於水的民族情懷,玩弄台灣人的認同意識,這跟李登輝,李遠哲,柯文哲,蔡英文等人內心自認還是日本皇民或日本皇民後代的優越感沒甚麼兩樣!

    陳宣儒明知自己並非日本人,卻在書裏與許多公開場合,包括幾百場在台灣、日本與香港的演講,有意或無意的強調及暗示日本血統,更擺出時移境遷後,因臍帶相連,而衍生出的「高操」尋根情結。她仗恃的,不過是多年來整個大環境所允許或縱容的認同想像和分裂:從清朝以降,台灣到底處於什麼定位?2350萬人的心靈歸宿又何以為家?誰來斷定?

    個人妾身不明,各種標籤,特別是濃縮性符號,難免應運而生,別有企圖的人可以任意捏造、操控和解讀,更何況是國家。不論是否對台灣殖民歷史的美化,或是對中國大歷史的醜化,《灣生回家》和之前電影KANO都只是殖民國(日本)與殖民地(台灣)互動的一個歷史悲劇,很難看出台灣的主體性和自主性。

    也就是說,在歷史長河裏,台灣不過是《灣生回家》舞台上的一個場景,灣生再多,故事再怎麼動人,訴說的頂多是日本人後代返回原居地的漂泊過程。像鮭魚一樣,許多人一路溯水而上,終於抵達斯土,卻發現他們所謂的吾土吾民,竟只是一種幻象,國境之南的荒煙漫草中,埋葬的豈只是一生,更是一世的認同。

    蔣家王朝因為在1949年於國共內戰之中大敗,於是將政府轉進到台灣。蔣介石除了將外匯、黃金、部隊、故宮文物等等移往臺灣之外,還有近200萬名被台灣人稱做外省人的從大陸隨國民黨撤往臺灣。這些外省人在台灣所生之後代,他們在大陸眼中也算是灣生吧?!

    就族群的構成來說,1945年終戰前的日本灣生與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之後的台灣「外省人」及其第N代,這兩個群族在抽象層面上,卻有相似的地方,最根本的是,他們都有一個想像的祖國,隔著大海,日夜牽扯望鄉的靈魂。

    國共內戰之後,隨蔣家王朝撤退到台灣的軍民約在200萬人左右,這被稱為「外省人」,在政治意識、語言、社會地位、居住環境和生活習慣上,與台灣人有相當區隔,再加上1947年的228事件,更造成台灣人和外省人格格不入。即使「外省人」及其第N代在台灣生活了幾十年,他們依然心繫大陸,畢竟「反攻大陸」的口號為他們打造了一個返鄉的虛擬假象,台灣不過是暫時落腳的墊腳石,大陸才是他們安身立命的桃花源。

    知名主播李晶玉來自深藍家庭,李晶玉的父親為前資策會副主委李偉,當時是李國鼎的幕僚,還曾經擔任聯合報總編輯.李晶玉的父母生了6個女兒,李晶玉排行第4.李晶玉念小學之時,曾經投稿在國語日報而被刊登的作品"我是一本字典",文章最後還提到:"...大陸的小朋友窮到都沒有字典,我們要反攻大陸,消滅共匪,解救同胞於水火之中..."

    (註:已故的前民進黨立委盧修一在文化大學任職之時,當教書時提到解救同胞於水火之中,他說用消防隊與游泳救生員即可,何必花大錢養軍隊?因為當時的總統是蔣經國,盧修一因此被警備總部處以三年思想改造的處分!).

    李晶玉所搶來的老公彭文正過去受訪時,曾自豪說自己一輩子只寄過兩次履歷表找工作(註:也結婚兩次),一次是退伍後考進老三台龍頭的台視新聞部當記者,一次則是留學歸國後到台大任教。有網友問說"他的前任丈人洪性榮在當彰化縣二林區的立委之時有沒有介入關說?"彭文正一九八七年進入台視後正逢解嚴,不到一年就坐上主播檯,之後辭職出國留學;一九九五年返台進入台大新聞所任教。

    李晶玉在TVBS沒多久,就因工作而認識 當時的TVBS顧問彭文正.彭文正已婚,但卻已"老婆都不瞭解我..."等等的老掉牙台詞來跟李晶玉訴苦.李晶玉跟檢察官陳守煌與林秀濤等人一樣是虔誠的基督徒,在每次跟彭文正交談之後,李晶玉逐漸對彭文正產生情愫,於是彭文正遂堅持要與擔任輔仁大學大傳系副教授洪雅慧離婚.洪雅慧的老爸是前立委洪性榮,洪雅慧被迫和彭文正離婚之後,她還因為精神分裂,有段時間還要到耕莘醫院去求助精神科主任楊聰財!

    彭文正在1997年兼任任TVBS新聞顧問,就藉工作之便,趁機搭訕當時TVBS極力栽培的青春玉女主播李晶玉,後來傳出李晶玉介入彭文正原來的家庭,好家在李晶玉的父親李偉曾經擔任聯合報總編輯,且當時並沒有壹傳媒,所以這件緋聞就被刻意壓下來,但是那段時間彭文正原本可升任為教授,但因為緋聞黑函傳到有關單位,彭文正暫時無法升等.彭文正等到2002年9月升等為教授,才和已分居的前妻正式簽字離婚,並且在2002年年底迎娶李晶玉.

    女主播不管嫁給誰,通常都在30歲以後才生小孩,在30歲之前生小孩的,到目前為止,好像只有孫自強與林書煒等人(她們嫁入豪門之後就離開新聞圈),以前沈春華在37歲生第二胎,黃倩萍和周玉琴在37歲第一次生產,李惠惠在42歲第一次生產,靳秀麗在42歲第一次懷孕(註:後因專注工作沒好好保養而流產).李晶玉在2012年12月31日提早生第3個小孩(女兒).李晶玉算是創下女主播高齡(44歲)生產的記錄.李晶玉說為了這個小女兒,她花了100萬元以上的醫療費用,有網友說這應該是她又去美國生小孩吧!身為高階公務人員的彭文正不相信台大婦產科,這實在引人非議!2015年5月24日的正晶限時批,居然還可討論政治人物的綠卡或雙重國籍等問題.

    彭文正自揭為何去民視的原因,「長久以來,台灣可以捍衛本土價值的電視台,大概只剩下民視了(註:他認為三立不算,雖然三立董事長林崑海偏綠,但是三立總經理張榮華傾向中立.),也是未來不可動搖的民主陣營」,加上民視董事長郭倍宏是夫妻倆尊敬的民主前輩,才會接受邀請決定跳槽(註:因為所開的價碼令這對夫妻很滿意).不過當郭倍宏還被國民黨列為黑名單之時,出身深藍家庭的李晶玉那時還把黨外,台獨,以及中共視為三合一的敵人,而李晶玉和彭文正那時也爽歪歪地享受黨國所賦予的各種甜頭!李晶玉在TVBS當主播於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前,有次報到麥可喬登的新聞,她很愉悅地用英文說出Michael Jorden,但是她播到黃信介的新聞之時,她卻冷冷用北京話說信介仙.

    由這對政經夫妻和汪潔民來看,台灣的公眾人物大致有個特色:"不怕丟臉,很敢做!",便如同綠營奉為圭臬那句名言:"頭過身就過!".人民水準放任這樣的人物與這樣行為,他們只要能吃香喝辣 也不會有人管他以前做過什麼事...道德淪喪,這便是台灣的悲哀!

    從冷戰期間的漢賊不兩立,到大陸崛起後的國共一笑泯恩仇,第一代的「外省人」逐漸凋零殆盡,或垂垂老矣,很多人得以歸鄉祭祖,更多的長眠於千山之外的蕞爾小島,留下的是成千上萬在台灣出生的第N代。

    這些外省人第N代在語言、社會地位、居住環境和生活習慣上,都多少與台灣人沒有太大隔閡,唯一的差別或許是國家認同。他們承繼了外省人第一代對所謂的祖國之想像,台灣在他們看來,人民當家做主的要求,似乎比不上對大國興起與中國夢的憧憬。

    跟灣生一樣,外省人第N代的台生看到之台灣,大致是依據一個所嚮往之祖國型塑後的雛形。陳宣儒和李登輝等的深綠人士如果不以日本人自居,他們又如何在其作品和言論來販賣與利用台灣的剩餘價值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