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unication-breakdown (2)  

『王先生,你早!』

 

其實也不早了,大約是中午。昨晚看了快噴血的佔領行政院後,想說來去游個泳,鬆弛一下。一進入泳池區後,救生員大姊如是跟我打招呼。

 

『對阿,你ㄗㄠ….好;昨天有去參加拆政府行動嗎?』

 

原本只認為她會說沒有,畢竟這位救生姊看來溫馴;甚至清醒中,帶點放空;但沒想到她居然答…..

 

『有阿,我老爸跟我哥在第一線,整個衝進行政院內。我則在外把風。』

 

想說,幹麼把風,外面上萬人,妳是要提防哪一位啊?

 

『真的喔,看不出來妳那麼投入政治耶,妳為什麼要反服貿啊?』我問。

 

『王先生,你是做媒體的,你知道一旦開放大陸的服貿,你的新聞就會被大陸人逼迫寫不實的內容耶,能夠不反嗎?』她答道

 

我聽了後,眉頭一鎖,回:

 

『嗯,我是不確定一旦開放服貿後,大陸人就會來收購新聞;但目前我所編譯的新聞,尤其是外電,全都是引用西方媒體耶。幾乎沒例外。』

 

『像路透、BBC、金融時報是英國;美聯、華郵、彭博、CNN、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是美國;法新社是法國;日經、讀賣、朝日、NHK、共同社是日本;韓國先鋒、聯合通訊、朝鮮、中央是韓國;我們幾乎都是引用這些西方,或是親西方媒體為主。』停頓了一下。

communication-breakdown-affect-business  

 

『也會引用像新華、鳳凰、第一財經、中國新聞、21世紀等,但這些26報社,其實引用不多,主要還是西方媒體為主。』

 

『而且很多大陸新聞,還是透過像華爾街或是FT等報社的中文網站為管道。所以說,要講開放服貿後,媒體會被大陸攻佔,有點誇張吧!』

 

又停了一下,看救生姊還在思索我的第一段時,我隨即補充….

istock_000010609105small  

 

『況且服貿好像沒說要開放媒體來台吧,但我們確實有很多新聞管道,被西方國家影響,像聯合報週一都會出紐時的中英文版;台灣很多英文報也是直接引用主要西方通訊社。妳翻一翻各大報的國際版,是否全是引用這些西方媒體啊?』

 

『我們沒有外派記者,別人給的新聞我們照單全收;之前一堆烏克蘭的佔領行為,很多證明是假新聞,甚至有美國情治單位的影子在背後,但一味的引用路透、CNN、FT,根本查不到真相。』

 

『甚至台視很多股東,是由富士電台、東芝、日立、日本電氣等日商入股;而東森則有以美國為主的凱雷集團入主。蘋果、TVBS是港資;所以要佔領行政院,不如去佔領中山北路六段吧?

communication-breakdown (1)  

 

我繼續道:

 

『而且可以一箭雙鵰,站在馬路中央,左佔領美國學校,右佔領日本學校。然後再延續到十字路口的香港飲茶、法式餐廳、以及英國酒吧內,一舉攻佔吞台八國聯軍?反而台灣的電子媒體,還沒有一家是26仔所擁有的耶!』

 

『嗯…….……………..救生姊有點陷入呆滯狀。

 

『但沒錯,我們還是要小心啦,誰知道啊共耶的媒體,會不會傳輸一些黑心電磁波到金門,然後再輾轉至澎湖,最後放射至本島。蒸熟我們的腦細胞。』

 

見到我在調侃她,隨即回覆:『其實不只媒體業,還有銀行,他們會將錢全吸走。』

 

『你知道台灣目前有幾間大陸銀行?』

 

『嗯……………

 

『能夠放款的商業銀行應該還沒有;但你知道台灣有幾家外商銀行嗎?』

 

『嗯………….,還有餐廳,我認為…..

 

『花旗、匯豐、美銀、渣打、瑞穗、三菱、三井、荷蘭、德意志、巴黎、INGAIG、高盛、大摩、小摩、麥格里、星展、澳盛;乖乖!!這樣,要佔領的國家,不是更多了嗎?乾脆佔領世貿中心好了,那棟大樓內,幾乎所有的駐台辦事處與外商銀行,都設在那。』我回道。

 

『嗯……………還有捷安特,那個電動車.......

 

『但這不是服貿啊!那屬於商品範疇。而且會有恰當的協議規範。』

 

『嗯……………還有......

 

見到救生姊又開始放空,然後無限迴轉,我就直接說:

 

『但沒錯,啊共應該不懷好意啦,我們該拆的政府,還是要拆,先降!』

 

『噗通!』….眼見一個肥胖臃腫的肉體,跳入泳池中。

 

見到這個溝通,已經成為我講我的,她嗯她的;只能先根據自己瞭解的範圍陳述,其他就讓時間來解決吧。我如是的在水中呢喃。

                                        toonvectors-9751-140  

 

 

 

也來一個『服貿大濕包』

金銀島與碰碰車

夠了!在這劃下句點吧

反服貿同學~大濕教你如何一夜間,躺著就獨立!

服貿抗爭的一場空?一場夢?還是一場Show

整天叫人讓利?!與台搞服貿協議如哄小孩喝奶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Posted by accrcw75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Post Comment
  • 吳晴雯
  • 真希望…那些大學生能看看您的文章!
  • 訪客
  • [很多大陸新聞,還是透過像華爾街或是FT等報社的中文網站為管道。]你指的是過慮審核之後的吧.

  • 訪客
  • [但目前我所編譯的新聞,尤其是外電,全都是西方媒體耶。]你覺得,中國做跟你一樣編譯的工作者的成品完全不需要審核?

    你認為中國統一了台灣,你仍舊可以維持目前的作風寫下去?
  • logged in
  • 緊急呼籲!

    支持學生的行動。但是,撤!現在!
    以色列關閉全球大使館!準備攻擊伊朗。
    美國要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不要和美國走太近、當美國的代理戰爭打手、惹腦中國!

    請大家緊急通知示威的學生!撤!現在!
    這裏有很多學生在線上:
    www.ustream.tv/channel/反服貿黑箱-進攻行政院
  • ?你有病喔?

    accrcw75 replied in 2014/03/25 01:35

  • 訪客
  • to #3 中国统一了台湾 我百分百确定王生还是可以这样写下去。。。
  • 路人假
  • 別忘了, 還有報社老闆的偏好,
    老闆愛看什, 編輯就有辦法編排新聞, 放入老闆要的觀點.

    相同的新聞來源, 可以排寫出N種報章雜誌. 就看寫手要怎寫故事說服讀者.
  • 銀想家
  • 砒霜不會一次下很重, 不然就漏現了
    毒您千遍也不厭倦...............
  • sula54
  • 王大師您好,看起來服貿應該會在藍綠的共識下成定局,但我比較擔心的是《再見世界工廠》《2014-2019經濟大懸崖》裡面講的中國的泡沫破滅的狀況,如果真的中國泡沫破滅,那自以為得利的金融業真的會得利嗎?又簽了服貿後的台灣,遇到了中國的泡泡破滅,又會是甚麼光景?請大師解惑了。
  • 九零後
  • 大師 服貿走到這已不重要了………都是反中且沒有討論的空間,且大陸也是讓利。外想問的是今天在荷蘭安倍看了安妮日記想要檢討二戰了!是不是為東京奧運舖路?二 今天紐約時報 日本歸還美國核子彈頭你怎麼看
  • 我看「公視主題之夜」
  • 2014/03/19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 文/馮建三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教授)

    十八世紀的黑格爾說,「晨間讀報,是如實生活者的晨禱。」現在,晨禱之外,我多了一項,每週五晚間,卸下一週的工作,好整以暇,觀看「公視主題之夜」已經是近年來最常從事的週末活動之一。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收看的?可能是平日常看電視,連帶就有較多機會,看到多年前公視的《風暴48小時》、《誹謗麥當勞》……等等讓人印象深刻的紀錄片,然後,愛屋及烏,注意進而養成關注「主題之夜」發佈的消息。
    我國是海島、貿易活動頻繁,台商走遍四海,相較內陸型、更能自給自足的大國,台灣尤其是需要質量可觀的國際新聞與潮流走向的分析,才能讓國人在世界相互依賴的體系,得到自我定位的認知與能力,減少誤判以致慣性尾隨不肖國家的時候。
    惟事與願違,我們的新聞台儘管林立,卻因欠缺公權力協調,演變成同質化競爭十多年,致使新聞為國人詬病已經許久,至若國際新聞,無論是編譯或是國人自行採編,質量比諸同樣是商業嚴重掛帥的美國與香港,竟還是讓人汗顏。
    所幸,我們還有公共電視,算是貧瘠影視文化荒原沙漠的一片小小綠洲,尚能在藝文表演、影劇節目與(國際)新聞的供輸,扮演或許仍有廖化水平的角色。通過紀錄片而拓展國人對於國際議題與另類觀點的認知,「公視主題之夜」頗有貢獻,雖說不是五虎上將,惟若說這個節目已有姜維之能,仍屬合理,播放影片之後,它另有主持人與來賓,專就節目再作解析與評論,對於觀眾掌握紀錄片的題旨,幫助匪淺。
    當然,「主題之夜」如同任何節目,仍有改進的必要。比如,前年底所播出,由南韓與中國團隊製作的三集《漢江奇蹟》,對南韓電影、對韓流崛起過程的重要力量,也就是南韓的公營廣電體制、龐大的廣電基金,以及社會運動迫使政府必須嚴格執行海外影片配額(screen quota),很少觸及。這樣就使得大財閥坐享其成的事實,無法凸顯,觀眾的認識為此少了很重要的一塊。假使公視有更豐富的研究人員,或許對於這類缺陷,能起補正的功能。
    即將播放(21日)的《誰在餵我們新聞?》(Shadows of Liberty)已有預告與網站解說,與去年的《天羅地網大革命》及《維基反叛軍》相同,都談傳播議題。該片的英文介紹與評論顯示,美國這個世人以為傳媒最自由的國度,其新聞備受商業壓力,加上政府不肯作為...等等原因,致使美利堅傳媒所受限制日愈加深,所謂傳媒規模擴大有利於新聞專業資源獲取的說法,變成無稽。

    美國傳媒的告知、遂行監督與表彰良善的執掌,無不大為減弱,戕害了民主政治。推薦該片的人,甚至用了:「你必須、必須,必須觀看的紀錄片:五星」(You must, you must, you must see this documentary - 5 Stars)的讚譽。究竟是否言過其實,看了才能窺知真章,但同樣讓人好奇的是,根據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杭士基(Noam Chomsky)與華頓商學院教授賀曼(Edward S. Herman)的準經典著作《製造共識》,美國的重要傳媒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四大無線電視網與CNN,在報導外交新聞時,根本就是複製與強化了美國政府的角度再報導與評論,呈現了一種「宣傳模式」的國際新聞。這個批評會在這部紀錄片出現或澄清嗎?特別是,今年2月以來,至今未歇的委內瑞拉中產與中上階級設置路障的街頭對與暴力事件,這些傳媒也再次放大了美國政府扭曲事實的看法。
    我們的公共廣播電視集團董事會必須改善治理,不分編制或派遣,都宜通過合理的考核決定去留;繼之,應該敦促政府宣示擴大公廣集團的規模,履行創台承諾(六十億台幣,或即便減半也可以滿足現階段的需求)。邵玉銘博士現在是董事長,也是創台前階段的重要催生人之一,理當以其黨政資歷向行政院與總統府說明擴大公廣集團的必要,不能只是在文化部長表示要增加公廣集團預算之後,『直說這是「天大喜訊」』。成敗勿論,董事長若有這個用心,已可激勵員工士氣,資源增加之後,「公視主題之夜」等等各種節目在既有基礎之上,提升質量也就是指日可待之事。
  • etocockiix
  • 其實國外的媒體也是需要吸引人的標題,
    不管是那個地方的資訊,
    人都會大小心了,
    更何況色彩濃烈的傳媒!
    該理性的思考到底…
    不過我想很多人正在享受那種氛圍,
    這也算是一種政府默認的舒壓模式吧!
  • 林小山
  • 王大師,每個人反對的理由都不一樣。拿我來說吧,請問去簽服貿協議的人是誰?為何不能公布?難道他們沒有利益輸送問題嗎?先解決這個問題,才能繼續談服貿協議內容的問題。
  • 不顧權益只想快簽 馬政府對中談判急什麼
  • 【新新聞】不顧權益只想快簽 馬政府對中談判急什麼

    文/黃琴雅

    「這次服貿談判的問題,是談判代表專業不夠,沒有爭取到兩岸交流的好處,而且談回來的好處只被少數政商集團壟斷,沒有全民共享。」一位曾經代表談判WTO的離任官員這麼說。

    這位談判專家說:「兩岸的服貿協議,與其他國家簽署FTA(自由貿易協定)最大的不同是,中國對我們有政治企圖,所以我們要用最好的防禦工具,如資訊的透明、民主的程序、民主監督與利益迴避等等來加強監督。」

    國會監督可以爭取更多權益

    「要我們完全不和中國來往、閉關自守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也不能太天真地說,他對台灣是沒有企圖的。」這位專家表示。

    究竟在談判過程中,我們犯了甚麼錯?中國慣用的國際談判手法是什麼?

    本刊專訪數位曾經代表台灣跟中國談判的人士,他們一致認為,從二○○八年以來,台灣與中國已簽署約二十項協議,都出現事前沒有通知國會,事中沒有給國會監督與影響內容,事後又沒有溝通等問題,導致行政權壟斷的談判下,我方沒有爭取到應有的權益。

    沒有國會或社團杯葛,壟斷的行政權,在談判中一樣拿不到好的條件。例如,台灣貨運在中國的境內中轉的第五航權,台灣沒能拿到,也就是說,若從台灣飛機戴貨要到歐洲,若能到北京中轉,可以省下很多成本,但現在仍然不行;「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中,台灣新藥的臨床試驗,中國也不承認;台灣食品安全中,中國食品的賠償他們也不願意。

    行政部門常以談判機密為由,想規避國會監督。放眼國際,我們的貿易大國美國與競爭對手韓國,他們都有國會的監督機制。美國有《美國促進貿易授權法》(TPA),韓國有《締結通商條例》,規範美國與韓國的貿易談判,事前事後都必須由國會監督。

    以美國來說,依TPA規定,美國貿易代表署必須在談判前九十天要通知國會談判日期、目標與方針,對農業與敏感性產品更要跟國會協商。

    馬政府獨斷,繞過國會談判

    談判期間,會有特別委員會參與。簽署前一八○天前要通知須修訂的法律,並在過程中,由貿易代表署提出對境內產業的衝擊,且廣邀各產業工會座談。在符合這些前提下,國會才會限時包裹表決。

    TPA被稱為快速授權法案(fast track),等於是國會授權白宮有更多談判權限,而且國會要對談判結果在限期內包裹通過,只能表決通過與否,不能修改條文。

    不過,TPA在○七年中止,所以國會對○七年之後開始,對外經貿協議談判有權要求修改內文,也沒有限時通過的約束。因為國會要求對外談判有更多參與權,國會雖然有人提議延長TPA效力,但仍未通過。這也是造成去年美國在TP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談判不順利的原因之一。

    韓國政府則是在啟動貿易談判前,行政單位會事先跟國會報告並舉行公聽會。在談判期間,國會可以要求提供資訊,國會的意見也要納入談判立場。協議簽署後更要跟國會提出影響評估、產業救濟對策等方案,國會與行政部門保持密切溝通,國會在整個談判過程中,都不會缺席。

    但台灣自從馬政府執政之後,國會當政府談判者監督角色已經消失殆盡,變成附屬在行政院底下的「橡皮圖章」。

    一位退休官員表示,之前台灣與中國簽ECFA(海協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時,陸委會前主委賴幸媛會不斷跟立法院溝通,「連半夜都會打電話!」立法院長王金平去年也曾說過,賴幸媛簽ECFA時會向他報告,但服貿就沒有,顯見現在完全是行政部門「壟斷談判過程」。

    當行政部門拒絕跨部會溝通

    「就因為行政權獨大,沒人監督,導致我們的貿易談判,完全沒有標準作業程序。」另一位曾參與貿易談判的代表指出台灣對中國談判的缺失:一是,多數的貿易談判沒有組成決策者指揮系統,導致有些參與部會的本位主義作祟。在規畫談判時,還對可能承擔後遺症的部會刻意保密,彼此拒絕溝通。

    這位代表舉例:如國貿局與工業局去談判,即使有衝擊農委會的內容也不會告知農委會,導致部會間彼此隔絕,還爭功諉過。

    另一問題是,馬政府任內的對外貿易談判都會訂一個「期限」,讓談判代表會有壓力,導致好簽的先簽,難的部分就是先簽再協商──也就是先簽過後再修。

    這位曾任代表的人士說,「談判」不能把時間底限曝光,就像賣房子,不能表現得很急,不然會被亂殺價一樣,但馬政府常常表現出沒有耐心,所以「往往該要的沒要到。」

    再者,台灣談判代表因為專業不足,沒有自信。談判代表大多怕談判破局,影響兩岸關係,也沒有設計替代方案,造成談判力量的弱化,讓對手牽著鼻子走。

    而台灣的對手中國的談判手法就比我們精明。根據這幾位談判專家的觀察,中國慣用手法的談判手法是「半哄、半騙、半強迫」的三半模式。

    一般國家談判,是兩個國家坐下來談,在雙方都同意的條件下簽署協議;中國不同,他們會先設目標,把要的放進協議裡,不要的排除掉,再放到談判桌跟你談。

    中國會擬定「基本原則」,要你接受這個議題方式,都不是放在談判桌上談,而是透過台灣的退休官員例如連戰、蕭萬長、吳伯雄、江丙坤等人到中國參訪、座談或召開論壇,甚至在宴會上公開要你「承諾」。

    這些退休官員以為是「業務溝通」或是應酬話,卻成了中國的「基本共識」。最有名的例子就是「一中各表」,卻在這些退休官員拜會北京官員後變成了「一中框架」,怎麼改也改不回來!

    「談判一定要站在我方的立場思考。」一位談判專家說,台灣以前是利用中國作為加工出口後,外銷到歐美,隨著歐美的不景氣,台灣應該要談將產品往內銷,而不再只是原料進口。

    只看到兩岸,國內經濟束手無策

    然而,台灣對中國的談判策略與手法認識不足,在這種情況下,國會的參與是多一層保證,絕對有必要,否則「黑箱作業」的疑雲將不斷重現。

    台灣「悶經濟」不是因為兩岸關係不夠開放,而是馬政府花太多時間投入兩岸關係,卻對國內經濟束手無策。

    台灣政府期待外人投資,不應以服貿不過做為「恐嚇」,而是應該創造好的投資環境,讓外資願意拿錢進來投資,否則不斷提出證所稅、兩稅合一減半等錯誤政策,不僅外資不會來,內資也會跑光光了吧!
  • 訪客
  • 小孩哭鬧,怎麼了?
    餓嗎?哇!
    想喝水嗎?哇!
    哪裡痛?哇!
    哪裡不舒服?哇!
    什麼事說清楚??媽媽給你靠!!

    哥哥欺負我,搶我的位子啦!!哇!
  • to  #5
  • 喔真的嗎?我以為大中國寫手一大把,懂外文學經濟海歸的尖子也一大把, 順應領導寫文字的功力應該會超過王先生吧?

  • 您的暱稱 ...
  • 這些媒體背後的金主是誰?不管你用哪間的消息都是出自同一個集團,沒有獨立媒體存在的新聞界,真的可以去相信?
  • 訪客
  • 我個人認為 他一直嗯嗯阿阿 是因為你根本不知所云...你到底想表達什麼阿?台灣現在有外商並不等於服貿就一定利大於弊 媒體現在大多引用外媒(真的嗎?)也不等於簽了服貿以後一切都不會改變 自己邏輯有問題 還要一副自以為聰明的樣子 真是笑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