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63-bigthumbnail.jpg  

還記得2年前約莫也是此時,台灣一堆人以反對黨帶頭,在那調侃大陸三聚氰胺、黑心醬油、含鉛玩具等弊案,而把台灣形容成良心王國,藉此把對岸醜化成製毒工廠,豎立起一個巫毒稻草人,好凝聚反對勢力、爭取話權。但今天早上看到祖國、甚至菲律賓,以及西方主要大國,要求我們不要再輸出『巫婆湯』到世界各地時,如今想起當時的自大,真不勝唏噓哉。  

2009年是兩岸逐漸破冰的關鍵年,職掌我國外銷的貿協,在南京辦了一場『南京台灣名品交易會』,把一大堆所謂優質的MIT產品往那塞,其中佔館面積最大的就是食品區,還設有美食精品館;而此展辦了一年又一年,吸引一堆不知情的阿六仔過去掏腰包享用,不知當時昱伸與賓漢的MIT產品有無參展?其實,我們也一直在運黑心食品到對岸,只是用食指罵人時,總是比較容易。

a2-3.jpg

這次的塑化劑(起雲劑之有毒版)風波,源自於我住所附近的萬華大地主『江師父』所調教出的兩大『毒』門徒弟,大師兄繼續職掌賓漢,小師弟則另起爐灶,開了一家位於中和的昱伸。台灣目前塑化劑供應源,主要是靠昱伸內的4大員工就控制了整個台灣,外加世界至少25國的塑化劑食品市場,這不知讓全球的男眾生那話兒縮小了幾個101長度?

根據媒體報導,原本在2006年以前,昱伸還使用更毒的DOP原料,這是吃了後讓毒素幾乎無法排出的化學產品,是因DOP被升為一級毒品後,才慢慢停止,大發慈悲的改採較輕微的DEHP(塑化劑的一種)。這代表著台灣,亦或是5大洲國民,早就在吃更毒的MIT優良食品囉!

我們常在憂慮台灣的生育率逐年下降,從數十年前的10對夫妻中,僅有一對不孕,到目前的7對中就有一對,這個可造成男性精蟲數下降,女性卵子受孕困難的化學物,不知是否有貢獻到?至少我知道台灣在世界上,使用塑膠成品的比例佔第一位,堪稱另類的台灣之光。

而我們的政府呢?都在幹麼?沒有相關檢驗法規嗎?說來心寒,台灣其實早在2000年政黨甫輪替後,前環保署長李明亮即免除食用香料與複方添加劑的送驗登記,使黑心商人有機可趁,不要問我為什麼,我只是本能覺得事有蹊翹。

這期的今週刊則爆料說,原本在2009年可立相關法令,並在上游切斷塑化劑供應食品的源頭,可是我們民進黨的黃淑英委員,於公聽會力阻環保署將DEHP改列第一類毒物,也就是禁止使用或嚴格限制使用的等級;這就是口口聲聲說愛台灣的政黨幹的事,記住喔!黃淑英是不分區立委,是黨直接提名的喔,DPP是否該出來說明一下?

那執政黨呢?老K在那裡?這次的風波之所以會被爆出,多虧衛生署一位楊姓技正锲而不捨才抖出,而當時是3月,報告是4月出爐,衛生署長邱文達的D-Day卻搞到531才展開,足足讓民眾多喝2個多月的毒品。而且很多檢驗是採業者自行送樣本,而非應該採取的隨機抽查,廠商當然送你合格的樣本,這根本失去其意義。

130655444568.jpeg  

     喂~有沒有後悔引進英國?

請問各位,美國在諾曼地登陸的D-Day有跟德軍公佈開戰時間嗎?說我66要來打你在法國的駐地喔?那我們的D-Day為何要打草驚蛇,提早宣佈呢?背後原因不言而喻。

另外,該署的稽查人員在赴昱伸工廠執行檢驗時,僅隨意按了2聲電鈴,然後馬上閃人了事,完全缺乏公權力的施展。連下游廠商金果王的稽查也是慢半拍,一堆貨品在眼前遭運走,我們政府效率怎麼那麼低,我甚至懷疑內部有人通風報信。

   3039073269.jpg  

這位公司以其命名的小開『昱伸』兄,是自由報系的

Taipei Times記者,難怪這愛台灣報系淡處理此議題

關於這起事件的癥結點,我認為值得更深一步的往政府體系進行分析。很多人主張自由市場的小政府,認為國家的干預不要太多,這可使市場活化,消費者可自行制裁不肖業者,但是昱伸的問題歷經30多年才曝光,消費者有可能靠自己的新台幣去汰舊換新嗎?美國這個自由主義市場也是因為企業所鼓吹的鬆手『hands-off』政策,導致一堆問題,我就舉一個類似塑化劑的例子比擬。

Monsanto(孟山都)是美國一家大型生物科技公司,亦是美國老爸在打越戰時,幫助政府生產橘劑這個殺人不償命的化學武器。在其研發諸多的醫療產品中,有個叫Posilac的生長激素(growth hormone,這產品內含有rBST的荷爾蒙,可幫助牛隻的產奶量增加。

當時Monsanto在佛羅里達研發並取得當地大學的背書(我認為有塞錢),最後美國版的衛生署─FDA,不知怎麼的,突然通過這項未經完整檢驗的產品,在市場發售。然而在陸續的研究報告顯示,rBST荷爾蒙對人體具有類似DEHP的後果。

可是就因Monsanto是個大企業,政府敬它三分,該企業恐嚇當時調查本案記者的東家─福斯電視台,最後福斯電台因害怕被告,又怕企業抽廣告,遂將幾位記者炒魷魚,法院甚至判記者的『抓耙子』行為不適用『吹口哨條款』(whistle-blower status),福斯不需賠償員工。Monsanto亦可繼續在北美地區銷售Posilac這個『大量產奶』劑,美國民眾也就只能持續喝讓10歲女孩早熟,男孩變陰柔的牛奶,不知道台灣除瘦肉精外,有沒有進口老美的牛奶?

0.jpg    investigators-300x200.jpg   images (12).jpg

                         兩位揭發弊案的福斯記者                                   

而在塑化劑的產業鏈上,類似導致金融海嘯的結構債、衍生性金融產品、次級房貸、MBS等產品,這些也是美國政府缺乏管制的金融產品,製造過程跟塑化劑所生產的產品差不多,也是有冗長的供應鏈;不動場仲介公司、商業銀行、投資銀行、CDOCDS、信評機構、保險公司、對沖基金等等,待傳到投資大眾手裡時,已經沒幾個人瞭解所購買的內容是啥了。而目前有毒的DHEP產品,也有類似的冗長生產鏈問題。

金童的地板原料商,到昱伸與賓漢等塑化劑調製廠,一直要經過5-6個環節才在統一、金車、黑松等知名品牌大廠排出,這在資本主義進入成本削價競爭,與產業分工細微化後,更難解決;因此有為、有效能、有執行力的強勢公家單位是何等重要,豈可以小政府著稱的自由式場所取代?

美國的FDA沒在Monsanto發揮功能, SEC(證交所)在金融風暴則自廢武功,而目前台灣的環保與衛生署形同虛設,我們卻還要樣樣學西方的自由市場?在跟著國外一起隨雞起舞的反核浪潮當下,我認為應該處理最息息相關的民生問題才恰當,而鞏固政府功能才是此場塑化風暴值得探討的面向。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Daphne
  • 巫婆湯~ 唉!!!
  • 不如喝孟婆湯

    accrcw75 於 2011/06/03 00:19 回覆

  • mtl
  • 這次我打輕一點,解釋實驗室裡的過程給你聽
    那位技正如果今天檢出 DEHP,那衛生署該明天開記者會嗎? 不,這事關商譽跟人心穩定,陽性有可能是真有 DEHP,但也有可能是單一樣本污染或是儀器有問題,當然要多測幾個樣本,換不同機器測,確定完全無誤才能發表,如果太早發表結果是烏龍一場,豈不是被廠商告到死? 你想過這點沒有?
    若依你什麼壞事都要扯到民進黨的思路,那我也可以說:這師兄第三十年前就開始做這檔子事,那是 1980 年,豈不是證明小蔣主政下人心敗壞道德淪喪? 迴力鏢打到自己囉!
    全世界企業都一樣無良,如果放著不管的話,兩岸的差別就是在政府得知後怎麼處理,找"官方方面","言論管制"關鍵字: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9%B9%BF%E5%A5%B6%E7%B2%89%E6%B1%A1%E6%9F%93%E4%BA%8B%E4%BB%B6
    我們台灣還是比對岸高標準的
    我不喝牛奶,所以在美國還是很 man.
  • 嗯,吾兄很喜歡打人~~這是長期培養的習慣

    當然有想過,可是1.5個月還是稍嫌過久,可是我尊重吾兄認為恰當之談。

    我沒有都扯到DPP阿,你剛剛質疑的就是老K的衛生署阿,我花來批評老K的字數比較多喔,你要細看。

    可是30年前沒有公聽會,是在2009年首辦。黃是唯一的立法委員

    吾兄所指的頂多牛奶,或其食品,可是DEHP範圍之廣,連指甲油,香水都有,包括的國家橫跨5大洲,台灣很有活力!!

    『我們台灣還是比對岸高標準的』...我這個越來越不相信了。

    accrcw75 於 2011/06/03 00:28 回覆

  • 哈哈
  • 環保署 衛生署 傻傻分不清楚
    大師?
  • 哈哈,編得好

    accrcw75 於 2011/06/03 00:28 回覆

  • mtl
  • 這跟什麼政黨根本無關,我不責怪 KMT 主政下慢了兩個月,就如我說的要慎重,那一個 DPP 立委行為為什麼要 DPP 解釋? 她自己解釋就好了吧?

    "台灣其實早在2000年政黨甫輪替後,前環保署長李明亮即免除食用香料與複方添加劑的送驗登記,使黑心商人有機可趁,不要問我為什麼,我只是本能覺得事有蹊翹。"

    你這說法暗示說李明亮解禁造成今日局面,這個東西加了三十年,還不是沒人想到檢驗這個,跟政黨輪替有什麼關係?
  • 分享吾兄一文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6381315.shtml

    黃淑英為不分區立委,與由選民按照區域所選出的立委不同,他是代表黨的,而非個人知名度。建議吾兄可參政治學內的『不分區立委』項目。

    accrcw75 於 2011/06/06 08:27 回覆

  • Awen
  • 自由市場為何強調小政府?因為政府不管大小,都會有漏洞都管不了事!

    「有為、有效能、有執行力的強勢公家單位何等重要...」這...
    中國大陸不就是全世界效能最高、執行力滿點的"超"強勢公家單位嗎?
    照這道理MIC不就應該比美國製好才對!?

    莫非大師意思是學西方世界不好,應該向對岸取經才是?

    政府容易大而無當,至於小政府(甚至無政府)的自由市場會怎麼制衡這些問題,
    我認為woosean《塑化劑與黑心廠商,不需要政府來對抗!》 http://goo.gl/qHHQb 這篇可以供參考!
  • 對岸不是大政府取經的好地方,因為在市場上,他們也蠻小政府的,甚至超過老美。

    我選擇北歐體系。

    accrcw75 於 2011/06/06 08:28 回覆

  • alin
  • 人心更毒啊....
    只給別人吃
    自己不敢吃的
    豈只有抬面上這些
    請公布可吃名單即可
    但要用槍抵著
    並雙手摸聖經可蘭經與阿彌馱佛經發誓
  • 如Tayna大師所說,人心如無底洞.....

    accrcw75 於 2011/06/06 08:29 回覆

  • Mola
  • 大師您好~

    針對您在2樓的回覆,
    我補充說明一下!

    DEHP本來就是化工原料,
    只是不能食用,所以不得使用於食品.
    使用在塑膠餐具,保鮮膜.....
    本來就是正常使用範圍啊!

    畢竟我們並不會把這些成分給吃下去,
    只要是在正確的使用方法下,
    正常釋放的量,
    不足以構成安全威脅!

    較大的問題是,
    我們太依賴塑膠餐具或容器,
    卻又不清楚各類塑膠的標準使用方式.
    比如說,寶特瓶有兩種,
    不耐熱的那種拿來裝溫熱的飲料,
    化學成分的溶出量就會大增.
    保鮮膜拿來覆蓋在杯碗上,
    使食物放在冰箱時比較不會沾染異味,
    是很方便安全的用法,
    可是如果像喜宴時,
    一盅盅的雞湯全部覆上保鮮膜去高溫蒸煮,
    根本不是正確的使用方法.

    不同的塑膠材質有其適合使用的溫度範圍,
    只是很多民眾根本搞不清楚,
    我想這一部分,
    其實衛生署有責任做些努力讓消費者有更正確的認識!

    以現在這種情況,
    喝飲料的人聞起雲劑色變!
    用塑膠製品的人聞塑化劑色變!
    其實都是錯誤的觀念!

    奉勸一下~
    在加油站加油時,
    別再拿包裝水當贈品了,
    裝飲用水的寶特瓶耐熱性最差,
    常溫流通儲存完全沒問題,
    但在加油站的環境,
    可是高溫長期曝曬啊!!
  • 挖~~感謝,我又學了一堂課,我以前加完油
    一定拿水,我現在要三思了

    accrcw75 於 2011/06/06 08:30 回覆

  • 瘋狂比利麥斯潘恩
  • "豈可以小政府著稱的自由式場所取代?"

    偶的左手說自由市場比較好

    偶的右手說政府管制比較好

    兩手互幹來找樂子


    某經濟學家說過

    "認為一定要政府干預才可解決及認為一定只有自由市場才可解決問題的這兩者,都是專斷及錯誤的"

    師大王知道是哪位經濟學家吧?
  • 師大王不大知道耶,可是師大很贊同

    accrcw75 於 2011/06/06 08:31 回覆

  • mtl
  • 我聽過樓上的比利潘恩兄的大名,好像有人把你視為自由人主義的救世主? (sorry if I am wrong),how about this:
    手機筆電這種沒有也不會死人,有無限時間去調適的市場,給自由市場作無所謂(當然要檢查手機筆電電池會不會爆炸)
    關係人命健康的市場,人民投票選出來的政府不出來說幾句不像話吧?
    我什麼主義都不是,只是實務主義,don't look for a fight in Master Wang's turf.
  • 我是fetal position大師

    accrcw75 於 2011/06/06 08:31 回覆

  • mtl
  • 我當然知道不分區立委是什麼,那現任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郭素春說要甩見到驅不起立的學生幾個巴掌,想必也是國民黨的黨意吧?
    我無意兩邊一起比爛,只是政黨對當上立委後的個人約束力有限,頂多下次不再提名
    Btw,看來我搞錯樓上瘋狂比利麥斯潘恩兄的立場了,他跟我一樣都有把自由人主義者當球踢的樂趣,寫的風格又有點像,有人把我當作他了
  • 吾兄喜歡踢東西。

    accrcw75 於 2011/06/06 22:58 回覆

  • maksville
  • 專業度的問題. 現代很多問題事件若不是具有極度專業分工的專職機構來掌管是不行的. 但是我認為這跟左右派之爭的大小政府無關. 歐盟在2007年的REACH法案就明定DEHP為高度關注物質進行禁限用管制. 注意喔, 不是食品喔, 是所有商品. 歐盟各國涵蓋的大小政府左右之爭夠多了吧, 人家針對環境安全問題可是態度一致的. 若討論技術性的東西也要先扯上一堆藍綠紅白星條政治問題, 那這個問題要被正視就有得等了.
  • 瞭解,在某個大方向會是一致,尤其在老百姓可以看到的面,可是一旦民眾看不到,油水又多,這大小政府的爭論就派上用場囉。

    比方說美國在大蕭條後的Glass- Steagall Act(大政府、法規嚴謹),對應到1990年代的Gramm–Leach–Bliley Act(小政府、法規鬆綁),一個遏止了金融風暴,一個助長它,這些都是小老百姓不會直接覺得到的金融法案,你看,後果嚴不嚴重?

    DEHP亦然,埋藏了30年,民眾根本不知到那是啥。所以大小政府意義極大。

    accrcw75 於 2011/06/08 21:30 回覆

  • 高坂桐乃
  • 塑化劑本身似乎也是石油工業的產物,有無可能因政府補助石油工業,間接導致了塑化劑事件?
  • 有!

    accrcw75 於 2013/05/28 23:10 回覆

  • 訪客
  • 世界上就三種管理方法:外控、內控、自律。

    腦殘的台灣人一邊叫自由,另一邊出事以後又罵政府怎麼不管。最好是政府再僱用兩百萬個公務員天天24小時輪班監視所有的餐飲場所。你怎麼知道有機食品店的老闆不會半夜三點起來做黑心事?

    所以外控只有多一點、少一點的差別。沒有內控和自律就甭提了。

    我覺得政府應該立法監控化工原料的批發零售。但真要靠制度管理,那是見鬼。天底下化工原料幾萬種,有幾千萬種合法的使用方法。要管下去就是害死正當業者。想犯法的照樣可以換個方法買,或者買品質更低劣的化工廢料。

    要是連NaOH都當成毒品一樣嚴格管制,那天底下沒人能做事了。

    內控是民間和業界自己的約束。台灣會出那麼多災難,就是毀在這一塊。簡單講,台灣人沒有自律能力。自律是自己管理自己。那就更糟了。

    現在的問題是台灣是沒有階級的社會。所有你們以為的好事,其實都是壞的。而你們還自以為是。

    在農奴社會裡,再怎麼努力工作你還是農奴,你兒子還是農奴,你的子子孫孫永遠是農奴,永遠不會翻身。

    在民主社會裡,只要有錢你就能翻身,你的子孫就能爬到別人頭上。

    假設你夠聰明,自然能靠大腦賺錢。

    假設你夠漂亮,自然能靠身體賺錢。

    萬一你不夠聰明呢?不夠漂亮呢?

    其實不是萬一,而是99.999%的人都不聰明也不夠漂亮。

    那他們要怎麼翻身?靠投資房地產?靠買股票?靠買彩券?

    萬一都沒有呢?

    當然可以賣黑心食品賺黑心錢。

    在階級社會裡,下層人就算有錢可以爬上去,也會被官府調查,被別人排斥。

    在民主社會裡,有錢最美,希望相隨。

    美國這種國家,表面上很民主,很資本主義,其實大多數人民非常認命,他們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翻身。美國最多這種順民。反正餵他們喝可樂,他們就不會革命。

    台灣和中國就是敗在人民有太多自由,下層人口又太容易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