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63-bigthumbnail.jpg  

還記得2年前約莫也是此時,台灣一堆人以反對黨帶頭,在那調侃大陸三聚氰胺、黑心醬油、含鉛玩具等弊案,而把台灣形容成良心王國,藉此把對岸醜化成製毒工廠,豎立起一個巫毒稻草人,好凝聚反對勢力、爭取話權。但今天早上看到祖國、甚至菲律賓,以及西方主要大國,要求我們不要再輸出『巫婆湯』到世界各地時,如今想起當時的自大,真不勝唏噓哉。  

2009年是兩岸逐漸破冰的關鍵年,職掌我國外銷的貿協,在南京辦了一場『南京台灣名品交易會』,把一大堆所謂優質的MIT產品往那塞,其中佔館面積最大的就是食品區,還設有美食精品館;而此展辦了一年又一年,吸引一堆不知情的阿六仔過去掏腰包享用,不知當時昱伸與賓漢的MIT產品有無參展?其實,我們也一直在運黑心食品到對岸,只是用食指罵人時,總是比較容易。

a2-3.jpg

這次的塑化劑(起雲劑之有毒版)風波,源自於我住所附近的萬華大地主『江師父』所調教出的兩大『毒』門徒弟,大師兄繼續職掌賓漢,小師弟則另起爐灶,開了一家位於中和的昱伸。台灣目前塑化劑供應源,主要是靠昱伸內的4大員工就控制了整個台灣,外加世界至少25國的塑化劑食品市場,這不知讓全球的男眾生那話兒縮小了幾個101長度?

根據媒體報導,原本在2006年以前,昱伸還使用更毒的DOP原料,這是吃了後讓毒素幾乎無法排出的化學產品,是因DOP被升為一級毒品後,才慢慢停止,大發慈悲的改採較輕微的DEHP(塑化劑的一種)。這代表著台灣,亦或是5大洲國民,早就在吃更毒的MIT優良食品囉!

我們常在憂慮台灣的生育率逐年下降,從數十年前的10對夫妻中,僅有一對不孕,到目前的7對中就有一對,這個可造成男性精蟲數下降,女性卵子受孕困難的化學物,不知是否有貢獻到?至少我知道台灣在世界上,使用塑膠成品的比例佔第一位,堪稱另類的台灣之光。

而我們的政府呢?都在幹麼?沒有相關檢驗法規嗎?說來心寒,台灣其實早在2000年政黨甫輪替後,前環保署長李明亮即免除食用香料與複方添加劑的送驗登記,使黑心商人有機可趁,不要問我為什麼,我只是本能覺得事有蹊翹。

這期的今週刊則爆料說,原本在2009年可立相關法令,並在上游切斷塑化劑供應食品的源頭,可是我們民進黨的黃淑英委員,於公聽會力阻環保署將DEHP改列第一類毒物,也就是禁止使用或嚴格限制使用的等級;這就是口口聲聲說愛台灣的政黨幹的事,記住喔!黃淑英是不分區立委,是黨直接提名的喔,DPP是否該出來說明一下?

那執政黨呢?老K在那裡?這次的風波之所以會被爆出,多虧衛生署一位楊姓技正锲而不捨才抖出,而當時是3月,報告是4月出爐,衛生署長邱文達的D-Day卻搞到531才展開,足足讓民眾多喝2個多月的毒品。而且很多檢驗是採業者自行送樣本,而非應該採取的隨機抽查,廠商當然送你合格的樣本,這根本失去其意義。

130655444568.jpeg  

     喂~有沒有後悔引進英國?

請問各位,美國在諾曼地登陸的D-Day有跟德軍公佈開戰時間嗎?說我66要來打你在法國的駐地喔?那我們的D-Day為何要打草驚蛇,提早宣佈呢?背後原因不言而喻。

另外,該署的稽查人員在赴昱伸工廠執行檢驗時,僅隨意按了2聲電鈴,然後馬上閃人了事,完全缺乏公權力的施展。連下游廠商金果王的稽查也是慢半拍,一堆貨品在眼前遭運走,我們政府效率怎麼那麼低,我甚至懷疑內部有人通風報信。

   3039073269.jpg  

這位公司以其命名的小開『昱伸』兄,是自由報系的

Taipei Times記者,難怪這愛台灣報系淡處理此議題

關於這起事件的癥結點,我認為值得更深一步的往政府體系進行分析。很多人主張自由市場的小政府,認為國家的干預不要太多,這可使市場活化,消費者可自行制裁不肖業者,但是昱伸的問題歷經30多年才曝光,消費者有可能靠自己的新台幣去汰舊換新嗎?美國這個自由主義市場也是因為企業所鼓吹的鬆手『hands-off』政策,導致一堆問題,我就舉一個類似塑化劑的例子比擬。

Monsanto(孟山都)是美國一家大型生物科技公司,亦是美國老爸在打越戰時,幫助政府生產橘劑這個殺人不償命的化學武器。在其研發諸多的醫療產品中,有個叫Posilac的生長激素(growth hormone,這產品內含有rBST的荷爾蒙,可幫助牛隻的產奶量增加。

當時Monsanto在佛羅里達研發並取得當地大學的背書(我認為有塞錢),最後美國版的衛生署─FDA,不知怎麼的,突然通過這項未經完整檢驗的產品,在市場發售。然而在陸續的研究報告顯示,rBST荷爾蒙對人體具有類似DEHP的後果。

可是就因Monsanto是個大企業,政府敬它三分,該企業恐嚇當時調查本案記者的東家─福斯電視台,最後福斯電台因害怕被告,又怕企業抽廣告,遂將幾位記者炒魷魚,法院甚至判記者的『抓耙子』行為不適用『吹口哨條款』(whistle-blower status),福斯不需賠償員工。Monsanto亦可繼續在北美地區銷售Posilac這個『大量產奶』劑,美國民眾也就只能持續喝讓10歲女孩早熟,男孩變陰柔的牛奶,不知道台灣除瘦肉精外,有沒有進口老美的牛奶?

0.jpg    investigators-300x200.jpg   images (12).jpg

                         兩位揭發弊案的福斯記者                                   

而在塑化劑的產業鏈上,類似導致金融海嘯的結構債、衍生性金融產品、次級房貸、MBS等產品,這些也是美國政府缺乏管制的金融產品,製造過程跟塑化劑所生產的產品差不多,也是有冗長的供應鏈;不動場仲介公司、商業銀行、投資銀行、CDOCDS、信評機構、保險公司、對沖基金等等,待傳到投資大眾手裡時,已經沒幾個人瞭解所購買的內容是啥了。而目前有毒的DHEP產品,也有類似的冗長生產鏈問題。

金童的地板原料商,到昱伸與賓漢等塑化劑調製廠,一直要經過5-6個環節才在統一、金車、黑松等知名品牌大廠排出,這在資本主義進入成本削價競爭,與產業分工細微化後,更難解決;因此有為、有效能、有執行力的強勢公家單位是何等重要,豈可以小政府著稱的自由式場所取代?

美國的FDA沒在Monsanto發揮功能, SEC(證交所)在金融風暴則自廢武功,而目前台灣的環保與衛生署形同虛設,我們卻還要樣樣學西方的自由市場?在跟著國外一起隨雞起舞的反核浪潮當下,我認為應該處理最息息相關的民生問題才恰當,而鞏固政府功能才是此場塑化風暴值得探討的面向。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