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掃地僧」的圖片搜尋結果

濕按:連續寫了幾天政治文,感覺面目可憎,分享一篇週末上的一堂身心靈課程心得。這課稱作「家庭排列」,很神奇,透過場域的運作,每個代表就會如碟仙般「位移」,顯現出當下每個人的家庭狀況,進而達到「療癒」效果。下面這篇,就是我參與排列後的心得。我想表達宇宙間的秩序,會在最不經意的情況下,如實呈現。

 

「好吧,就先打掃吧!」

這是什麼鬼引言?先分享一段故事,聽說宋朝大文人蘇軾赴京趕考時,當年的試題為:「治理國家該鬆,還是該緊?」正確答案是.....

哪來啥正確答案?

這次「家庭排列」濕兒是以學長身份參與,一心想當個好榜樣,「證明」自己已經很進步囉。沒想到,就是因為這個想證明的心,誤了自己,也騷擾了別人。

首日午休後,與美女1分配到一組,學習給對方按摩。交戰不久後,明顯感到她的恐慌與不適。原本想「證明」我強勁的手力,能夠給她帶來滿足時,沒想到卻造成別人的困擾!

翌日午休後,與美女2配到一組,經過幾分的角力後,我發誓手指都快捏斷了。她給我的回覆卻是:「你還可以捏更大力點,老娘吃重鹹的!」

挖、哩、勒!@#$%$

第一天的我,感到羞愧、魯莽,滿心的自責不懂女性的感受;也在對談時,過度熱情讓周遭的參與者感到壓迫;第二天卻因缺乏力道,讓接受者感到火侯不足,膀胱無力。

所以事實上,根本沒「正確的」對人處事方法;鬆與緊間,純粹因人而異。凡是以外界為依歸,要不就是太超過,不然就是不夠力,這會沒完沒了的。

趁著晨間會議,把這個事件與學長們分享時,大美女老師回覆:「你認為我是不是女生?」

我:「!@#$%」(沒聽懂)

大美女老師再問:「如果下次又自我懷疑時,你會怎辦?」

:「應該先處理自己的態度吧,凡是為對方著想之類的,嗯.....我不確定耶?」

大美女老師「你要先與自己的感覺在一起,把對方的反應留給對方,那不是你的事。」

當然,這兩天的重頭戲,就是美女1「內在孩童」的排列。過程中,小美女1因童年被父親「排除」的經驗,一直糾葛在心中。這成為刻劃成年後對異性的經驗印記,或許如同美男老師所說,那一幕,可能只是老爸腳癢而已,才會把她踢到一邊。

回想起自己小時候被母親「遺棄」的記憶,至少那是我的詮釋,因此對別人的不理不睬,會自動的內在化,認為都是「我錯了」。但或許當時可能只是母親有更深的難言之隱,我不全然明瞭,卻內在化是:「我的討人厭,讓母親嫌棄我。」

「少林掃地僧」的圖片搜尋結果課程結束後,大家聚在一塊,討論熱烈;我卻落單了,怎辦?我不喜歡被遺棄的感覺,我討厭一個人笨笨的晾在一旁,我又再度自我懷疑了,如大美女老師所說:「你該怎辦?」

兩點鐘方向是阿玲正跟學妹熱烈論中,我瞄了她們幾眼,似乎沒有想分享棲息地的Fu;左邊10點鐘方向是美女1、美女3等「傷了我自尊」的美女們,該不該硬擠進去,努力挽回前一天的形象?不明智,我的經驗是越想證明自己,就越會搞砸。

前方不遠處,美男老師也落單了,耶!可以找他攀談。不行,不能一直找「長輩」救援吧,人家老師也要顧一下音效人員。

好吧,就先打掃吧!

畢竟,時間也到了,本來就是該掃地的時間。我隨即到陽台,左手拿著簸箕,右手持著掃把,開始掃起了大廳。我的存在開始有了中心,視線以掃把桿為軸,意識輕鬆的向四周輻射。

心中的雜念,也就隨著掃起的頭髮與哭濕的衛生紙,一點一滴消失;有了我的起頭,發現阿涵與阿瑋也可在後黏髮、拖地。人間的序位,慢慢回到該有的位置。

不久後,教室恢復本來面目,空曠、乾淨、如一;難怪禪宗多個公案,老是喜歡以拔草、掃地,當作修行的基本功。熱絡的攀談,尤其是證明自己的論述,反而是一道阻隔人心的「牆」。這道牆,就是我常豎起的絕活。

原來,人間關係不僅只在表面上的談話中交流著,就連不透過一言一語的行動中,也遵照著一個井然有序的軌道。只是我太執著於想看到的情境。也把對錯向外投射到別人的反應。

所以要回大美女老師的「下次又懷疑時,該怎辦?」時

就先打掃吧!

延伸:

你為何遲遲無法前進?談談人生劇本

關係已結束,但愛依然還在

幫別人,就是幫自己;因為我還在學

恐慌症!

花蓮也有解憂雜貨店,叫風之谷

這世界沒別人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