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42861_1918910811664568_6715018983868998480_n   

(刊於觀策站)

要感化中國專制政權,大玩李明哲夫婦這套,是個最壞的示範!先不說李太座荒腔走板,將營救老公當政見發表會、罔顧老公死活的勾當。想問的是,李明哲是憑什麼,能夠大搖大擺跑入別人國內,宣揚「暴動是遲早」的運動?

想想看,倘若今天開的庭是美國聯邦法院,一個名為「ISIS聖戰士牽手、圍觀異教徒」的社群,引進來自葉門、敘利亞與阿富汗的反美人士。在名為「血洗華府」的臉書群組中,時而大喊「讓美帝重溫911」口號;不但有社群網路的連線,還展開實際活動。

這些由中東流入美國本土的「穆斯林激進NGO」中,有接受來自俄羅斯、大陸、伊朗等美競爭對手的「國際援助」,各位可以想像,這些人會有何等的下場嘛?不要想得太遠,因為已有實例了。

那些人已被關入一個名為「關達那摩灣羈押中心」的人間煉獄,從2000年開始「對外營業」。這中心已從全球各地羈押上千名的「人權鬥士」與「NGO份子」。這些「非政府組織者」連最基本的審判權都沒著落,羈押人過著如阿鼻地獄般的生活。

不像李明哲還可吃到白白胖胖至幾乎認不出外表,這群羈押人士的老婆也沒機會大玩洪慈庸般的政治本土劇,好似關的越慘,老婆越樂開懷般。那群深鎖在毫無日內瓦公約鐵牢的穆斯林人士,整日被不斷的拷打、水刑、性虐待、強行注射藥品與宗教迫害。

如今將中、美兩國擺在一起對比,會不會覺得老共人道多了?那群羈押中心內的上千名可憐蟲,一直被關了17年至今還沒結束。這時,勇敢的台灣人,沒有對美國老爸的暴行有任何一句譴責。反觀白胖胖的李明哲,卻有來自全球媒體與美國務院的關愛,這不是雙重標準嗎?

來,我們來比一比,老共與民主大國的美國,各自對國外人權鬥士的待遇:

美國                                                                                                    美國

torture-guantanamo-bay     96488271ar563d2  

美國                                                                                                      老共(目測至少胖了20公斤)

force-feeding   photo (7)  

此外,如果李明哲真對宣揚「人權」有興趣,為何不拯救上述被美國刑求至不成人形的可憐蟲?難道就因施暴者就是李的NGO組織背後靈之西方勢力嗎?這機率倒是不小喔。

試問,當李明哲進入中國大陸時,難道不瞭解這是一個專制的政權?雖然與美國人的殘暴、虛偽與屠殺規模相比,仍小巫見大巫,但中國仍是一個需要時間孕育法治與民主的國家。如此大剌剌進入別人國內「顛覆政權」,要不是過度理想化,就是收受老共敵國的資助,否則國際援助為何如此迅速的到位?

21731252_1737584123212280_1225131442605609565_n

(身形消瘦?聽說這媒體滋長了太陽花)

 如此操作,李明哲的大戲,就可比照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般,狠狠給老共祭上一記道德重拳。如今老共騎虎難下,這位已觸犯本國法律的台灣國民,如果被輕放,將對國內設下不良示範,倘若遲遲不放人,又會正中西方下懷,大玩道德核彈。無論如何,李的NGO組織,肯定立下汗馬功勞。

倘若台灣人,真對感化大陸人,或是中共政權有興趣,最佳的方式絕非無禮,且破壞他國法律式的搞一個「政變NGO」、「社運IPO」。難道各位會希望看到中南海特務來台搞太陽花運動嗎?而是先讓對岸知道,本島的民主體制具高包容性、高效率性、高和諧性,請用實力感化他人。

但經過離島割日、逼吞核食、薪資停滯、食安危機、公車殺人、用愛發電、A人民年金、太陽花暴動、課綱由小朋友決定等品質的民主鬧劇後,還有誰敢輕易嘗試台版民主?

更複雜的是,老共最不願見到一個藏有美國務院影子的佔中、太陽花,複製在本土內。難道李明哲等一干人,真認為自己的舉動能感化經濟、國力、自信正快速追趕西方的老共嗎?

別傻了,真要對兩岸人民有貢獻,請將注意力轉回來,將台灣島內的和諧鞏固好、民主優質化,否則任何燥動,最終不是被大國利用,就是讓情況更糟,搞不好又讓李凈瑜比照洪慈庸般,幾年後趁機撈個立委坐坐。

最後,請問那位共諜周泓旭又到那去了呢?人家的人權又在何處?整個媒體消息被封鎖。真是矛盾的台灣人!

 

濕兒談怪異的李明哲夫婦

延伸:

當你關心北韓時,這新聞偷偷溜過:美監獄絕食事件

說人民幣崩潰的先崩潰 老共瞞天過海的去美元戰術

天然獨:「為了人民幣,拜託請統統我」!

賴神真心話:能當選,一國一制也沒問題!

賴神、柯P、阿燦、佳龍、甚至安倍.....全都是共諜!

舔日又PO美結論:活吞太平礁!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創作者介紹

王大師論壇

accrcw7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www401213
  • 你還在擔心每個月花費不夠嗎? 到了月底口袋就空空嗎?
    想買很多東西但看到錢包空空就掉頭嗎? 羨慕別人有車有錢有女人?
    煩惱每個月就只能領那一點薪水 吃喝玩樂都很省 給自己一次機會
    改變自己人生 加入i88娛樂城讓你輕鬆獲利 換別人看你臉色 致富不是不可能 而是你做不做!!!!!!
    馬上加賴:z401213 專人服務 線上諮詢 免費註冊網址:i88ya.net
  • 訪客
  • 人家ISIS聖戰士在伊拉克與全世界發動多少慘無人道的殺戮與恐怖攻擊,而李明哲只是在網路鍵盤上嘴砲,有做了甚麼實際上的行動? 這樣你也能拿來做比對? 這位作者真是舔共舔到歇斯底里了。

    台灣就是有這麼一群人,國民黨在位時,台灣就是反共基地,可以跟著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喊假的喊50年,就是搞了一個假想敵來鞏固自己政權,以及周遭即得利益者的利益,經過台灣人(本省+外省) 抗爭半世紀終於民主化後,現在失去政權了,不當利益慢慢消失,這群人又開始往中國共產黨靠攏,然後只要意識形態偏向獨立、民主、人權的,就拼命的抹黑,拿一堆邏輯不通的東西來湊出一篇文章,來幫對岸講話,難怪台灣很難團結。

    誠心建議作者可以移民對岸住個幾年,深刻的去體驗日漸茁壯的祖國的偉大美好的一切,同時也親身體驗您說的對岸不輸台、美的人權、法治,之後再來批判台灣追求民主、自由、甚至獨立的意識,我想應該會有更深一層的領悟。
  • 呆丸哈哈哈
  • 台社:現在的台灣 不等於民主
    2003/10/05 中國時報 林照真/台北報導

    左派學術社群「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社」(簡稱台社),昨日舉辦創社十五周年「邁向公共化,超克後威權」學術研討會,對藍綠政黨聯手弱化人民進行嚴厲批判。並將政黨輪替後的台灣比喻為「後威權」時代,而且並不等同於「民主」。
    台社還指出,台灣以省籍族群動員為主軸的民主化路徑,正延續以單一族群為名之國族認同計畫。不同意見認為,台社不應譴責本土化與台灣優先論,也不該把解嚴後國族主義的發展視為五、六○年代威權政體的再現。由於主題直指台灣政治現實,不同觀點在現場激盪,聽者滿場。
    以下為研討會精華摘要:
    趙剛(台社總編輯,東海大學社會系教授):現在台灣常被描繪成藍綠雙方對立,人民被定位在只能二選一的吶喊與鼓譟中。這是虛假的二元對立,真實的二元對立是藍綠一夥來對抗被弱化的人民。台社認為,台灣現在是處於「後威權」時代,不是反威權,也不是非威權,亦不等於民主。現在不論藍綠均達成「民主完成論」的共識,但是民主完成論最大受益者是新政權,這讓新政權獲得正當性,卻也讓新政權喪失了理想性。
    李丁讚(清大社會學研究所教授):台社認為,台灣歷史在一九七○年中期以來出現省籍路徑民主化,影響了台灣後期的發展,同時引發台灣去公共化、認同與社會正義的扭曲,兩岸間也無法平等對待,在大方向上我個人是同意的。但我個人認為,有關國族認同、台灣優先論、本土化都不應給予太多譴責。問題出現的時間點是八○年代末期「本土化」與「去中國化」,台灣把中國視為「他者」,問題不在「愛台灣」而是「恨中國」,對台灣民主形成傷害,這可能和李登輝執政有關。另外,民進黨成立社運部,把政黨力量伸入社運團體中,還把社運價值轉化為認同價值,這是台灣民主化要譴責的部分。
    傅大為(清大歷史所教授,現借調台灣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台灣從日治的殖民經驗、對國民政府的失望到新興國家的夢想,這些軌跡都是台灣歷史發展非常重要的過程。我無法認同台社把解嚴後國族主義的發展視為五、六○年代古典威權國族主義的再現,我覺得不公平。我對民主是採低標準,我覺得解嚴後台灣的政治民主多少已達到,當然不表示問題已解決。我認為省籍路徑民主化不是完全不好,但它需要進一步的成長。
    簡錫堦(泛紫聯盟召集人):台社的看法對我從事社會運動的論述形成很大的衝擊。以前民進黨新潮流就是把統獨議題視為主流矛盾,把社會矛盾視為次要。現在理性的論述很快和省籍扣上,省籍路徑民主化在民進黨內其實是很簡單做法,只要進行外省、本省的區隔就可動員,一句「香港腳」就可把馬英九區隔出去,不需其他論述,其他公共論述也不見了。台灣要努力做到:當一個人主張與中國和平尊重時,不會有人說他「賣台」。
    吳永毅(工委會核心幹部):學者常感歎社會運動被政黨綁架,但我不認為如此。民進黨從雞兔同籠的論辯開始,新潮流就把培養的菁英送到社運插隊,等於壟斷社運資源。不只是如此。社運人士也自己奉送給民進黨,民進黨接收了社運的正當性和資源,只有少數團體仍然保持與新潮流對抗。社運界要了解,民進黨並非唯一的選擇與依靠。現在政治上以泛藍、泛綠劃清界線,這是政治上的分離主義,但我要呼籲:「如果我們不能和泛藍、泛綠對抗,將來如何對抗中共?」我建議以此為民主努力的起點。
  • tkboxlee
  • 你確定isis發動的恐怖攻擊真的是isis發動的?
    真是好傻好天真啊
  • 呆丸哈哈哈
  • “中国崩溃论”错在哪里?
    2015年12月21日 《金融时报》中文网 作者:《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译者:申凯

    想象中国经济列车脱轨,并不难。十四年前我来到亚洲时,日本就有许多人这样预测(按名义价值计算,日本当时的经济规模是中国的3倍)。当然,他们的逻辑是,中国经济一定会被自身的矛盾压垮。
    毕竟,这是一种政府管理的经济,容易导致资本错配并依赖浪费性的投资。中国镇压性质的政治机构在国内安全方面的支出比在国防上还多。
    民众对于共产党官员的愤怒与日俱增,后者中许多人都深陷腐败,并大肆参与土地强征。粗略计算,中国经济展现出的是惊人的增长。然而,这种增长模式正在污染空气和水源,毒害中国公民(这种情形并不少见)。
    所有这些分析都没错,但其结论——内在压力将导致社会混乱并使经济崩溃——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它低估了共产党在改善数亿民众实际生活水平方面取得的成就。同样也低估了共产党爱国宣传——经历了100多年的屈辱,中国终于“站起来了”(用毛泽东的话说)——的力量。
    以某些标准衡量,中国非但没有崩溃,而且已变得越来越强大。中国的产出是日本的两倍多。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去年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在短短15年间,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已从美国水平的8%跃升至25%。
    在日本,许多人私下里希望看到中国倒下。这并非毫无缘由,他们害怕一个不放过历史问题、一心复仇的强大邻国。然而,在美国和欧洲,同样有人错误地把中国当纸房子。《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之类的书多年来一直畅销。实际上,可以既指出中共威权体制的缺陷与严重不公,同时又避免预测这一体制即将终结。在某个时候,共产党将败给别的什么东西。所有王朝都会衰落。然而,几乎可以肯定,中共继续掌权的时间将超出许多人的预期。
    中国崛起是我们时代最重要的事件。在许多西方人看来,其重要性被恐怖主义威胁、以及同时带来机遇与破坏的技术革命盖过了。然而,一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的复兴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将全球重心从西方引至东方。
    经济上,中国已改变了原材料生产国(从安哥拉到澳大利亚)的前景,尽管中国经济放缓导致近期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下跌。政治上,中国改变了几乎所有国家的谋划。美国已经重返亚洲,即便该国外交官在掂量对日本及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继续无条件提供安全保障的适宜性。在商业与实力的吸引之下,英国不顾华盛顿反对,加入了一家中国主导的银行,该行旨在挑战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机构所代表的战后秩序。
    中国的崛起也伴有风险。有两大风险最为突出。首先是战争。在适应崛起的强国方面,人类历史上的记录并不良好。随着中国日益壮大,北京不会接受“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至少在其认为天然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中美两国围绕南中国海一些人造岛屿所发生的龃龉预示着未来的危险态势。还有中国国内针对日本不时发作的、愤怒的民族主义。
    其次是环境方面的风险。可以理解,中国人民渴望过美国人一样的生活——开美式大排量汽车、拥有美式大容量冰箱。同样有此渴望的还有13亿印度人以及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数以亿计的民众。目前尚不清楚我们的地球是否能够满足此般欲望。在没有重大技术突破(似乎可能但又并非注定)的情况下,有些东西可能不得不放弃。这将重新把我们带回冲突之中。
    尽管风险重重,还是应该庆祝中国的崛起。二战后的日本向世界证明了,繁荣与现代化并非白种欧洲人和美国人的专利。中国也已证明,即便其成功还不能完全与日本相提并论,也可以在大得多的规模上追赶日本的成功。
    现在庆祝似乎不合时宜。中国模式难道不是濒临崩溃?中国经济增长下滑的速度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而且还可能进一步放缓。这或将引发一场金融危机。自2009年以来,中国的债务已经翻番。在经济保持两位数的增长时,要掩盖经济中的裂隙并不难。但如果增速降至3%,或许就不那么容易了。即使中国能够避免爆发全面危机,也很可能陷入困境。劳动力正在萎缩。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在短短15年间,中国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将超过65岁。那些中国崩溃论者,现在看起来难道不像预言家吗?
    事实上,中国无须做得多么好就可以改变世界。鉴于其人口规模,如果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只达到美国的一半,其经济规模就将是美国的两倍。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教授所著的《大国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Great Powers)指出,军事与外交实力将随之提升。那些寻找中国经济裂隙的人将会有大量发现,那些幻想“中国威胁”即将消失的人将会感到失望。
  • 訪客
  • "你確定isis發動的恐怖攻擊真的是isis發動的?真是好傻好天真啊 "

    tkboxlee,然後呢?
  • 呆丸哈哈哈
  • 列寧帝國主義論與21世紀的美帝國
    2017/09/16 苦勞網
    作者:Roland G. Simbulan(菲律賓大學發展研究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譯者:范振國(社會再生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前《人間雜誌》執行編輯)

    佛拉迪米爾·伊里奇·烏里揚諾夫(Vladimir Ilyich Ulyanov),較為世人所知的是搞革命時期的化名——列寧(Lenin)。
    由於《帝國主義:資本主義最高階段》(Imperialism, the Highest Stage of Captialism)論文的出版(1917),使得列寧與20世紀初的社會主義者如崙道夫‧希法亭(Rudolf Hiflerding)的《金融資本》(Finance Captial)、羅莎盧森堡(Rosa Luxemburg)的《資本積累論》(Accumulation)、尼古拉‧布哈林(Nikolai Bukharin)《帝國主義與世界經濟》(Imperialism and Word Economy)…等,並列為馬克思主義帝國主義論的先驅性作者之一。他們的作品都被冠以「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帝國主義論」的稱號,一同探究20世紀早期世界資本主義的興起與發展。
    本文試圖從分析當代人民反抗帝國主義鬥爭的情況中提供新的資料,以及掌握自列寧帝國主義論的先驅性研究以降,各種有更進一步貢獻的帝國主義理論,並從全面的、理論的及經驗的層次,分析當今帝國主義的各種工具。美國帝國主義在韓國、菲律賓,尤其是在越南、以及目前在中東的意圖,從20世紀到21世紀一直都是如此令人不安。但是它也顯露了,為甚麼過去與現下,美國在世界的行動,實際上激起全世界更多反抗它的敵人。
    列寧於1917年出版的《帝國主義論》,事實上寫於1916年,也就是帝國主義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中期。他在這本書中試圖揭示帝國主義的本質,從而揭露帝國主義的政策、帝國主義戰爭的根源,還有那些滑向帝國主義一邊的、社會主義領袖們的叛徒嘴臉,同時向工人指示前進的道路-推翻帝國主義。
    列寧指出:「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新階段」。他也指出:「帝國主義階段是資本主義最高、最後的階段。帝國主義時代同時也是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而這正是帝國主義的本質,以及其發展規律。
    列寧定義帝國主義為「壟斷資本主義的階段」。在下這樣的定義時,列寧運用大量豐富的實際材料,使它的意義更正確、清晰明瞭。接著,他闡述了這個壟亂階段的特徵:
    1.當生產和資本的集中,發展到極高的程度,以致於造成了「壟斷」在經濟生活中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
    2.銀行與工業資本的整合,創造了金融資本以及金融寡頭。
    3.有別於商品輸出的資本輸出,有長足的發展。
    4.分割世界的國際壟斷資本聯盟已然形成。
    5.在帝國主義強權之間,世界已經被分割完畢。
    列寧追溯帝國主義強權的發展過程,揭示了「資本輸出如何導致殖民地區域的合併,並且造成數以百萬計的殖民地人民臣服於帝國主義的支配」。即便世界已經被帝國主義瓜分完畢,但列寧認為「永遠也不會有讓他們(帝國主義)感到滿足的世界分割」。因為這其中有一種不平衡發展的規律,它意味著;一但有一個帝國主義強權極度擴張甚至排除他者,它們就會依據新的武力平衡原則,加速提出重新瓜分世界的要求。因此,列寧寫道:「帝國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戰爭是無法分開的」(列寧,1917)。
    列寧接著指出,因為帝國主義,資本主義所有的「寄生性」被強化了。伴隨著帝國主義、資本主義也正在衰敗之中。帝國主義是為殖民地解放以及無產階級革命做預備的階段。同時,列寧也指出,在帝國主義國家,由帝國主義創造的超額利潤如何被用來收買部分的工人階級,使得他們因此認為自己的利益與那些帝國主義緊緊的綁在一塊。列寧說:「這就是工人階級運動中,機會主義滋長的基礎」。歷史上,西方帝國主義曾經採取貢稅、商業帝國主義、工業、金融以及以軍事主義…的形式建造帝國。帝國主義的商業優勢是因為整併為一,製造業與金融資本的融合,從而摧毀了在地市場。列寧的論述涵蓋了壟斷及帝國主義間相互對抗的產生。

    其他重要的帝國主義理論

    羅莎盧森堡的《資本積累論》,觀察到資本主義與其他生產模式並存,資本主義會擴展到非資本主義的四周,最終將它們吞食殆盡,證明資本主義的擴展,需要非資本主義的環境維生。
    崙道夫‧希法亭在《金融資本》中,把焦點集中在「銀行」作為壟斷資本滋長的核心角色。因為對希法亭而言,銀行的主要功能是集中國內以及國際的貨幣資本。
    尼古拉‧布哈林在《帝國主義與世界經濟》對先進資本主義國家的內在發展以及他們如何改變世界經濟,描繪了一幅全面的圖像。列寧批判、整合、通俗化了這些著作,發展了一個全面的《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最高階段》的理論。

    多極的帝國主義

    近年則有愈來愈多,從殖民地世界-也就是殖民主義的受害者-分析帝國主義的作品出現。丹‧那布德里(Dan Nabudere)的《帝國主義的政治經濟學》(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mperialism),是從被歐洲資本透過與殖民化進行原始積累,成為首級受害者之一的非洲論述帝國主義的先驅性作品。
    那布德里從中世紀商業體系經過工業革命以及金融資本開始的歷史出發,勾勒了西方經濟強權和資本主義成長,對帝國主義從重商主義時期到目前多極形式的歷史,做了大量詳細的描繪。根據那布德里的說法,西方資本主義的經濟體系,製造了逐漸展開的矛盾,而且這種矛盾會影響殖民地擴張的特性。他強調,帝國主義逐漸改變的形式,曾經是資本主義透過抑制自身危機,重新適應的必然特徵。因此,解剖當今帝國主義的政治、經濟、軍事,就顯得十分必要。

    貿易和帝國主義

    回顧《資本論》第二節〈工資下降到勞動價值之下〉,以及第五節〈對外貿易〉的論述,卡爾‧馬克思在這本經典著作中,將對外貿易視同帝國主義的一種工具。資本家以比在本國製造更為便宜的價格購買生活必需品。提高剩餘價值率,購買便宜的生產工具,從兩方面縮小資本的價值構成。國外貿易提高了資本利潤率。馬克思預期資本主義的擴散會導致所有地方資本主義的全面發展,除非社會主義革命提前來臨。
    恩格斯進一步看見,當資本擴張在他國發生,固定投資會恢復,公司為了擴展而向銀行舉債,投機的體制出現,利率開始再次攀升…等等現象。
    過去半世紀間,每月評論學派(Monthly Review)的作品,著名的巴蘭(Bara 1957)、斯威齊(Sweezy 1966),以及坎普(Kemp 1967)、麥格道夫(Magdaff 1969)、法蘭克(Frank 1969)、彼德拉斯(Petras 1980)和伊曼紐(Emmanuel),在理論上和實證上對帝國主義貢獻了豐富的材料。這些作品,從馬克思主義的觀點開展了帝國主義根源的理論及歷史,對列寧帝國主義的基本立論做出了豐富的、明確的推進。雖然由於新材料補充的緣故,和列寧的論斷並不完全一致(Radice 1980,Brewer 1980)。他們的作品,帶領我們經過西歐伴隨著工業革命的全球擴張,目前的跨國公司,以及當今的美國帝國主義。但更為重要的是,他們像列寧一樣,以寫作來進行革命實踐的嘗試。這些學者對來自於革命領袖:毛澤東(Mao Zedong)、胡志明(Ho Chi Minh)、金日成(Kim Il Sung)、卡斯特羅(Fidel Castro)、格瓦拉(Che Guevara)、阿曼多‧格里羅(Amado Guerrero,Jose Ma Sisoa的化名)所提出的帝國主義理論也有進一步的發展。

    軍事主義和帝國主義

    當今美國的全球帝國主義已有將近八百個(不包括秘密基地在內的)軍事基地、多邊和雙邊的聯盟、主要的國際金融機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多邊的全球貿易組織(WTO)和美國的跨國銀行、投資公司,以及在北美、南美、歐洲、中東、亞太與非洲,這些覆蓋全世界的跨國公司。
    美帝國主義藉助於軍事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助長及支持軍事的獨裁專制,藉以支持美國的經濟擴張主義及其戰略目標。美國軍事的霸權有長遠的歷史源流,從美國土著印地安的滅絕,到菲美戰爭期間在薩瑪島的暴行,以及鎮壓摩洛族人民的Bud Dig大屠殺,歷歷可見。
    在亞洲太平洋地區,亞洲人民與殖民主義、封建主義以及那些迎合殖民地國家恐怖主義,後殖民時期依附美國國家安全教義的統治者,有十分豐富的鬥爭經驗。歷史上,美帝國主義以及某些地方菁英的部門,曾聯手依靠國家安全法,去鎮壓人民的民族與民主想望。許多亞洲的國安法,在殖民地政權設置的初期,有一定的根源。但之後卻被不斷地推展,並被地方菁英持續採用,維護其統治。此處存在著帝國主義領導的全球化,與美國軍事主義之間,究竟有何種關係的核心問題。因為對中東軍事政治的干涉,特別是對錫安主義警察國家以色列的支持,造成的反彈,導致了2011年9月11日對世貿中心和五角大廈的攻擊。
    「九一一事件」被美帝國主義用來作為宣告所謂全球反恐戰爭的託辭,藉口擴大殘暴的國安法,採用類似愛國者法案的手段,鎮壓美國人民對民主人權的追求。「九一一事件」衝撞了美帝國主義的心臟地帶,資本主義最高象徵的大本營。美軍乃藉此尋釁,狡辯其入侵、佔領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這些富有油源國家的侵略性軍事干預行動。因此,在美帝國主義的心臟地帶,以及有強烈反帝國主義政權和人民運動的國家,針對人民及他們國家自主決定的合法要求,採取殘酷的軍事手段,就成為必然反應。
    我們應該注意,在20世紀後半直到今天,美國不只借助跨國資本的霸權以及全球的軍事武力,也透過所控制的媒體展開「劃界的霸權」(hegemony of definition)。例如在反恐戰爭中,他把所有反對或批判美帝國主義全球化的都畫歸為敵人。正如冷戰時期反對人民運動,社會主義國家,民族解放運動的作為,針對後冷戰時期的敵人,他持續運用劃界的霸權,將他們一律劃為「國際恐怖主義」,也不管這定義是多麼曖昧寬泛。美國運用自己製造的類似蓋達(Al Qaeda)基地組織以及「伊斯蘭國」(ISIS)的陰影,在人民之間散播恐懼,迫使他們接受或請求美軍的保護。
    然而今天,美國不只是處於霸權的地位,同時也處在危機的狀態。霸權與危機兩者都是垂死的資本主義內在的特性。全球資本主義承受著合法性、生產過剩、過度擴張融合在一起的大量危機是如此劇烈,導致自由民主也深陷危機。使得即便美國最好的理論家也開始放棄新自由主義。
    朝向新自由主義模式的幻滅,包含著地方經濟在遵照IMF的處方而徹底崩潰的例證。因此,今天的帝國主義必須尋找新的敵人或威脅,以便轉移對此危機的注意力,所以帝國主義也就更需要對全球強權的侵略性主張做辯護。或者用全球反恐戰爭為旗幟,或者釀製,被正在南中國海彎起軍事臂膀(flexing its military muscle,【譯按】展現軍力之意)保護能源與原材料進口的經濟巨靈--中國--的威脅。
    雖然如此,美國依舊是全球無可匹敵的軍事強國,在全球海域揮舞著強大的海上霸權。美國海軍是美國這個全球強國,規劃、設計、防衛、維持美帝國建構的主要器械(instrument)。美國海軍遍佈全世界的航空母艦允許他能夠攻擊地球的任一角落。他強大的海軍或海上力量是由一長鏈,後勤、維修、補給、培訓、集合待命區、戰爭物資庫存…等等的基地支撐的。
    運用估計八百到一千個軍事基地,以及數十萬像古代的羅馬軍團一般駐紮在全世界的美軍,把世界分割成十個護衛美帝國的司令部。並將所有的軍事基地置於這些全球司令部的指揮之下。
    這些美國的全球司令部如下:
    1.美非司令部(U.S. African Command)-涵蓋53個非洲國家
    2.美歐司令部(U.S. European Command)-包括歐洲、前蘇聯國家、格陵蘭,部分的大西洋以及北極海。
    3.美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涵蓋中東以及歐亞之間的中心地帶
    4.美太平洋司令部(U.S. Pacific Command)-涵蓋太平洋北部、西部,南太平洋到南極洲,中國與印度
    5.美國北方司令部(U.S. Northern Command)-涵蓋美國本土、加拿大、部分北極海直至北極。
    6.美國南方司令部(U.S. Southern Command)-涵蓋加勒比海、大西洋、美國中部、南美,直至南極洲
    7.美國特種軍事行動司令部(U.S. Special Command)涵蓋範圍與運作區域,壟罩全球任何美國認為需要的地方
    8.美國運輸司令部(U.S. Transport Command)-涵蓋範圍與運作區域,美國軍隊、戰爭設備所需的任何的地方。
    9.美國太空司令部(U.S. Space Command)-涵括外太空所有領域
    10.美國戰略司令部(U.S. Strategic Command)-管理全球核武力
    美帝擅權專斷,指派自己為世界警察,粗暴地違背國際法、獨立國家的主權、聯合國憲章,將敵人通通貼上恐怖主義或流氓國家的標籤。如果利益吻合,他也會援引國際法攻擊其他國家。
    中央情報局(CIA),因為好萊塢神話化、極度美化其包括編造杜撰在內的勳績偉業,也許是美國最知名的海外情報單位。事實上,今天有美國政府第四部門之稱的美國情報機構,共計有16個個局處與部門。CIA、國防部國防情報局、聯邦調查局(FBI)聯合特種軍事行動技術支援行動(TOSA)、美國海軍情報局、國家安全局(NSA)、國家偵查局(Reconnaissance)、北美太空防衛司令部、國家地理情資局、國家反恐中心、聯邦調查局分部、國務院情資與研究局、能源部情報支援辦公室、藥物強化管理局(DEA)財政部情報支援辦公室、國土安全部。以上的局處與部門全都在國家情報局的領導之下協同運作。
    這些機構中最有權勢的是國家安全局(NSA),它雖然很低調,但是在美國的眾情報單位間卻享有最大的年度預算。NSA竊聽全世界。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的資訊體系,收集、散播、截取外國的情報信號也是他的任務。NSA持有空前的,設計最精細,技術最先進的竊聽系統。通過衛星中繼站的系統,以及澳洲、紐西蘭、英國、加拿大、美國的幽靈車站,美國可以截取全世界所有的電話、傳真、email、網際網路、行動電話的通訊。竊聽系統的的神經中樞設置在馬里蘭州的米德堡(Fort Meade in Maryland)總部由NSA維持。
    美國國家安全局隱匿在各種不同的設計與計劃之下,已經發展出一個全球監控的體系。那是一個透過超級電腦運作的強而有力的電子網絡,截取、監測、處理所有的電話、傳真、手機的訊號。1998年,歐洲國會一份題為「一項政治技術控制的評估報告」,對此條列了嚴重的關切,並建議對美國直接針對歐盟的運作加強調查。前美國CIA/NSA的技術人員、後來轉變為揭秘者的愛德華史諾登(Ed‧Snowden)揭露了美國透過代號神秘(Mystic)的最前沿監控計畫,在菲律賓、加勒比海、墨西哥、肯亞…等國從行動電話網路收集大數據與通訊內容,偵查資訊。美國也從行動電話、文件信息收集個資。史諾登甚至提到,在馬尼拉的大使館,美國的情報單位已經在九十個國家的大使館內佈建了監控的設備。史諾登揭露,代號稜鏡(Prism)的秘密大規模電子資料採礦計畫已經布置妥當,展開網路資訊的收集、儲存,範圍廣達雅加達、吉隆坡、金邊、曼谷、仰光、台灣、香港、上海以及中國其他城市。
    這讓我們回想起1999年的軍事互訪協定(Visting Force Agreement V.F.A)以及2014年的加強防衛合作協定(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最惠國待遇以及犯罪豁免權適用的對象,不只個別的美軍,也包括了美軍雇用的平民,還有隨從人員。而所謂美軍中的平民,除了私下承包業務的商人,也包括像史諾登之類的美國國家安全局秘密技術人員。他們在克拉克、蘇比克、碧瑤灣,美國基地存在的期間,運作監控設施。
    CIA被揭露的不只是海外情報部門的角色,他同時也是美國外交與軍事行動的指導,盡幹些暗殺、政治顛覆、軍事政變的勾當。1975年,美國參議會由參議員法蘭客.喬琪(Frank Church)率領的CIA海外秘密行動調查報告,揭露CIA如何顛覆無數像伊朗、伊拉克、智利這樣的國家。CIA甚至插手了1913年智利的軍事政變,致使社會主義者的總統阿連得(Salavdor Allende)喪命。
    CIA這類準軍事性組織以及美國特種軍事行動部隊,目前的任務是暗殺高價懸賞的恐怖主義標的。CIA也用無人駕駛的殺人機捍衛美國的利益。這種被適當的命名為「掠食者」或「收割者」的無人駕駛殺人飛機(unnamed aerial vehicle),目前由CIA管理,從維吉尼亞總部展開對標靶人物的擊殺,或者暗殺那些被指定為有致命行動的人士。殺戮的名單全世界都有,為無邊無際的攻擊進行監控,提供目標。

    帝國主義的文化器械

    當今,帝國主義的文化霸權也不應被忽視或低估。所謂軟實力(soft power)的運用經常聚焦在貿易、外國援助包括借貸在內的經濟領域,卻忽略了贏得世界心靈的區塊。透過麥當勞、LEVI’S、好萊塢、微軟以及其他商業偶像,美國在全球化的環境下,已然擄掠了世人的心靈。同時,像CNN這類的媒體,一周七天24小時不停地端出美帝國的宣傳,向全世界推銷美國的生活方式。所有這些,都強化了已經被美軍(或硬實力hard power)以及美國的跨國公司和銀行宰制的世界結構。這不僅只是關於我們飲食習慣的美國化而已。我們不應低估這種被有效啟動以及被霸權的超級強國作為一項資產來運用的軟實力。
    著名的社會主義者萊特·米勒(C. Wright Mills)曾經寫到:如今在我們的文化裝置(apparatus)裡,「文化」已經不再是人民自發的創造,取而代之的是「組織化」、「社會化」以及「政治支配」的再生產。如果社會變革最終是可能的,那麼它的鼓吹者有義務去理解這個過程以及主流文化形式的分布狀態。這個「主流文化」最令人駭異的部分,是透過藝術、知識、科學工作在其中進行的教育體制。(C. Wright Mills,1954)
    依據列寧的說法,經濟制度是被資本積累驅動的。也就是被那些擁有社會生產資料,企圖利潤最大化與企業增長的少數人所驅動。資本主義這種持續不斷的驅動力,幾乎吞沒了地表上每一個國家的生活領域。當前全球經濟的狀況也促使我們反思:在立刻全球化、併入市場經濟和資本主義為自身延命而創造的機構之間,它的「核心動力」為何?。在學院中,我們看到新自由主義、新保守主義如何生產支撐資本主義體制的觀念,為資本主義提供未來的經理人才以及為現存的秩序提供合理化的論證。學院因此成為替自由市場、自由貿易、去管制化、私有化…進行合理化分析的意識形態大本營。只是我們在學院的意識形態的朋友、同仁,經常忘了告訴我們,彼等以商業自由為根據所開的藥方,卻是對勞動窮人的歧視與壓迫。
    帝國強權最大的野心,是製造能鞏固帝國主要政策架構的下層建築,以之形塑當代的價值觀、倫理與道德。不管這些觀念有多扭曲。美國媒體的核心與構造,就是論證帝國的侵略、美國的價值,都是為了我們自身的利益。
    同樣的,在意識形態的戰場上,美帝國主義在方法上,利用美國意識形態的信奉者。美帝國主義當代少數最重要的理論家,像是亨利·季辛吉(Heny Kissinger)、薩慕爾·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金尼·柯爾克派屈克(Jeanne Kirkpatrick)以及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之輩的作品和訪問,力圖維護美國政策在其他國家的有效性、合法性。對美國而言,這曾經是在其心臟地帶及其他國家受其教育影響的菁英之間,率先贏得內心與靈魂的重要領域。更過份的是,美國藉由最有影響力的知識機構,例如季辛吉的哈佛國際事務中心、美國企業協會、遺產基金會,發動21世紀的「保守革命」。美國政府及公司基金,用數以百萬計的美元,大力支持特定人士,審定政府收入再分配計畫,並且將保守黨右翼的國內與外交政策合理化。這些生產保守觀念的機構,藉由書籍、雜誌、甚至更精巧的透過好萊塢,散播他們的「理想」。
    美國最大的跨國公司和五角大廈,提供資金給美國大部分名牌大學的講座教授,支持像杭廷頓、季辛吉、福山之流的學者,兜售性質保守的思想。漠視他們的知識份子,至今猶支配著主流思想以及美國、菲律賓的學院,甚至政策制訂者的倡議和影響,對我們而言,絕對是太過簡單化了。
    如何面對這種知識侵略,從而以原創、出色的作品予以回擊,對嚴肅學習的進步學者,即是功課也是挑戰。

    戰爭的天價與天技

    自從1945年在日本引爆兩顆原子彈,美國領導的全球武力競賽,已經為戰爭的戰鬥能力花費了無法超越的數額。今天相對於中國、蘇俄以及其他核武國家,美國的軍力仍維持領先。特別是在航空母艦、長程水面艦艇、彈道導彈、潛水艇、攻擊潛艇…等方面。依據Janes 2015年度報告指出,美國每一個海上基地11艘航母每年預估要花費130億美元。美國軍費所以如此鉅大,至少有三個理由:
    第一,美國已經將外太空武裝化,甚至製造了一個美國太空司令部,在外太空或星球置放武器,攻擊敵人的衛星,監控、擾亂發自敵人衛星的訊號或用浮移電波,阻撓敵人的衛星軌道導彈。之前為了指揮(command)、控制(contral)、通訊(communication)、計算(computer)、情報(intelligence)、監控(surveillance)、偵查(reconnaissance),C4ISR的目的,美國曾經運用外太空的基的設施,把外太空軍事化。
    美國的作法導致全球軍事力量,將外太空變成潛在的戰場——戰爭的第四前線。他發展了長程的跨洲際彈道導彈(ICBMs)作為彈道導彈防禦的部分(BMD),用以摧毀敵人太空基地的設備。據估計美國軍事情報對外太空的依賴佔70%至80%,通訊則高達80%。美國在外太空的武器佈建,促使中國與蘇俄聯手推動禁止外太空武器競賽的條約,以阻止外太空的被武裝化。
    第二,美國率領最先進的海狼(seawolf)和維吉尼亞(virginia)級的核子潛艇在全球海域運行。這級別的潛艇快速、低音推進,幾乎無法偵測。
    第三,運用最前沿的研究以及最快速追蹤的技術,美國國防部已經發展出人工智慧的軍事運用,從無人武器系統開始,擔任指揮、控制、資訊化、情報化的戰爭方式。人工智慧的戰場,絲毫都不再只是虛構的話題。
    美國在軍事技術及高科技戰爭的優勢正被經濟強大的鄰國,最主要的昰中國和蘇俄趕上。中、蘇同樣是次於美國的全球主要的武器輸出國。美國在外太空軍事武裝化的霸主地位也成為他致命弱點。舉例而言,因為中國已經發展出反衛星系統,可以打擊美國的太空體系,癱瘓他的敵人。運用電磁波武器進行「不對稱戰爭」 (Asymmetric warfare),目標在於利用美國高科技武器系統過度依賴信息與資訊設施的脆弱性。中國的科技公司,諸如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中國電子技術集團公司,複製了美國軍工複合體的模式,已經將他們最新的技術嫁接到軍事運用上,在人工智慧(AI)和超高音速方面都有新的突破。不用多久,我們定可親睹人工智慧的戰爭。
    列寧《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這本深具啟發意義的著作,寫成一百年之後,今天仍持續引導我們對帝國主義的理解。他揭露了帝國主義的動力與動機,以及在全世界目無法紀的不曾間斷的謀殺行動,令所有關心正義、自由、人權的人為之寒徹骨髓。
    列寧對理解資本主義在全球範圍的觸角所做的貢獻,對掀開剝露美國的外交政策也同樣嚴厲有效。我們如果不能從其中學取教訓,一定會繼續活在恐懼的幽靈之中,我們的年輕世代也將再度面臨被帝國主義戰爭當作砲灰的情勢。在無限的戰爭中,如果核戰成為唯一的選擇,人類必然毀滅的結局就不再只是想像的事了!
  • 大頭叔叔
  • ISIS發動恐怖攻擊,所以可以隨便抓中東人不須審判定罪成ISIS?
    甚麼是法治?
    這次李明哲不管是不是演戲,至少是全程透明的審判,認罪也是李明哲自己說的。
    不知道有甚麼人權問題?
    反觀被"民主國家"關的"間諜",別說公開了,審判在哪?
    要搞中共我挺,但別說自己比人家有人權,聽著噁心。
  • 呆丸哈哈哈
  • 台灣獨立kap社會主義(台灣獨立與社會主義)
    2009.05 《TGB通訊》第116期 Tiông-seng

    在台灣,一談到社會主義,就會被認為是共產黨,而且是「那邊的」共產黨。
    事實上,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有很大的差別。最大的不同點在共產主義最終還是主張要消滅國家機器,而達到「各盡其能、各取所需」的境界。雖然身為基督徒的我也同意這個境界是上帝應許之地,只不過陳義過高,以人類目前的道德水準,恐怕還要等個幾千年才能達到。至於「那邊的」共產黨實行的根本不是共產主義,三十歲以上的人都知道「六四事件」他們是怎麼屠殺自己的人民,所以細節我也懶得說了。
    而社會主義通常在一個國家之中,它具體的呈現是在整體社會福利的制度上,至於社會福利好壞的程度,通常是基於該國左派勢力的強弱與否。不過它們也有共通點,那就是無論是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都必須通過革命來完成。
    回到主題,為什麼我會說台灣獨立需要用「社會主義」來完成呢?因為我發覺一個現象:在台派的網站上,多數人都喜歡節取對方某一句話,相互叫囂對罵,最後總是「唯心的」把對方貼上一個標籤。至於台灣獨立要如何完成?它的近程、中程、遠程的目標和策略是什麼?就沒有人去關心它了,更別說是建國之後的國家內涵。
    相反地,統派的網站非常會利用「社會主義」來包裝。你當然可以抽絲剝繭地去發現他們背後的意識形態,但是對一個剛剛對社會改造有熱情的青年人來說,它們文章的分析、條理、紋路……都非常的吸引年輕人。
    以我自己做例子,大學時代就是因為新潮流在台中創辦《大甲溪》雜誌,內容強調要發展農民運動,所以被吸引過去,然後由他們幫我代繳黨費一千圓(當時的一千圓對我可是不小的負擔,我一個月生活費才四千圓),糊里糊塗做了新潮流的人頭黨員。可是青年人的衝勁,能量就像一顆被引爆的原子彈,這也是為什麼各黨各派都覬覦學生運動的原因了。
    綜上所述,「社會主義」不但能吸引年輕族群,先鋒黨更可以經由演繹、辯證,並輔以現實社會的觀察,逐步而穩定地推向台灣獨立,而且是屬於被壓迫大眾的台灣獨立,而非停留在漫罵、叫囂、空轉的台獨運動。
  • 訪客
  • 你知道發佈這種改圖,不管是不是你改的,都有罪嗎?
  • 訪客
  • 這篇根本是失去理智的親共文章
  • 訪客
  • 大頭叔叔 : "這次李明哲不管是不是演戲,至少是全程透明的審判,認罪也是李明哲自己說的。不知道有甚麼人權問題?"

    天啊,在台灣竟然有人相信 "全程透明的審判,認罪也是李明哲自己說的",真是無言了,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種舔共集散地了...
  • 呆丸哈哈哈
  • 凱道進香被抹紅 溫宗翰:對號稱進步的政黨感到不齒
    2017-07-21 聯合報 記者何祥裕╱即時報導

    723全台近百宮廟將上凱道遶境進香,引發社會討論,甚至有民代指滅香議題是對岸操弄。「民俗亂彈」執行編輯、也是台灣民俗專家的溫宗翰在臉書公開貼文表示,「面對這些爭議,蔡英文竟是故意罵錯對象轉移話題,然後各地無恥政客拼命抹黑。」
    「今天,突然被打為中國的同路人。作為一個以台灣獨立、人民自主為終生職志,並且從來不避諱個人政治立場的民俗工作者,我對這個號稱進步的柔性法西斯政黨感到不齒。」
    貼文全文如下:
    「民進黨眼裡不能只有選舉,而沒有是非黑白與台灣未來。
    金香炮議題走到今天,完全是因為長期政策累積起來的問題,絕對不是網路謠傳或誤會。民俗亂彈至少就寫了超過十篇文章。民間社會受到這些事情影響,被步步逼到絕境,有今日的反應,根本是理所當然。
    面對這些爭議,蔡英文竟是故意罵錯對象轉移話題,然後各地無恥政客拼命抹黑,還有人說北上的都是私人宮廟。盡講些無知的政治語言,卻沒有顧慮民間社會真正的焦慮與問題。這次北上有多少人都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承認政府過去做的諸多錯誤,勇於邁向更好的未來,這其實也是轉型正義該有的道德責任。
    但今日最可笑的事情是,攻擊這件事情是中國操控,從污名化民間信仰到把運動者抹紅。請問,這些個骯髒手法,哪一項不是獨裁者擅長的政治輿論手法?
    利用國家機器進行民俗改造,無論是滅香或減香,都涉及儀式神聖性與意識形態的重新建構,這當然是不當的宗教與文化干預。獨裁時期遺留至今的錯誤政策,民進黨無力重整,甚至以「改變風俗」為名,編列2.1億經費強力推行。遭到質疑,只會傾力轉移話題,根本不想改進。無法解決問題還不打緊,竟用獨裁者的手法進行抹黑。蔡英文選前的所有假進步形象到了今天蕩然無存,該做的事情不做,不該做的拼命操弄。
    今天,突然被打為中國的同路人。作為一個以台灣獨立、人民自主為終生職志,並且從來不避諱個人政治立場的民俗工作者,我對這個號稱進步的柔性法西斯政黨感到不齒。」
  • 呆丸哈哈哈
  • 這樣的總統和官員值得信賴嗎?
    2017-04-13 民報 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蔡英文總統在4月9日晚上特地去參加媒體名人鄭弘儀嫁女兒的晚宴。正如媒體說的,當晚是冠蓋雲集,包括行政院長林全、立法院長蘇嘉全等人全都參加,而這三位可說是目前執政當局最重要的代表者。
    但令我們感到相當難過的,就是當國人李明哲先生在中國被扣押「失蹤」已經長達26天了,可是到現在都還聽不到行政院長說幾句關切的話,而行政院屬下的海基會、陸委會等都還束手無策。直到4月12日才看見國會議長有帶領過國會議員說幾句譴責中國卻是毫無痛養的話,可是我們的蔡總統呢?過去這段日子裡是連說一句話都沒有!然而我們竟然是看到,他們全都去參加了這種對國家大事無關緊要的喜宴。而身為國家領導者的蔡總統,是還有心情去享受高檔喜宴時,也會上台拿著麥克風說些應景好聽的話。我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最高行政首長、這樣的國會議長、以及這樣的總統,他們到底要讓我們全國人民看到甚麼希望、要我們對執政的民進黨存有甚麼期盼?真是悲哀啊,悲哀!
    大家或可聽到政府官員會認為是為了要保護李明哲先生的安危,能越低調越好;但從他的妻子李凈渝女士自己要親赴中國去救人,就可看出她真的是得不到政府官員的出力協助,更沒有從相關單位獲得鼓舞和安慰,才會讓她終於醒悟起來,清楚看出想要倚靠這個政府救助是沒有用的。也因此才讓兩國之間的掮客找到隙縫可插針的機會,這就是我們國家真正的悲哀!
    一個有真心捍衛國家安全、保護人民出國在外的安危之責任的政府,若是從總統、行政院長、國會議長都如此懦弱無能,只會知道吃、喝;這就難怪會出現環保署長在朋友邀宴中大啖高檔魚翅,也才會在極短時間內不假思索地就核准可把原本後山最美麗的山嶺景色變成禿頭山丘了還可繼續給開挖下去,且是發給可以持續20年開挖。而這種官員過去還是曾在北美暢談台灣要獨立的健將,且設宴的人也是在北美搞「智庫」的人。從這些現象就可看出,原來有些台灣獨立運動者是這麼地愛當官、愛財團甚過愛台灣獨立建國,是如此地在踐踏如同母親的土地。這才真是讓我們感傷不已。
    我不得不這樣問:這樣的領導者和執政黨還值得我們信賴下去嗎?
  • 呆丸哈哈哈
  • 腳才知鞋舒不舒服
    2017年9月15日 旺報短評

    李明哲案初審剛結束,後續效應依然餘波盪漾。不少綠營人士以李案攻擊大陸沒有人權,但各地方人權情況本來就無法用同一套標準衡量。就像最喜歡拿「人權」來修理其他國家的美國,要挑其毛病也是一堆。
    有人批評,大陸在處置李明哲案時不顧人權,也沒有及時向台方通報。此說有欠公允。
    兩岸過去所簽各項協議中,涉及人身安全與及時通報者,有《共打協議》和投《保協議》兩項。但在《共打協議》中,涉國安案件並未列入通報項目;而在《投保協議》中,儘管有24小時通報的條款,但僅限於「赴陸投資人」,顯非李所能適用。
    至於對大陸人權的攻擊,早非新鮮事。但諷刺的是,最愛拿「人權」來修理其他國家的美國,本身也是惡名昭彰。
    像是國際特赦組織在川普上任100天時,就盤點出他對所謂人權的100種威脅。包括在美墨邊境實施濫權措施,當人們逃離恐怖的暴力、前往美國尋求庇護時,將人們視同罪犯對待;以及在美國和全世界各地,嚴苛地限制女性獲取生殖健康照護服務等。
    換言之,評價各地方的人權情況,難用同一把尺;而各地人民對人權的評價和感受,也不可能完全相同。
    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最近在《中國人權新成就》書中撰序表示,「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腳知道」,大陸人權狀況如何,大陸人民最有發言權。
    如果我們看大陸的政治社會和人權狀況,都用台灣的角度或經驗來衡量,最後很可能失之偏頗。就像拿台灣的腳去說大陸這雙鞋不舒服,不是很怪嗎?至於李明哲,進入大陸就得依大陸法律辦事。
  • 呆丸哈哈哈
  • NGO玩潛規則 成西方霸權打手
    2017-11-15 旺報 記者宋秉忠/台北報導

    美援曾經成功穩定國府遷台後的局勢,奠定台灣日後發展的基礎。台灣三、四年級生一定還記得:由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提供的美援麵粉袋做成的大內褲,上面寫著「中美合作 淨重20公斤」。不過,大家也別忘了:美援麵粉改變了台灣人的飲食習慣,造成今天台灣米生產過剩;大家也別忘了,教會也曾利用代發美援麵粉,吸引台灣人走進教堂。
    而USAID是美國聯邦政府負責向非政府組織及私人承包商分發海外發展資金的主要部門,名義上這個單位是美國前總統甘迺迪於1961年成立,是由慈善機構的「業餘」管理者領導;但事實上,在冷戰時期,USAID就是美國遂行其國家意志的白手套。如果說,它在台灣的體現是透過教會發麵粉兼傳教;它在越戰中,卻是直接支援南越政府在農村打擊共黨游擊隊(即鳳凰計畫)。
    冷戰結束後,特別是反恐戰爭打響以來,USAID已成為美國國務院反恐戰略在全球的分站,以反恐和改變政權的旗號實現「美式民主」,其計畫代號為「打擊暴力極端主義」(CVE)。
    2015年6月26日,USAID更啟動了合作夥伴審查系統(PVS),要求援助夥伴提交雇員詳細的個人資料,提供美國情報機構比對,讓美援與反恐公開掛鉤。
    USAID這個歷史悠久、貢獻巨大的國際組織如此賣力地為母國利益服務,其他非政府組織就更脫不了外界質疑。我們不禁要問:「誰付錢,誰決定」,這是國際NGO的潛規則?非政府組織是天使,還是西方霸權的打手?NGO以一個重要的「全球治理者」角色登上了國際政治舞台,實踐的是「西方價值與國家利益」還是「普世價值與人民福祉」?
    八位國際知名的學者專家,就其研究與觀察,對NGO的工作做深入剖析,揭露其並不完全如其所標榜清白、慈善與公義的「本來面目」!在他們合著的《NGO與顏色革命》(Helping or Hurting)一書中就直接點破:NGO是國中之國,這種新型全球殖民體系下的非政府組織亟需改造。
    自冷戰結束以來,曾經用來分隔不同國家與陣營的物理藩籬已經消失,全球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開放,進而使得各種國際性「公民社會」組織幾乎無處不在。這個新時代開啟了大門,使得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可以直接參與到其他國家的國內事務中。
    世界各地的決策者都會意識到一個並不舒服的現實:他們允許所有這些與政治團體附屬的非政府組織在他們的國家進行活動,是否是引狼入室?敵對國的情報機構是否利用非政府組織,進行政權更迭?將西方非政府組織對非西方國家的滲透看做是嚴重的戰略威脅,是否並非是西方觀察者看起來的「瘋狂的偏執」,而實際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認識?顏色革命的氾濫與21世紀頭10年的「阿拉伯之春」發生已經證明了,許多非政府組織不是那麼「非政府的」。
    本書旨在揭示早已潛在政治化非政府組織的本質和其顛覆性活動,成群的特工滲透乃至把持非政府組織作為掩護,事實上早已嚴重損害了非政府組織的合法性與真誠無私的聲譽,其中既包括一些早已眾所周知的非政府組織。本書作者群宣稱:要突破西方國家運用控制資訊傳播、掩蓋事實的屏障,還真相於公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