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u1gjN  

最近看到長庚醫院為了「拼股東權益」,試圖提領問診民眾的子宮頸,藉由女病患的器官套現、拼經濟。這就觸發我長期以來的疑問,原本只是懷疑而已,沒想到,台灣的醫療體系,真是將人民的器官當作ATM,無限期的變現。既然又是長庚,就談一下本人的案例好了。

我大概是2011年因精神不佳,去了一趟中醫診所問診。醫師懷疑我有睡眠呼吸中止症,於是建議我去長庚看看。排了約兩個月的睡眠測試後,終於等到一個床位。

怎知當晚必須全身貼滿電線與儀器,根本難以入睡。折騰了好一陣子後,眼皮終於克服了儀器,慢慢步入夢鄉。說實話,當晚到底有無進入深度睡眠,還是一個問號。想想醫師卻要用這個數據判斷我平常的睡眠品質,深感不對勁。

又過了一週後,這位長庚的睡眠名醫,一邊看著當晚的數據,一邊口中唸唸有詞,算出我是中度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必須花58萬元,買一個叫「睡眠中止症陽壓呼吸器」的東東。就因健保沒補助,所以這玩意兒著實昂貴。

不久後,醫師囑咐我先到旁邊一間由外商醫療業者包下的房間,等候差遣。進入後,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正幫一位身形魁梧的大漢試戴呼吸器。這位如酒促小姐的「衛生顧問」,好像有跟醫生拆帳般,與醫師開的醫囑,一搭一唱的對患者下指令。

輪到我拿回家試戴,整夜不好眠。反而讓第二天的精神更不濟,於是想放棄。這位名醫好像一塊口中的肥肉快飛走般,不停與辣妹業務鼓勵我多試各種方法,包括把嘴唇貼上膠帶固定,一定要習慣它,否則很有可能睡到一半窒息。

這位醫師,動不動就舉趙舜、胡志強、鏗鏘等名人為例,說是這個病很嚴重,一定要買個呼吸器治療等云云。問題是,我全身都在排斥這異物,第二天也有明顯的心悸。

不信邪的我,只好拿診斷數據到新光醫院的林姓權威醫師尋求「第二意見」。這位醫師彷彿知道這項業務算不到他頭上,於是就說:「王先生啊,你根本沒呼吸中止啦,頂多淺眠罷了,如果不想戴呼吸器,就減肥好了,case closed」。

maxresdefault  聽了差點沒昏倒,原來只是淺眠;想想,當晚被電線纏成那樣,不淺眠才怪。或許是因焦慮症作祟,又或許是其他不知明因素,我誤把這段期間以來的精神不濟,當作是一種病。好死不死,當時剛買了保險,保費還因這長庚醫師開的診斷而增加。

隨後氣呼呼的要求這位長庚名醫開診斷證明,他卻惱羞成怒的訓斥我:「就跟你說了,你是呼吸中止症,沒得商量。」於是開了個中度呼吸中止症的證明給我,想必也知保險費也沒得調。

又過了兩年,老姊與身旁許多友人,都有類似的呼吸器行銷經驗,新聞也可見到「李安來台接受呼吸中止治療」的新聞,感覺一時間,全台都被這個伊玻拉病毒給感染,不知是否為業配文。

好奇心作祟,於是再度找了新光的林姓權威測量睡眠品質。但這次不同,現在林權威變成我的主治大夫了,如果要買呼吸器,他成為「當然介紹人」,必須與新光建議的外商買。各位知道發生什麼事嗎?

我這次就被同一個醫師,莫名其妙的定義成「中度呼吸中止症患者」!必須配戴「睡眠中止症陽壓呼吸器」,價格介於58萬之間。剎那間,我彷彿瞭解了什麼。

但說實話,本來還敢仰睡的,被這幾個名醫的診斷給下蠱後,如今每當仰睡時,都以為要中止呼吸般,而改轉側睡。

我試著說什麼呢?難道我沒有所謂的「呼吸中止症」嗎?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醫學界每年都在「發明」新疾病,每當一年有新促銷療程、標靶藥物、醫療器材,那個病的嚴重性總是會被大量散佈。所以要說我有這個病也行,沒有似乎也可以。誰又能證明?

重點是,被西方醫療體系牽著鼻子走的台灣人,好像被下了蠱般。反正人民什麼都不懂,凡是都以白袍神父為圭臬,這個巨塔的符號,著實像壓著孫悟空的五指山。敢離經叛道者,後果多半是「被嚇死」,而非「被病死」。各位覺得呢?

延伸:

醫師成毒梟! 台灣健保將病人當提款機

醫師爆肝遭空姐加班蓋過 醫療人員是否能罷工?

反蠢,不要再有下一個報導者!

吳寶春與大堡礁:猜一個數字!

廣告與媒體

台灣無媒體壟斷,只有思想沙漠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