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cks-underwater  

老美有個叫做「鴨子測試」(Duck Test)的俚語:「如果一個東西看起來像鴨子、叫起來像鴨子,游起來像鴨子、行起來像鴨子,這肯定就是鴨子了。」(If it looks like a duck, walks like a duck, swim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it's a duck)。當然會有些許例外,但大部分時候是如此。

細觀樂陞收購事件,可真是看起來像內線,聽起來像坑殺,玩起來像操作、想起來像犯罪;畢竟,有許多大戶在百尺竿頭尚未宣布收購前,就突然大買股票;又在日商宣布這項收購案後,貌似瞭解此案恐胎死腹中,急忙爆大量的拋售持有部位;股價從高點的114塊,一路跌至如今的40塊。

易言之,有個集團似乎有著這段期間以來,樂陞收購案的虛實,能夠知道百尺竿頭是個紙上公司,知道這家企業不具足夠資本額,沒實質營運基礎,有著類似人頭的負責人。此外,樂陞也有著藍營的媒體大咖與前高官坐鎮,這不就構成了一場「養套殺」的完美風暴?

看了迷霧般的大戲,我最喜歡問:「到底都是誰獲利了?」許金龍?或許,但如果這是個內線交易,他理應知道百尺竿頭的收購案是個賠錢貨,將來東窗事發,也不會有好下場,更不會最後驚慌失措、嚎啕大哭。許雖罪有應得,但啪數應非最高。

那誰會是那最大獲利者呢?誰正坐在某個雪茄室中,翹著二郎腿戲看這一切?不就是從3月初樂陞發行一連串可轉換公司債後大量進場,又在百尺竿頭宣布收購時逢高賣出,又在崩跌時作空的「大戶們」。

一般而言,根據櫃買中心的資料,應可查出這些大戶到底都是誰?這樣就可理出都是何方神聖在炒作這場收購案、都是誰在玩內線、都是誰在養套殺散戶?但我很悲觀,因為台灣很多大戶不是用自己的本名去玩的。

浩鼎案中的翁啟惠還是一個很拙劣的手法,搞人頭居然找自己的女兒,代表他還不是這個集團中的內圍人士。這些大戶找的人頭,很多都是我的鄰居,也就是龍山寺外的遊民。

b07a00_t_01_02  

其他則是繞了很多圈之外的可信人士,不管怎麼說,這些大戶就是一些很有錢的人,很有可能是公司高層與政商名流。他們懂內幕,有政治後台,能夠控制得了司法系統,也是股市中的主力,這些人形成了一個金融幫。

尤其當濕兒見到樂陞案中,有一群龐大的丙種金主在背後肆虐著,就大概可猜出是怎麼一回事了?什麼又是丙種金主簡單說就是地下金錢,有點類似老共的「影子融資」,這些資金靠著非傳統的借貸管道,用非自由市場手段,操作台股這個海市蜃樓,倘若台股真正遵照自由市場的法則運行,股價不可能如此膨脹。

那要如何抑制丙種金主與人頭戶的猖獗呢?當然就是讓財政部落實交易的勾稽,簡單說就是要財政當局好好查帳。2012年前總統馬英九與前財長劉憶如所提議的「證所稅」,就能部份落實這個方針;根據這個規則,一旦買股有獲利就需一筆一筆的誠實申報,那些人頭戶不就會被勾稽出來?大戶的交易成本不就會冒出檯面?

龍山寺外賣金紙的阿狗,可能會發現自己必須面臨上億的稅金,他會怎樣?當然會說:「ㄟ,董ㄟ,你以前不是說,我只要乖乖配合,每個月就會有一筆5萬收入?啊現在政府突然要我補繳200億的證所稅ㄟ,啊雞罵系安那?」

當然,這套制度會讓成本增加,風險也會增加,人頭會很難控制,後果可想而知。

640_04dcb79238881c1f4faa90c54f2a2af8  d99428 153607-XXL  

這就來到樂陞的獨董了,一個陳文茜在2012年歐債危機爆發之時,在其各式各樣的節目中,與藍營名嘴團們無所不用其極的抱怨:「你馬英九怎那麼笨啊,怎麼可以在經濟狀況不好的時候要求課證所稅啊?」

然後預測希臘會退歐元區的結論槓龜也就算了,挾著自己擁有媒體龐大的發聲權,合力與郭董、張忠謀、謝金河與在野黨一起唱衰證所稅。4年過後,說好的台股上萬點從沒發生,交易量要觸及千億比登天還難,此情此景與當初各財經名嘴所言南轅北轍。

台股於去年下半時還爛到要用國安基金護盤,此時這些大咖、專家與媒體們,跟太陽花世代於變天後一樣,全都惦惦了。如今樂陞搞鬼案要揪出背後的人頭戶比登天般困難。陳文茜這位獨董是否毫無道義上的責任?

那尹啟銘呢?回到2015年的總統大選前夕,當時的國民黨候選人洪秀柱很明顯的不懂財經議題,卻突然丟出一個「看到快吐血的證所稅版本」,當時濕兒心想,完了,被滲透了!證所稅恐壽終正寢了。

果然沒錯,證所稅最後被搞掉,而當時幫柱柱姊解釋那個「看到快吐血的證所稅版本」的人是誰?左邊坐的是曾巨威,右邊就是樂陞獨董尹啟銘,如今則躲到國外去。

如果將時間快轉到現在,倘若樂陞背後有個禿鷹集團,用著黑暗般的操控技倆,養著一群無法負責的人頭戶,服務著一群無法見光的丙種大戶,樂陞案還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嗎?

600_phpqgJcKE  

如果當初證所稅過的是劉憶如的版本,浩鼎與樂陞事件會如此嚴重嗎?當然,這個版本的證所稅會導致台股修正,但誰說政府的責任是一味作多股市的?說好的「維持金融秩序呢」?說好的「自由市場呢」?沒有空,只有多的市場是哪門子的市場?連凱因斯都不敢這樣囂張。

當然,許多人都不會有法律上的責任,比較有刑責疑慮的可能只會是許金龍,他參與了這場遊戲,理當需要負責。但這個遊戲如此之大,涉及媒體、政府、監管單位、檢調系統、司法機關,甚至中資結構,這是一個企業負責人能夠單獨扛下的嗎?

再來到小股民,你們都是無辜的嗎?不然,你們為何如此好騙?為何要藉由股市獲利?為何要追高?為何要貪心?投資股市是累積財富的最佳管道嗎?股市原本只是提供企業融資的一項工具,但資本家瞭解人的「貪」,會為了賺一棟房屋、一輛轎車、孩子鋼琴學費,將積蓄賭在一張紙與一個夢上。

您如果在證所稅要上路前,抱持著「事不關己、己不關心」的心態,這個貪念就會跟回力球般,砸到自己。如果身為一個股民,抱持著有所得不應該繳稅的心態,對一個能夠保護自己權益的證所稅不聞不問,只求股票要賺錢、賺錢、再賺錢,您們又跟丙種大戶有何不同呢?

讓這個事件成為大家的教訓吧!

延伸:

謊言、他媽的謊言、廢證所稅!

看了台版證所稅後,皮凱提說:「張忠謀真幸福!」

為何廢證所稅?每個財富背後都藏著醜聞

藍綠閹割證所稅讓中研院成炒股大淫窟

劉憶如掛點?社會正義輸一分

社會正義不重要? 蕭萬長該閉嘴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追蹤大濕+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