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_hegemony (1)        

(刊於雅虎專欄)

最近美軍於南海附近動作頻頻,若不是直接派航母與軍機在此海域進行危險的偵查行動,再就是佈署總統級的參訪行程,試圖拉攏越南、菲律賓,甚至台灣等南海主權聲索國,或是誘引、或是強迫某程度的外交配合。

這些舉措終讓此區最具實質影響力的一方中國大陸的抗議,繼兩年前所制定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後,香港《南華早報》1日引述接近解放軍的多名消息人士指出,若美國持續在南海挑戰中國主權,將成為北京宣布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的最佳時機。

此舉也實無令人驚訝之處,大陸實施「南海防空識別區」的舉措,早已是外交與軍事領域公開的秘密,本人僅是好奇,為何在亞洲靠近大陸的海域會有南海或東海防空識別區的爭議,遠在太平洋彼岸那卻不會有加州沿岸、阿拉斯加、或墨西哥灣防空識別區的爭端?

此外,為何鮮少有人能夠意識到中國與美國實施防空識別區的認知差異?之所以無法辨識微妙的國際博弈,其中就隱含著權力結構的潛意識,一種「理所當然的既成事實」。但人們對這潛意識的默認,果真合理嗎?

拿墨西哥灣與南海比較,兩者皆受到多國所圍繞,南海有中國、台灣、汶萊、越南、菲律賓與馬來西亞的環繞;墨西哥灣則有墨西哥、古巴、巴哈馬、美國、海地、多明尼加、牙買加、開曼群島的簇擁。北美西岸亦有俄羅斯、墨西哥與加拿大的緊鄰。

但讀者能否想像一天,中國大陸或是俄羅斯慫恿這些海域的當事國,對墨西哥灣或是阿拉斯加外海與島礁聲索主權?各位能否想像中國政府設立「太平洋民主基金會」等NGO組織,煽動夏威夷獨立?或是未來埃克森美孚或是雪佛龍於墨西哥灣與白令海開採原油時,必須與中國、俄羅斯、巴哈馬與英屬開曼群島密集協商?

否則翌日的邁阿密市政府前會有大批古巴人民聚集抗議,或是墨西哥城的美商企業,會漏夜發生打砸搶的事件?這些情況絕對不會發生,因為與中俄相比,美國猶如現代版的羅馬帝國,其霸權的假想統治領域,橫跨全球,其中包括南海、東海、沖繩、仁川、樟宜軍港與新竹樂山基地。

也就是這原因,華府政客能夠遠赴亞洲的東海與南海,對這個區域的領土主權指指點點,但中南海與克里姆林宮的共黨高層,則對關島與聖地牙哥軍港的使用權,毫無置喙的餘地。

甚至在古巴國土內,有個一世紀前,慘遭美軍所竊取的領土關達那摩灣,專門替美軍刑求來自全球各地的「疑恐怖主義份子」,因為此舉可規避美國聯邦法規與《日內瓦公約》的反虐待條款,此舉著實方便!

想像看,如果有天中國硬是在越南搶奪下龍灣,在這區域內刑求從吉爾吉斯共和國與南投運來的「國家分裂份子」,這條新聞是否會在《紐約時報》與《蘋果日報》的頭條上,停留整整一年?

台灣的外交部,是否會日日遭人佔領、夜夜被人噴漆?為何這情境從未發生在華府的國務院前與日本的美國大使館外?因為在全球人的思維中,美軍的暴行是可被容忍的,且不但能容忍,連最基本的討論門檻都達不到。

那,難道我是在挺老共的領土野心嗎?不是,我只是試圖讓讀者思考,台灣從小受美式霸權教育的洗禮,是否已無法用理智評估國際關係的利弊了?試想,倘若一味以美國的第一、二島鏈架構思考釣魚台、太平島、沖之鳥礁的主權歸屬問題,這對台灣是有利還是有弊?

倘若釣魚台的漁權問題,不是因稍早前台灣對美國於亞洲的看門犬日本強硬些,這個海域的漁權與主權,能享有如今的廣闊空間嗎?近來台灣新政府對日本淫威的妥協,這對本島漁民在沖之鳥礁「200浬專屬經濟海域」的權利關係,是吃虧還是佔便宜?

太平島的國際地位內呢?倘若執意以美國的利益著想,這塊擁有淡水與農作物的天然土地,是否頓時成為一個連沖之鳥礁的地位還不足的珊瑚礁?如果現況是如此,本人認為,與課綱中的「日據」與「日治」定義差異相比,是否前者才是真正影響台灣利益最深的議題?

但為何本島從沒覺醒公民破入AIT抗議呢?其中的差異,才是值得探討的真議題吧!但我直覺認為,台灣人民連思考這利益結構的膽識恐早已銷聲匿跡,因為從美牛與美豬的進展看來,真正統治本島的權力核心,早沉沒在人民的意識表層之下;我們看不見、摸不著,但最可悲的是,根本不敢管。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