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taps31  

最近看到馬王鬥的進展,發現有越來越多荒腔走板的比喻,實令人難以下嚥。比方說將此次九月政爭比喻成台版的水門案,這是非常錯誤的類比。在美國的水門案中,中心是圍繞在時任總統尼克森『非法竊聽』政敵的黨政活動;而台版的馬王鬥,是獨立辦案的特偵組,『合法監聽』立院兩大龍頭的關說疑雲,兩者能類比嗎?

在水門案中,法律的基礎點皆已破壞,這是個名符其實的『竊聽』醜聞,所以你不會看到尼克森跑出來,開個記者會說:『你看那些民主黨黨機器,準被要主打這些骯髒選戰!』或是跟法院申請『民主黨監聽票。』因為不可能,因水門案是個『非法勾當』,當然不會有上述細節。

watergate_graphic再反觀台版的『監聽門』事件。為何馬英九敢出來開記者會?為何特偵組有向法院申請『監聽票』?為何黨機器開鍘撤銷王金平黨籍?為何地方法院受理王的保有黨籍『假處分』救濟?為何馬英九仍然當總統,而不需請辭?就是因為台版的監聽門與美版的水門案,是截然不同的例子,一個是司法核可的『監聽』,一個則是運用政治獻金搞的『竊聽』。

釐清兩國的監聽案後,再回到本案的核心:『關說』。為何都沒人關心了?台灣的關說文化,行之有年;習慣到就算是有立院兩大龍頭,為自己的司法案件,向行政院的檢調系統搓湯圓,好讓司法體系的法院,永遠辦不到背信弊案,其中的違憲勾當,多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那又如何知道這是真正的關說呢?林秀濤的那句『我當時很掙扎』就可一槍斃命。

所以說,關說也是個事實,沒有任何模糊空間,只是因為找不到對價關係,特偵組無法將此案升級到刑事訴訟,僅能以行政責任交由監察院處置。所以搞到現在,王金平還是院長,馬英九民調則僅剩9.2%,這合理嗎?

有人說,特偵組申請的監聽票,屬於『吃到飽』類型,因此懷疑法院批准監聽的裁定過於鬆散。這點我同意,也許有。但要瞭解,同樣批准特偵組的法院,跟裁定王金平持續擁有國民黨籍的地方法院,以及駁回國民黨抗告的高等法院,同屬中華民國的司法部門啊。

0909_CG10_公務員或從業人員監聽要點我們不可以同意後者,但推翻前者;除非兩者一起推翻,那王院長,就不是王院長囉。要不就一起認定;那請不要再說,這是一起『非法竊聽』,因為你已經違反邏輯了。

有網友問我,那大濕,你贊成監聽嗎?我的回答為是與否;是的部份在,一個正常的法治國家,檢調單位一定會有監聽系統,否則你怎樣偵破內線交易、綁票案、重大刑事案件、以及維護國家安全。至於否的部份是,幾乎所有的政權,都會濫用自己的監控體系;這點,連民主法制的老大哥美國,紀錄還比我們爛。

所以我們要過度監視政府的監控措施,但說實話,比起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的監控鷹眼,比起前兩位少太多了。李、陳兩位老人家,都是靠著監聽技倆,搞穩各自的權力體系。

5bac27c3-b8ae-4f87-8e44-f010b26dfb7e你看當時在位時,兩位老總統有沒有自己同政營的人敢反兩位嗎?是怎樣辦到的?以德服人嗎?還是情治體系的那個監聽大耳機?馬英九權力中心又為何如此的薄弱?為何都沒人怕他?其中的差別,應該不難想像。

但我可以瞭解,此次社會對馬英九反撲的理由為何,是因為小馬哥的政治道路過於順遂,順利到以為自己可以獨立於政治臭水溝而繼續生存。如果細看馬英九的從政之路,可說是沒有什麼地方上的草根經營;而台北市則是國民黨派誰選都可以贏的地方。所以小馬就因為清新的形象,一路撿便宜到現在。

這對王金平,或是黨內靠穩紮穩打選戰,一路上來的國會立委,有十分不公平的待遇。尤其是對王,馬英九以為靠臉蛋、清廉、與國際觀等優勢,就可以持續穩固政權;但別忘了,台灣的政治,是十分注重情義的土壤,且更注重『禮尚往來』的潛規則。如果你沒有為恩客報答酬勞,以後就別想別人為你兩肋插刀。

關說案2這個禮尚往來的潛規則是啥?就是『關說』啊,也就是你馬英九不願意弄髒自己的地方。很有趣吧,一路讓你步向權力桂冠的道路,卻成了壓垮你的稻草。你不學會關說,幫人喬事情、安插官位、搞蚊子館建案,結果就是9.2%的支持率,也沒有媒體會幫你說話,更遑論網路戰了。每當大濕寫個幾句幫執政黨說話的論調,就會有一拖拉酷的人來拉滴賽。

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水位終將會落,石頭也會冒出;台灣未來想要走哪一條路,在事實慢慢明朗後,自有定見。我們到底要個無竊聽的國家,或是無關說的社會,就在當下的每一個判斷中,而答案通常不會違背常理。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想追蹤大濕+按一下就好!on Google+

關說難過關關過、監聽難看聽聽看

藍綠大棋盤、馬王大蛋糕

有關說就沒關係、沒關係就靠關說

坎伯與英雄之旅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