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今天下午一位網友對近來大濕的內容很是失望,遂分享一篇文章質疑我對群眾運動的瞭解,內容是講某部落客對陳為廷現象的看法,他對這現象讚譽有加,覺得小陳的抗議訴求極為成功,有鮮明的衝突策略及戰略符號,並輔以神算的時機,讓早自立法院痛哭戲碼、晚至哭大埔兼丟鞋都極具吸睛力;但我總認為,這才是台灣社會目前的問題。

不要誤會我,我從不贊成一個『和諧的社會』。且小陳所代表的價值,我都讚許,從媒體壟斷軍中弊案、一直到居住正義,皆為大濕論壇內常針砭的議題。但不知怎的,為何小廷所率領的軍團,我總不敢恭維。原因是,我總認為他的『反XX』俱樂部,有著那麼點的針對性。

這些議題在我個人的論壇與臉書中,已詳細解釋過,本文不再贅述。我認為陳為廷的現象,代表台灣尷尬的要糖轉形期,一個先前因為師長教導我們要當『乖寶寶』,但發覺被騙了的苦澀悶小弟現象。這怎說?

我常常喜歡引用心理學家肯恩偉伯(Ken Wilber)對美國越戰時期的看法,他指出在越戰期間,很多美國年輕人因為不想當兵,所以於戰爭進行至曲中時,紛紛跳出來抗議,嘴喊『社會正義』,捍衛越南百姓生存權等云云。


但社會學家在不久後做了事後訪談,發現當時參與示威遊行的年輕人,約有7成是因為不想當兵,所以才出來抗爭。如果美國能夠不徵他們入伍,越戰是否讓中南半島的亞洲弟兄受苦受難,反倒是其次。甚至很多學生還認為能夠不當兵,反而會希望美軍獲勝。不知這與白衫軍中的
82年次左右生,有無異曲同工之妙?怎知鬧到最後反而還要多當一年兵。

此外,許多學生很享受抗爭時期的失控感,因為這讓他們感受到『權力的滋味』,而且這是安全的『鬥爭環境』,藉以彌補沒赴戰場的愧疚。這些學生可藉由在溫室中的衝突,補償且享受要在真正危險中才能嘗試到的勇敢。也就是說,這些學生在『打戰爭牌手槍』。

hqdefault記得電影《叛獄風雲》中有個喬段,一位在現實生活中處處受挫的黑人男星,因膽小懦弱的個性,讓他在外界受邊緣化。然一旦處於佈置好的實驗環境中,被附上警衛領袖的角色後,突然發現自己擁有了無比的力量。

實驗中與其同樣分配至警衛的角色,各個以他馬首是瞻,這位黑人nobody,突然得到此生從未有的權力。甚至重返久未見的『勃起現象』。也許台灣最近一堆社會運動,也有著性功能障礙的治療能力吧!

當然,很多社會運動從事者,並沒有如此的心態,他們是玩真的。如甘地、金恩、鄭南榕、施明德。但很多是接case的機會主義者。那要如何分辨誰是真正的社會運動者,誰又是假貨呢?大濕提供自己的測試供參:

 

1. 請問你是否瞭解運動訴求為何?是否能夠不分黨派、族群、信仰,進行長時期的抗爭;且不跟風、不喊簡單口號、不販賣商品、不結群勾黨,直到你最初的訴求達到妥善救濟?

2. 請問你是否能夠在社會主流意見與你相左時,持續堅持理念?例如,如果現在政府形象受眾人唾棄,但其政策有多處感認同,你是否敢擁護政府政策?你是否敢回頭與之前的夥伴拆夥、對質、挑戰、甚至背道而馳,跟著自己的鼓聲行進?

3. 如果你的理念,受到社會上所有人唾棄,你是否仍有能力持續獨排眾議、忍辱負重,接受路人的異樣眼光,就因為:『我相信我的理念』?

4. 請問你的理念,在過510年後,是否仍然能夠經得起考驗?如果不能,你是否能夠承認自己的過錯,並向社會道歉

5. 請問你的理念,是否一旦遇到持有不同看法的人時,就直接哭鬧、怒罵、嘲笑、與抹黑,導致其中的溝通橋樑,直接斷裂?

6. 請問你的訴求,是否可以一致?是否對於不同時間點的同樣訴求,言行就會不一?

 

如果我們拿上述幾個條件,檢驗台灣今年來,許多社會運動會發現,很多團體根本不及格。比方說反核團體無法解釋為何反核運動會在311事件過兩年後才興起。

1985聯盟不為國軍近10年來,1300多位死亡弟兄要真相,卻單為洪仲丘請益。或是反壟斷集團在台灣媒體外資與壟斷現象更為氾濫階段,卻選擇跑去拆政府。而大埔捍衛者,從不捍衛私校土地商業化、台南鐵路地下化、以及壽險資金房地產化等現象。

也許,最終我們會發現,台灣許多社運人士,多半像80年代的歌廳秀主持人般,在台灣北、中、南到處跑接case;接到最後有個民意代表的提名權後,會將各個西餐廳表演貼滿牆上廣告,但到底跑了幾家牛排館,自己也不清楚了。我們台灣的社會正義,只配得上這些跳梁小丑嗎?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想追蹤大濕+按一下就好!on Google+

洪案的一堂課:沒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

反媒體壟斷現型記

英國學費暴動與佛山無影腳

從暴君到暴民(茉莉花革命與斷頭台)

民主是好東西嗎?大師論柏拉圖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