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nes-for-america-satire-video-screen-shot-1984-brave-new-world  

最近台灣流行聽企業家說什麼?像張忠謀、郭台強、李焜耀、戴勝益、阿基師、歐普拉之流的。媒體看見名人出來放風,就將十幾支麥克風像奶嘴般塞在他們嘴內。名人也很樂意暢所欲言,因為這是幫企業打歌的好時間。一般而言,我多半將耳朵塞住,事後直接將內容沖入馬桶內,但昨晚的許姓名人卻說了下面這段話,勾起我的好奇心,我認為這位好野人部份說對,部份卻錯的可怕:

 

許文龍 「經濟不壞 大家太好命」

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昨出席一場活動,面對媒體問他對台灣經濟差有何看法?許說:「不覺得壞,大家吃的、穿的都好,怎麼會說壞」、「以前說經濟壞是沒飯吃,現在又不是沒房子住,所以說壞,有點神經過敏,大家太過好命。」 

6025

 

我同意許文龍的看法,台灣經濟根本不差。如果看近10年台灣GDP規模的增幅、PMI指數、房市熱度、股債市交易量、投資競爭力、招商友善度,皆是在相對高位。所以照一般經濟計量學來說,台灣經濟一點都不悶。

但小龍錯在哪?他錯在說台灣人的命太好。不能說錯,應該說這是失真的。首先,台灣的薪資增幅6年來停滯不前,甚至倒退的恐怖,比方說最近炒的正夯的貿協尋人記。我記得6年前考這家公司時,學士的月薪約為4.2萬元,現在只剩下3.9萬(聽說一度減至3.8萬)。不但實質薪資縮水,連名目薪資也減少。

right to bear arms  
自從2007年以來,台灣的名目GDP約莫成長了19% (2012年約4,468億美元,2007為3,763億美元)。但國營事業的薪資則萎縮7~9%,這還是極優的待遇喔,中小企業則是更慘!台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這些經濟成長的果實,到底是流進了誰的口袋中?這些經濟計量方式,到底是誰發明的?我們的經濟到底是悶在哪裡?

在台灣,要養活一家四口,幾乎所有的家庭都是雙薪。且常需要加班。此外,台灣缺乏勞工組織,勞動法規也大幅鬆綁,使加班、解僱、一般福利等措施,越來越對勞工不利。40年前因為物價便宜,物質需求也不大,因此多為單薪家庭,加班也是例外,且一旦公司加班意味經濟活絡。目前加班,卻只是讓經濟停在既有的競爭力範圍。也就是說,成為常態。

但確實台灣人民的物質生活已進步許多。我們看不到二戰後的物質貧窮。但現在的人民,必須面對來自『政商複合體』的兩大壓迫。一大壓迫是財富分配的極端不公,政府利用租稅、貨幣、利率、產業等政策,系統性的將財富往頂層流。

tumblr_kt5pgoInM81qaoem1o1_r1_500  

另一壓迫則是制定『現實共識』;比方說企業宣傳正當的生活必須有smartphone、第四台、LV包、名車、優質住宅等消費品,小孩則教導要『不輸在起跑點』而被迫補習語言、數理、與鋼琴。這使人民不管多賺多少錢,都需要根據廣告與電視內容,將這些錢再花出,讓財富更大幅度的往極富階層流。

如果不遵守企業的『現實共識』,就會被已大量洗腦的同儕『邊緣化』。你只要試著在公司內,同事團購珍奶時不為所動看看;外出旅遊後不買名產回來看看;蜜月旅行去日月潭看看;甚至在311大地震後的公司樂捐行動中,一毛錢都不拔試試看。群眾效應之大,著實恐怖,我們甚至已訓練成機械化的盲從。

至少在許文龍時代,現實共識的操控還不大,社會鼓勵儲蓄、不炫富、與簡約生活。結個婚,常常在巷口拍個團體照,市內餐廳隨便一家吃吃就結束了。現在連拍個婚紗照的費用,都比過往的喜宴高。在現今,連省錢美德都被視為弱勢的表現。

dystopia

名流受邀至大學演講,第一件事就是戲謔儲蓄的行為。社會陷入一種『心靈貧瘠』、『軟性集權』、以及『自願性奴役』的美麗新世界中。外加越趨成型的網路與實體監控系統,這個美麗新世界,又添加白色恐怖氛圍在內,成為《美麗新1984》。

但如此的形容很費力,所一般人不是說『經濟好』,再不就說『經濟差』,或是『命好』,再不就『揪歹命』;人民的思想,有系統性的限縮再這些簡單標籤內,而無法作更廣泛的討論,因為『沒人說過』,甚至找不到適當的語言來形容,這些都是錯誤的命題。人民變弱智、語言被遺忘,這還要多謝不會思考的媒體,將摻有塑化劑的知識,變成可賣錢的垃圾新聞。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出神入化:社會一切亂象:不要太近看!

誰偷了你的人生?

從歐美爸媽的債務危機,檢討台灣私生子的財政亂象

央行掏錢補貼台積電?張忠謀應當典獄長!

區區200億軍公教慰問金算啥;要抓,就抓大一點!

錢、謊言、金本位

與其吵基本工資,不如玩大一點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