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1_220442  

台菲海上喋血事件,目前已進入第13天,約莫快滿兩週的時間。事件的進展猶如諸多突發狀況般,起先國民群情激憤,連議員諸公皆紛紛表達欲與菲國宣戰的決心;隨後發現網路與媒體充斥捏造訊息;國際輿論則開始撻伐台灣政府的蠻橫無理;最後,國人膝反射式的又開始檢討Bumbler的無能,與政府待特使的無禮。或許,若每個人都有面鏡子,適時的照照自己,這社會將更美麗。

但這是錯誤的反應嗎?也就是因為人們在進行選擇時,無法一邊做、一面內省,僅能靠有限的資訊,採最直覺的判斷,所以才導出目前的方向。我們國人最直覺的判斷就是:菲國吃人夠夠、洪家父親白死在外海上。空留更多的不安與驚恐於大海。

上週與阿潔去澎湖看外公,回程時剛好經過所謂的『致災型』氣候,整架飛機在幾萬公尺的天空中,來回搖擺晃動;說實話,真是把我倆的膽給嚇了出來。我將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兩佛號交替複誦。

images  

畢竟,戴著兩個螺旋槳的復興航空,下面無底深淵就是傳說中的黑水溝,飛機不比航行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車般,風大可以靠邊停就好;一旦機翼脫落,你是要停靠在哪呀!

海上的跑船人也是一樣,汪洋大海中,恐怕只有500年前麥哲倫從此飄過的事蹟供人緬懷;前不著村、後也不著店,只有一艘艘覬覦漁獲與贖金的海盜們,在後面拿著幾挺機關槍瘋狂掃射,任誰也會嚇破膽;一旦引擎壞了,船靠近了,你敢往海中跳嗎?至少少年PI還有個獨木舟,菲律賓海盜恐怕連個救生圈也不會丟給你。

台灣在這50年來,尷尬的身份猶如海上漂流的漁船,與在暴風圈行駛的小客機般,載浮載沉。前有大陸老母對咱虎視眈眈,後有美國老爸逼賣落後武器、製造假危機;最可憐的是,連附近的兄弟姊妹們,也把台灣當提款機,缺錢就向咱們討。

北邊的討核電、汽車、與精密機械的外匯;下面的就直接殺人、扣船、要贖金。漂流在外的寶島,總像個汪洋中的孤舟,想找個岸邊靠,惡水環伺,上岸還得付個天價的靠岸費。

images (1)  

台灣一年的軍事預算約莫3,000億新台幣,但諷刺的是,這些所費不貲的武器,卻不能亂用。之所以不能隨便用,不是基於安全或是正義的高尚理由,而是因為這些器具,多半是拿來當裝置藝術用,連嚇阻人的功能都難派上用場。

也就是如此,一個軍力比海盜國大上10倍的世界第18大軍事強國,卻沒有人會怕;反而花了每架20億的戰機,會在緊要關頭一一墜毀,不知這些巧合是否為『製造型危機』?為的是日後必須付更多的保險費,增添國軍陣容?這讓我想到,我們人民所納的稅,到頭來買到的好像只是一個『戲碼』罷了。

什麼戲碼呢?有沒有看過武俠片,劇中一位文弱書生,因要赴京趕考,必須路過惡水橋;就在橋方不遠處,站著個江洋大盜;這位惡棍拿著反著光的大刀,血盆大口的張望書生。就在打算要逃之夭夭時,後面來個看起來是俠客的路人,允諾只要付白銀50錠,即可協助護命。

但沒想到,俠客與大盜在廝殺片刻後,發現對方武力高強,50錠白銀恐不夠,需100錠才足解危。礙於無計可施,書生只好將僅剩的盤纏全給了俠客,並允諾在擊倒大盜後,將於京城銀樓兌換銀票,支付剩餘款項。

0000422761    

最後俠客好不容易擊敗大盜,書生也允諾支付剩餘的款項;但就在收下白銀的俠客轉入巷角後,發現100錠白銀被一分為二,大俠的衣服一脫,就與大盜一起裸露著上半身,快活的走入鄉間小道中;書生僅能在遠方默默眺望,兩位的胳膀若隱若現的顯示著『江湖』二字。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問題-反應-解方! 看不見的如來神掌

台菲喋血案解方:燻鼠出洞

台美爆炸案是恐怖攻擊?想懂國際大事,請忘了你的教育!

金慘跌、波市爆、兩伊災、東亞鬧;豈皆單獨事件?

核四應由吳寶春團隊操刀

臨終搖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