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37845d0bd90  

寫了兩篇菁英式民主的文章後,有許多人有不同的意見,些許人同意,但覺得怪怪的;些許人不同意,但覺得有道理;些許人,一見到這議題就猛砍,也不見得真正瞭解這個模式的民主程序內含為啥。所以我把一些與網友的對談,放在這篇QA內,沒事作的人,可以打發一下時間看一下。


Q: 菁英階級就是希望低層人專門生產,不要過問如何分配成果,自己可以搞無本生意,然後基於人的私心,這些菁英希望永遠維持這樣,修改遊戲規則方便將統治權傳給他們子孫,你理論中這麼大的洞,何時補一補啊?民主本來就是邊住邊修的房子,懶得或不知道如何自己修理的人,只有監牢適合他們。

大師開示:

也就是因為民主是邊住邊修的房子,所以我propose "elitism democracy",這跟吾兄的認知沒有衝突阿,其實你所批判的『精英』,跟我所撻伐精英,是同樣的一夥人。

我在重申一次,我不反對民主,你反而可以在我多篇文章見到我提民主不夠,不夠的原因不是人民擁有的票數不夠,那是統治階級給你的障眼法;很像變魔術時,魔術師一直叫你檢查帽子裡沒兔子,但問題是,兔子根本不在帽子內。他早將他藏在別的地方。他是要轉移你注意。

民主問題不在票數不公,而是選舉的機制不善,人民可接收到的資訊不明,投票人也不瞭解選舉議題實質內容。像證所稅後面的機制,為何一直不通過,沒人討論其實富人沒那麼怕你課稅,雖然還是會痛;但真正怕的是財富的露餡,大家就知道誰有錢,財富從何而來;那個相對剝奪感很可怕。而且證所稅一旦過,代表有實質意義的房地產實價顆稅也要來囉!有錢人一定在劈劈剉!!所以要百般阻撓。

老百姓不能被教育到這些『民主-資本體系』腐爛的眉角,所以證所稅成了民粹議題,連不買股票的人,都跟著反對,不覺得很奇怪嗎?同樣的議題邏輯也可以複製到軍購、美牛、油電、民營化、二次金改、產業創新條例等,有哪個小老百姓願意在下班後,躲在房間中,一一的檢討每件攸關他們利益的議題;很少,可是每個人都要投票。且票數都是1

這就形成現代選舉制度的雙重障礙,上到下的機制以企業利益為考量,下到上的機制僅關心聳動議題,所以就遭媒體階級的濫用,所以我認為我們離真正的民主還有很長一段路,因為真正的民主,意謂投票人具有informed choice,而我根據自己的喜好,使用理性資訊,投下神聖一票。


以下是曾兄的回覆,因為已經夠精闢了,除非少數我想回覆的部份我會使用A,大部份的內容我會原汁原味的擺著。


Q:大師啊,最近有則新聞不知您有何看法?就是台北地院審判長李英豪壯告台大外科醫師胡瑞恆(http://0rz.tw/Pg4Z2)。

A大概看過,這就是目前西方醫學的困境,將人當成屍體來看,所以一旦有問題就用開刀的方式去除;這在傳統中醫而言很傷經絡,而且還要全身麻痺,也很傷身,而且常常會誤診;一旦有錯誤,訴訟與賠償費用龐大;沒辦法,我們就是住在一個對生命沒有通盤瞭解的西方醫學中;未來,要解決這種醫療糾紛,恐怕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跟病人溝通。

Q;看看選出希臘極右派政黨的人民、以及那些反證所稅的財團立委,根據巴菲特指標,台股目前指數尚在泡沫化疑慮的範圍內,再回頭看看最近社會的新聞。雖沒辦法像大師引經據典、脈絡清晰地弄完一篇文章。

不過,我的想法是,「眼下社會是不永續的」,就是這些掌握權力的人,沒有觀照自身施行力量時,對全局的通盤影響。然後,所謂社會關係的連結,也是透過一層又一層的奴役制度,建立起來的。

在電影《駭客任務第三部:最終戰役》片尾,史密斯對尼歐說,「你認為繼續打下去有何意義嗎?除了你自身的存活。或者你是為了其他理想奮戰,和平?真理?愛?人們為了掩飾存在本身是無意義的,所以才會發明這種東西。」

      

奧修在《脈輪能量書》(生命潛能出版)曾提及七個脈輪和七種身的概念,照記憶所及由最下層開始列出:食慾、性慾、情緒、理性、愛... 後面兩個忘記了。所以,若是一個社會由停留在前三個脈輪的人掌控,免不了的是充斥感官享樂和情緒化回應的輿論。這就是本篇您想要傳達的吧?不過依據奧修的 說法,修練到第五層脈輪,這個人就足以到達開悟、並脫離輪迴了。

 

A這與奧修七個脈輪的系統很像,其實脈輪(Chakra)不是奧修的,這是古吠陀傳統的能量系統,訴說人類能量的轉移。一個靈修者一旦啟動沉睡於脊椎底的意識能量時(拙火),就會尋著這七個能量圈向上移,直到頂輪,與宇宙靈性連結。這與人類歷史的演化很像。

人類學家Jean Gebser在檢驗全世界人類的演化後,大概可以歸納出文中6大意識演變。當然往上走還是有超意識,但因為到達的人太少,直接省略。在生物學中,有個理論稱『胚胎重演律』(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也就是說你在外面宇宙見到的事情,在內部亦可觀察到。

350px-Haeckel_drawings

他適用在群體與個體、內在與外在,所有十方世界都遵照同樣的演化論。比方說人類演化的歷史曾經過海洋生物、陸地生物、原始部落、宗教帝國、工業社會、後現代社會、資訊社會...等等;你在人類的生物演化也可以見相類似的情況:單細胞、多細胞、淋巴系統、脊椎、直立行走、巫術認知、父權宗教認知、理性認知、後理性認知,這又剛好對應到人腦演化:爬蟲類腦、哺乳類腦、與大腦皮層;如果科學家能夠map out宇宙的演化,應該也可以看見類似的演化。詳細內容可以在我的大演化中閱讀: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20651598

 

Q:有個故事是這樣說的,盤古開天闢地之初,造物者派了兩個使者來到地表上,分別是「真理」與「醜陋」。他們來到河邊洗澡,醜陋趁不注意時,披上真理的外衣逃跑了,真理只好披上醜陋的外衣,持續尋找醜陋的下落。

A:確實有趣,莎翁說過:”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Q:在《時代精神》紀錄片,我曾和翻譯上傳的人通信辯論,眼下的麻煩大多起自於人類自身意識的不覺察,而非起自於貨幣制度和人造匱乏。換言之,大多數人們由於自身的不作為,其他人才有建立剝削制度的空間。

A這也是我對《時代精神》最大存疑的對方,這部紀錄片一開始使用克里希那穆提的演說,卻很快的跳到經濟理論;然後,結論是採用Venus Project的未來世界法,用科學轉化人類,但問題是,科學僅是外在的學問,但人要升級,必須是意識與物質的同樣升級才能管用,這是時代精神比較缺乏的地方。

但是他們在經濟、政治、以及環境的論述上,非常精闢,我建議每個人都要看一下,但這是不完整的路線。

        

       《時代精神》紀錄片


Q:此外,剝削者的甜蜜之處在於,他會持續催眠群眾,像是物質承諾、先享受後付款,有我們在你能夠感到安心,所以在持續剝削的過程中,由於因果之間存在著時間遞延,他總是能夠受到群眾的歡迎──猶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實現。

相較之下,那些試圖喚醒群眾的人,諸如被丟石頭的佛陀、被刺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或是被下毒的奧修。看起來則不是這麼地可愛,甚至應該被刻意忽略。他們不是被對立面掌權者所刺死的,背後的真正動力來自於無知的群眾。

就精神高度而言,我認為始終是「開悟者 >>>>>> 掌權者 > 群眾」,無知群眾的廣泛度,決定了掌權者運用手段的程度,並在一定程度上迫害那些精神上有可能持續成長的個體。

因此,那些試圖喚醒群眾的人,遲早會發現,他們首先會被試圖拯救的群眾忽略、接著被吐口水,然後支持他們的人,亦會加諸未能實現的理想,以空泛無力的廉價支持(加油喔!)為號召。最後受到掌權者的注意──或遭殺害,或遭制度吸收,像是迫害基督最深的人,後來亦為基督教的創建者,後來並以宗教為名發動戰爭。

在列寧當政的早期,本著社會主義無產階級的理想,他們曾試圖廢除婚姻制度。也就是夫妻任何一方,可以不必徵求對方的同意、不必經過任何程序,就解除雙方的婚姻關係。結果社會出現了大動亂,無數婦女、兒童受害,並直接危及蘇維埃統治的合法性,後來倉促取消了。

換言之,人們能夠承受自由、或者受奴役的程度,和自身的意識高低直接相關,制度只是隨之而來的副產物。兩者之間是相對且互相扶持。

這正是我試圖告訴 sydndf(《時代精神》翻譯上傳者)的概念,目前的奴役制度(貨幣、教育)乃是根據人類最低意識水平所設計。如果人們能在自己身上投入關注(內觀、漸悟),那麼奴役將頓時消失。重點仍是在個體自身。

最後,那些乘著尼采超人階梯持續上升的人,會發現自己面臨兩種選擇:要麼就以催眠剝削群眾為己任並獲得愛戴,並將時間滯延的後果丟給後人處理,例如只顧自己當濫好人的康熙。要麼就試圖喚醒群眾,然後被相同一群人丟石頭,像是得罪一堆人還過勞死、為乾隆治世奠下基礎的雍正。

如果群眾總是是非不分,憑著感情用事來決定的話,可以想見選擇當剝削者還受人歡迎的超人們會愈來愈多。孫運璿辭世後,兒女還要忙著找下個租屋的地點;某位前總統貪污上億美金,還是有人盲目相挺。兩相比較,孰者為優?

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了...... 最近看到一則奧修講解、很有見地的文章,鄔斯賓斯基寫的《人類未來心理學》,看了看發覺這跟禪宗觀照自身的內在思維,並獲得了悟很相像。大師或許能用不同的角度來審視之。

http://0rz.tw/gMnl6

剛把文章再看一次,有些想法想再跟大師討教一番。

尼采曾說,他這輩子見到最美麗的畫面,是看到一群軍隊在陽光下踢正步,刺槍的刀尖閃閃發亮,而軍靴整齊劃一的聲音也讓他感動莫名。這個人後來瘋了,或許這讓大家鬆了口氣,不然他可能會帶來更多災難。

A對,這應該是奧修書內的內容,他確實有談到尼采瘋狂的一面,所以他的內容,很容易就受到希特勒的濫用,因為裡面其實有很多不完整的地方。我多年前在看羅素所寫的《西方哲學史》時,羅氏就批判尼采太自大,如果尼式的哲學遭到濫用,將是場災難;其實災難也已發生了。

Q:在《愛、自由與單獨》奧修將《法句經》闡述成,「愛你自己,然後觀照,今天、明天、永遠」。許多存在主義哲學家後來發瘋,或許都是因為沒有領略第一步。

尼采會發瘋總讓我想到男性思維對「建構系統」的本能化執著,亦即面對不瞭解的事物,只要將它拆分成數個可處理的零件,了解後在重組即可,也就是牛頓齒輪式的世界觀。

打個簡單的比方,尼采在自我觀照的應用中,忽略了愛自己的第一步,強行將精神分拆離的過程中,對自己施予了極大的暴力,雖然在過程中也產生了些許洞見,不過付出的代價更大。即使擁有庖丁解牛的技術,但也改變不了牛已經失去生命的事實。

總而言之,尼采先對自己施行了暴力,之後他才能向所有人施行暴力。另外一點則是,若不具備將尼采龐大思想區分為 99.9% 的無稽之談與 0.1% 的洞見,這樣的意識高度,對個人來說將是危險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所以之後才轉向較為通俗的奧修,至少快睡著時還有一堆黃色笑話可看。

Discovery Channel 最近推出一個節目《運動大實驗》,其中一個片段是測試施打腎上腺素,是否會增加拳擊手的出拳力道。

第一階段,測試拳擊手在正常狀態下的出拳,600

第二階段,找來拳擊手的教練,教練要他回想上次比賽失敗的經歷,並要他儘可能地憤怒,這次達到了 800

第三階段,幫拳擊手施打腎上腺素,拳擊手對車禍用假人出了數拳後,不自主地呈現悲傷流淚的狀態,出拳只有 700

暴力不僅傷害他人,同時也對心靈具有相當的危險性。特別是當暴力化作哲學與思想的形式傳遞。

換言之,哲學裡某些片片段段的思想,雖能帶來確定與智性上的滿足感,但卻是以局部可帶來優化、整體則邁向侷限的後果為前提。簡單舉個例子,物理題庫或許能幫助高中生高分考上台大,卻會扼殺發現新事物的好奇、觀察與享受過程中的不確定性。

哲學只是一種表述洞見的工具,如同工程數學之於建造橋樑的用途;卻不該置於凌駕心識的階段。心是主人,頭腦只是工具。或許這也是《法句經》強調的,「先愛你自己,然後才去觀照」。唯有改變自身意識,世界就會瞬間因此而不同。

有一種說法是,女人能夠生出帶有生命力的孩子,男人為此感到自卑,於是逃入建構知識與系統體系的思維裡──對此我表示同意。

A:同意,也許佛洛伊德所說『女性的陰莖羨慕』,其實就是他對於女性自卑的投射;你也知道,人類是個愛投射問題的動物。

 

 

民主已失敗!擁抱菁英主義吧

民主是好東西嗎? 大師論柏拉圖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