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uremberg Trials were the biggest farce of modern history.

前幾篇文章大概已解釋病毒的「不存在性」PCR檢測的陷阱,以及接種疫苗後不可逆的傷害。這篇試圖尋找新冠騙局的解方;我發現,如果連問題的定義都錯了,肯定就會被逼到牆角中,目前多數的疫苗論述就是如此。

因此我在國外的網海大撈,果然尋獲一些不錯的嘗試,其中一個是以德國知名企業律師Reiner Fuellmich所引領的「紐倫堡大審2.0」訴訟計畫,準備對全球各地政府與國際組織提出反人類罪指控。這位律師此前也成功對福斯碳醜聞與德意志銀行弊案提出訴訟。希望這次能成功,作為台灣的借鏡。

我大概看了一下,比對「紐倫堡大審」內,針對施打疫苗的「紐倫堡公約」(The Nuremberg Code)十原則與台灣政府作為發表個人觀察;當然,沒正確答案,僅止於參考而已;因為你本人,一定也有個人的看法,歡迎在回覆中加入新觀察:

 

一、受試者的自願同意是絕對必要的。其中不能摻有詐欺、威脅、暴力、密謀、策劃、誇大等不當措施。參與者有足夠背景資料與施打後果。

 

觀察:先不說這個WHO、歐美團隊怎都找不到的「武漢最初感染者」;只知去年初全球媒體演了一場活人走到一半立即死亡的殭屍片後。這些末日大戲似乎演不下去。歐美醫院開始門可羅雀,死亡人數並未如英國帝國學院預測第一年就達末日般的4,000萬人,甚至有報導指出總體死亡人數還降低。

台灣去年流感死亡數則來到爆笑般的新低。似乎越新冠、就越長壽。只順勢演個「紐籍機師」,護航萊豬過關。但島內囤積一堆打不完的AZ疫苗,該怎辦?就在即將過期的當下,Bang~~~神秘第二波爆發,只能說病毒超長眼,還會促銷週年慶。

最初全台僅個位數希望施打疫苗,5月神秘的「獅子王」操作後,就將這些娘不愛的疫苗全數打完,接受度從個位數,激增至70趴,希特勒讚嘆!那位萬華阿公店常客,明明與桃園機場沒地緣關係卻會神秘中標?!導致全台陷入封城狀態。網友戲謔為「萬華開蟲洞」,病毒直接天降!

這新聞有多處疑點,卻要求人民相信疫情是由低公信力的PCR檢測,導致萬人確診案例。更扯的是,醫療體系號稱的「Sar-Cov-2」病毒根本尚未分離。目前對疫苗的正面風向,是被封城壓力與一系列對病毒不正確宣導所致。因此這「自願同意」,非常有可能落入「誘導陷阱」,符合紐倫堡公約的詐欺、誇大與策劃範疇。

大眾最需瞭解的是到底疫苗內摻了什麼東西?答案是:不知道,這些醫藥大廠以商業機密甩鍋。大概只知多數並非典型的疫苗,而是mRNA技術;打完後傳聞會更改人類的DNA,甚至成萬磁王吸住金屬(如下)

根據莫德納網址,這批透過川普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所研發的實驗性藥物,等同「生命軟體」(Software of Life)。聽起來與其是疫苗,更像灌入能重整人體DNA的軟體,能與5G系統「連結」。率領本次「神速行動」(嬌生、輝瑞、AZ也在其中)的指揮官叫Moncef Slaoui,多年在英國藥廠葛蘭素(GSK)研發「腦機介面」(Brain-Computer Interface)的醫療解方,也稱作電子藥物(Electroceutical)

神速行動的另一個靈魂人物,也是營運長的佩爾納(Gustave F. Perna),為美國防部陸軍四星上將。換言之,這個疫苗行動根本就是美國防部計畫。事實上,「60分鐘紀錄片已坦承,軍方早已研發好新冠晶片,能夠植入人體內。我好奇的是,為何是國防部研發呢,這不是衛生範疇?所以與其是疫苗,是否為生化武器呢?如果向民眾坦承這些訊息,還會「自願施打」嗎?

 

(來聽聽大律師Reiner Fuellmich如何籌劃反人類罪訴訟案)

 

二、試驗的目的必須能為社會帶來福祉,且無法以試驗以外的方式獲得。試驗不可是隨機或不必要的。

觀察:國外有研究奎寧(全名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伊維菌素(ivermectin)等非疫苗藥物對治療「新冠現象」有幫助,卻被媒體掩蓋。台灣生產奎寧的旭富藥廠還被神秘炸毀,印度也有類似情況。這些操作皆令人感覺有種陰謀藏身於後。

事實上,增強人類免疫系統最佳的方式,是促使大家團聚,與家人及親友享受社交活動;與愛人享魚水之歡,多運動、少看電視、服用維生素CD等補充物,或是直接曬太陽(但被封城限制)。重點是少吸收與疫情有關的負面資訊。脫下口罩,大口呼吸是增加缺氧狀最直接的作法。但這些措施,卻與政府提出的新冠防禦相左,觸犯本項紐倫堡公約機率不小。

在寫完本項的第四天後證實,就連mRNA疫苗技術的發明人Robert Malone也同意濕兒(如下),認為大規模施打更改基因的疫苗很危險,更對伊維菌素的使用加持,也認為本波的「疫情現象」屬生化戰,而非天然病毒感染。更增加支持疫苗論述者要受審的正當性。

/tmp/phpDjUJJ5    

 

三、試驗的設計,必須基於動物實驗的結果,以及對疾病自然發展的知識,或是預期的結果將可證明試驗的合理性。

觀察:異於台灣疫苗啦啦隊所噴,諸多國外替代性媒體聲稱,些許疫苗大廠,未通過動物測試,這篇則是AZ說明書自己列出的問題。過去冠狀疫苗動物測試中,多半導致動物死亡,其中以雪貂與貓為主。尤其是2005、2012年兩梯使用mRNA技術的測試,專家表示,其中原因應為諾貝爾獎得主蒙特尼耶所稱的「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或許是這原因,疫苗大廠瞭解新冠疫苗也不會過關,且最終會走偷吃步的「緊急授權」,因此直接忽略這項,且未完成第三期測試。

這點許多網路Fact-Check有闢謠,說至少輝瑞、Moderna等美國大廠已通過動物測試。本人不確定真實,只知道網路被Google等矽谷大廠控制,會系統性對疫苗業者有利的新聞做Fact-Check。就跟台灣的「事實查核中心」是對蔡政府有利的酬庸實體如央廣所掌控般。這點大師呼籲大家該有獨立自主思考能力。

無論如何,目前進展的情況是,Reiner Fuellmich律師認為Fact-Check系統性的誤導大眾,也將其置入告訴名單中,因此分享這些Fact-Check很有可能在分享資訊戰。依本人多年來與台版Fact-Check交手的過程中發覺,這類事實查核中心有高程度的利益與政治偏見,難聽點講就是Bull-shit。

 

(懶的看文字,這個美國戲劇片段,總結精隨)

 

 四、試驗過程應避免所有不必要的身體或心智的痛苦和傷害。

觀察:一旦使用有漏洞的PCR檢測,結果雖非隨機,但屬不實,且不必要。根據PCR檢測之父Kary Mullis所言,他不支持使用這工具做大規模病毒檢測,這技術主要是科學研發性質。他說:「PCR功能是放大物質內容,但無法判定疾病,濫用就會測到任何想捏造的疾病

美免疫學專家佛奇博士坦承,PCR的CT值(也就是放大週期閾值)調高於30就不準,法蘭克福公衛機構則是把CT值高於24以上完全作廢,原因是檢測到的物質無法判定死活。目前PCR黃金標準之父Christian Drosten則調到40~45以上,然後要求全球如法泡製。且在文件中承認,他找不到已分離病毒。試問,由此測試所引申的施打,是否為「不必要」?

(圖示:來看看PCR黃金標準瞎掰人的Christian Drosten,如何不小心坦承根本沒找到Sar-Cov-2病毒,直接看紅框內字/tmp/php8Hzhmz  

那台灣呢?一直在變,根據最新的說法是,只要CT值大於30就會解除隔離CT越高,病毒量越低)。但有文獻顯示篩檢陽性標準卻定在35有時還會神秘增加至40以上就連主流媒體大聖殿的紐約時報,都說35不準,如下。

/tmp/phpkAm4n4  

這似乎意謂以高標準確診,以低標準放行,不合常理。或許當確診人頭合理化警戒目的後,就可隨便拋棄。重點是,與國外文獻相符合的是,台灣陽性CT值的數字並未公開,屬黑箱。否則請惠予提供、解惑。不然台灣的確診案例,可以類似量化寬鬆的方式,無中生有。

至於檢測與施打的過程,根本就是鼓勵大規模群聚,這不是會增加感染機率?且PCR檢測過程過程痛苦,將棉花棒插入鼻腔內,且有盜取基因庫的疑慮,侵犯人權。 

 

(聽聽王大師解釋與其是新冠疫情,目前更像PCR檢測疫情,直接按下去)

 

五、任何預知可能造成死亡或傷害的試驗,绝不可進行。

觀察:2008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呂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表示,施打疫苗會產生「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導致病毒的變種。且大規模施打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根本要等5年、10年,甚至好幾代後,才會爆發。

蒙塔尼耶還警告,這些疫苗會導致「神經退化障礙」(neurodegenerative illness),也就是類似於RNA中「普恩蛋白序列」(Prion Sequences) 所促成的「無法療癒神經惡化狀況(incurable and debilitating conditions    to the nerves)。他對於各國政府強迫孩童施打這類mRNA疫苗感到「暴怒!」(outraged)。 

國外已有許多疫苗相關死亡與血栓等副作用;台灣有藥師與醫師等多為醫療從業人員施打AZ後死亡;一位30歲年輕人施打AZ疫苗後也出現血栓現象。另一位男子自費打AZ疫苗,卻引發凝血問題,得花70萬元買免疫球蛋白救命。其他出現的副作用還包括死胎,但藥廠甩鍋說,「沒有確切證據」。

另一個台灣人主打的AZ疫苗,首席科學家José Baselga,就在全球質疑這藥物的致死率時,自己也莫名其妙「葛屁了」!得的還是狂牛症。當然大家也知道,許多疫苗用的是小牛胚胎,Baselga有無接種自家疫苗似乎也呼之欲出。你覺得一旦台灣媒體大作此新聞,大家還敢打嗎?但媒體卻選擇噤聲。 

  

六、受試者的風險必須低於試驗可能帶來的益處。

觀察:新冠症狀的存活率約98趴;比一般流感還高。但疫苗卻有不低的死亡率。根據疫苗不良事件通報系統(VAERS) 數據顯示,截至2021528日,光美國就已有5,165人因疫苗而死亡,17,619人因副作用嚴重必須住院。

福斯電台主播Tucker Carlson曾報導,美國每日因注射新冠疫苗而死的人口為一天30人。2021年前40天因此疫苗而死的人口,比1998~2013的15年間所有疫苗注射死亡的總和還多。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研究,會對VAERS提供數據的比例僅達1%,換言之,實際每日實際死亡人口可能為3,000人。只是當局成功將死亡與疫苗脫鉤,多數人不知原因,自然不會報告。

 /tmp/phpTqZvPX

 

七、對受試者可能造成的傷害、失能或死亡都應提供適切的保護。

觀察:輝瑞前副總Mike Yeadon博士則表示,疫苗會引發血液凝固並激活免疫補體系統,這對某一部份人是有害的。Dr.Yeadon認定為針對全人類的罪行。他表示,「毫無疑問我們活在邪惡勢力的陰影下,這是我40年研究生涯中看到過最危險的產品。」

Dr.Yeadon認為,監管機構對製藥廠生產的疫苗已擱置(不再進行安全性測試),「我只能推斷它們將用於一個異常邪惡的目的。」「我認為,這完全有可能被用於大規模的人口減少。」

此外,目前的疫苗均未過三期,屬「緊急授權」藥物,因此打死人,疫苗公司毋需理賠。

(影片:來聽聽Mike Yeadon博士如何說)

 

八、試驗必須由適任的人員主導。試驗的所有階段都應以最高的技術進行,並提供受試者最好的照護。

觀察:台灣國產疫苗的走向,似乎都由蔡英文總統一人說定。說7月高端疫苗可緊急授權,就可緊急授權,當時高端連第二期解盲都沒過。然後蔡英文是學法律的,迄今尚未證明有「被多方認可的博士論文」。其他引領新冠團隊的為牙醫(陳時中)、律師(蘇貞昌)、外科醫師(北市長)、電腦工程師(唐姊)與警察(侯友宜),因此不符合「適任的人員主導」。 

 

九、受試者可以在試驗的任何階段退出試驗。

觀察:越來越困難,因為越多人打,統治階級就會圈出「疫苗生態圈」,先是不能出國,然後不能工作,再就是不能上課,最終恐連結婚都不行。這就是繞過反人類罪的「自願疫苗施打」。最終這自願也沒意義了。

(聽王大師解釋統治階級如何透過疫苗生態圈,強迫大家打疫苗)

 

十、試驗進行期間,若發現有任何可能導致受試者傷害、失能或 死亡的情況時,應立即停止試驗。

觀察:迄今為止,全球因疫苗而死亡的人數不斷,也不見有任何停止的跡象。就如Hotel California」這首歌所說,You can check 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畢竟,自古統治階級都是靠「災難」掌權,而非啥愛與包容。

 

 

王大師優質內容,需要您們的贊助! 贊助連結: https://p.ecpay.com.tw/B7CB5 (留言不可空格、分段)

延伸:

這頂國王的新冠,讓你隨時說掰掰,但休想離開!

敢信根本沒病毒嗎?CDC敢,希特勒佩服!

諾貝爾獎得主暴怒了,直說疫苗會讓你與子孫全受苦! 

全都在吵股價,但沒人問這些疫苗真相!

如果跟你說疫苗內有這些東東,你敢打嗎?

全球沒人知新冠哪來,卻要你們丟工作、打疫苗、鎖在家?

讓你直擊新冠起源的影片Plandemic Indoctornation

王大師對新冠肺炎摘要Q&A ;事實非表象那般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思想的雲端,在下面按讚就對啦!!

 

欲與大師一同踏入YouTube的雲端,按下訂閱鈕就對啦!(但姊會神秘沒收)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