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the-meaning-of-life-i-know-i-dont-get-it-either  

也不知道是不是朋友的惡作劇,還是真有其事,在稍早前的一篇國際時事文章中,有個回覆道著留言者生活痛苦、日子灰暗,想得知如何才能防止自殺。我當時被這個回覆嚇到,因為如果不是惡作劇,而我又回得很草率,是否會造成悲劇發生?我於是回:


當你會因為想防止自殺而去問別人,代表你的求生意志很強,就順著這個意志力慢慢找,一定會找到出路的。


不就後,我發現有人複製這段話,但不確定是否是原留言者的所為;事後想,既然這段回覆有人肯複製,那就代表還有些功用。不久後,就激發這篇內容。

最近一打開電視,或是翻開報紙,舉凡任何的國際政治、經濟大事,最後都會牽扯到某個小人物的悲劇在後。前幾天一位原本因心理不適,準備隨著阿姨回家的建中學生,突然在月台等車期間,趁著阿姨不注意就,砰!的一聲往月台下躍入,肢體破碎,死狀甚慘,媒體於是乎開始總結近來多起建中高材生的自殺事紀。

d66829  

而在今天的國際新聞中,佔據2年多的頭版新聞─歐債危機,並非哪個歐豬國家的公債殖利率又飆新高,或是愛爾蘭需要另一輪紓困措施;而是在希臘國會前,一位年逾耳順的老翁,在身負重債的情況下,感到不想再活下去了,他深深認為政府辜負了他,並欺騙整個希臘國民,使自己的生活苦不堪言,於是就在國會前仰天咆嘯後,舉槍自盡;最後導致又一輪的示威抗議。前一段時間,還有個破產的小舖老闆三度引火自焚。

g1_2187269b  Greek_man_burning  

在第一個建中案例中,各大報的社論莫不採台灣教育失敗的臧否言論,批判台灣文化崇拜考試主義、盲從教室內的成就,許多國、高中生在學校內寒窗苦讀多年,發現所學根本非自己所願,而感到失落;亦或是原本在常態分班的制度下為天之驕子,然一旦進了名校後,發覺自己從名列前茅的殿堂,陷入吊車尾的窘境,一時間無法適應,而奔向鬼門關。於是乎學者又在大談教改等云云,也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而希臘的老翁則是將自己的慘痛、悲哀,全都歸咎於大有為的政府上,好似真有一群人叫作『政府』,裡面的成份永遠不變;左派、右派;集權、民主都是同一個模子印出,而他的存亡,全繫在這個大家長的分秒掌控之中。我瞭解,外在的影響真的很大,這也就是我常打著左傾言論批評時事的原因。可是一旦談及生死存亡之念時,最要不得的就又是將生殺大權往外丟。

一個人如果很誠心、很踏實、很不希哩呼嚕的詢問人生的意義,而且持續問,很有可能得到的答案皆是「無意義」。有些人不想問,有些人不在乎,也有些人在生活中有許多的「誘惑」,使這個「無意義」的問題升不上來,但很有趣的是,通常讓人一心不亂的方式,就是讓心智追求一個『亂的有秩序』的目的,像金錢、名利、女色、地位、或是林書豪。

cartoon-meaning-of-life      9f68270c-6578-4bec-8e00-2208d8e32781

但是如果碰到一個敏感一點的靈魂,這些誘惑的紙張,終將包不住熱力學的第二定律之火,也就是任何型式的能量最後都會朝「能趨疲」衰頹。這也是為何婚姻在度過蜜月期後會變成陌生人、工作過了狂熱期就會有倦怠感、好友處了一段時間會互相猜忌、旅遊過了一段時間會像跑銀行,上帝信了一段時間會想罵髒話,好學生當了一段時間會覺得想跳軌;好爸爸當了一段時間則會想出軌,好媽媽則會在60多歲時突然說:『我好累…..

當一切的意義都不見時,該怎辦?該怎辦?文明中,通常是比較有悟性的人,會被逼著問這個問題。希達多太子在29歲就問了這個問題,6年後跨過了門檻,一去不復返,最後大發慈悲,告訴周遭人一切是虛妄的『苦』聖諦。西方人則比較極端,卡繆打趣的在他The Rebel一書中,開宗明義的述說著:『這世上,唯一值得深慮的哲學問題是,你為啥還不去自殺啊?』

images     

當然,這只是開場白,這個存在主義大師當然不想你去臥軌。在任何一個人的存在背後,一定有著股力量推進著你;用字難述說,但我們似乎都能感覺到,就是因為太直接了,我們反而常常錯過,所以往往將這個意義向外依附在某個客體上;今天當個好學生,當累了後,就考多一點證照;然後找到好工作、取個好老婆…..等等,永遠是扮演某種角色。

但我所說的背後力量是所有角色後的推手,他彷彿是一種能量,但這能量很難具體化,一旦具體化,他就有了固定生命,有生就有死,那就只好苦苦等著這個固定生命的壽終日;壽終後,追尋者又再追尋某種意義。但在這尋覓的茫茫大海中,就是有人能夠突然間在諸多幻象中醒過來,拔掉母體插入你這個小電池的管線,當個如駭客任務內Neo般的自由人。

neo-wakes-in-matrix-pod_sml  

瀕臨自殺邊緣的人,其實是站在很有價值的月台上,一旦肯將注意力從外在的壓力、期望、責怪轉移開,向內意識到自小到大如影隨形的「存在」感,一種安靜的聲音,或是『看不見的手』,也許就能跳入另一個能量圈中,而這個能量會引導你下一步的方向,就算這一步有多麼的離經叛道,也是來自於『你』;這時,人才算是真正的活著,因為在某程度而言,一般人早已是活屍了。

              camus1d1a1

 相關文章:

台灣終於輸的快樂了!! 南韓自殺率奪冠

富士康的連環跳事件(中時嚴選好文)

台北捷運的兩個事件

東西教育大不同--生活面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