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4.jpg  

今天不談是非,談禪學。禪緣自梵文dhyāna一字,可是這個字很難翻,當古印度的佛法傳入中土後,就以諧音「禪」為稱謂,這好比天主教的halleluiah一樣,本來是拿來抒發興奮愉悅的境界,慢慢的,當宗教制度化後,就成為聖歌裡的一個詞句。

禪亦然,此為釋迦牟尼佛藉由拈花的動作示意,以傳達某種無法言傳的意境,而當禪傳入中土後,惠能大師接過由達摩祖師後5代傳人的衣缽,並將禪結合中國的老莊思想,使其充分中土化,而成為日後漢傳十大宗的『禪宗』。

ZEN_BANNERS.jpg  

禪宗跟別的宗教有何差別?其實在談其差異處時,吾等不得不說其特別處,『禪』其實不是宗教,亦非非宗教,這好比佛寺內的鐘聲,敲完後音迴繞,可是迴盪在空氣中的震波最後又飄向何處了呢?當你開口時,它已不見了,此乃有音似無音,無音亦有音,整個佛教探討的就是這『有』與『無』的糾葛。

禪宗又有一比喻,當天空的鳥飛過時,請問腳印在何處?答覆者此時很想在審思後回答,可是一般師父會在此時狠狠的在答覆者的臉上摑一掌,因答案不可藉由思考回覆,那徒弟要怎樣應對呢?一回,師父問徒弟何謂禪?徒弟在掙扎一段時間後答不出,師父賞他30大板,徒弟回問師父,那您說,何謂『禪』呢?師父回答:『就算你答對了我照樣賞你30大板。』

一天,在馬祖道一門下的南泉禪師閒來無事,突然在禪室內出了一道題目驗收其弟子,他說道:『你們說句合乎佛道的話來,這隻貓就得救;否則我就斬掉它!』此時,禪室內的弟子,各個無不面面相覷,不知如何作答。

有人講了一段佛經內的道理,有人複誦大悲咒,有人開始靜坐,甚至有人研究貓的行動,稱其為『成、住、壞、空』的現象,無一不回以佛門的『正確答案』。南泉在聽取諸位如此辛苦的作答後,很不滿意,『咔叉!!』一聲將貓斬為兩半。

y1pGB6_Kw6i7sv8GxABEbVlFKSfUN4MVNSb0QOfJGRqmPz4vowSfmZ1tuhsx80BcqGwyJpHTFP9R5wK5o9LHipdkaN0iM17cPW5.jpeg  

當日午後,趙州禪師在外行腳歸來,聽見禪室內傳來陣陣討論,在問及事件始末後,南泉突然進來使喚趙州過去,並問及倘若今早在場將如何處置,趙州聽完後,將草鞋脫下放在頭上,隨即走了出去。南泉見狀便說:「假如當時你在場的話,便會救了貓兒的命。」

又有一回,禪師問其弟子手上持為何物,大弟子答為竹條,隨即被師父賞了一棍,二弟子欲言又止,亦被賞了一棍,而在輪到三弟子時,其請求師父將竹條給他看看,在接手後,弟子將竹條朝師父抽了兩棍,師徒兩在原地開懷大笑,其他兩弟子則不知發生了何事,尷尬在一旁。

要瞭解禪,就要在如上的幾則公案中見到『禪機』,何又為禪機?『存在』其實是個沒有答案的狀態,可是人的天性又好問問題,這有如蚊子叮鐵牛般,蚊子的天性就是要叮東西,可是鐵牛的天性就是讓東西無法叮他。人腦好比蚊子,實相好比鐵牛,你越是要答,錯得也越多,索幸就不叮了;但,這又沒那麼簡單,因為許多時候,蚊子的不叮,是在為下一個叮而做準備,只是自己不承認而已。禪境是無法讓你『做』,亦無法讓你『不做』。

01300000244323122266580744387.jpg  

一回,禪師臨濟受睦州首座的鼓勵,前去黃檗禪師問法,他問話尚未完畢,黃檗大師就拿棒子把他打了一頓。出來後,睦州問他如何?臨濟說:『我話還沒問完,師父就把我打了一頓。』睦州聽了後,繼續鼓勵他再去,再去又被打。一連問了三次,臨濟被黃檗打了三頓。

 臨濟三次被打,整個人莫名其妙,就跟首座睦州說:『我要離開這裏了,我與此地法緣不契,只好另找地方去學佛。』首座說:『若走,得向黃檗師父辭行。』臨濟辭師告別之前,首座先到方丈室對黃檗說:『可到高安灘頭見大愚禪師。』 

臨濟到了高安灘頭,見到大愚,大愚問他:『你從哪裡來?』

臨濟答:『從黃檗處來。』

愚:『黃檗是大善知識,為何不在他那裡學法?』

臨濟答:『因我時機未成熟,三次問法三次被打,不知道錯在哪裡?』

大愚禪師說:『你的師父這麼用心良苦,為了讓你開悟,累的要死,你還跑到我這裡問錯在哪裡。』 

臨濟在大愚言語啟發之下,說到:『原來黃檗佛法就這麼一點點!』據說,臨濟也就在當下悟道。至於他悟道了什麼,我其實也不知道,可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絕非各位大師論壇讀者此刻所想的那個!但亦不遠矣。


                    006.jpg


【延伸閱讀】:

龍樹菩薩與大乘佛法釋義

華嚴宗釋義

綠野仙蹤與禪(下)

高雄天台山遊記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