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zen6.jpg  

在停寫一星期的文後,有位噗友叫我再繼續寫禪。於是就猛然回想,問自己是何時對禪這個議題感到興趣的。記得,第一次接觸宗教大概是大學二年級的時候,當時一個人隻身在國外,難免會覺得孤單,不但孤單,甚至恐慌。

人很奇怪,在一樣東西沒有立即用處時,你不會特別去理他,像盲腸,可是一旦盲腸發炎後,你就會哇哇叫的找醫師。宗教就是另一例子,一般人在沒有多大的失敗或匱乏時,宗教只是初一、十五跟著阿嬤去廟裡擲爻求籤用的,可是一旦家中有人受難,或是女友跟人跑時,佛腳就會到處被人抱囉。

還記得大二那年,我有幾次恐慌症的經驗,整天認為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人,每天盼望的就是可以快點睡覺,希望第二天起床後,又是嶄新的一天,可是日子雖然是新的沒錯,但腦袋卻依然沒upgrade,恐慌還是如影隨形。於是就跟著好友史堤夫‧陳一起參加他的教會活動,好讓心靈有寄託。

史堤夫‧陳屬於基督教新教派的信徒,老美的基督教信仰跟他們的個性很符合,在做禮拜時,牧師(Pastor)常常很像一個尾牙主持人,在上面精神喊話,藉以吵熱氣氛,底下的信徒也會很捧場,跟著吶喊著:『go pastor, go!!』,好像是在為洋基隊加油般,台上與台下的一問一答,不輸台灣的政見發表會。有時在唱聖歌的激烈奔放中,甚至會有失控的信徒跑向台前來段霹靂舞;而斷手斷腳的人,有些還真會開始起而行了。

fire-200-11210.jpg  

在教會混了許久後,發覺一神論的洋宗教終究不適合炎黃子孫,於是我又轉回佛教來,可是燙著黑五寶捲髮的釋迦牟尼佛,推論到最後也是個舶來品,對於講求儒家思想,宗教世俗化的華夏文化來說,還是有點隔閡。但聰明的中國人,就是有一套方式將外來貨給漢化,結果就是『禪』。

前一篇文章我談論過禪的始末,禪宗其實就是將佛教的宗教色彩給剝下一層皮後,剩下最原汁原味的東西;這,就是禪了。印度的宗教,常常充滿異想天開、天馬行空的神形象。有一脖子骷髏頭的『時母』(Kali),三個頭的梵天(Brahma),或是幾十幾隻手的濕婆(Shiva),又或是動物的象頭神(Ganesh),好不五花八門。

Hindu-kali.jpg  brahma-0.jpg  sadashiva__the_cosmic_form_of_lord_shiva_wj16.jpg  ganesh.jpg    

反觀古代中國的宗教經典,除了莊子書中的大鵬外,好像都很單調,幾近無聊。孔子的儒家雖有談到『天』,可是卻很抽象,也沒有什麼神明的化身,孔老夫子甚至說:『敬鬼神而遠之』。道家的經典也是以煉丹術與修身為宗旨,頂多來個九九神功讓人膛目结舌外,好像沒有什麼鬼神形象。這彷彿訴說著華人的性格,我們不愛天馬行空的形象,反而比較喜好務實、單純、實用的工具。禪宗的極簡風,剛好符合這點。 

有人問雲門禪師:「佛祖一生下來,剛出娘胎,他就能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圍走了七步,高聲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你對這有什麼解釋呢?」雲門禪師說:「有什麼解釋啊!可惜當時我不在場,我要在的話,肯定一棍子打死喂狗,貴圖天下太平。」這,就是禪!

0.jpg  

那你會問我,禪就是無神論嗎?是,也不是,一個高明的禪師會狡猾的儘量避答這種『笨』問題,因為禪『認為』,這些比較屬於形而上學的玩意兒,你不能被詢問者給牽著鼻子走,反而要在鼻子上,狠狠的給掐一下,所以當問禪者在詢問高深的佛理時,禪師就會回答日常生活的瑣事;而當你問及日常生活的瑣事時,禪師就會回答高深莫測的佛理。欠不欠揍?這,就是禪!

一日,當門徒問雲門禪師如何是佛,雲門答到『一條乾大便!!』(雲門因僧問、如何是佛。門云、乾屎橛)。而如果一個徒弟跟師父說:『能否遞給我一把剪刀』,師父卻又可能回:『那,剪刀是否有佛性?』總之,禪師喜歡把你問的神聖問題變低俗,低俗的問題神聖化。這,就是禪!

那,禪到底是不是宗教?我拿這個回答好了;又一日,日本近代禪宗大師鈴木大拙被一個自大的西方老,問及對基督教的看法時,他如是回答:『基督教?嗯……人對抗神,神對抗人;人對抗自然,自然對抗人;自然對抗神,神又對抗自然,好有趣啊!!』換我問你,禪是不是宗教呢?

西方的邏輯思考觀念,皆在『解決』問題,這點亦延伸至宗教上,西方人一定要有個『最初的啟動者』(prime mover)來啟動大地,就像中古時期哲學家聖托馬斯·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搞了5個原因解釋上帝的存在。但是,這命題僅要被問及:『那誰啟動啟動者?』就沒輒,因為最初的問題就問錯了。我想,當初如果雲門聽到阿奎納的五個原因,他很可能會回:『喔!今天又下雨了。』

ta.jpg  

你也許會問,禪實在是很沒重點耶,甚至很消極,對此,我有不一樣的看法。禪其實是很積極的,他並不是一味的講些文不對題的話。一日,徒弟問師父:『我們每日都要吃飯、睡覺、工作,要怎樣才能解脫呢?』師父答到:『那就繼續吃飯、睡覺、與工作。』這兩點有何不同呢?禪是消極的嗎?

所以小心,下次如果你有機會跟禪師交手,不要被他的問題給綁住,也不要試著去綁他,因為禪要解決的並非問題,而是提問者本身,就好像西方哲學常常問的,「這世界為什麼會是『有』而非『無』」(why is there something rather than nothing),聰明的你,知道禪師會如何回答了嗎?

 

延伸閱讀:

淺談禪學

高雄天台山遊記

龍樹菩薩與大乘佛法釋義

華嚴宗釋義

綠野仙蹤與禪(下)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