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1f12b6-ea80-4662-a816-ff61167c8bd2.jpg  

愛貪小便宜的大師,在一個月前獲悉「中華企業研究院」將於本週末假台大校園,舉辦免費的「21世紀領導經典實務研討會」後,當天遂起個大早,前往台大管理學院的B1演講廳,聽受該機構針對中國經典所作之系列研討。主辦單位不但提供一整天無料的學術課程,並備有便當、零食、與飲料供果腹,我要在此感謝研究院的大德,讓我在禮拜六度過一個充實又省錢的週末。但最主要的收穫,還是研討會提供了目前以西方學術為主的管理典範另一個思考空間。我將在本文內談論所吸收到的課程內容與觸及到的思考延伸。

異於泰勒(Frederick Taylor)、戴明(Deming)與杜拉克等西方管理大師,東方的管理系統,最早以儒家的修身之道為宗主。《大學》「三綱八目」中的四目:「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古代中國領導人必備的治理良方,中國人認為君主如要有效統御天下,首先須以「修身」為一切本。君主德性的養成,不僅單靠學識、品德、經驗等外在培養,亦包括靜坐調息之內在修為。

在清朝名軍法家《曾國藩》自立的課程12條中,第二條明載:「每日必須靜坐四刻,體驗靜極生陽來復之人心,正位凝命,如鼎之鎮,以除妄念」。曾氏甚至附以《養氣》之氣功練術,供其「氣沉丹田」之用。此般修身之道,為君王治理天下之根本,倘本末倒置,則無法治國也。

images.jpeg   xin_0803050316046091560539.JPG

                      《曾國藩家書》

中國經典另一大作《易經》,除其之「乾卦」的剛強不息外,尚有「坤卦」厚德載物為輔,或曰:「用六,利永貞,以大終也」。倘一領導人,成天「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將會招致二次大戰的德、日等法西斯與軍國主義國家般,不斷調養陽剛之氣。戰後的美國,也用過多「乾」卦之陽剛,而缺乏「坤卦」之陰柔包容特性,導致國內囤積逾12,000顆核子彈頭,實可重複摧毀地球千次。

現代西方治理的缺項,實可與東方的易理學習,力求「乾坤」兩卦結合,以練陰陽調和與剛柔並濟之平衡領導人,這實為21世紀後的永續經營之道。惟目前世界仍以西方陽剛之資本主義營運典範為主,導致人類無止境的生產與製造(本人稍早前有對此另撰一文),忽略坤卦的「守靜」與「沉思」予以調息,難怪溫室效應、能源危機、與金融海嘯皆為本世紀問題之根源。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過多的「乾燥」與過少的「坤靜」,彷彿預言了北極冰山融化之厄運。

另外東西方的不同點是在兵戎相見的戰場上,西方軍術的思想極致,莫屬《克勞塞維茨》(Karl Von Clausewitz)的《戰爭論》(Vom Kriege),克氏認為戰爭是「集體性的暴力,也是無限制使用暴力的行為,亦即絕對暴力法則。」,或曰,「戰爭的目的即是消滅敵人。因為政治鬥爭的目的便是消滅敵人,戰爭是這一目的最直接的表現。」及「戰爭中攻防相互轉換,進攻是最好的防禦。」等論述。

Carl Von Clausew.jpg

          《戰爭論》

反觀東方的《孫子》,在其《孫子兵法》中,最上層的兵家戰術是不戰而勝之法,亦即「全國為上,破國次之﹔全軍為上,破軍次之﹔全旅為上,破旅次之﹔全卒為上,破卒次之」之避戰之道,故在孫子的眼中,最佳的作戰狀態是「不戰而屈人之兵。」迥異於克勞塞維茨的短兵相接。也許是東方人的特性,孫子比較喜好耍陰的詐術,其謂「兵者,詭道也。」

在研討會課程的人物介紹中,讓我印象極深的是一位大家不大熟悉的歷史人物,這位是商湯的「神州第一宰相」--《伊尹》, 伊式出身於廚師之才,後人亦奉他為「廚師之祖」。伊氏處於夏王桀暴虐殘忍之期,桀魚肉百姓,民不聊生。在某個偶然的機運下,伊尹藉由其高超的廚藝靠近商湯,伊氏遂提供建言,鼓吹湯革命,異於西方《克勞塞維茨》暴力最大化的戰術,《伊尹》的哲學為「不具備時,不可強為」的中庸之道,認為魯莽躁進為兵家之大忌。

《伊尹》為刺探夏王是否尚得民心,遂奉勸湯王拒絕納貢。當夏桀初聞商湯之舉後,異常憤怒,準備舉兵攻城,伊尹在看到夏王仍可在短時間內集結兵力,意謂尚得軍心,遂告取消革命一事,續與夏王賠不是後乖乖納貢。俟第二年,伊尹認為又是征討時機,告知商湯且慢納貢,靜觀夏王掌兵之氣勢是否仍在;果不其然,這回夏王因國內的暴政,導致民心渙散,軍紀敗壞,已無法調動兵力南征北討。伊尹發覺夏王桀之氣數已盡,遂告知商湯推翻暴君,並以「仁義之道」治國。

20081029234551826.jpg

不知讀者有無發現,東西方的治理之道有著根本的相異處,西方的治理者常認為人類是宇宙的中心,領導者須憑藉一己之力,運用科學及龐大兵力,製造最大化的破壞,而成敗關鍵,獨靠領導者之英明,這可從亞歷山大、凱撒大帝以降,至現代的拿破崙、希特勒及小布希等一窺究竟,他們都認為人定勝天,並有統治全世界之虛妄。

反觀東方思想,人的地位,永遠是與天地合德,和自然潮流共進,並順勢而為,且不可逆流直上,而最高境界為「天人合一」。領導者的最佳典範為「內聖外王」,並勤練「養身調息」之道,所以中國傳統的君王將相,士大夫及術士們,皆要勤習觀天,體會大自然的道理,並了悟易經諸卦的現象,以求與全宇宙通體和諧。伊尹之伺機行動,與評估君主德行之良莠,猶如治理天下的槓桿原理,可用最小力量,發揮最大作用。誠如《阿基米德》所云,『給我一個立足點,我就可以移動地球。』(Give me a fulcrum, and I shall move the world!)。

研討會的七堂課,匆匆的在八小時候結束,我帶走的是異於大學時代,商學院以西方企業體制為學術中心的觀點。滿清末年採「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之「自強運動」終告失敗,使當時的中國人對自己的思想遺產有著見不得人的羞恥,日後的「百日維新」、「五四運動」、「共產黨革命」、「三民主義」,乃至目前兩岸三地之通盤資本主義化,老祖宗的智慧,已遠遠被拋在腦後,但近來西方學者從萊布尼茨、榮格到第五項修練的彼得聖吉,慢慢的挖出老祖宗們的經典來研究,承襲華夏文化的台灣寶島,豈能讓洋人追過呢?


                             images2.jpe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全站熱搜

    王大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